重生潜入梦 第十四章 说教
    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那个白主任身上,但愿自己和白主任说明情况之后,白主任能不告诉他父母,至于白主任那边,应该比警察好应付多了。于是,洪涛坐在警察叔叔自行车的后架上,让警察带着,直接骑向了学校。

    “洪涛!你怎么。。。你好,警察同志,他犯了什么错误吗?”洪涛是在学校的传达室里再次见到白主任的,这位警察还算仁义,没带着洪涛直接进校园,而是让传达室的大爷去通知的白主任。

    “哦,你好,白主任,我是安定门派出所的,我姓方,这是我的工作证,事情是这样的。。。。。。”警察看到白主任之后,先自我介绍了一下,还掏出工作证让对方查验了一下身份,这才开始介绍情况。

    “哦。。。我明白了,这个孩子我确实认识,他就住在学校后面,他父亲我也见过,也是位老师,把他就交给我吧,他的舅舅和姨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一会儿我让他们把他送回家,您看这样处理好不好?”白主任听完警察的叙述,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她打心眼里不愿意洪涛有什么品质上的缺陷。

    “成,不是走失就好,这也是我们的工作,给您添麻烦了,那我就先走了,再见白主任,小朋友,再见!”警察一听白主任的话,也挺高兴,扭头就往传达室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还和洪涛打招呼,好像他干了一件大好事。

    “再见。。。。。。”洪涛有气无力的冲他挥了挥手,人家没干什么错事,只不过放到自己身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洪涛,老师得批评你,你年纪还小,怎么能随便跑到大街上去呢?要让车撞了怎么办?”白主任等警察走了,立马换了一副老师教训学生的面孔,打算吓唬吓唬洪涛,让他深刻认识的自己的错误,以免下次再犯。

    “我只是想去北新桥商店里买一块橡皮,我爸忘给我留橡皮了!从我家到北新桥商店不用过马路。”洪涛的瞎话是张嘴就来,他爸的文具都在外屋书架上放着呢。

    “那也不能自己去,橡皮老师有,我给你一块,走,跟我回办公室!”白主任也没去深究洪涛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拉起洪涛的小手就往教学楼里走。

    橡皮是到手了,但洪涛也暂时失去了自由,他被白主任扣在办公室里不让出去,说是等放学的时候一起回家。白主任的办公室不是专门的教导处,是和高中年级任课老师共用的教研室,里面大部分人洪涛都不认识,因为他后世在这里上到5年级就转学了,但是其中一位男老师洪涛很熟悉,他家就住在姥姥家的胡同中间,姓李,他母亲岁数很大了,大家都尊称为李老师,退休以前也是这座学校的老师。

    “我说洪涛啊,你都淘出圈了,前两天我们家小颖脖子里的吊死鬼是你放的吧?问你你还不承认,小孩子撒谎很不好,还有你那个姥爷,哎。。。这也不全怪你,有你姥爷在,也教不出你什么好来,早晚和你小舅一样。。。。。。”李副主任很有点狗眼看人低的架势,50来岁的人了,说话一点水平都没有,当初他带着他那个小孙女上姥姥家告状的时候,也是这个德性,结果把姥爷给说急了,差点给他一脚踹出去。

    “小孩子之间的事情,大人最好别插手,越插手越乱。而且我姥爷是您的长辈,您做为一个晚辈,有意见可以当面提,背后当着我的面,说我姥爷坏话,这不是男人的行径,是不是还有点欺负小孩的嫌疑啊!”洪涛对于这个李副主任一点好感都没有,他人品太次,经常公私不分,小舅犯了错误,结果他去小姨的班级里点名批评小姨,把小姨都说哭了。对于这种人,洪涛不打算惯着他,怎么难听怎么说吧。

    “噗。。。”坐在洪涛对面的一位男老师正喝着茶批改学生作业呢,洪涛说完这一番话,他嘴里正好含着一口热茶,当场就喷了出来,幸好他还来得及扭过头去,要不全得喷洪涛脸上。

    “哈哈。。。咳咳。。。哈哈。。。白主任。。。白主任。。。你是从哪儿找来这个一个孩子,快赶上孔融了。。。哎哎。。。李老师,别当真,别当真,你和一个小孩儿拌什么嘴啊,输了赢了都是你输,咱们是老师。。。”这位男老师先是

