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二十九章 隐性基因
    “你会做一元二次方程?!!!”洪涛的父亲一听数学,立马说话都利落了起来。

    “可是试试!”洪涛笑眯眯的看着父亲。

    “那就试试!刘校长,您来出题吧,初中的东西我还真掌握不好。”洪涛的父亲看到洪涛这个笑模样,就知道儿子有把握,当初他和自己说自学、说盖房、说弄土暖气的时候,就是这个德性,为了避嫌,他把笔递给了另外一个同事。

    “初中。。。嗯。。。我想想。。。就这个吧。。。”那个瘦瘦的刘老师拿起笔,琢磨了一小会儿,在纸上写出一个方程式来,其实他不用琢磨随手就能写出题来,他琢磨的是如何写出一个比较简单的题,别让洪涛的父亲太难堪,他也不觉得一个几岁的小孩能解出一元二次方程来。

    4(x-5)^2=16

    “这个容易,我把过程写下来啊!x=3或者x=7。”洪涛之所以选择初三的题,因为他高中就没怎么好好上,只有初三的东西记忆最深。

    “哎呀。。。洪老师啊,您这个儿子了不得啊!这是要接您的班啊!思路敏捷,每一步都正确,而且解体格式都是正确的,您告诉告诉我们,您是怎么教的儿子啊!就算从他会说话开始教,这满打满算也就是3年吧!学完了小学5年,又学完了初中三年,这。。。这都快是神童了吧!”那个刘老师还没等洪涛把解体过程写完,就已经知道洪涛会做这道题了,惊得眼镜都戴不住了,拿在手里直用衣服擦。

    “我也出一道题试试!”那位副校长忍不住了,兴奋得脑门都有点发红,从刘老师手里抢过笔来,就趴在桌子上写了起来。

    【游行队伍有8行12列,后来又增加了69人,使得队伍增加的行、列数相同,问增加了几行、几列】

    这是一道一元二次方程的应用题,比上一道要难多了,这里不光要解题,还得看明白题目,又牵扯到语文方面的知识和理解能力。

    “x=3,增加了3行3列。”洪涛在纸上把解体过程写了出来,最终算出一个答案来。

    “神童不神童现在还言之过早,反正我是头一次见到还没上小学的孩子能把初三题目做得这么工整正确!洪老师啊,您这个孩子一定得好好培养,将来会有大发展的,如果能考到咱们学校,那就更好了!”副校长也不是棒槌,这个时代的校长副校长都是要任课的,不是光会当官就可以。

    “您这个话说得有点远了,他先得把小学和中学读完,才能到考大学的时候,到时候什么样子还说不好呢。”洪涛的父亲虽然嘴上说得挺谦虚,但是两只手拿着一根烟一直都没点火,现在都快给揉搓碎了,看到自己儿子能有这种水平,做父亲的说不激动肯定是假话。

    洪涛做完这两道题,趁着大家和父亲讨论自己未来发展问题,悄悄溜出了书房,然后跑到姥姥家去躲清闲了,此时的书房里太危险,5、6个大学老师都虎视眈眈的准备出个题考考自己,不能再与他们缠斗下去,否则自己的老底很快就会被这些专业评委们测试出来,他们天天干的就是个活儿。

    一旦漏了底,那自己的命运就堪忧了,按照自己老爸那个秉性,百分百会把他送到那种少年班去,虽然洪涛不确定现在有没有那种大学办的少年班,但只有一出现,自己立马就会去和那些早熟的怪胎们作伴,过上文山题海的苦日子,而且还没什么出头之日。那种少年班在后世已经被证明,基本没什么作用,获得诺内尔奖的,好像没一个是从少年班里学出来的。

    之所以洪涛会在父亲的同事和领导面前露一小手,惊一惊他们,主要还是为了让父亲学校的领导们对父亲这个人印象更深一点,最好能记住他。其实这也是变相的拍马屁,和送礼、送东西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父亲的社交能力太差,而且太多的磨难让他心怀畏惧,靠劝肯定是劝不动,只好自己出马,强行让他先简在帝心,让领导记住你总比领导都想不起来你是谁强,只要不是因为坏事就成。

    不过父亲好像觉得自己儿子还没在领导同事面前展露出全部的优点,于是家里那一套土暖气的设计图纸也被父亲拿出来当做儿子的成绩单,放到了大家面前。这些老师虽然是老师,但是对于这类的设计方案是最在行的,因为当时的bj钢铁学院主要的任务就是替首钢代培各种大学生,为此还开设了很多和钢铁制造有关的课程。

