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二十二章 土暖气
    “爸,大哥说的对,不能什么都听小孩的,他也没盖过房,他懂什么啊。”洪涛的父亲开始帮着担挑说话了,他也看不惯自己儿子拿着两张破纸,背着手真和工程师一样在这儿溜达。

    “他是不懂,没他你这个房子能盖上?没他我这个房子能盖上?做人要讲良心,你儿子给你平白挣来一间房,就多两个小洞你还说三道四的,亏你还是大学老师呢,你就这么教育你的学生啊?”老头这股劲儿一上来,谁也拦不住,越拦火气越大,站在院子外面,指着洪涛父亲的鼻子就开始数落。

    “爷爷。。。大姨夫。。。爸,咱去屋里吧,我有话想说,不能让外人听见。”洪涛一看姥爷这是要进入pk模式了,赶紧拉着姥爷的腿,往院子里拽。

    “嘿嘿嘿。。。啥事啊?还这么神秘,乖孙子又有什么好主意了?”真是难为这个老头了,看到小外孙之后脸上立马由阴转晴,笑得满脸皱纹,这个变脸的速度和质量堪称上乘。

    “进屋再说,好事儿。。。”洪涛也不回答,拉着老头就往屋里拽。

    “炳瑞,你这个儿子从哪儿学的这么多玩意啊,你也不管管?”大姨夫只能和洪涛的父亲跟着老头后面一起往屋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小声埋怨。

    “嗨。。。看他怎么说吧,这小子这一个多月快成我爸爸了都。。。”洪涛的父亲也很郁闷,但是一句两句和自己这个担挑又说不清楚,只剩下叹气了。

    “大姨夫,您看看这个,我都标上尺寸了,一样也是烧蜂窝煤的,这种是两个火眼的,稍微费煤一点,带30平米没问题,这种单火眼的省煤,带20平米也应该没问题,不耽误做水做饭。”进屋之后,洪涛从自己裤兜里又掏出两张折叠起来的纸,打开之后交给大姨夫。

    “乖孙子,这是什么玩意?”姥爷伸头看了看,没看明白是什么,看了一眼洪涛的父亲,见他也不明白,只能问洪涛。

    “土暖气,以后我姥姥添火封火的时候,屋子里就没有炉灰了,两个火眼做饭也快,而且暖气比烧炉子省煤,还干净,更不会煤气中毒。”洪涛大概和姥爷说了说自己这个设计方案。

    “凤荣他爸,这玩意能成?”这回洪涛的姥爷没敢直接相信外孙子的话,而是去询问自己的大女婿。

    “爸,看着倒是错不了,小涛,这是谁给你的?”大姨夫这回不瞪洪涛了,翻过来掉过去的看了好几遍,开始追问洪涛这些图纸的来源。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我乖孙子就是聪明,还知道心疼他姥姥了,这个东西贵不贵?”老头一听大女婿的话,立马又乐了,只要自己外孙子对的事情,他就高兴。

    “材料倒是没什么贵的,不过这个活儿我们那儿干不了啊,爸,我得找人帮着给看看,我不是专业搞水暖的,这玩意可不能乱弄,这就是一个缩小的锅炉,搞不好会炸的!”大姨夫没敢下结论。

    “那就找,小涛,让你大姨夫把你这个图纸带走好不好?我先看看,嗯,画的还有模有样的,这些个金属加工的活儿我就能干,就是这个铸铁活儿不好弄。”老头伸手把图纸拿过来,让大女婿给他简单的讲了讲构造,他这个老钳工也看明白了。

    “不用带走,今天来的同事就有专业搞水暖的,我让他看看就成。”大姨夫也不说洪涛瞎搞了,虽然他是瓦工出身,但这个时代的工人都是一专多能,挨上房子边的活儿,都得会,只不过就是精不精的问题。

    “老金啊,这个玩意谁设计的?好玩意啊!家里装一个解决大问题了,不会爆炸,放心吧,水全烧干了也炸不了,上面有放气阀呢,问题就是这个炉子上那儿弄去啊?有卖的吗?”大姨夫把刚才那个一眼就看出是暖气管的同事叫了进来,然后把图纸交给了他,那个人连问都没问,直接就看出来这套采暖系统的关键问题。

    “这个炉子,还得靠我爸了!”洪涛指了指自己的父亲。

    “我!我那儿会做炉子啊!我连烟囱也做不了!”洪涛的父亲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无辜的样子。

    “您是不会做,你工厂里那些人会做,上次那个工长叔叔不是给他自己铸了一个煤球炉子嘛,您还帮他算尺寸呢,您再去找他,买几盒烟,让他再给咱家铸几个水套呗,反正用的都是废钢水,也不算占公家便宜吧?”洪涛直接把自己父亲的老底给揭了出来。

