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八章 童年的玩具
    洪涛估计这个主意百分百是白主任想出来的,她不光是在对小舅进行惨无人道的体罚,还要折磨小舅那幼小的心灵,让他在自己的外甥面前丢脸,以达到让他以后少犯错的目的。不过洪涛觉得白主任这个初衷恐怕是很难实现了,她小看了自己小舅舅脸皮的厚度,他都能从自己小外甥手里抢冰棍吃,还能从自己小外甥兜里蒙零花钱花,而且还不避讳他的同学,你说他能在乎当着小外甥被罚站吗?

    至于小舅舅害臊不害臊洪涛没兴趣去研究,他唯一能干的就是时不时给小舅舅送点水喝,要不就来块糖吃吃,千万不能露出一点嘲笑的样子。自己以后这几年,至少在初中之前,全都得靠自己这个小舅舅来撑腰了,雪中送炭才是自己应该干的!

    在学校待一上午,回到姥姥家吃过午饭之后,下午的时间才算真正归洪涛自己支配。他可以在家睡觉,也可以去胡同里玩,还可以去大街上闲逛,只要晚上能通过父亲的考试,就一切ok了。

    听着挺完美,但实际上并不是这么回事。睡觉不可能睡一下午,去胡同里玩根本就是一句空话,其他小朋友不是去托儿所了,要不就是去上学了,从2岁到10岁的他一个也看不见,再大的孩子他想和人家玩人家也不带他玩。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有小孩和他玩,他也玩不了半个小时就烦了。

    这时的小孩们都玩什么呢?电脑游戏是别想了,这时候连美国人也没有真正的家用电脑。手机更别提,座机电话普通人家也看不见,想打电话得去公用电话,不是公用电话亭,一般都是设在居委会里的公用电话。至于小轮车、轮滑之类的也没有,一个都没有。

    玩具呢,有积木,真正的积木,用木头块做的,刷着不同颜色的漆。还有一种会叫的小鸭子车,也是木头做的,车头上是个小鸭子脑袋,后面是个木头车厢,下面有4个木头轱辘和一个小机关,只要轱辘一转动,曲轴就会拨动鼓槌,敲着车底的木板呱呱呱响。

    男孩子如果有把玩具枪,那在小伙伴里应该算是比较牛x的了,如果你能有一把铁皮做的冲锋枪,枪管里还能发出火光(里面可以装上打火石,一扣扳机就有齿轮摩擦火石,能打出火光来),那你就牛x大了。比如小孩子一起玩打仗游戏,有好枪的小孩子肯定是当正派主角的,没枪的小孩就得去当被打死的反派。假如让那时候的小孩子去玩cs这类的游戏,百分百都会选择当警察,没一个肯去选择匪徒的,这就是时代的差异。

    女孩子肯定不玩枪,洋娃娃是她们的最爱,如果没有洋娃娃弄个布娃娃也成,她们的游戏内容一般都是玩医生病人,孩子是医生,洋娃娃就是病人,拿着笔管当针管,照着洋娃娃屁股上就是一针。

    这些玩具都要花钱买,但是家里孩子多,不一定能每个孩子都给一个玩具,而且这些玩具也满足不了孩子的游戏**,于是更多手工制作或者废物利用的玩具就出现了。

    最普遍的就是拍烟盒了,烟盒,就是香烟的外包装,拍烟盒就是把香烟纸叠成三角形,然后放在地上轮流用自己手中的烟盒去扇,利用空气的动力,把对方的烟盒扇翻过来,就算赢了,一般谁赢了,就会把对方参加比赛的那个烟盒拿走,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赌博了。

    烟盒和烟盒还不一样,价钱越贵、档次越高的烟盒就越稀少,所以这种烟盒在小孩子眼里也最珍贵,一个好烟盒可以抵2个或者更多的次烟盒。比如1块2的中华香烟盒肯定比2毛钱一盒的大丰收烟要珍贵,5毛钱的大丰收肯定要比9分钱的勤俭牌香烟受欢迎。

    当时北京也那么多香烟品牌,常见的就是大前门、八达岭、北京牌、勤俭、大丰收,高档的有凤凰、礼花,再高档就是中华和红塔山了,很少见。另外就是一种白纸包装的香烟,一般都是烟厂的职工内部购买,包装上没有牌子,香烟上有,至于是什么牌子,那就要看这个烟厂产什么烟了。洪涛的父亲就常年抽这种烟,因为洪涛的大姨就在北京卷烟厂工作,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姨夫只抽烟袋锅子,所以这些烟就都便宜洪涛他老爸了。

