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三十九章 自行车
    如果是在胡同里粘成年叽鸟的话,洪涛这根杆子还是有点短,这时胡同里的树都很高,叽鸟这个玩意哪儿高往哪儿爬,怎么也得弄个8米以上的长杆子去粘,这可是一个力气活儿,洪涛目前还举不动那么重的杆子。

    洪涛时常在想,如果去买一根15米的鱼竿去粘叽鸟这该多牛x啊!拿在手里也就2斤多重,不用的时候还不用扛着,收缩起来也就一米多长,用的时候一节一节伸出去,保准在这一片是头一号,10岁以下的小孩全得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自己,巴不得过来摸一把。

    但也就是想一想,这时的鱼竿还是奢侈品,就和在后世里去买名牌高尔夫球杆一样,一根8米长的鱼竿快赶上一个月工资了,这得多烧包的人,才会用一个月工资给孩子买一根鱼竿去粘蜻蜓、叽鸟玩去啊。

    其实老年间的bj人不蜻蜓、蜻蜓的叫,他们给蜻蜓的不同种类分别起了不同的名字。比如比较常见的那种身体黄色的叫老琉璃,估计是因为它们身体的颜色和琉璃瓦一样吧。

    除了普通的黄色蜻蜓之外,还有一种绿色或者蓝色的蜻蜓,个头更大、更漂亮,在bj把它们叫做老籽儿、老杆儿,老籽儿是母的,尾部有个圆形的东西,老杆儿是公的,体色非常鲜艳。这两种玩意白天很少见,基本粘不到,天儿一擦黑,它们就飞出来,飞得非常快,很难抓。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也不知道谁没事闲的总结出来一个抓老籽儿的经验,那就是找个有老籽儿的地方,弄一个拳头大小的白纸团,用绳子拴住,拿在手里抡成一个圈,越快越好,然后另一只手拿着蜻蜓网准备着。这时的老籽儿会不顾一切的往你飞舞着的白纸球上撞,你看准机会用网兜头一捞,就是一只。

    蜻蜓网也是当时小孩自己做的,竹子当圈,用棉线在这个圈上像编渔网一样,由外至内编成一张网,讲究点的还会用不同颜色的线编出花纹来,一圈一圈的煞是好看。这玩意洪涛没有,但是小舅舅有一把,是姥爷给他做的,手柄上还缠着铜丝。有时候吃过了晚饭,实在是闲的没事儿了,洪涛就喊上金月,把小舅舅的蜻蜓网拿着,一路小跑跑到护城河边上,这里已经有不少大人孩子在轮着白纸球抓老籽儿。

    洪涛必然不能和这些俗人在一起抢地方,他必须玩出花样来,也不辜负他穿越人士的身份。别人在河岸上抓,他直接找一块比较浅的地方,趟着水下河,站到河中间去抓。这时的北护城河水最深的地方也就不到一米,有些地方堆满了石头,水也就到膝盖。

    蜻蜓这种东西,来回飞是在抓虫子吃,啥地方虫子最多?不是岸边,而是河水上面。当太还没黑的时候,你低头冲着天看一看,河面上的小飞虫都成团,所以河面上的老籽儿也最多,都是贴着河面低飞。在这里轮着白纸球效果最佳,而且你还不用拿着蜻蜓网来回扇呼,直接往水里一扣就ok了,蜻蜓翅膀沾了水,一时半会就飞不起来了。

    不过这种方式不能持久,因为河面上不仅蜻蜓、老籽儿多,蚊子也多,站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当时又没有驱蚊剂什么,顶多是喷点花露水或者抹点清凉油,基本不管用,站里面一会儿,就给咬一身包。

    老籽儿抓住之后,就可以玩一玩了。比如说把它的尾巴上拴上一根棉线,然后绑上一根火柴。这个重量正好能让它想飞又飞不高,飞一小会儿之后就得落地,然后它后面就会追着一群孩子,嗷嗷喊叫着满胡同的跑,天不黑透了,都不带回家的,家长拉都拉不回去。快乐这个玩意,原来就是这么简单,一直小虫子,就能乐好几个小时,大夏天跑得全身都是汗。

    洪涛很羡慕这些小孩简单而又纯粹的快乐,他也曾去追过、去跑过,快乐没换来,换来一身汗,还得去厕所里冲澡去,身上有汗他睡不着觉。试了几次之后,他知道自己是找不回这种快乐了,自己的心灵已经被污染了,就像白纸上掉了一滴墨汁,不管你怎么擦,也不可能完全擦掉,况且自己这张白纸上已经不是一滴墨,简直都快成黑纸了,你得问还有几个地方是白的。

