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十九章 白球鞋
    其实一年多的时间也学不到太高级的裁剪技能,但是普通的裤子、衬衫、便服之类的还是没问题的。技术有了,还得有设备,如果光靠拿着针手工缝,也不是不成,但速度太慢了,洪涛这个小嫩手也受不了。不过这也不是问题,洪涛的母亲有一架缝纫机,虽然不是电动是脚踏的,这也难不住洪涛,把脚踏板上垫上一个小凳子,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对于洪涛自己给自己改衣服,洪涛的父母刚开始不知道,但是很快就发现了,因为洪涛自己给自己改了一条套在棉裤外面的裤子,材料就是母亲的一条绿色军裤。对于他那个爱稍有洁癖的母亲来说,自己的衣柜被翻动过,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你就惯着孩子吧!你还老说我爸是溺爱孩子,你比我爸也好不到哪里去!”

    洪涛的父亲对于洪涛能自己给自己改裤子不光没埋怨,还夸奖了一番,至于母亲那条绿裤子自然就被他给无视了。然后母亲就和父亲就洪涛的教育问题吵了起来,最终脾气比较急的母亲肯定吵不过靠嘴皮子吃饭的父亲,于是气急败坏的母亲给洪涛的父亲做出了一个比较公正的评语。

    为什么说比较公正呢?确实,洪涛也认为自己的父亲对自己是有点溺爱了,虽然他的溺爱方式和姥爷不一样,比较含蓄,比较隐蔽,但是实质上一样的,看来母亲对父亲还是了解得很透彻的。

    “洪涛啊,多动脑多动手没错,我不光不批评你,还得夸奖你,你在这点上比你老爸强多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我就得批评你了,你的这种思想有点不对,你知道是那里不对吗?”洪涛的父亲拿着洪涛自己改的那条裤子,像看一件艺术品一样,翻过来掉过去仔细看了看,最终表示他很欣慰。然后又说出了但是两个字,话风就改了。

    “爸,我认为吧,只要不浪费,追求一点美是没什么错误的,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我和您都是人类,肯定也都爱美,要不您干吗每天还戴着假领子啊!”经过这些日子的磨合,洪涛已经逐渐让自己父亲习惯了自己的说话方式,所以也就不用太刻意隐藏自己了,对于一个父亲来说,儿子好的方面总是容易被他接受的,哪怕外人看着再怪异,自己的父母也能容忍。

    “。。。。。。好吧,我的意思是不要过于追求,要把主要精力用在。。。。。。但是下次不许再拆你妈妈的衣服,你要想改,就拿我的那些工作服去改,以后我也用不上了!”洪涛的父亲现在估计和白主任又多了一个共同语言,那就是和洪涛说话的时候,会经常被他抓住小辫子,然后毫不留情的反击,最终哑口无言。

    假领子这个玩意恐怕生于80年代以后的人都见不到了,那是一种很聪明的发明,它是个什么玩意呢?形象说的话,就是把一件白衬衫剪掉袖子、从胸口横着再裁一刀,只留山半截!它是干嘛用的呢?臭美用的!当时很多男人都穿中山装,但是的确凉这种化纤布料很贵,买白汗衫吧,舍不得,不买吧,其它的棉布汗衫又没那么白。

    于是有聪明人想了这么一个招儿,做出这样一种用料很少,但又完全能够代替白汗衫效果的东西来。怎么穿呢?很简单,就是把他套在身上,外面再穿中山装就可以,这样让外人看起来,里面是白汗衫的领子,就算把中山装解开一个扣子,里面也还是白的。但不能多解扣,更不能脱外衣,一脱就全都露馅了!

    被儿子抓住了自己也臭美的小辫子,洪涛的父亲也无法就艰苦朴素这个话题再和洪涛探讨下去了,只好把矛头对准了洪涛未经家长允许就拆衣服上来,好歹也算是洪涛的一个小错误吧,大人就是这样,不管如何大度、开通,但总不愿意、也不习惯把孩子当成一个平等的人来对待。

    “爸,您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吧?我妈知道了吗?”洪涛听了父亲的话,并没在衣服上多纠缠,而是问了父亲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妈知道啦,她很快也能回单位上班了,不用再去当赤脚医生了,我们家。。。。。。你怎么知道的!”洪涛的父亲刚开始还说得眉飞色舞,但是说了一半才发现自己又上儿子的当了。

    “嗨。。。报纸上不是有嘛,四人帮粉碎了,您这个被四人帮打成臭老九的人肯定得平反啊!平反就得恢复工作啊!”洪涛指了指桌上的报纸,那是洪涛从白主任办公室里给父亲特意带回来的,现在洪涛他们家连报纸都不用订了,直接免费看学校的,看完拿回去就成。

