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三十七章 打架的技术
    “哎呦。。。。。。”不过洪涛也不太好受,自己的膝盖蹭在地面上,火辣辣的疼,身体才刚刚爬起来,另外那个白白净净长头发的孩子就扑了过来,又把他按在地上,骑到了他的身上,使劲把他的脑袋往地上按。

    洪涛不管发育得如何快,也只是和同龄人比而已,这几个孩子看上去就比他大好几岁,身高、体重、力量都不是一个级别的,被这个白净的孩子骑在身上之后,洪涛就是去了翻身的机会。好在这个孩子并不会打架,只知道死死按住洪涛,并没有对洪涛最脆弱的脸部进行有效的攻击。

    久经沙场的洪涛那儿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身体不能动,脑袋和右胳膊也被死死按住,但是他的左胳膊还是自由的。于是洪涛找准那个小白脸脑袋的方向,攥紧了拳头,从下向上就是一个冲天炮。

    “啊。。。。。。啊。。。啊。。。”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游泳馆,甚至还出现了回声,压在洪涛身上的那个小白脸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就倒向了一边。

    “别打了!别打了!。。。。。。”洪涛刚把压在身上那个小白脸推开,还没爬起来,只觉得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胳膊,然后整个人就被从地上提了起来。

    几个闻讯赶过来的大人迅速制止了这场小规模斗殴,洪涛被拉到了一边,地上躺着的那个大个子和小白脸也被扶了起来,还有人在岸边把水里那个小瘦子也拉了上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时金叔叔和那个王科长也跑了进来,看到岸边一片乱糟糟,有两个孩子脸上还都出了血,立马慌了神。金叔叔分开人群,一把从一个人手里把洪涛拉了过来,大声问着。

    “他们4个人追着打我,还把我摔在地上,您看,我腿都破了!”洪涛把腿伸了出来,让金叔叔看膝盖上擦破的地方。

    “不对,是他先动手打猴子的,都把猴子的鼻子踢破了。”那个唯一没进入战团的小孩开始分辨,指责是洪涛先动的手。

    “废话,你们4个人要追我,难道我得背着手等着你们来打我?在水里是谁用水撩我的?是谁喊要去抓那个小女孩不让她出去喊大人的?你们干嘛怕她喊大人来?心里没鬼用的着怕大人吗?这么点小孩你就不学好,学会**女孩子了,你那个学校的?明天我就上你们学校去,问问你们老师是不是这样教学生的!”洪涛现在最不怕的就是文斗,千万别武斗,论起耍嘴皮子来,没理他也能搅出理来,更别说现在让他占着理了。

    “爸爸,他们用水泼我,还在水里追小涛哥,他们都是坏孩子!”金月这句话插得非常有水平,再加上她眼泪汪汪的表情,马上为洪涛增加了不少同情分。

    “金营长,抱歉啊,吓着你们家女儿了,这些孩子也忒不让我省心了,今天晚上有电影,我以为他们都去看电影了,就离开这么一会儿,谁知道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先去看看他们的伤势,您先带着孩子们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改天再说。”那个王科长大概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小孩子打架他也没往心里去,打算就这么不了了之。

    “小三。。。小三。。。小五。。。小五。。。这是谁把我们家孩子打成这样啦,是谁干的!”就在这时,从外面又跑进来一个中年妇女,看到地上躺着的大个和旁边一脸血的小白脸,连伤情都没问,叉着腰就喊了起来,吐沫星子横飞。

    “呦,孙大姐啊,没什么事情,小孩子打架,您还是先看看孩子的伤吧,要不先送医务室吧。”王科长走了上去,打算安抚一下这位母亲。

    “王科长,你看看我们家孩子,都被打成这样了,你怎么不管啊!谁打的,把他抓起来送你们保卫科啊!再不成送保卫处!人呢?他人呢?”那位中年妇女看到王科长之后,声音又提高了八度,喷得王科长直往后躲。

    “妈,就是他打的我,还有我哥!”坐在地上捏着鼻子的小白脸用手扯了扯中年妇女的裤腿,指着洪涛向自己母亲告状。

    “谁!?”中年妇女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看了洪涛一眼,以为自己看错了,在她脑海里,能把自己两个儿子打成这样的,一定是大孩子,眼前这个孩子从个头和面相上看就知道岁数还小。

