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五章 家访
    “小。。。小同学,你说的话有道理,也值得我们深思啊,但是白主任做的也没错,你的。。。思维可能比身体更像成年人,但你毕竟还是个孩子,老师们得为你的安全负责,你说是吧。白主任,别在意小孩子的话,童言无忌嘛,我先去上课了,其实我倒真想在这儿和他聊聊。。。。。。”刚才坐在洪涛对面喷茶水的那位男老师首先开了口,这次他没用哄小孩的口气和洪涛说话,又安慰了站在洪涛身后脸上还在变色的白主任两句,这才抱着自己的课本走出了房门,剩下的几位老师也都出去了,屋子里就剩下洪涛和白主任。

    “确实是童言无忌啊。。。好吧,白老师向你道歉,但是你的问题我还是要和你父亲见面谈谈的,这不是好奇心,而是责任心,我不会和你父亲告状,而且你也没犯什么错误,这样不会影响你对学习的兴趣吧?”白主任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洪涛旁边,想用手去摸摸洪涛的脑袋,但是看到洪涛那个不太情愿的眼神之后,又把手收了回来。

    “这个我理解,我不反对您去找我父亲谈,只是想请您多站在我的角度考虑一下。我和您交个底吧,我和其他同龄甚至比我大的小孩都不太一样,这点您应该有感觉,我之所以不想上幼儿园,主要是我和他们没共同语言,但我也不想过早上小学,因为我和这些小学生也同样没什么共同语言,我只是想自己轻轻松松的待两年。”洪涛特意站起来围着教研室转了半圈,看了看屋子里确实没有别人之后,才继续和白主任交流起来。

    “那你以后总是要上小学的吧?不上小学你就不能上初中,不上初中你就不能上。。。。。。”白主任听清了洪涛的话,但是没全听明白。

    “我会上小学的,但不想太早,我觉得正常年龄入学很合适。”洪涛重申了一下自己的意思。

    “可是。。。早上一两年不好吗?你有这个能力,如果不用,这不也是浪费吗?”白主任还是不死心。

    “我的脑子有这个能力,但我的身体恐怕没这个能力,您说如果在班里三天两头受欺负又无力还手,这个学习的兴趣是不是也很受打击啊!对,我知道您和其他老师都能,也都愿意护着我,但您们不可能天天坐我身边陪着我,我也不想让别人把我当异类,我也想有自己的朋友、同学,所以我觉得等我身体追上来之后,才是最合适的时间。”洪涛说的基本都是真实想法,只不过说的更客气、更含蓄一些。

    “。。。。。。你考虑的倒很全面,也很实际,确实啊,年纪差太多是一个大问题。。。。。。洪涛,你能不能告诉老师一句实话,你到底自学到了什么程度,别再和我说今天是第一天什么的,老师可能没你聪明,但也不是傻子!你刚才进屋的时候看报纸了吧?老师都看到了,你不光看了,而且看懂了,我说的对吗?”白主任非常不习惯和一个几岁的小孩用大人的口吻说话,更不适应一个小孩用大人的口气和自己说话,但现实就是这样,她不习惯也得习惯。

    “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大概小学2年级左右吧。。。。。。我先声明啊,别给我做什么卷子了,我一个字也不会写,白老师、白阿姨,放过我吧,我要求真不高,只要别让我去托儿所,也别让我这么早上学,其它的东西您都能和我父亲谈,自学的事情我肯定不会耽误,自身安全问题我也会格外留意,其实我自己比谁都怕死,更怕疼,我过马路的时候保证按照红绿灯的指示走,而且还得一慢二看三通过,您看这样成吧?另外我和您今天的谈话,只限我们两个人知道,出了这个门,这些话我一个字都不会承认,我信任您的人格,所以才会和您进行交流,这些话我和我父母都没说过,能被人信任是个很开心的事情,我希望咱们最后别闹得很不开心,您说呢?”洪涛觉得自己说得已经够清楚的了,不愿意再聊下去,至于这位白主任能不能守口如瓶,那就不是自己能考虑的问题了。

