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四十一章 商机
    “时间紧,没来得及细加工,你先凑合用着,我和他们车间主任说了,再给做一套精细点的,该抛光抛光,该烤蓝烤蓝,大概还得10天左右才能做好。”大姨夫就好像在自己单位里安排工作,看样子他和首钢工厂那边也是打得火热,都已经勾搭上车间主任了,他的水套肯定没少做,而且工厂那边也得到利益了,至少那个主任是沾着了。

    “成,您还得帮我一个忙,帮我去前门自行车商店里买零件,我可没钱啊,您先垫上,正品和次品零件都可以要,回来我试试看,能买一套就买一套,能买两套就买两套,别您一个人去买,多找几个同事去买,具体怎么说您看着办,反正发票拿回来就成,发票一张都不能缺,要不没法去上牌子。”洪涛之所以这么清楚流程,主要是上辈子自己听一个老骑友聊过他年轻时候的经历,他只要一聚会、喝酒,就会把这段拿出来说说,洪涛都快会背了。

    “如果凑不齐一套怎么办?”大姨夫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来。

    “全北京不止一个前门自行车商店啊,我只知道那里有一个,别处肯定还得有吧?”洪涛还真让大姨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他确实不知道这个年头到底有几个自行车商店,他只听那个骑友说过前门的。

    “嗨,我也是糊涂了,西直门就有一家,成了,我明白了。小涛,你确定能攒出来?”大姨夫一拍自己的脑门,觉得自己提的这个问题确实有点笨了。

    “我能拿咱自己家人开涮吗?我闲的啊!要不周日您来我们家,我正好要把我爸那辆车拆了重新装上,要不他不信我的。”洪涛觉得还是让大姨夫看看自己的能力为好,否则他老哆哆嗦嗦的。

    “你不是说不能让你爸知道吗?”大姨夫赶紧提醒洪涛。

    “我是说不能让我爸知道我攒车卖给您,我会攒车的手艺必须让他知道,我还要给我妈攒一辆呢,不过这个不用您帮我买,我让我爸自己买去,他经常只上半天课,闲着也是闲着。”洪涛纠正了一下大姨夫的理解。

    “成,那我周日再过来,今天我是偷着来的,没敢往你们家去呢,周日大姨夫给你带点好东西来,你保证没吃过。”大姨夫这回算是全弄明白了。

    周日早上,姥爷的小屋子里就成了洪涛的临时车间,父亲那辆28加重自行车被倒着放在了一张旧凉席上,姥爷坐在床上,父亲坐在唯一一张椅子上,大姨夫手里拿着一个活扳手,正在拆卸自行车的后轴呢,洪涛蹲在一边看着。屋子里这4个人是姥爷允许可以进来观看的人,其他人全都不许进来。

    父亲的自行车骑得挺狠,保养得也不好,很多地方都锈了,幸亏有大姨夫在,否则就得姥爷亲自上手了,洪涛那个小胳膊可拧不动那些螺丝。就算是这样,大姨夫也费了2个小时,才把这辆自行车拆成了零件状态,有的地方实在拧不动,就得刷上煤油泡一会儿才成,在这方面姥爷是行家。

    “我自己来,实在拿不动,您再帮我!”把所有零件都用煤油擦洗了一遍之后,大姨夫又打算帮着洪涛一起攒车,被洪涛拒绝了,这到不是洪涛小心眼,怕大姨夫把手艺学走,编车条的技术看靠看是看不会的,有时候一层窗户纸你不捅破,就能蒙人蒙一辈子。之所以不让大姨夫帮忙,洪涛就是打算看看自己能不能独立完成一辆车的组装全过程,毕竟以后组装的时候不可能每次都让一个大人在边上守着。

    “好啦。。。怎么样?没问题了吧!”组装的时间和拆卸的时间差不多,当一辆自行车重新装好之后,时间正好是12点,姥姥已经在门外问了两次什么时候开饭,都被姥爷给轰走了,此时老头已经不在床上安坐了,他也蹲到了洪涛边上,看着洪涛有条不紊的组装自行车。

    “你这是和谁学的?”父亲也从椅子上下来了,当洪涛舞动着两只小手熟练的把车条编好,把一堆破烂变成了一个完整的车轱辘时,他就已经凑了过来,和姥爷一起盯着洪涛的没一个动作。