    “就是他,他先踢了猴子一脚,然后把我哥打倒了,还把我鼻子打破了。”小白脸捂着自己的鼻子,闷声闷气的数落着洪涛的罪状。

    “你个小兔崽子,你是那家的!干嘛打我儿子,你父母呢?”中年妇女确定了这个小孩就是凶手之后,两步就走到了洪涛面前,居高临下的冲着洪涛大吼,看那个样子就像要把洪涛吃了一样。

    “我说这位阿姨,我现在知道你们家儿子为什么敢在公共场所耍**了,原来根子在你这里啊,看您说的这个话,张嘴就骂人,还是当着这么多小孩的面,你这样能教育出来好孩子吗?他们都是随了你了!”洪涛站在中年妇女面前纹丝没动,只抬起一只小手,作势在脸前面挡着喷过来的吐沫星子,然后用还没变声的嗓音,慢条斯理的回答着她。

    “你。。。你说谁耍**!你说谁耍**!你把我们家孩子打成这样,你还有理啦?王科长,你来评评这个理,这个孩子是谁家的?他的家长呢!”中年妇女没想到洪涛是这个反应,一时让洪涛给说愣了,看到周围围观的人都在偷偷乐,马上转变了策略,不打算再和这个小孩斗嘴了,她知道她占不到便宜。

    “我就是他的家长,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事情的经过我没有看到,不过刚才您还没来的时候,这几个孩子已经大概说清楚了。您家的这两个儿子,还有另外那两个孩子,先是用水泼我的女儿,然后又要在水里去追我这个侄子,阻止他们去叫大人来,最终我这个侄子为了保护他的妹妹,才和他们打了起来,至于受伤的问题,我侄子的腿也被打破了。这位大姐,我看咱们这样吧,自己的孩子自己带回家里去教育,好不好?”金叔叔这时站了出来,绷着一张脸,和那位中年妇女交涉了起来。

    “这是你说的,谁看到了?谁看到了?我还说是你们家孩子先打的我儿子呢,想这样就算了,没门!”中年妇女一点没有商量的意思,瞪着眼看了周围那些人一圈,看到没人站出来说话,气势就又上来了,转而开始向金叔叔喷射毒液。

    “这位阿姨,您还好意思说我打他们,你问问你儿子几岁了,你在问问我几岁了,我还不到5岁,连小学都没上呢,如果你儿子这么废物,连一个5岁小孩都打不过,那这样的儿子还养着有什么用。再说了,您那只眼睛看到我打他们了,他们那是因为地滑摔的,如果您不信,那咱们就去派出所,让他们调查调查,到底是谁的问题,不过您儿子在公共场合耍**这个事情,咱们也得当着派出所的人一起说道说道,看看到底是谁的错。”洪涛怕金叔叔吵不过这种标准的泼妇,赶紧又站出来发言。

    “派出所就派出所,我还怕你了,走!去派出所说理去,我们家孩子不能就这样白被你们打了,王科长,你也一起去!”这个泼妇还真是硬气,一点亏都不肯吃,一把抓住金叔叔的胳膊就不撒手了。

    最终事情还是闹到了派出所,不是王科长不想管,他这个保卫科只能处理研究所和大院里的事情,牵扯到外面的人,他就无权处理了,只能去派出所。

    其实这种事儿去哪儿都一样,只要洪涛把自己的年纪一说,再加上金月这个年纪,只要是脑子正常的人,全都不会认为一个5岁的小孩能把3个8、9岁的孩子打成这样。而且洪涛还一口咬定,自己从来没打过他们,他们的伤都是由于地上有水比较滑自己摔的,不光他们摔伤了,自己也同样摔伤了,腿上正流血呢。

    至于为什么那3个孩子摔得那么重,自己摔得比较轻,洪涛没去分析原因,派出所的警察也没问,这就是运气问题了,谁摔跟头的时候还能控制自己摔那个部位,活该倒霉呗。

    虽然那个中年妇女刚到派出所的时候是又哭又闹,撒泼打滚要上吊,但是派出所的警察可不怕这个,任她那地上叫喊,挨个问完几个孩子之后,最终做出了决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并且对那4个小子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主要是针对在公共场合骚扰金月的问题。

    “王叔叔,给您添麻烦了,那个女人不会再去找您闹吧?”从派出所出来,洪涛冲着那个王科长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