    “你连这个都懂!?”洪涛的父亲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儿子好像懂得太多了一点,这种政治上的东西别说儿子了,他自己都不太明白,也从来没给儿子讲过这些。

    “我不懂,学校的老师懂,我天天在教研室里听他们说的!”洪涛现在又找到一块挡箭牌,就是教研室的里的那些老师们,反正他父亲也不可能跑到学校里去问教研室里的每个老师平时都说过啥,所以这块挡箭牌还是死无对证牌的。

    “哦,以后少听大人聊这个,你就专心学习就成。”洪涛的父亲还真是没法去查证。

    “那您是不是应该给我买点东西庆祝一下啊,比如说一双白球鞋!”洪涛可没打算放过父亲。

    “白球鞋!?你要那个干吗?你又不上学!”洪涛的父亲眉毛又皱起来了,自己这个孩子也不知道随谁了,虽然脑子足够聪明,但是这个习惯越来越不好,花钱大手大脚,现在又开始讲究穿戴了,这是一个不好的苗头!

    “我每天跑步锻炼,穿着布鞋很不跟脚,而且还对脚部肌肉有损伤,不信你问问我妈去,我现在的骨头和韧带都没发育好呢,要加强保护。”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谎话洪涛能连续说一个小时不重样,随便拿出一个来,都够父亲琢磨好几个月的。

    “。。。。。。韧带!”洪涛的父亲真被说蒙了,光是这个很专业的词汇,一般人就不知道说的是啥玩意。

    “对啊,我不要那种全白的球鞋,我要那种打球用的球鞋,不为了美,就为了能跑能跳,保护脚部的骨骼和韧带。”洪涛特意又说明了一下。

    “多少钱?”洪涛的父亲终于被洪涛忽悠晕了。

    “13。。。。。。其实是13.80,北新桥商场就有卖的。”洪涛伸出两只手,连说带比划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顺便把售卖地点也告诉了父亲。

    “有点贵吧?”洪涛的父亲刚刚燃起的购买欲让洪涛这个数字又给吓了回去。

    “爸,如果要是放在平时,我肯定不和您开这个口,家里的生活条件我自己清楚。但是呢,您已经恢复工作了,很快补发的工资也得发给您,就算一个月补发几块钱吧,您怎么也得有个一二百块吧,13块钱不算多,您说是不?我又不等着娶媳妇,您肯定也没打算给我添个弟弟妹妹啥的,留着不花干嘛啊?我都替您算计好了,您该买双新皮鞋了,在给我妈买条连衣裙,然后给我买双白球鞋,剩下的钱咱们请点工人,在窗户外面接出一间屋子去,以后那间屋子就是您的书房了兼客厅了,也不用再发愁来了客人您没地方请人家坐,如果钱还有富裕,您就再找人打一对沙发,往书房里一放多气派啊,和教育局长的办公室一样!”

    洪涛一听父亲要在钱上和自己掰扯,立马抛出了自己对这个家未来的规划,这个事情他很有把握,因为后世里确实有这笔钱,当时父亲给他买了一把能装火石的冲锋枪,也不便宜,自己现在肯定不要那个玩意了,至于盖房什么的,他都是自由发挥。

    “。。。。。。这些也是你听老师讲的?看来我得去找你们白主任好好谈谈了!那还是教研室嘛,不成菜市场了!”洪涛的父亲对钱看得并不是很重,还有些大手大脚,但是听了儿子这番话之后他有点惊恐了,并不是因为儿子要花钱,而是他对钱的态度和看法。几百块钱啊!有多少家庭好几口人半辈子也攒不下来这几百块钱,可是自己这个刚4岁半的儿子没用2分钟,就把它全花光了!

    “您看您看,您又急了不是,咱们不是有过约定嘛,不以言获罪,这刚约定了几天啊,您就要反悔,要不咱以后就别聊天了,您看成不成?我少说话,也省得招您生气!”洪涛一听,得,又说多了,赶紧自己给自己擦屁股吧。

    “我。。。。。。小涛啊,爸爸可以不去找白主任,也不生气,但是你得告诉我,这些话是谁教你的!”洪涛的父亲到现在才觉出来,贴在墙上那个父子约定是个圈套,自己被儿子给套进去了,还说不出来道不出来的。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觉得必须要把教儿子这些话的人揪出来,否则自己的儿子很可能偏离自己希望他走的路线。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