    别小看每个月这两条内部烟,这在当时的烟鬼眼中比粮食还珍贵,虽然这时候的北京已经不用凭票购买香烟了,但是对于烟鬼来说,每月敞开抽的买烟钱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如果家里条件不好,就只能买最便宜的抽,甚至改买烟叶和烟纸去卷大炮抽。

    除了烟盒之外,火柴盒也能拍,规则和烟盒差不多,或者干脆用白纸叠成方块,像烟盒一样扇着玩。

    另外像冰棍棒也能玩、马赛克瓷片也能玩、玻璃球也能玩、杨树叶的叶柄也能玩,再大点还有弹弓、链条枪可以玩。这些都是男孩子的玩意,女孩子可以玩的东西更少,除了过家家、跳房子、丢沙包、跳皮筋、歘拐之外,好像也没啥可以玩的了。

    洪涛当然没那个耐心和决心去和几岁大的小孩儿去玩这些游戏,玩游戏、包括赌博,抛开输赢之外,最让人上瘾的就是能有实力相当的对手和你抗衡,这就和下棋一样,棋逢对手才好玩,一边倒的屠杀很没意思。洪涛不觉得这些小孩能玩得过自己,就算他们在玩游戏上能比自己强,洪涛也忍受不了他们浑身的土、两手的泥和鼻子下面挂着的两遛鼻涕。

    难道洪涛在这个时代就没得可玩了吗?可以这么说,他确实没有什么可玩的东西,尤其是顶着一个4岁小孩身体的40岁的灵魂,真找不到合适的娱乐项目,总不能让4岁的洪涛光着膀子、叼着一根烟,去和那些成年人玩纸牌或者打麻将吧!顺便说一下,这个时代的北京玩麻将的都很少,因为特殊时期还没结束,麻将也是四旧,能有胆子保留下来的人家不多。

    不过洪涛并不发愁自己一下午的时间会寂寞难耐,他目前有两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第一件就是有关自己的形象问题,具体说就是穿衣服的问题。洪涛自打穿越之后,对于自己的形象就很不满意,天气缓和的时候还能凑合,顶多就是裤子肥大了一点。但是天气越来越冷了,到了12月份就得穿上棉裤,可是洪涛在衣柜里看到自己的棉裤之后,像跳楼的心思都有了!

    这是一条蓝底布满了红色小花的棉裤!没有裤腰,直接是两根背带背在肩膀上。款式到无所谓,背带裤就背带裤吧,很有点复古的意思,但是这个花色也太**了,你说你要艳就干脆了个明亮的色系,这样穿上也能算是个噱头,或者你就干脆素雅点,穿上也不那么惹眼,暗底色带小红花朵,这该是男孩子穿的棉裤嘛!

    洪涛倒是不怪父母给自己准备一条这样的棉裤,父母也不富裕。他们俩个虽然孩子少、收入还算凑合,但是上面要上交给姥姥姥爷生活费,中间还要给洪涛的两个大爷寄钱。父亲的这两个哥哥当年为了减少奶奶的负担,十几岁就放弃了学业,跟着爷爷早年间的一个朋友,去了东北,据说是去挖煤矿了,这样不光能养活自己,还能邮点钱给奶奶,让父亲能继续上学。

    最后父母剩下那点钱还得供着洪涛吃喝,因为他从小喝牛奶,所以每月凭空又多了一份儿牛奶钱。加上父亲的烟钱、母亲的清洁用品钱,总的来说,父母一个月下来也剩不下什么钱。而洪涛的身体又长得太快,个头猛蹿,今年的衣服、尤其是裤子,到了明年就短了,所以不可能老买新衣服,像这条棉裤,说不定就是用小姨小时候的棉裤也改的。至于男孩子合适不合适穿女孩子的裤子,根本就不在大人们的考虑范围里,有件衣服穿的不错了,还挑三捡四的!

    如果是原来的洪涛,估计也就穿上了,4岁大的小屁孩,知道个什么美丑。但是现在的洪涛不一样了,你要说带个补丁、旧点、不太合身的衣服吧,洪涛到没什么太大的反感,但是这种女孩子穿的花色洪涛百分百接受不了,于是他立刻就要干一件事儿,自己改衣服!

    改衣服是个技术活,不是学两天就能干的,但是洪涛能干,准确的说他后世里曾经专门学过一年的服装裁剪课程,高中毕业之后他没考上大学,就跑到一个服装学校去学习裁剪了。这倒不是他喜欢服装,也不是他热爱这个行业,说出来他的动机很猥琐,他是冲着服装学校里那些女学生去的,因为这里女学生非常多。不过只学了一年多一点,就被老爸逼着回去复习功课,隔年考上了老爸的那所北京钢铁学院。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