    其实洪涛并不是很怕白主任出去乱说,只要自己愿意拉下脸来装傻,谁也拿自己没办法,这时4岁小孩儿这个身份就是最好的掩护。今天之所以和这位白主任说这么多,说这么透彻,一是由于形势所迫,二是洪涛记忆里还有她的印象,她是一位非常负责任且正直的老师,也当过洪涛1年的班主任,洪涛想提前给自己以后上学时铺一铺路,提前给白主任点惊讶,这样到时候她就不会太惊讶了,只要她能理解自己,那以后上小学的时候情况就会好处理很多。

    “老师先得感谢你信任老师啊。。。但是你和老师谈话的态度很不端正,你父亲也是老师,他就是这么教你的吗?”白主任听明白洪涛话里的意思了,并没提出什么疑议,但是有点恼火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孩用言语威胁或者警告。

    “白主任,如果今天您用老师的身份和我谈话,我根本就不会和您说这么多,我只需要掉几滴眼泪,哇哇大哭一顿,您就得乖乖把我送回家去,否则明天一大早我姥爷就会特意请假,然后拉着您去校长室吵一上午,这我都是保守着说呢。我之所以和您聊这么多,我是拿您当我的长辈和朋友,我前面说了,我信任您的人格。”洪涛一点没示弱,把自己姥爷都抬了出来,这个老头估计学校里大部分老师都知道,开家长会要和老师动手的事迹是不容易被老师遗忘的。

    “。。。。。。你自己看报纸吧,其他老师桌上的东西不许乱动!也不许出这个屋,下学之后我们一起走,你领我去你家见你父母。”白主任的胸脯起伏得非常厉害,憋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如何对付这个小孩,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开门出去了。

    洪涛倒也不着急出去了,反正教研室里有的是报纸,自己正好多看看,从正面了解了解现在中国的全貌。在这一方面,洪涛记忆里并没什么东西,以当时他那个年纪,肯定不会关注什么政治社会和经济的,玩还玩不过来呢,谁家小孩去关心这个玩意,现在正好补一补。

    于是教导处主任的办公桌就成了洪涛的书桌,左边一摞报纸是没看过的,看完了的放在桌子右边,当时的报纸种类也不多,学校里订阅的只有两种,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

    至于那些出出进进的老师们,洪涛一概不搭理,问话也不回答,顶多叫声老师好,然后咧着嘴傻笑,继续低头看自己的报纸。刚才有见识过洪涛和白主任说话的老师,这时就成了义务宣传员,没过多久,洪涛大概是谁,是个什么来路老师们就都清楚了,逗了几次之后看他没啥反应,也就各自该干嘛干嘛去了。

    当时的学校下午一般还有2到3节课,下课之后学生可以走,但是老师走不了,必须等到5点半才能下班。白主任在5点半之前一直没有再露面,要不就是她还有其它工作要处理,要不就是她不想再在一大堆老师面前被洪涛教训了,故意躲着洪涛。

    “走吧,带老师去你们家,这些报纸你可以带着,明天给老师拿回来就可以,不许弄丢,也不许弄破。”一直等到下班的时间,白主任才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桌子上那两堆报纸,吧嗒了吧嗒嘴,最终还是忍住没在问什么问题。

    “老师再见!”洪涛手脚麻利的把那一摞自己还没看过的报纸抱在胸前,从白主任身前走出教研室的门,还没忘和屋里没走的几位老师打招呼。

    “怪胎啊!也难怪白主任这么上心,4岁小孩看中央社论,还看得那么有滋有味,我教了大半辈子语文,今天算是开眼了啊!怪胎。。。怪胎啊!”坐在洪涛对面那个喷茶水的孙老师也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提起书包往门外走,路过洪涛坐过的办公桌时,特意拿起洪涛看过的最上面一张报纸翻了翻,然后一边说一边摇着头走了出去。

    洪涛带着白主任回到了自己家里,父亲还没有回来,他那边虽然下班早点,但是路途遥远,一般要6点多点才能到家。洪涛没敢带着白主任去姥姥家,怕让姥爷看到之后以为白主任是来告黑状的,姥爷对老师家访一直都不太待见。

    “白主任,这是我爸看书的地方,您请坐,哦,对了,还得麻烦您一件事儿,您得帮我把水壶提到炉子上去,我这个力气提不动。”洪涛没把白主任往里屋让,其实里屋和外屋没啥区别,这个年头家里有沙发的还很少,来客人了要不就坐床上,要不就坐木椅子上。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