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四十章 自己攒
    “工具,咱家有板子、改锥、钳子,这还不够吗?”父亲不愧为一个书呆子,把自行车想得也太简单了。

    “差远了,还得有钢丝扳手、六角套筒扳手、六角改锥、花扳手、钢凿子、铁砧子、锤子,这就差不多了。”洪涛说出一大串工具名称,听得父亲直咧嘴,估计他能听懂的不多。

    “这些东西也得买?”父亲要打退堂鼓了。

    “不用买,我大姨夫有,您把他的电话给我,我去借来用用就成。”洪涛开始说瞎话了,他大姨夫是个瓦工,瓦刀倒是有,这些工具估计他也没见过。

    “哦,那就好,那就好,我给你找电话去啊!”父亲一听说不用他去求人,立马轻松了。

    “你真打算和小涛自己弄自行车?你们爷俩就气我吧,我也不管了!”母亲根本不信洪涛的话,起身出去串门去了。

    洪涛真的会攒自行车吗?会,上辈子不是流行各种运动、各种健身嘛,有打球的、跑步的、快走的、登山的、跳舞的。。。。。。洪涛选择了去骑自行车,还加入了一个自发性的群体,大家通过qq和**联络,没事就骑上车往外地跑,连玩带锻炼了。

    这些自行车都不是买的整车,而是买的零件自己攒,这样车的性能更好,价格也会便宜点,商店里卖5、6千的山地车,自己攒只需要3000多,洪涛是个爱钻研的人,慢慢学会了这门手艺之后,不光自己攒,还帮认识不认识的群友攒,手艺越练越好,不敢说超过专业技师吧,肯定比路边修车的强。

    其实组装自行车一点都不难,大部分环节看一遍就会了,唯一有点技术难度的就是编车轮。自行车的车轮在散件状态时,车条和钢圈是分离的,必须手动把车条和钢圈连接在一起,左边和右边的车条要按照一定的次序交叉,不能乱。这还不算最难的,最难的是调整钢圈的平直状态,行话叫拿龙。

    北京人管自行车轱辘左右摇摆、上下颠簸的状态叫龙了,意思就是车轱辘不圆了,不再一条垂直线上了,有时候说人也会说:我给你拿拿龙吧!这可不是一句好话,意思就是要教训教训你,帮你板板毛病。

    轱辘不圆了怎么办呢?这就要用一种和小碗一样的钢丝板子来调整车条的松紧度,由此把钢圈拉圆喽。这可以一门手艺,不会玩的弄一天也弄不明白,越折腾轱辘就越不圆。简单的说,如果你发现轱辘向左弯曲了,那就说明右边的车条松了,你得紧半圈,然后把左边相应位置的车条再松半圈。

    这里要注意,紧的时候要紧相邻的两根车条,然后松的时候只松对面中间的一根车条。这样慢慢调整几次之后,车轱辘就被车条给拉直了。最后转动车轮,那一个改锥,放到钢圈边上当尺子,这轮转动的时候距离改锥尖距离差不多,既不蹭也不跑,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大家可能有要问了,这玩意这么简单,别人就不会吗?在70年代,会这玩意的人不多,那时候没有网络、没有广告、连电视和书籍都少,你就是想学也没地方学去,当时都是师傅带徒弟,传播技术的速度很慢也很有局限性。再有就是这些工具很贵,也很不好弄,各家买的自行车不用拆来拆去的,顶多是会补补内胎、上上油就成了,再高级点的能自己换换前中后三轴、拿拿龙就算是高手了,谁没事把车拆散架喽编车轮玩啊!

    洪涛第二天就跑到革委会给大姨夫单位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在电话里告诉大姨夫,让他去首钢的工厂里,找人帮他做几件工具,就是那些扳手、凿子之类的,这些都是小东西,随便找点材料就能弄完,至于型号什么的,找辆自行车一试不就清楚了嘛,都是标准件,8号螺母就是8号螺母,10号螺栓就是10号螺栓,全是通用的。

    “小涛啊,告诉姨夫你又要弄什么啊?”大姨夫和父亲完全不是一种人,他活得更实际,没那么多思想上的追求,只要全家吃饱吃好、穿暖就是他的目标。上次那个土暖气让他受益匪浅,挣了多少外块洪涛不清楚,反正他现在已经从小组长升成了段长,这里百分百有土暖气的功劳,所以对于洪涛的意见,他那还是很重视的。

