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三十五章 大院游泳馆
    就光是这两片内衬的学问,可能学好几年都学不会,每个人的身体结构不一样,男士西服和女式西服的内衬弧度也不一样,什么样的体型用什么样的弧度,这就要靠多年的经验了。为什么手工订做的西服那么贵,至少得让你去量3遍尺寸,这就是裁缝师傅在给你找弧度呢,不光胸部有弧度,还就肩膀、领口、肘部都需要带弧度的内衬。

    至于那些流水线下来的西服,都是用化学纤维和无纺布沾出来的内衬,那玩意怕热、怕压、怕化学洗涤剂,穿几次就变形了。不像裁缝们手工用好几层麻布缝制出来的内衬,由于有纳鞋底子一样细密的针脚,不管你是有水、还是高温或者长期压着,只要用蒸汽烙铁一熨烫,立马恢复原样。当然了,熨烫也是一门技术,洪涛也只学了一小半。

    像西装、旗袍这些高级玩意洪涛玩不了,但是像普通裤子、上衣这些东西,还是可以凑合的,至少蒙一蒙这个时代的人是毫无问题的,尤其是裤子,那是最好做的一种衣服了,属于服装裁剪的入门级功课。只要把裆部、腰部、裤兜这几个关键部位弄熟悉了,缝纫手法熟练一些,连接时别吃布别跳线,就能做出来一条好裤子。

    不过做裤子别看简单,想要做精了也不容易,同样一块布料,老裁缝做完一条裤子,可能还能剩下来一尺布,新裁缝做完刚刚好,赶上一个棒槌就会裁不出来一条完整的裤子,尤其是赶上那些比较肥胖的人,这就牵扯到排版的问题了,这东西没法手把手的教,只能靠你平时多琢磨,孰能生巧,经验多了自然就会了。

    小姨是个很仔细的人,虽然学习不太好,但是认真,还刻苦,没事就自己拿着四处找啦的小布头在缝纫机上练习缝纫技术,缝好了再给拆开,然后再重新缝上,直到自己和洪涛满意为止。这里还得特别感谢小舅舅一番,小姨和洪涛缝衣服所使用的各种尼龙线,都是他和他那帮同学从童装厂里偷出来的,要不光是这些线,就得花不少钱。

    除了洪涛之外,其实姥姥本人就是一个很不错的裁缝,一直到洪涛上小学,他的所有衣服,除了白汗衫是买的之外,几乎都是姥姥给他做的。这时候的家庭妇女几乎都会简单的裁剪,还得会织毛衣,更厉害的还会钩针,要不这一大家子好几口人,全靠买衣服过日子,估计那点工资全换成衣服也不够一家人穿的。

    而且这时候也没那么多衣服可以买,尤其是小孩衣服,一般都是家里给做,或者直接拿哥哥姐姐的旧衣服改,洪涛那条棉裤不就是用小姨的旧棉裤改的,那即是姥姥的手笔。

    不过像姥姥她们这些家庭妇女的手艺都比较粗糙,只求能穿和结实,不太讲究样子,她们也不去琢磨那个样子,这才会让洪涛这个本来就是二把刀的裁缝显露了出来。因为时代的原因,人们的生活水平正在慢慢提高,已经不满足于结实这个功能了,开始追求衣服的美观、挺括、贴身和个性了。洪涛要技术没技术,要经验没经验,但是他有一样东西所有裁缝都不具备,那就是超前了几十年的眼光,他大概知道那个时候应该流行什么,就这一点,就足以让他走在所有裁缝的前面。

    但是洪涛自己可没打算去当裁缝,这个活儿太辛苦了,他上辈子都已经忙碌了半辈子,这辈子不打算再这么去和钱较劲了。至于自己到底该干什么,他还真没想好,只是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按照他这辈子的理想,他想做一个既不用吃苦,又不用受累,还不能受穷的社会蛀虫。最理想的办法是去中大奖,可惜他记不清上辈子哪怕一张彩票的中奖号码了。至于如何实现他这个理想,他还在琢磨,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好在他能走的步数还很多,可以尽情的慢慢走、慢慢看、慢慢想。

    放不了风筝也没关系,洪涛还是有的玩,而且不能和其他小孩一样玩那些太小孩的玩意,那样就显不出自己的优势来了。他得玩点高大上的东西,至少在这个年代是高大上。玩什么呢?去游泳!不是去河里湖泊里游野泳,那玩意就算洪涛父亲同意,金月的父亲也不会同意的,那不是找死嘛!这时候的家长除非亲自带着,否则是不让孩子靠近水边的,回家拿指甲往你胳膊上一划,出现白道子就会挨揍的,洪涛选择的是去正规游泳池里去游泳。

