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二十章 地震棚
    “谁能教我这个啊!谁能知道您那天平反?补发多少工资?您这个怀疑都缺乏逻辑性,还数学老师呢!您就放心吧,您儿子不用别人教,该学的东西我一样差不了,不该学的肯定不去学。”洪涛举起一只手,冲房顶发誓,自己背后没有教唆犯。

    “。。。。。。”洪涛的父亲还是不太放心,但是自己儿子这半个多月来表现得很好,一次调皮捣蛋的事情也没干,胡同里好多家长都不太适应了,见到自己就问洪涛是不是病了,言外之意就是怎么看不到你们家洪涛出来欺男霸女了?

    “您再考虑考虑我刚才说的话,就事论事的话,您觉得有没有道理?我给您分析抵析盃¥您看,我妈不让您在大屋里抽烟,放在以前没问题,想抽就到小屋里抽呗,说两句就说两句了,咱忍了。但是以后您的工作性质变了啊,您的同事、好朋友什么的,就不该请到家里来聊聊天啥的?结果到家里来,大屋不让进,抽烟还得挨白眼,您这威信可就都没了。您一直和我说,言传身教!您这言倒是传给我了,但是这个身教做得很不到位啊,万一我长大了也像您一样怕媳妇,那咱爷俩不成爹怂怂一个了嘛!我再生个儿子说不定还是这样,这都成了老洪家的遗传了!有了这个小屋您就可以扬眉吐气了,在那个屋子里您就土霸王啊,看书看到几点都没人说!抽烟抽到屋里看不见人也没人骂!来人也有个聊天下棋的地方,您说这样好不好?”洪涛知道这个屁股是擦不干净了,干脆还是继续忽悠吧,他这样忽悠他老爸花钱去盖房子,其实出发点并不是为了他老爹的男人形象,更多是为了他自己,他想名正言顺的把他老爹现在这个小屋和小床据为己有!

    “那你妈不会同意的!”洪涛的父亲终于让儿子这张破嘴给忽悠瘸了,口风立马就软了下来,主观上已经投降,现在开始找客观理由。

    “咱们不说给您盖小屋,说是给我盖的,您看我也越来越大了,一个男孩子,总不能整天和我妈睡一起吧!等盖好之后,我就说里面睡着不舒服,风水不好什么的,反正找个理由给您当书房,这不就结了,我妈啥也说不出来,大不了您再给我妈买双皮鞋,20多多块钱换一个舒心,还是值得的!”洪涛现在脑袋上就快长出两个犄角来了,为了达到自己霸占小屋的目的,都开始教自己的父亲去糊弄自己的母亲了。

    “说给你盖她就同意了?这可不是几块钱、几十块钱的事情,盖一间房子连材料带人工,少说也得二百快钱吧?”洪涛的父亲还是有顾虑。

    “我妈那边我来对付,您只要配合我就成,都不用您发话,到时候表个支持的态度就可以了,我去和我姥爷说,让他和我妈说,保准成!另外吧,也花不了那么多钱,我还没仔细算过,但是我觉得连一半都花不了,您听我给您算个账啊!”洪涛凑到了父亲身边,开始掰着手指头给他爸做预算。

    “首先,材料上不用全买!砖地坛里有的是,那些地震棚都没人住了,已经有人开始拆大木头往家运了,砖头到处都是,咱借辆三轮车去拉就成,这个得抓紧,虽然像你儿子这个聪明的人不多,但是也不少,去晚了就啥也没有了。砖有了吧,木头也就有了,咱又不盖多大的屋子,也就13平米左右,大梁我姥姥家就有一根,就竖在煤棚后面呢,檩条直接从地震棚上拆,运气好的话,窗户、门的材料也从那儿出,说不定连打沙发、书架的材料都能弄回来。剩下就没什么了,买点白灰、沙子、麻刀、油毡能用几个钱啊?”洪涛一边说,一边开始在纸上写。

    “你还懂盖房!”洪涛父亲都快把烟屁吃到嘴里去了。

    “上个礼拜您不是带我去您的工厂了嘛,里面不正在盖房呢,我去看了一会儿,大概就是这些材料了。人工咱也不发愁,我大姨夫就是房管所的,工人有的是,咱也不能占公家便宜,周日早点来,多来几个人,拉点晚儿,一天就把顶子盖上了,那些门窗、家具什么的再慢慢弄,一个星期日弄不完,二个星期日也就完了,再找个破炉子放进去,生上火烤几天,冬天来之前,您就有书房啦!读书人咋能没个书房呢?您说是不?”洪涛笑得很精彩,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都快笑没了。他一直很苦恼,父亲和母亲都是大眼睛,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变小眼睛了呢?还尼玛单眼皮,全赶上隐性基因了?这比买彩票中大奖一点不容易啊!

