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二十五章 有福同享
    “哦,钓鱼呢,鱼还不小,要不这样吧,我帮你把它拉上来,就当是和你道歉了,怎么样?”当兵的显然是觉得自己应该道歉,不过又不想向一个小孩道歉,就想出这么一个折中的办法来。

    “成,这样挺好,给你,你来吧,小心点啊,鱼跑了我就进你们军营里哭去,说你打我!”洪涛胳膊都快累木了,一听这个军人的话,立马把竹竿往他手里一塞,想不接都不成。

    “嗨,你这小孩,还讲不讲理了,我好心帮你,你还敢威胁我。”当兵的举着鱼竿,把水里的鱼拖了上来,鱼并不算大,也就2尺来长,3、4斤的样子,但是把洪涛累得够呛。

    “你说我这个岁数用得着讲理吗?我眼泪一下来,哇哇一哭,就是真理,不信你试试?”洪涛看着这条还在泥地上不停扭动身体的鱼,忽然觉得自己又忽视了一个问题,但是看到这个当兵的,他眼珠一转又有主意了。

    “这是谁家的孩子,都怎么教育的,心眼都长歪了!给你自己玩吧,我走了。”那个军人让洪涛给说得没话了,但又不敢真教训教训洪涛,因为洪涛说的完全对,只要这个小孩一哭一闹,再说自己打他了,那自己就别想说清楚了。

    “你不能走,咱们做个交易吧,你拎着这条鱼,把我送到对面44路汽车站,我就不哭不闹了,要不我现在就进去找你们领导去!”洪涛指了指几十米外的那个大门,明目张胆的开始胁迫这个解放军。

    “还反了你了,你去一个我看看?你信不信我揍你!”那个军人呲牙瞪着眼睛,做出一副很凶恶的样子。

    “成,给你机会你不珍惜是吧,那就别怪我心狠啊,你等着,我先把衣服上弄点泥,你看我敢不敢进去,谁不敢谁是孙子!”洪涛直接把竹竿往地上一扔,伸手就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来,打算往自己身上抹。

    “哎。。。哎。。。成,我送你!我送你!成了吧。。。刚才叔叔是逗你玩呢。”那个军人一看洪涛真要和他来真的,而且还准备布置作案现场,知道这个小孩不是说着玩的,赶紧又换上笑脸,伸手要去抱洪涛。

    “停。。。别碰我!你的任务是去拎那条鱼,我自己能走,这个鱼竿你也帮我拿着吧,别弄坏了啊,我先走,你赶紧跟上来,我和你说啊,前面还有一个军营的大门,你要敢跑,我立马进去哭去。”洪涛向后退了几步,躲开军人的手,然后把竹竿往地上一扔,背着手就走上了河岸,向着桥的方向走去。

    “小兔崽子!”那个军人看着洪涛那个德性,真想过去照着屁股一脚给他踢一溜跟头,但也只能是想一想,然后还得拿着竹竿、拎起那条还没死透的鲶鱼去追小孩。

    有了一个免费的劳动力,洪涛很快就回到了二环路南侧的胡同口,然后从那个脸色很难看的军人手里接过鱼和竹竿,说了声谢谢,就把鱼嘴穿到了竹竿上,然后抗在肩上,晃晃悠悠的向胡同里走去。

    洪涛直接把鱼拿回了家,把鱼放到盆里,放上水再放点盐,先泡一泡,这样能去除鲶鱼身上的那些粘液,免得滑不溜秋的不好下手。在后世里做为一个钓鱼迷,洪涛烹饪鱼的本事还是不错的,煎炒溜炸涮都很拿手,但是他现在无法施展这些手段,人小力微,既耍不动铁锅,也玩不动那条大鱼,而且现在没有那么多作料可用,除了葱、蒜、辣椒、花椒、姜之外就只有酱油、醋和盐了,连菜油都不能敞开用。

    于是什么煎炒溜炸涮都做不了了,只能红烧,铁锅垮炖!先把鱼皮用剪子刮掉,再用水果刀把鱼头整个切下来扔掉,洪涛可没那个能力和功夫再去掏什么鱼鳃,光是切鱼的脊椎骨就费了半天劲儿,由于耍不开那把大菜刀,洪涛不得不用父亲做的那把水果刀,幸亏水果刀是用锋钢锯条磨出来的,钢口极好,否则洪涛恐怕还得去找人帮着收拾鱼。

    过油!算了,家里的菜油是有定量的,能不浪费就别浪费了,这个季节的鱼身上都是肥膘,直接炖吧。把能用的作料都放到锅里炒一炒,连料酒都没放,不是不放,是没有,直接就把鱼下锅了,不一会儿,屋子里就闻到了一种浓重的腥香味,进而慢慢的弥散到整个楼道。。。整座楼。

