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三十章 收徒弟
    “爸!小涛又揪我头发!”洪涛正在给金月做头发拉伸试验,结果遭到了小女孩的坚决反对,张嘴就要告状。

    “别喊别喊,你爸正和我爸下棋呢,你一喊,你爸就输了,然后回家就得揍你!哎,你脸上有个米粒,我帮你拿下来。”洪涛松开手,不去碰金月的头发了,有编个瞎话去摸小女孩的脸蛋,顺便近距离观察一下她。上辈子虽然和这个小女孩共同生活在一座楼里,还是同班同学,一直到5年纪才分开,但是好像从来没怎么仔细观察过她,摸倒是摸过,一般都是抓着人家的胳膊,把人家摔个跟头什么的,也没顾得上感觉什么手感。

    “我爸说你现在学好了,还能算算术、认字了,不去托儿所好玩吗?”金月没意识到面前这个男孩子怀着一颗龌龊的心,还把脸凑了上来,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问。

    “什么叫现在学好了!你涛哥我一直也不坏啊!我没欺负过你吧?上次1门哑巴家的小凯抢你糖吃,是不是我让我小舅帮你要回来的?我一直都是暗中保护你的,就像地下党一样,我是好人!”洪涛摸了摸小女孩的脸蛋,真嫩,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虽然也不错,但好像还是没她的嫩。

    “那块糖是让你吃了!你小舅还揪我辫子呢!”金月的记性也不错,1年前的事情她还没忘。

    “那不是揪,就是摸摸,而且我小舅帮你出气了,把那个小凯都打哭了,那块糖就算是帮你出气的报酬了,而且糖是我小舅给我的,我没从你手里抢,是吧!”洪涛没法和一个小孩去讲理,只能来回来去的绕她,因为自己实在是讲不出理来,伙同自己小舅抢小女孩糖吃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干了。

    “你小舅也是坏孩子!我姐说他老被老师罚站,还老打架!”金月绕不过洪涛,只能改说洪涛的小舅。

    “没错!他是坏孩子,我不是,以后他欺负你,我保护你!”洪涛不能在小舅的问题上做过多纠缠,小舅的名声太臭了,已经无法挽救,只能从策略上放弃。

    “大江还问你为什么不去托儿所了,他的纸枪被二毛抢走了,哭了一下午,你让你小舅帮他抢回来吧!”金月年纪还太小,根本没有连续思维能力,一件事还没说完,又想起另一件事儿。

    “我给他多叠几把,用地图纸叠,一会儿我给你一张,拿回去给你姐姐包书皮用,可好了!”洪涛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话题了,就算有,他也不打算和一个4岁多的小女孩聊,没法聊,只能找东西来分散她的注意力,然后让自己过过眼瘾而已。

    “你会叠青蛙吗?”金月一听可以折纸玩,立马高兴了,也顾不上洪涛到底是不是坏孩子的问题,把鞋一脱,直接爬上了洪涛的小床,跪在上面趴在桌子上,等着洪涛去拿地图纸。

    洪涛从褥子底下抽出两张很大的纸,这些纸和普通白纸不一样,上面印了好多零碎的线条,摸起来手感也很厚、很光滑、很结实。这种纸在当时叫做铜版纸,是专门印刷高级玩意的,这个时代还不流行挂历,一般老百姓很难见到这种纸。洪涛之所以有,还是他那个大舅从军队印刷厂里拿出来的,都是印错的地图,拿回来给小姨和小舅包书皮用,结果多一半全被姥爷给了他当玩具。

    洪涛把纸裁成很多小块,然后开始叠纸枪,顺便再教金月怎么叠纸蛤蟆、纸仙鹤、纸灯笼什么的,顺便再占点小便宜,摸摸人家的小肉手。一个心怀鬼胎,一个天真无邪,两个人玩得还挺融洽,只可惜了那些铜版纸,洪涛没浪费多少,金月没少浪费。

    “那成,洪哥,就这么说定了啊,我替金月和金月他妈谢谢你和小涛了。你看这个两个孩子玩得还挺好,小涛也有个当哥哥的样子了,知道哄着妹妹玩。不过也邪了门了,他怎么就突然变了呢?这要放以前,我们金月都哭好几次了吧?”这时金月的爸爸和洪涛的父亲一起从书房里走了出来,边说边笑的来到洪涛的小屋,看到两个孩子趴在桌子上折纸玩,很是欣慰,外加纳闷。

    “嗨,孩子都是有成长期的,有的变得早,有的变得晚,这个谁也说不清,你放心吧,小涛再敢欺负妹妹,我就揍他!”洪涛的父亲其实比金月她爸还纳闷,不过他总是把自己儿子往好处想,想不明白的就当是自然规律了。