    “还要麻烦你大姨夫?!”洪涛的父亲又有点犹豫。

    “您放心,张嘴求人的事情不用您出面,我让姥爷去说去,爸,其实吧,好面子归好面子,办正事儿归办正事儿,一码归一码,咱是按照规矩该请吃饭请吃饭,该给工钱给工钱。您也和我说过,人是生活在社会里的,必须人去适应社会,不能让社会反过来适应人,亲戚是越走越亲,同样,人情也是越用越厚,这和个人尊严无关,只是一种适应生活的手段。我姥爷还没睡呢,我这就去说去,明天我妈回来,我再和我妈说,这个事儿不能耽误,天气冷了就没法儿盖了。”洪涛知道父亲的脾气,他属于万事儿不愿意求人的,不到万不得已,他有难处自己忍着,也不愿意去求人,这种习惯不能说不好,只能说不太适合以后的社会发展方向,洪涛打算慢慢的去影响父亲,不求他彻底改掉,稍微变通一下即可。

    洪涛的父亲估计都没察觉到洪涛出屋了,他今天晚上让自己儿子给吓到了,搞不清到底谁是谁的父亲,谁是谁的儿子了,你说反驳吧,上周才和儿子做了一个约定,谁说的对就听谁的。要是不反驳吧,自己这个儿子折腾的动静有点太大了,总不能说让不到5岁的小孩儿来当家吧。最主要的是儿子今天晚上说了很多父妻关系和人情世故方面的问题,听上去很有道理,这玩意自己没教过他,学校老师肯定也不会教他,那他是和谁学的呢?难道说真有人是生而知之的?

    洪涛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姥爷很好说话,他对于外孙子的提议很感兴趣。这种既不占公家便宜,又不违法,然后又让自己家获利的好事让老头异常高兴,当场拍板就把这件事给定了下来,不光洪涛家要加盖一间地震棚,姥爷家也一起盖!

    这样一来,洪涛的主意就变成了姥爷的主意,成了一家之主的决定,这个决定是不容置疑的,也是不能更改的,对于洪涛家和姥爷家里来说,这就是最高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了。

    有了姥爷的这个决定,洪涛更省事了,他都不用自己出面去说服自己母亲,等母亲回来之后,就会接到姥爷的命令。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坚决执行,否则就将直接面对姥爷的怒火。

    第二天,姥爷直接向单位请了假,把大舅也给叫了回来,小舅也不让上学了,爷仨借了一辆三轮车,由洪涛这个姥爷的狗腿子带路,浩浩荡荡杀奔地坛公园。

    北京城里在76年之前,胡同里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房子就是原本房子的模样,绝大多数家庭都没有私自加盖过什么房子。这到不是当时的北京市民觉悟高,一是各家没钱去购买那些建筑材料,二是当初分到手的房子基本都够住,没必要再费钱费力气去多盖什么房子。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家慢慢开始添丁加口了,谁家不生个3、5个孩子,刚开始孩子小的时候还没觉出来房子不够用,等孩子慢慢长大之后,这个问题就越来越尖锐了。闺女大了肯定不能和父母睡一张床了,更不能和弟弟哥哥一起睡,于是就只能把房间隔开。这时的房子都是国家分配的,国家手里的房子也不是无限的,人口可以增长,但是房子跟不上人口增长的速度,住房紧张、住房拥挤这个问题逐渐成了老百姓的大问题。

    76年地震之后,政府征集了很多建筑材料,发放到街道办事处或者居委会手里,有些还直接发到了居民手中,让大家自行盖地震棚防震。盖的时候大家都很积极,为了保命嘛,但是用完之后,这些地震棚就成了一个麻烦,谁来拆啊!总不能一直杵在那里,破破烂烂的也影响市容。

    盖房子的时候需要人手,拆房子的时候也同样需要人手,可是盖的时候街道办事处一声招呼,大家就都自发主动的去帮忙,基本不用政府插手,但是拆的时候再招呼就没人愿意管了,政府也没这笔资金,于是就只好先这么放着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