    1个小时之后,洪涛打着饱嗝看着搪瓷盆里那多半条鱼发愣,他已经甩开腮帮子玩命吃了,但是只吃下去三分之一的鱼肉,就再也吃不下去了,标准的眼大肚子小。

    剩下的鱼怎么办?端到姥姥家肯定是不成,姥姥和姥爷非常忌讳这种鱼,打死他们也不会吃的,事实上,60年全国人民都吃不饱饿肚子的时候,也很少有人会去抓护城河里这些鲶鱼吃,不是不想,是丢不起这个人。留给父母吃?估计也够呛,姥姥姥爷是这个思想,父母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他们虽然是两辈人,但是思想相差不大。

    “小舅舅啊!你就烧高香吧!碰上我这么个外甥,你以后就是吃喝不愁、钱财女人一大把的富贵命了,别老惦记你外甥我兜里那几分钱了,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想了半天,洪涛决定把剩下这多半条鱼送到学校里去给小舅舅消灭掉,既能达到毁尸灭迹的目的,又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舅舅也是长身体的时候,让他强壮一些,自己未来这些年应该就更安全点。

    洪涛现在去学校已经不用偷偷摸摸、躲躲闪闪了,有了教导处白主任的关照,他从早上6点到晚上5点半这段时间,都可以随意出入学校大门,看门的老头也不会管他。

    “小舅!小舅!”提着一个布兜子,里面装着一大饭盒的鱼肉,洪涛爬上了学校的3楼,找到了小舅舅所在的教室,趴在后门边上,趁着讲课老师回头在黑板上写字的功夫,探头进去冲着坐在后排的小舅扔出一个小石子。

    “老师,我要上厕所!”小舅回头看到后门外面露出半拉脑袋冲他招手的小外甥,一点都不稀奇,每次洪涛受了欺负,都会立刻跑来向他求援,而他也会看在小外甥兜里钢镚的份上,马上伸出援手,至于上课什么的,根本不是事儿,这时的老师也管不住这些大孩子,他们能给面子坐在那里不捣乱,老师就已经很幸福了。

    “老师,我也去厕所!”看到小舅舅起身往外走,小舅的一个死党也站了起来,都不等老师同意不同意,直接就出了后门,这个死党也住在洪涛姥姥家的胡同里,小名叫虎蛋,大名叫什么洪涛一直到40多岁也不知道。

    “谁又欺负你了?!”小舅舅和虎蛋出了教室,拉着洪涛来到楼梯拐角。

    “没人欺负我,我给你送肉来啦!虎蛋,算你走运,也有你一份儿!”洪涛晃了晃手中的布袋子。

    “肉!什么肉!你姥爷给你买的?我爸回来啦?”小舅接过那个布带,从里面拿出饭盒。

    “什么肉你就别管了,吃不吃吧!”洪涛没功夫去和他解释肉从哪儿来的。

    “我x!鱼肉!你哪儿弄的?。。。。。。走,我们去厕所!”小舅打开饭盒,都不用凑近了闻,一股腥香味就飘了出来,小舅很诧异的问了洪涛一声,看他也没有回答的意思,直接拉着洪涛和虎蛋就去了厕所。

    “小涛子,你哪儿弄得鱼肉啊!还真香,不会是偷的吧?”小舅和虎蛋躲在厕所里,没用3分钟,就把一饭盒鱼肉都吃光了,鱼刺舔得那叫一个干净啊,就和工艺品一样。虎蛋舔了舔手指头,回味这鱼肉的香味,忽然想起鱼的来源了。

    “嗨,你y吃完了才想起问啊!我们家洪涛偷过东西吗!你怎么说话呢!”还没等洪涛回答,小舅先不乐意了,他的性格百分百随了洪涛的姥爷,容不得别人说自己家里人一点不好。

    “嗨,我就随口一说,你就是让我偷,我也没地方偷啊,合作社里也没这个玩意,北新桥的饭馆里也没有啊!”虎蛋还在舔手指头呢。

    “哪儿来的就别问了,我回家了,过两天我还给你送鱼来,不过你可不能和别人说,说了以后,鱼肉就没有了!”洪涛把饭盒装回布袋,打开厕所的门走了。

    “队长,你们家这个外甥怎么和小大人一样啊,不光能给你钱花,还能给你肉吃,我tm怎么就没这么一个外甥啊!”虎蛋一边说一边从牙缝里揪出一根鱼刺,在嘴里抿了抿,才顺手扔到了茅坑里。

    “我拿来的钱你也没少花啊!肉也没少吃,你吃的比我还多,对了,我问你,你吃鱼怎么不吐刺啊!”小舅想起刚才吃鱼的情景,觉得自己有点亏了。

    “吐什么刺!小刺我全给嚼碎了,大刺我吐了啊!”虎蛋指了指地上的一根鱼刺。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