    这时候有正规游泳池吗?那必须有,任何时候都是有特权阶级的,大清朝那么落后,皇宫里还有铁路和电话呢,所以在北京这个高官云集的地方,游泳池还是有的,游泳馆都有,只是普通人进不去或者根本不知道而已。

    按照洪涛的记忆,北京应该至少有三个正规对外开放的游泳池,一个就是陶然亭公园里的游泳池,还有一个在龙潭湖,还有一个在广安门外的青年湖,这个青年湖不是安定门外那个。洪涛最熟悉的就是陶然亭游泳池,上学的时候他还考过那里的深水合格证,裤衩上挂上一个布条,就可以去深水区里游泳了。

    但是陶然亭离自己家有点远,需要步行到北新桥南边去坐106路无轨电车,然后从北城跨越整个城区,跑到南城边上。而且那个游泳池没有大人带着,是不让洪涛这么小的小孩进的,即使你说自己会游泳也没用,没人信你,也没人和你费这个功夫。

    除了这些露天游泳池之外,洪涛还知道几个部队大院里的游泳池,不过那些都是内部的游泳池,一般不对外开放。但是洪涛有办法,金月他爸爸不就是复员的军官吗,一起当过兵的战友总不会都不再北京吧,只要找到一个,这个关系网就能继续织下去。

    金叔叔确实有这个本事,而且他的胆子比一般父母要大,并不太在意小孩去游泳有没有危险,更看重这项运动对孩子的锻炼功能。在他的努力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游泳池,离家也不远,就在小街路口北边,这里有个七机部的研究所,还有一个七机部的大院,里面有个游泳馆,他的战友复员转业之后就分到这个研究所的保卫科,答应可以让洪涛和金月没事去大院的游泳馆里游泳。

    七机部的全称叫中华人名共和国第七机械工业部,就是后来的航天部,再后来又分成了航天科技集团和航天机电集团。

    大院这个词儿,在北京也代表了一种特殊的文化。这个大院指的并不是居民大院,而是各大部委、军队的宿舍区,就像这个七机部的大院一样,当时在北京还有很多其它的大院,光七机部的就不止一个,另外还有从一机部到八机部这些单位,还有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总政治部、海军、空军、陆军等等一大堆军队驻地,它们在北京都有自己的宿舍区,也就是大院。

    大院里的孩子和北京城里的老百姓虽然可能只隔着一道墙,但是恍如生活在两个世界,由于大院里就像一个城中城,从商店到学校应有尽有,所以大院和外界处于半隔绝状态,只有很少的接触。

    总体上说,大院里的孩子要比普通百姓的孩子生活水平高一点,接触的新事物也多一些,但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没能融入这座城市,和普通的北京孩子总是隔着一层什么东西,双方也就不怎么对付。一般大院里的孩子不会去胡同里玩,胡同里的孩子也不会去大院里逛,大家在公共场所遇上之后,剑拔弩张的时候多,和颜悦色的时候少,就像一对天生的冤家对头。

    洪涛的上辈子没怎么接触过大院里的孩子,打架倒是遇到过几次,全是敌对关系,更不可能去深入了解。他倒是看过一些文学作品或者电影电视里介绍的北京大院生活,稍微有点感觉,但印象不深。对于去大院的游泳馆里游泳,他并没感觉有什么不妥,而且自己这个年龄应该也不会引起什么冲突,就算是相互敌视,也要等年纪大一大,稍微懂点事的时候才会有,上托儿所的小孩冲突个屁啊,你和他说大院、胡同,他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第一次去这个游泳馆,是金月的爸爸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的,一方面是带孩子去游泳,另一方面也去见见原来的老战友。这个游泳馆很小,外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厂房,屋顶就是用铁架子搭起来的,唯一的作用就是挡风避雨。游泳池也很旧,有些地方的瓷砖都脱落了,而且还不是标准的50米或者25米长度,只有不到20米长,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设计的。

    金叔叔的那个老战友和他年纪差不多,身上已经看不到军人的样子,穿着一件的确良短袖白衬衣和一条绿军裤,小分头梳的锃光瓦亮,一看就是个干部。人家确实也是干部,是这个研究所保卫科的科长,姓王,洪涛和金月就叫他王叔叔。金月的爸爸根本没游泳,他和那个王科长把两个孩子带到游泳馆之后,就在外面蹲着抽烟聊天,让孩子们自己玩。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