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三十三章 格格不入
    金月上学旁听的第一天可比洪涛正式多了,她穿上了过节才穿的花衣服,还有一双红色的丁字小皮鞋,由于买来的书包太大,金月还背不了,于是洪涛用金月爸爸提供的军用帐篷布,给金月裁了一个小书包,拿背包绳当背带,书包上还缝了一个红五星和一朵小花。

    洪涛会自己裁剪衣服的事情也已经露馅了,因为洪涛自己穿的裤子和衣服,从外形上看和别人的都不太一样,不是那么肥肥大大的,全都比较贴身,再加上他个子高,就和一个衣服架子一样,走到哪儿去都会让人多看两眼,当然了,如果他能长得再可爱点,人家还会再多看几眼,一般人家也就是从他的裤子开始往上看,一边看一边点头,等看到上衣领子往上的时候,就开始撇嘴了。

    有一天洪涛闲得没事干,一边听这这金月背汉语拼音,一边突发奇想,把金月的那条肥肥大大的绿军裤给改了改,忙活了一下午,终于把面口袋改成了筒裤,结果又把金月弄哭了,这个孩子看惯了那种肥大的裤腿,猛一穿这种还不算修身的衣服,很不适应。

    不过好看不好看谁都不是瞎子,晚上回家以后,金月的姐姐和妈妈肯定会开导她,那个父母不希望自己孩子穿得漂漂亮亮的呢,尤其是女孩子,这不是没辙嘛,现在有办法了,谁也不会告诉自己孩子说穿着面口袋比穿着带裤线的筒裤好看,唯一让金月妈妈不满意的,就是洪涛把侧面开缝的女裤给改成了正面开口的男裤,但这只是个小瑕疵。

    现在洪涛可忙了,他不光给自己改衣服,还帮自己妈妈和金月的妈妈、姐姐改衣服,洪涛的父亲对这种臭美的风气很不满,他坚决不让洪涛改他的裤子,金月的爸爸这次站到了洪涛爸爸一方,他也看不惯女人、孩子们穿着瘦腿裤子来回乱晃,觉得套着两条面口袋挺好的。

    洪涛不光给金月改变了衣装,还给她的头发做了一个深加工,小女孩本来只有一条向后梳着的马尾辫,结果让他给变成了一脑袋小辫子,好几十根,每根都用彩色的尼龙线绑着,不是洪涛不想用彩色皮筋儿,真没地方买去。

    这回金月没哭,看着自己一脑袋小辫子乐得手舞足蹈,估计她也看不出那么多小辫子有什么好看的,就是看着那些彩色尼龙线高兴。可是金月的爸爸快哭了,自己女儿这个形象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这不就是一个怪物嘛!而且最头疼的是女儿不让别人碰自己的头发,父母也不成,一碰就哭,没事就站到镜子面前去晃荡着一头小辫子臭美。

    金月她爸也是个爽快人,既然女儿乐意,那就留着吧,反正都是小孩子,什么美啊丑的,全都不重要,至于家长会不会丢脸,金叔叔比较看得开,只要没做什么丢人的事情,谁说他也不怕。

    于是,就在金月跟着洪涛上学的第二天,他们俩就成了学校里的一个风景。一个瘦高个、眯缝眼的男孩,抱着一个满头都是小辫子的女孩,和一帮明显比他们大很多的男孩子,霸占着学校里唯一一个水泥做的乒乓球案子,在打乒乓球。从高中到一年级,从男老师到女老师,都忍不住过来看两眼,主要是看这个满头都是小辫子的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至于那个瘦高个眯缝眼的男孩,大家都认识,一般在学校里学生对他的称呼就是怪胎,老师对他的称呼则是白主任的那个学生。

    金月和洪涛待了这么2个多月,在学习上肯定是长进了不少,尤其是在数学上,100以内的加减法已经难不住她了,现在她正在背乘法口诀表,汉语拼音也学完了,正在以每天3个字的速度开始认字。对于自己女儿的这个进步,金叔叔是喜忧参半,喜当然是高兴女儿这些日子没白学,照这个趋势下去,不用等到上学,小学一年级的课程就能学完了。

    忧的是女儿越来越听洪涛的话了,而且已经是满嘴涛哥涛哥的叫了,干什么都是涛哥说怎么怎么滴,越来越不听自己和她妈妈的话。现在她还小,家里还能管得住,要是再大一大,估计就没法管了。最可气的是洪涛那个坏小子居然带着金月推着他那辆小竹车,徒步走到了王府井,还去百货大楼里逛了一圈。回来之后自己的女儿竟然和家里只字没提这件事儿,要不是正好被她姐姐金星看到,估计这件事儿就一直瞒下去了。