    “姨夫,如果我有全新的自行车,不要自行车票,140块钱一辆,您想要不?”洪涛想了想,自己想指着父亲赚钱,那是把眼指望瞎了也没希望的,而自己必须得有个成年人的帮手,大姨夫也算比较合适,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不要票!你。。。哪儿弄的?!”大姨夫虽然及时刹住了车,洪涛也知道他打算说什么,肯定是怀疑自己去偷车了。

    “我这个小身子骨能搬得动自行车嘛!我这个车是有发票的,这方面您别担心,我就问您,140块钱一辆,您要不要?男车女车都一个价儿,28、26也都一个价儿!”洪涛干脆把话挑明了,免得让大姨夫担惊受怕。

    “啊!还不止一辆啊!要。。。我全要了!到底有几辆啊!真的不要票!?”大姨夫这时才听明白,自己这个外甥手里不是光有一辆自行车。

    “嗯,等您给我送工具来的时候我再和您单聊,我给您140一辆,您卖别人多少钱我就不管了,发票齐全,还能上牌子,您看怎么样?”洪涛再加了把柴火,让大姨夫脑袋再热一点。

    “要。。。小涛啊。。。都留给姨夫啊!我。。。我现在去首钢,晚上我把东西给你送家里去!”大姨夫就差放下电话直接跑了。

    “还有一个事情,不要和我爸说,您也知道他这个人,挣钱的东西他都嫌弃,让他知道了,我这个买卖就没法干了。”洪涛又叮嘱了一句。

    “嗨!你爸这个人啊,人是好人,就是死脑筋,晚上你在姥姥家等我,我去那儿找你,不让你爸听见,先这样,姨夫马上就去首钢,再晚早班就该下班了,我先走了啊,晚上见!”大姨夫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扭头就往运输段跑,他不能骑自行车去首钢,得弄辆公家的汽车去,虽然都是拉货的三轮汽车,但也比骑自行车省劲儿多了。

    “姥爷,您说我这个主意能成不?”洪涛吃完了晚饭,又偷偷跑到姥爷的屋里,把自己的计划和老头念叨了念叨,如果能获得老头的支持,那这件事儿就算是拿下了。

    “你干嘛给你大姨夫去卖?姥爷也能帮你卖啊!只要是正路子来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姥爷工厂里需要自行车的人一大堆。”老头倒是没在技术问题上细问,而是对洪涛这个销售方式比较纳闷。

    “大姨夫比您心眼多,而且他现在是个小头头了,我觉得比较保险。您是一家之主,不该冒这个险,等大姨夫那边把路子都趟平了,我再给您几辆车,您拿到单位去,给领导的亲戚一分,您在单位里以后也好处了不是。”洪涛这句话到是实话,他对老头的这个直来直去的脾气不太放心,他在单位应该也不怎受领导待见,万一让别人揪到小辫子就麻烦了,还是大姨夫会做人,给他去试水更保险。

    “其实你爸和我说过好多次了,老问我是不是觉得你有点聪明过头了,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没关系,我不向你爸,前怕狼后怕虎的,聪明就聪明了,难道越傻才越好吗?而且你比你爸心眼多,姥爷支持你去挣钱,不会和你爸说的,但是有一样,你不能耽误了学习,虽然姥爷嘴上说大学生不咋样,但是姥爷也希望家里有个大学生,你小舅舅肯定是不成了,我只能指望你了,明白不?”老头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心里啥都明白,他就是不说。

    “您放心吧,等我上学了,没学期必须是双百分,差一分我一个月不洗澡!我发誓!”洪涛算是发了毒誓了,全家人都知道,洪涛是个喜欢浪费水的孩子,除了冬天那几个月,剩下的时候没事儿就用凉水冲澡,不洗澡不能睡觉。

    “爸,您也在呢,我和小涛说点事儿。”这时大姨夫急匆匆的从门外进来了,当着老头还不好意思说和自己小外甥做生意的事情。

    “你也别墨迹了,小涛都和我说了,这个事我觉得能做,不偷不抢、不蒙人也不坑人,没啥不好意思的,我去遛个弯,你自己和小涛说吧。”姥爷一看大女婿有点紧张,知道自己在他还是放不开,趿拉着鞋,背着手出去消化食了。

    “工具都做好了,我让木工给你做了一个盒子,正好放里面,你看看做的都对不对。”大姨夫从外面提进一个小木箱,虽然工艺不是那么精细,但是挺着实,四角上居然还包着铁皮。

    “好嘛,用料倒是真足!这一个板子够2斤了吧!”洪涛打开箱子,里面摆着一堆大大小小的工具,上面砂轮打磨的痕迹还是新的,模样不是很好看,但用料很足,钢材的硬度也很好。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