    土暖气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小型锅炉和一个热水循环系统,这在炼钢行业里是入门级的知识,这些老师们多少都懂一些,就算像洪涛父亲这样的数学老师,也能用数学公式来证明一下这个系统的工作效率如何。于是几个老师加上那位副校长摞胳膊挽袖子就开始在父亲的小方桌上开始了逆推和演算,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桌子证明公式,然后美滋滋的走了,就好像开了一个小型学术研讨会,并且给出一个最终结论,洪涛设计的那个水套设计小了,热吸收能力也不足,如果再把水套上加上n多的铸铁鳍片,并增加水套的高度,热效率还能提升。

    洪涛从姥姥家回来的时候,父亲还闷在书房里整理那一桌子草稿纸呢,他说他从中发现了几道很好的试题素材,既有实用性又有教学性,他准备趁热总结出来,然后放到自己今后的教学内容里去。虽然父亲没对洪涛说什么,但是看到他一根一根的抽烟,洪涛就知道他很高兴,父亲的情绪变化很容易从表面上看出来。

    每当他一根接一根抽烟的时候,要不就是很生气,要不就是很高兴,按照今天的情况看,他不应该是前者,那就是很高兴了。不过洪涛对于父亲这个表达情绪的方法有些意见,他今后肯定还会带给父亲更多的高兴和生气,按照这个节奏,父亲这个抽烟的频率会不会太快了!

    总的来说,77年的春节洪涛过得还是比较舒心的,自己家和姥爷家都增加了住房面积,还用上了更效率、更清洁、更环保的土暖气,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只要来了之后,第一就是夸房子,第二就是夸土暖气,第三当然就得夸洪涛了,姥爷可不想父亲那么含蓄,只要你多看一样暖气片,他就立马把自己的外孙子抬出来,从不会说话时候的某一个动作和你讲起,一直讲到土暖气的发明创造,先证明自己外孙子无比聪明伶俐,顺便也证明一下他的溺爱其实都是慧眼识珠,不是溺爱,是伯乐。

    世界上的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一面是好,另一面肯定就是坏。这个原则适用于每一个人,当然也适用于穿越人士,因为你不管怎么穿来穿去,你总还是人吧!

    洪涛的名声在自己家周围越来越响,这主要是洪涛姥爷的功劳,先是自学,然后又是帮家里设计土暖气,后来是帮两家采购东西,几岁的小屁孩不光半年都没再惹一次祸,还能清清楚楚的把账目算清楚,而且还能提着一个塑料袋,拿着一个小本子,满楼满院子的挨家挨户收电费,每户应该交几立方水费、几度电费都算得准确无误,还知道四舍五入呢,小本子上也画出一个标准的水电费收支表格,这别说小孩了,连上过中学的大人也不成。

    于是,洪涛就被人给盯上了,麻烦也随着而来,而且是**烦!

    找麻烦的人洪涛认识,洪涛的父亲也认识,他就是三楼的金叔叔家,具体的麻烦就是那个金月。春节还没过完,金叔叔就来洪涛家串门了,还把金月也带来了,这个很反常,以前为了避免给洪涛欺负金月的机会,金叔叔来家里找洪涛父亲聊天也好、下棋也好,都是一个人来的。

    洪涛当时并没留意,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到金月那张洋娃娃一样的脸上去了。这个时代没有化妆品,也整不了容,不管男女老幼,全是原生态,你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美就是美,不好看就是不好看。金月和洪涛,基本就代表这两个形容词,金月就是美的化身,洪涛就是不好看的代名词。

    虽然说小孩的模样代表不了成年之后的长相,但是洪涛自己心里清楚,因为他知道自己长到40岁时是什么样子,只能说是比小时候稍微张开了一些,但是主要器官并没什么大变化,尤其是一双眼睛,也不能说小,其实要是仔细算总面积,洪涛的眼睛一点都不小,就是平面布局不太好,上下太窄了,左右太长了,不笑还凑合能看,一笑就是一只狐狸,别人像把你当好人都难。

    而金月和他正相反,人家那个眼睛长得是又大又圆,睫毛不光长,还自然上翘,一眨眼就和两把大刷子一样,忽闪忽闪的,显得格外可爱,在加上她那一头自来卷,卷得还特别适中,既不想非洲人那样和钢丝一样,也不想有些人那样,除了能看出头发乱,基本看不出什么美感来。她的头发就像烫好的大波浪,拉直了还弹回去,拉直了还弹回去,一点不变样。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