    “我这是带她去开阔一下视野,我爸说了,读书不能读傻了,不能死读书,要一边了解这个世界,一边读书,这样才能更快更深的理解书里所讲的道理,我又没有钱,不能带她去故宫里看历史,也不能去自然博物馆看自然,那就只能去百货大楼里看人的生活了,这也算是人文吧。”

    当金叔叔向洪涛父亲告状时,洪涛只用了一句话就把父亲和金月的父亲都给噎得没话说了,这句话洪涛的父亲确实说过,而且不光说,也是这样做的,金月的爸爸也不止一次的表示支持。现在轮到自己的女儿去开眼界了,你能说不对?那不是当着孩子面说大人都在撒谎吗!你说对?明天他们倆就敢去颐和园!

    最终的结果还是妥协,洪涛答应下次再带着金月出远门,必须提前打招呼,洪涛的父亲和金月的父亲也不在这个问题的对错上追究了,全当啥事也没发生。

    “洪哥啊,我怎么觉得我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啊!”金月的爸爸琢磨了半天,还是对洪涛的父亲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你这可不能怪我啊!当初我就告诉过你,我这个儿子我自己都摸不透,他整天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一点头绪都没有,这可不是哥哥我坑你吧!?”洪涛的父亲也急了,这玩意还带找后账的!

    “不是,我不是后悔,我就是觉得吧,你们家这个小子和别的小孩不太一样,你看他和咱们说话时那个眼神,那是小孩子的眼神吗?他好像看着咱们是小孩子一样,尤其是冲着我笑的时候,我怎么看怎么像在嘲笑我啊!”金月的爸爸赶紧解释了一下自己这么说的缘由。

    “照你这么说,我儿子难道是狐仙?要不就是被鬼混附体了?我说老金啊,咱能不能唯物主义一点啊!”洪涛的父亲显然没有金叔叔这种感觉,就算有,他也不会说出来,还得玩命否认,毕竟那是自己儿子,就算他是个怪物,也是儿子。

    “得,不说了,不说了,这个狐仙都出来了,咱们还是下棋吧。”金月的爸爸也觉得这个问题说不清楚,干脆不去想。

    当满街的杨树开始向外散发白絮的时候,夏天就就算是宣告来临了,大家急急忙忙的脱掉了厚重的毛裤、毛衣,然后换上单衣单裤,不过颜色依然是厚重的,就像是看黑白电影,满街都是蓝、绿、白。街上、胡同里的小孩子们就像惊蛰之后的虫子,逐渐开始活泛起来,每天放学之后,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群一伙的男孩、女孩,要不就是在拍烟盒,要不就是在跳皮筋。

    洪涛从来不去拍烟盒,上辈子他都拍够了,这辈子就不想再复习复习了,在冬天还看不太出来,到了初夏之后,洪涛和同年龄的男孩子站在一起,保证是最显眼的那个。不光因为他个子高,眼睛又长又细,主要是他的那身打扮和看人的眼神,你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小孩,就好像是把一个几十岁的大人缩小了之后放到了孩子堆里。

    另外他还出奇的干净整洁,一身裁剪得很合体的绿色上衣和裤子,永远都是熨烫得平顺笔挺,虽然由于洗得时间长了,绿色已经不那么纯正,稍稍有些泛黄,但是越这样越能显出他的与众不同,一身旧衣服都能穿出毛呢套装的感觉来。不光是外衣笔挺,里面那件白汗衫虽然只是棉布的,但也永远是熨烫得平平整整,领子上面还别着一个小小的**像章。

    其实洪涛对自己的穿着并不太满意,这已经是他尽最大努力弄出来的衣服了,两身绿色的、一身蓝色的,都是用父母穿剩下的旧衣服改的,目前他也找不到其布料了。的确良他不太想穿,上辈子的人都讲究穿麻的、真丝的、纯棉的、竹纤维的,化纤的玩意不值钱,不过除了能找到白色的棉布替换的确凉衬衫之外,他还真找不到其它布料可以替代这蓝、绿两种颜色的化纤裤子。

    自己有了合身的衣服,必然不能亏待了金月,没有布料没关系,咱有手艺,普通的白衬衫也能让它变个样,什么灯笼袖啊、荷叶领啊、各种花边啊、加几个布带子、弄个假腰带、收腰、捏褶、后背镂空。。。。。。反正能想出来的花样洪涛挨着个的给金月改,以至于金月到了后来,居然找不出一件在这个时代看来正正经经的衣服来了,气得金叔叔和郭阿姨看见洪涛就瞪眼,但也只能瞪眼,好歹洪涛算是金月的辅导老师了,总不能教会了自己家孩子就骂老师吧。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