    连咳嗽带笑的问白主任,然后赶紧憋住了笑,去劝已经气得满脸通红的李副主任。

    “哼!。。。。。。”李副主任看了一眼教研室的其他老师,评估了一下目前的形式,发现大家要不就是抿着嘴偷乐,要不就是跟着那位男老师一起明目张胆的乐,好像没什么支持自己的人,于是哼了一声,拿起他的一摞作业本,转身出去了。

    “孙老师,注意团结,当着小孩儿的面,别这么肆无忌惮的!”白主任很不高兴,但是没法说洪涛,只能批评那位喷茶水的男老师。

    “对。。。对对。。。不过白主任,这是你妹妹的孩子?”那位孙老师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火了,赶紧转移话题。

    “不是,这是你们高一3班胡玉梅的外甥,今年刚4岁,他早上跑到学校来,搬着个小椅子坐在一年级教室的后门那里当旁听生呢,说是要每天听2节课,用2个月的时间把字认全了,至少会查字典,然后回家去自学小学一年级功课。他说上托儿所就吃睡玩,浪费生命,打算在家里自己学习,长大了要当科学家,是吧,洪涛!”白主任其实也想乐,只是由于她这个职位不能乐,这时候的学校里有一部分老师是没有学历的,就像那位李副主任,都是在特殊时期期间从工厂调过来的,而学校里那些科班出身的老师们,很看不起这些人,所以平时大家也不是很对付。

    “差不多吧。。。。。。”洪涛觉得刚才自己有点太激动了,这都是让那个警察给逼的,如果没有他,自己现在正逛商场呢。

    “哎呦呵,还差不多吧,好大口气啊!你想自学?就听2个月课你就能自学了?”一个女老师不乐意了,按照洪涛这个说法,那还要老师干什么?

    “我是特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也没说老师不重要,您没必要和我急。。。。。。”洪涛冲那个老师笑了笑,他以后注定是要让这所小学的,所以不打算把所有老师都得罪光,那纯属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那老师到想听听,你是怎么个特例啊?你比其他小朋友都特殊在那里了?给老师说说看!”那个女老师听到洪涛居然听出了她的画外音,直接把笔一扔,作业也不批了,拉着椅子做到了洪涛桌子旁,打算看看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成色。

    “他恐怕确实比较特殊,早上我让一年级教研组的老师给他测试过了,如果他说得是真话,他只听了不到2节课,就把这一个月的进度跟上了。但是你没和老师说真话,洪涛,是不是?”白主任虽然搞不清洪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但是她坚信自己的判断,这个孩子心眼很多,说出来的话和大人无异,所以不能把他当小孩子看。

    “。。。。。。”洪涛只能用沉默来对抗,说得越多,漏洞越多。

    “刚才他被一名民警同志给送回来了,人家说他一个人溜达到街上去了,他说他要去北新桥商场买橡皮,洪涛啊,你爸是个大学老师,你小舅和小姨都在学校里念书,你们家里能找不到一块橡皮?你拿老师都当傻子了吧?晚上我去你家的时候,必须要和你父亲谈谈你这个说谎的问题,如果你不能给我解释清楚,我建议你父亲还是把你送到托儿所去比较合适。”白主任一看洪涛闷头不吭声,开始拿出另一套办法,吓唬!

    “其实我不想上托儿所,主要是因为那里比较无聊,如果您觉得我在家自学也不好的话,我无所谓啊,去托儿所混两年再上小学也是一样的。但是吧,我觉得学习这个东西,主要就是一个兴趣问题,我觉得上午那个戴眼镜的老师爷爷说的很好,一个孩子只要对学习有兴趣,再笨他也愿意教。但是您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使劲打击我对学习的兴趣,是不是对我没什么好处啊,您把自己心里的好奇都解开了,我却对学习失去了兴趣,您不觉得这有可能会影响我的一生吗?”洪涛再不说话已经不顶用了,他也想不出怎么用4岁小孩的思维去对抗这些老师,干脆就挑明了说吧,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个时代老师的人品和责任心上。

    “。。。。。。”白主任没想到洪涛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脸当时就红了,然后又紫了,然后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这些话简直就是诛心!是赤果果的谴责一个人民教师的职业操守,就算是区教育局的局长来了,也不会这样和一个老师说话的,但是这些话从一个孩子嘴里说出来,效果更明显。

    “铃。。。”这时教学楼里响起了铃声。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