    “小涛哥,卖冰棍的奶奶来了,咱们去帮她推车吧!”和一群小屁孩跑的满脸通红的金月玩累了,又和洪涛蹲在了一起,然后捅了捅洪涛的胳膊,又指了指远处那个白色的冰棍车。她和洪涛待久了,说话也变得挂完抹角的,想吃冰棍不说想吃冰棍,非得说要帮老奶奶推车。

    “哎。。。你和我小舅就是两只蚂蝗啊,早晚把我的血都吸干喽!”洪涛从兜里摸出一个5分钢镚递给金月,看着她甩动着一头小辫子跑向冰棍车,愈发感觉到一种无力,光靠姥爷和父亲给的那点散碎银两,自己恐怕已经支撑不到上小学了。

    “钱啊!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洪涛其实一直都没忘了挣钱这个事情,可是穿越过来都快一年了,他也没想出来一个能挣钱的方法,尤其是适合自己这个年龄的方法。

    原本他还指望着用那个土暖气换点钱,结果让大姨夫拿走发扬光大之后,除了隔三差五的往姥姥家和自己家里送鸡蛋、花生、水果之外,人家给钱父亲也不要,更不可能直接给自己,这个机会等于是白费了。可是还有什么东西是在这个时代能赚钱而又不会引人注目的呢?洪涛百思不得其解。

    “你去找你们同事借一借试试啊,你都还没试呢,怎么知道不成了!我天天上班挤公交车慢不说,还容易迟到,你倒是有车骑了,那我呢?”晚上回家的时候,洪涛刚走到屋门口,屋里就传出母亲的声音,洪涛站住脚步听了听,好像是母亲要买自行车,但是工业卷不够,让父亲去找同事借,结果可想而知啊,父亲肯定是百般推脱不肯去呗。

    “别人家里也困难,我怎么好张这个嘴啊,要不以后我骑车送你吧,把你送到单位我再走。”父亲果然是不肯去舍脸。

    “如果你上午没课呢?你也送我?”母亲提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父亲不是坐班制,有课才去上班,没课就不用去。

    “。。。。。。”父亲不说话了,他经常看书看到凌晨,典型的夜猫子,让他天天早起也不是不成,但是不到去晚了批斗的份儿上,他很难做到。

    “妈,别逼我爸了,他脸皮薄,自行车的事情我给您想办法吧,不过您得给我点钱。。。。。。大概8、90块钱吧,过几天我给您弄一辆来。”洪涛听着听着突然心头一动,开门走了进去。

    “。。。。。。去冲澡去吧,省着点用水,咱们家这个月的水费又是全楼第一!”母亲没搭理洪涛,顺手把毛巾扔给他。

    “您听我说啊,我真的有地方给您弄自行车去,而且还是全新的,就是没有整车的发票,不过所有的零件都有发票。”洪涛把毛巾放搭在自己肩上,很神秘的凑到父母跟前,小声的说。

    “所有零件都有发票?什么意思?”父亲从洪涛的话里听出点眉目来。

    “嘿嘿嘿。。。我想出一个办法来,爸,您去过前门的自行车商店吗?”洪涛坐到了床上,不由自主的翘起了二郎腿。

    “去过啊,去买内胎,怎么了?”父亲还是没明白洪涛要说什么。

    “我问您啊,自行车商店里卖的零件全不全?”

    “挺全的。。。。。。”

    “买自行车零件要不要自行车票?”洪涛两只眼睛都快笑没了。

    “你。。。你要买零件自己攒自行车!!!”父亲终于听明白了,他瞪着眼珠子看了母亲一眼,然后两个人一块儿瞪着眼珠子看洪涛。

    “您别这个表情啊,我要是说自己攒火箭什么的,肯定是吹牛呢,一个破自行车,又不是什么高科技,有什么不能自己攒的啊!您要是不相信,咱们可以试试,我用您的自行车当试验品,咱爷俩把它都拆了,然后我给您攒上,您看成不成?”洪涛又开始**父亲。

    “你要是攒不上呢!”母亲还是比较清醒的。

    “做事情就没有百分百成功的,都是有风险的,我只能保证我能攒上,至于您信不信只有试过才知道。大不了咱们一家抱着零件再去自行车商店,花钱让人家给攒上呗。”洪涛真的无法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

    “那成,我豁出去了,等星期天的,咱爷俩试试!”父亲让洪涛说动心了,如果真能成功,他就不用去给母亲借自行车票了,这个**很大。

    “先等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工具咱怎么试验啊?”洪涛又提出一个严峻的问题。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