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六章 两个老师
    “平时你就一个人在家里?那你吃饭怎么办?”白主任到厨房帮洪涛把水壶放到炉子上,然后看着洪涛费力的举着一根铁通条,把炉子门打开,再把封火的火门调整到拔火的状态。

    封火和拔火是两个比较专业的北方民间用语,主要用于对炉子的操作上,在南方可能用得比较少。在这个时代里,不管是取暖还是做饭,老百姓一般都是用烧煤的炉子,液化石油气很少很少,更没有天然气。

    这时的炉子总体上分成了两种,烧蜂窝煤和烧煤球。一般家用的外形都差不多,只不过炉子里面的某些小部件略有不同,烧煤球的炉子可以烧蜂窝煤,但是烧蜂窝煤的炉子不改装一下就不能烧煤球。

    北方人和南方人在烧炉子上有很大不同,南方人使用一种很小的炉子,可以搬着四处走,用的时候搬进来,不用的时候就放在屋子外面,以免中煤气。北方人的炉子很大,很重,是铸铁的,不能随意搬动,所以为了防止煤气,就要加上一段白铁皮的烟囱,把炉子里面的烟气全都排到屋子外面去。

    另外北方人习惯让炉子全天都燃烧,为了节省燃煤,就会利用炉子下面的活动进气口和烟囱下面的活动出气口,来把炉子里燃烧的煤调整到一种缓慢阴燃的状态,这就叫封火。需要使用的时候,只要把这两个活动风门打开,在把炉子里面一个小盖子拿出来,就能让炉火在十分钟左右就恢复到燃烧状态,这就叫拔火。

    “您放心,我吃饭都在姥姥家,平时自己不会没事儿玩火的。”洪涛知道白主任下面想说什么,赶紧拿话把她嘴堵上。

    “你母亲呢?她是医生吧,下班很晚吗?经常值班?”白主任让洪涛一句话给噎了回来,也不在意,今天她自从见到这小孩,就没少挨噎,都快习惯了。

    “我妈上山下乡当赤脚医生了,我爸下放工厂劳动改造,他们俩都不容易,整天在外面又苦又累,所以还得拜托白主任,能少给我爸添堵就少添点堵吧,毕竟你们也是同行,不让教书就很难受了,还得去干体力劳动,谁心里都不好受,您说呢?”洪涛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靠墙的地方,仰着头对白主任说。

    “。。。。。。你能替你父母担忧,是个好孩子,不过你好像对老师有很大的成见,老师不是来你家告状的,而且你也没有什么状好告,下午你被警察送回来的事情,我不会给你父母说,你可以放心。”白主任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了,这个混蛋小孩三番两次的教训她,还让她说不出什么来,真是欺人太甚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对老师没什么成见,相反,我对您的信任比谁都多,所以我才愿意和您进行一种平等的对话,尽量说真话、实话。可能是我们俩看问题的出发点不太一样,所以交流起来很容出现摩擦,等我父亲一回来,我就重新把您当成老师的身份,到时候您听到的就全是好听话了。”洪涛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观点,他也能理解,不管这位白主任如何开通、如何正直,反正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习惯这种谈话方式的,这得慢慢培养,慢慢让她习惯。

    “。。。。。。我看看你父亲的书可以吗?”白主任完全无语了,忍了好半天,才算把这口气忍下去。

    “可以,正好您也是教数学的,和我爸不光是同行,还是同科。”洪涛自己拿了一张报纸看,对于父亲那一堆书被外人翻看一点顾虑都没有,他了解自己的父亲,这些书都是专业书,老爹一点政治细胞都没有,更没什么政治言论,不怕人看。

    “老师和你父亲比就要差多了,你父亲是教大学生的,这些高等数学、解析几何什么的,老师看懂的都不多。”白主任随便拿了几本书翻了翻,很快就放回去了,恐怕她是真看不懂。

    “术业有专精,您让我爸做高中代数他也不一定能做对,从贡献上讲,您比他要大,您和他就像是盖高楼的人,您负责打地基,他负责地面建筑。这座高楼最终能盖多高,全取决于您这个地基能打多深、多牢固,我爸就算再有本事,缺了好的地基,他也是白忙活!所以说,您是老大,我爸只能当老二。我觉得吧,小学老师的工资应该最高,中学老师工资稍微低一点,大学老师工资最低,这才合理,您说是不是?”洪涛觉得自己这一天光挤兑这位白主任了,是有点过份,也影响她的情绪,所以现在得拍一拍她的马屁,临阵磨枪也不晚。