    “小月,你是和爸爸回家,还是在这儿玩啊!”金月的爸爸一边开门一边问。

    “我在这让玩,我还叠仙鹤呢!”要是放在以前,金月早就拉着他爸走了,现在却连头都没抬,还在折磨她手里那张纸。

    “成,这样我就更放心了,小涛啊,以后多照顾你妹妹啊!我帮你找好玩意来,子弹壳!想不想要!”金月的爸爸看上去很高兴,还给洪涛许了个诺,奖励很重,子弹壳可是好东西,这个时代的男孩子都想要,他是部队转业下来的,肯定有藏货。

    “谢谢叔叔。。。。。。”洪涛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对,金月她爸说了好几次要照顾好妹妹,还拿子弹壳**自己,这是要干嘛!他们家孩子让我照顾个屁啊!但是怀疑归怀疑,脸上还得装出一副受宠若惊外加喜笑颜开的模样。

    “爸!您答应金叔叔什么了吧?”洪涛一看他父亲送走金月的爸爸,然后赖在自己小屋里不走,就知道准是没好事。

    “是这样,你金叔叔想让金月和你一起自学,这不是看到你这些日子进步这么大嘛,你和金月同岁,你就顺便教教她呗,爸爸都答应你金叔叔了。”洪涛的父亲现在有点怵自己这个儿子,说话都不用命令口吻了。

    “。。。。。。您都答应了,那我不教也不成啊,不过她不会整天和我在一块儿吧!她也不去托儿所了!”对于教金月认字什么的,洪涛到不太抵触,但是他觉得父亲没把话说完。

    “我这就和你姥爷说去,以后中午你带着金月去你姥姥家吃饭,你别整天带着她乱跑啊,没事的时候就在家里玩吧,就这样吧。”洪涛的父亲一边说一边往他书房里跑,估计他也不太愿意,但是又磨不开这个面子,只能把儿子给舍了。

    “您倒是把我出卖得干干净净啊!您就不怕影响你儿子学习?”洪涛一听就知道自己以后的好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冲着父亲的背影喊了一句,但是父亲啥也没说,关上书房的门装听不见。

    “嘿,这下好了,身边跟着个小特务!”洪涛也知道父亲的难处,看了看根本就没听大人在说什么,还在折磨手里那张纸片的金月,无奈的坐了下来。他到不反对带着金月一起自学,不过他很怵头整天带着这么一个小女孩,因为她百分百很麻烦,而且动不动就会把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汇报给金叔叔,这都不用想,肯定的,那自己以后就没什么秘密可言了!

    “那我上学校怎么办啊!也带着她!?”洪涛又想起一个问题,姥姥家可以给金月做饭吃,但是学校不是自己家开的,人家白主任也没义务帮着你然后再帮你们家邻居啊!

    “让她在你姥姥家玩,你上2节课就回来!”父亲这次没装听不见,在书房里应了一声,看来他都帮洪涛想好了。

    “得,也别看报纸蹭茶喝了!”洪涛很佩服父亲糊弄自己儿子的本事,他对自家人永远比对外人狠!

    抱怨归抱怨,第二天一大早,金叔叔就把金月送到了洪涛家里,看样子不光是在姥姥家吃午饭了,还得吃一顿早饭,因为去学校里锻炼金月也得跟着。他不愧是当兵出身的,对自己女儿一大早起来和洪涛去锻炼身体一点抵触情绪都没有,还认为早就应该这样干,就当是出早操了,只有好处没坏处,什么天气冷不冷、北风大不大的,对他来说全都不是事,小孩就该从小多吃苦,长大才能懂事。

    学校的看门老头对于洪涛带着一个看上去比他还小的小女孩来锻炼,只是表达了自己的好奇心,问了问金月的来历,就放行了。洪涛只好带着金月在操场上慢跑,自己也就没法去玩单杠双杠了,总不能让小女孩在清晨的寒风里站着看自己耍吧,她累了自己就得停,去传达室里休息休息,然后再跑。

    最主要的是自己钓鱼的问题无法解决,要不你就得带着她一起去,不让去肯定不成,她咧嘴就哭。带她一起去吧,自己吃鲶鱼的事情到不了明天就得露馅。琢磨来琢磨去,洪涛还是决定带着她一起去,反正这件事也没打算瞒着家里一辈子,也不是什么错误的事情,洪涛觉得自己能说服父亲,主要问题就是自己的母亲和姥爷这关不好过,不过不好过也得过,总不能因噎废食。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