    “这。。。爸。。。这合适嘛!”洪涛的父亲算是被洪涛给坑了,现在如果说不成,那自己的老丈杆子肯定不乐意,说成吧,让他去求人,就和杀了他一样。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大不了咱出料钱,按照好钢水的价格出,这能有几个钱啊!这不算占公家便宜了吧?我还用单位的材料给我们车间主任做过自行车铃呢,这在单位里算事儿吗?也就是你,你念书念得脑子都木了。”老头一撇嘴,他最看不上洪涛父亲这个假清高的模样。

    “炳瑞,爸说的没错,我们利用节假日出来干私活,沙子、麻刀、灰膏包括车,都是单位的,也不用瞒着单位的头,没有所长的同意,这个车我们也开不出来啊!你干脆一次都让他们多铸几个,你家和爸这里用4个水套就够,再给我铸几个,有多少要多少,我全拉走,给我们所长副所长家里都安上,一切费用都我出,我出车去拉,什么都不用你管,你就帮着给找个人就成。”大姨夫也动心了,这玩意看上去没什么贵重的,但是这东西天天得用,每次用都能想起它的好处,自然就想起了送这个东西人来,用这玩意送领导拍马屁真是最好不过的了。

    “儿子啊,儿子啊,你算是把你爸给坑苦了!”洪涛的父亲把烟头掐灭,仰天长叹一声,无可奈何了。

    房子盖得很快,一天的功夫,两间房全都封顶,就差安装窗户、门和刷墙、抹地面了,这种小活抽两个半天,找几个人过来一趟就能完事。这个年代盖房子很容易,也没什么内装修,更不用吊石膏板什么,想吊也没有,这时的屋顶都是用苇箔铺的,下面抹上灰膏,再刷几遍大白就可以。

    唯一精贵一点的就是地面的水泥,这时的水泥还是紧俏物资,如果不是大姨夫在房管所工作,想买水泥你是买不到的,只能用砖铺地,不是地板砖,就是普通的红砖或者青砖。

    被自己一家人逼着,洪涛的父亲硬着头皮回到工厂去求人了。其实也算不上求人,工人们平时都会干一点私活,这些私活并不是为了赚钱,只是帮自己家或者亲戚朋友的忙,你做多了拿出去也卖不了,也不能卖。这个时代还没有私营经济出现,除了国营商场之外,你敢在大街上叫卖,警察直接把你抓起来,轻点的让单位领导来领人回去,重的直接就会被判刑,这时还有投机倒把罪的。

    最终工人到底给大姨夫铸了多少个水套,洪涛不知道,洪涛的父亲也不知道,他只是带着大姨夫找到比较熟的工长,把这件事儿提了一下,然后就落荒而逃了,好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后面所有的事情都是大姨夫和那个工长联系,估计那个工长当着洪涛父亲的面更别扭,和洪涛大姨夫接触起来应该更舒服。

    不管怎么说吧,新房子的地面还没干透呢,大姨夫就把4个水套给拉了过来,还特意给洪涛的父亲带来两条内供烟,给洪涛带来一包糖,还给姥姥家带来一大袋子花生,看他那个从内心向外笑的模样,洪涛就知道他没少铸水套,他们所里的领导家里,肯定也早给送过去了。

    下面就该看姥爷的露本事了,老头量好了水套的尺寸,写在一张小纸条上,揣在兜里上班去了,晚上回来的时候,就扛回来两套外壳,还外带所有炉子上的零部件,加一起十好几斤重,都是铁家伙,老头一个人居然走着路就给背了回来。

    姥爷的钳工手艺很好,带回来的所有配件都是严丝合缝的,外壳的铁板上还用錾子砸出一个图案来,居然是个圆形的大福字,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是手工錾上去的,就像机器冲压的一样。

    整个炉子组装好之后,洪涛觉得比后世商店里卖的那些土暖气炉子要强的多了,虽然外壳上没有喷涂油漆,但是姥爷用的那种厚厚的铁板也让他打磨得锃光瓦亮,就好像不锈钢一样。

    又等了几天,周日的时候大姨夫带着水暖工又来了,这次那个水暖工进门就先给姥爷道谢,他的家里也得了一个单眼的水套,已经都装好了,不过他不是用铁皮做的炉子外套,而是直接用砖把水套给砌上了,效果非常好,即使封着火,屋子里也很暖和,一点都不费煤。其实用砖砌的效果更好,砖是很好的隔热材料,比用金属当外壳保温效果强多了,就是不太美观,放在城里有点不合适。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