    “呵!你倒是想得长远啊,还要改革教师的工资,你干脆别当科学家了,去当教育局局长吧。”白主任脸上终于看到笑模样了,被别人夸总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

    “我爸回来了!老师!我这后半生能否幸福,就全靠您了!拜托、拜托!一定多多美言,多多美言!这堆报纸是儿子专门带回来给父亲看的,您说是吧!”洪涛忽然听到了楼道里有自行车的声音,马上站起来,把手里的报纸放了回去,然后冲着白主任拱了拱手,坐回小板凳上,低着头不再说话。

    “洪涛啊!你这儿做水干嘛?怎么不去姥姥吃饭。。。。。。您。。。您是白老师吧,您这是。。。我们家洪涛是不是又惹祸了!”洪涛的父亲人还没进屋,声音先传了进来,房门打开之后,一看到白主任,马上就认了出来,然后听着原本心情不错的声音立刻低沉了下去。

    “哦,洪老师回来啦,您放心,洪涛没闯祸,我不是来告状的,我是想和您探讨探讨洪涛未来的教育问题,您看您今天是否有时间?”白主任比较仗义,没等洪涛自己申辩,先帮洪涛解了围。

    “。。。哦。。。,有时间,有时间,他是不是跑学校里听课时给您添麻烦了,我这个孩子啊,性质比较野一点,这主要怪我,我工作太忙,对他疏于管教。。。。。。”洪涛的父亲还是没完全放下心来,老师的这套说辞他懂,一般去家访都是先说孩子没啥问题,把家长稳住,然后再慢慢揭短。

    “洪老师,咱们都是干这个的,我就不和您说什么客气话了,我今天来真的不是来给洪涛告状的,他今天一天都在我的办公室里看。。。看课本呢,表现挺好的,我想和您聊聊他今后的事情,洪涛,你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啊!”白主任也知道洪涛的父亲还是怀疑,又强调了一遍自己的来意,还帮洪涛撒了个小谎,最后看了洪涛一眼,代替洪涛的父亲发出了逐客令。

    “爸,老师,我先去姥姥家了,炉子上还坐着水呢,您盯着点。”洪涛低着头,嘟囔了一句,很老实很乖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您这个儿子啊,让我怎么说呢!。。。。。。”白主任看着洪涛现在这个倒霉德行,又想起这一天来他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张牙舞爪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她有点拿不准到底该不该替他撒这个谎。

    白主任和自己父亲到底说了什么,洪涛不知道,一句也没听见!但是两个人谈话的时间很长,自己在姥姥家都吃完晚饭了,父亲还没过来吃饭,直到7点多父亲才出现了姥姥家,把姥姥留给他的饭吃了,然后以检查功课为由,拉着洪涛回家了。

    “白老师说了,你的功课完成得不错,建议爸爸让你提前一年去上小学,你愿意吗?”洪涛的父亲并没检查洪涛的功课,而是拿起桌子上的一张报纸翻看起来,顺便问了洪涛一句。

    “愿意,我喜欢上学!”洪涛努力让自己笑得灿烂一点,但是心里却不太高兴,虽然白主任没让他马上进小学,但还是和父亲说了提前入学的事情,早一年也是早啊!让自己6岁的身体去和同班那些7岁多的身体去抗衡,这很不公平啊!

    按照自己这个嘴比较欠、话比较多、还爱管闲事的性格,上学之后少不得会和其他同学发生冲突,到时候自己那个小舅不可能天天在班级门口给他当保镖,挨揍的肯定先是自己,不管事后如何报复,身上的疼一点都消减不了。

    “那好,儿子,今天是你爸我这几年里最高兴的一天,爸爸不怕吃苦受累,你看爸爸的手指头,都是在你小时候给你洗尿布洗的,有了今天白主任那一番话,你爸我觉得值了。你现在还小,可能听不懂我的这些话,但我还是要说,每年都和你说,说到你能理解那一天为止。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以后才能有出息,你一定要比你爸我有能耐!”父亲举起报纸挡在了桌子上,把洪涛的视线隔开,说了一番洪涛本来应该听不明白的话。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