    “看的,我去过几次北新桥的自行车店,看里面的叔叔就是这么弄的。”洪涛说出一个谁都没法查证的理由。

    “咱们都白活了啊!哦,爸,我不是说你。”大姨夫伸出手,在组装好自行车轱辘上一拉,车轱辘就轻快的转动了起来,没有丝毫杂音,只能听到飞轮里嗒嗒嗒的声音。

    “你就是说我也没事,还真是白活了,如果小涛现在跟我学徒,我说不定能教出一个8级工来。我带的那两个徒弟也算是脑瓜子不错的,但是和小涛一比,他们就成笨蛋了。炳瑞啊,你们老洪家祖坟上真的是冒青烟了啊!”姥爷看了看洪涛,又看了看这辆自行车,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这个小外孙了,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力。

    “这辆车还不能骑长路,螺丝我都没拧紧,车闸我也安不上,没那么大力气,姨夫,还是你帮着给紧紧吧。”洪涛把小手放到煤油里泡了泡,把上面的油腻洗掉,然后站起身扭了扭腰,蹲2个小时也挺累的。

    “这不是问题。。。不是问题。。。这点小活儿谁都能干,我明天就。。。就把我那辆车也拆了试试!”大姨夫脑子有点迟钝,差点把买零件的事情说出来,最终才想起洪涛的父亲在,赶紧改了口。

    “成啦,洗手去吧,他妈!开饭!”姥爷神经最大条,很快就从各种惊讶中恢复了过来,一拍大腿,冲着门口就喊了起来。

    “爸,大哥,我吃完饭就去前门,买零件去,小涛说要给她妈攒一辆自行车,本来我不信,现在不信也不成了,你们要不要也攒一辆?咱们一块去吧!”吃饭的时候,父亲终于算是缓过神来了,他并没意识到这是一个挣钱的机会,只是觉得终于可以解决自行车票的问题了。

    “炳瑞啊,这个事情最好别让外人知道,你想啊,谁家不缺自行车,你要让外人知道了,他们都来找小涛,那小涛整天就别干别的了,你给谁攒不给谁攒都不合适,到了得不到好,还得落埋怨。这件事儿就咱们四个人知道就成了,小涛不会去说,我也不说,广兴说了也没用,他住的远,你和小涛他妈一定注意啊!”姥爷脸上一点兴奋的意思都没有,小声的嘱咐着洪涛的父亲。

    “对,炳瑞,爸说的对,这件事要对外保密,最好家里人也别说,以免传出去得罪人。”大姨夫是举双手赞成这个建议。

    “您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上面去,这是个大问题,不能影响小涛的学习,您放心吧,我回去会和他妈说的,就说是您单位发的自行车票买的。”父亲对于姥爷的话表示很认同,当场也表态不外传。

    吃过了午饭,洪涛的父亲和大姨夫结伴去前门买零件去了,父亲骑上他那辆刚刚被儿子拆装过的自行车,还一个劲儿的夸车子轻快多了。

    “姥爷,您和胡同口那个刘爷爷熟吗?就是废品收购站的那个刘爷爷。”等父亲和大姨夫走了之后,洪涛又钻到姥爷的屋子里,开始他的下一步计划。

    “熟啊,咱家那个暖气片不就是从他手里买的吗?你又看上他那堆破烂了?”姥爷现在也不拿洪涛当小孩对待了。

    “嗯,前几天我看他的破烂堆里有一辆破自行车架子,我觉的如果能买回来,凑吧凑吧说不定就凑出一辆车来呢,那些零件就是看着旧,其实真坏了的没几个。要不您去问问他,他家需要不需要自行车,我也给他攒一辆,别告诉他是我攒的,就说是您单位同事攒的,不要票卖给他,您说怎么样?”洪涛早就看上了那个废品收购站里的废物堆,在他看来,里面有不少好东西,可惜自己一个小孩,没法老去那里面转悠。

    “卖给他们家自行车?呵呵呵。。。你是惦记上他院子里那堆废品了吧?你还别说,没有暖气片之前,我还真没注意那堆废品里面还能挑出好东西来,成,我去问他,他不买才怪呢,他那个二儿子明年就该结婚了,有辆不要票的自行车,算是给他们家解决大问题了。我和他说好喽,以后你看上啥了,直接自己和他说去,就按收购来的价格买,多一分也别给,咱家不占公家便宜,也不能吃亏!”姥爷都不用洪涛说,琢磨琢磨就知道洪涛要干啥,这个老头不像洪涛父亲那样老想为什么,只要他觉得没问题的事情,他就不反对,尤其是对洪涛。

    “嘿嘿嘿。。。这叫互利互惠,反正他收上来那堆东西都是要回炉的,废物利用也是节约。”洪涛挺高兴,还不忘给自己戴个高帽子。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