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四十三章 挥霍
    50块钱多吗?放在70年代中晚期,确实多!

    你如果拿着50块钱,可以从南城开始,沿着崇文门大街一直向北走,沿途的饭馆你挨个吃,一直吃到东单大街、东四大街、北新桥大街,最后到了北护城河,你也吃不完,拿着这50块钱,你几乎可以横扫北京城了,现在你兜里揣着5万块,敢说这个话吗?

    当时的散啤酒4毛钱一升,瓶啤酒5毛3一瓶,退瓶1毛5,肉饺子1块4一斤,素菜几毛钱一盘,荤菜2块钱一个,全聚德的烤鸭8块钱一只,东来顺的涮羊肉2块钱一大盘,莫斯科餐厅的奶茶3毛钱一杯,苹果配鸭肉3块多钱一份儿,就算是北京当时最牛x的北京饭店,如果能让中国人进去的地方,价格也高不到那里去。

    除了吃饭之外,你还可以体验一下当时的北京夜生活!虽然当时特殊时期刚刚结束,甚至还没结束,但是什么东西也影响不了少男少女们那不停分泌的荷尔蒙。没有夜场电影、没有夜店、没有快捷酒店,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或者她们往一起凑合。

    当时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最高档的地方就是西单食品商场的二楼了,这里就相当于后世里的哈根达斯冰激凌店和星巴克的合体。里面不光有3分、5分的普通冰棍儿,还有1毛2的大雪糕,1毛5的北冰洋汽水,1块5的奶油水果沙拉。

    奶油水果沙拉是装在一个高脚杯里的,吃这个玩意必须要坐在靠窗的位置,一点一点儿的慢慢吃,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才够本。你根本不是在吃水果,也不是在吃那些奶油和酸奶,你是在向窗外徘徊的那些女孩子们表明,哥们是有钱人!有什么想法的女孩子赶紧行动!

    任何时代里都有思想比较前卫的人存在,70年代也一样。从初中开始,就会有少男少女们不**分了。男孩子还好一点,顶多挂上一个不爱学习、调皮捣蛋的称号。女孩子就很麻烦了,你只要穿得略微紧身一点、冲男孩子的笑容稍微多一点、嘴唇上的口红擦得勤快一点,就会被当成思想有问题,如果你家庭出身再不好,长得再漂亮一些,那就直接算作风有问题了。

    作风问题在7、80年代是一个很严重指控,不管男女,沾上它这辈子就算完了。正经单位都是有政审的,人家回到你所居住的街道、革委会侧面了解你的过去和现在,还会直接询问你的街坊、邻居,最后才是家访。作风有问题的人,不管男女,你就别想找到好工作,街道小厂能要你就算不错了。

    可是不管社会风气如何严厉,还有是人以身试法,她们一般都是17、8到20多岁的女孩子,夏天会穿上一件的确良短袖衬衫,尽量瘦一点,下身会穿一条绿色的军裤,脚上是一双透明塑料凉鞋或者黑色系带的布鞋,而且还得穿一双短透明丝袜,含蓄一点的不回涂脂抹粉,豪放一些的会抹上口红,然后闪烁着一双不安分的眼睛,出没于西单食品店的门口、电影院附近、公园里。

    一旦碰上这样子的女孩,你如果没有什么过人的能力,最好别去搭茬,因为她们背后都有一个或者几个哥哥、弟弟的,不是亲的,是干的。你一旦沾上她们,花钱不花钱的单说,那时候的人胃口也不大,请吃个大雪糕就能和你聊半天,麻烦的她背后那些哥哥、弟弟们,很快就会找上你,说你碰了他们的婆子,要不你就认怂加破财,要不你就和他们打,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这个婆子就和谁走,不是单打独斗,是打群架!

    这种游戏在北京叫好几个叫法,有叫呲花儿的,还有叫剌蜜的,流传最广的叫法应该就是拍婆子。其实你就算打赢了,没占不到什么便宜。首先你不能把她带回家去,其次也没有旅店供你们鬼混,顶多也就是去电影院和公园里去腻糊腻糊,打野战需要很大的胆量,最保险的地方就找一个建筑工地,钻到那种2米多高的打水泥管子里去,就是蚊子太多了。

    天一擦黑工人纠察队就会出动,十好几个大老爷们,骑着自行车、拿着手电筒、戴着红袖箍,哪儿黑往那儿走,别说打野战,你就算正经谈恋爱,被他们抓住也得派出所里说清楚才会放人,否则就算是耍**,轻则拘留,重则判刑,当时还是有**罪这一条的,这条法律几乎涵盖了所有违法犯罪情节,够不上其它罪名的,把这条安到你脑袋上,保证特别合适。

    洪涛现在也算是个有钱人了,兜里揣着2块多钱呢,不潇洒一下很说不过去。而且西单这个地界,他上初中的时候才敢涉足,现在能够重温一遍当时的历史,不管危险不危险,一定是要去看看的。

    其实也没什么可危险的,当时社会上那些小**也好,坏孩子也好,和后世里的街头混混和黑社会有着很大的区别。他们并没有什么目的,既不是想挣钱、也不是想收保护费,完全是让荷尔蒙憋的,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显得蛋疼,所以才拉帮结伙去四处打架找事。

    这种人不欺负小孩子,也不欺负老年人,那样会被同伙看不起的,那些在初中学校门口等着截小孩儿钱的,都是混得比较次的边缘混子,北京话叫鼠霉,很是让人看不起,只能欺负欺负小孩。这种鼠霉玩意也不敢来西单二楼、莫斯科餐厅这种北京混子、顽主最多的地方晃荡,因为见到谁都会挨一脚、骂两句,根本混不下去。

    洪涛现在和金月,就坐在二楼的窗户边上,洪涛叼着一根大雪糕,金月跪在凳子上,脸都快扎到奶油水果的高脚杯里去了,虽然有勺子,可是她一样吃得满脸都是。洪涛本来是想带着小舅舅一起来过过嘴瘾的,不过想到这里的那些**顽主,他还是忍了,小舅舅的岁数已经到了可以挨揍的年龄,这些**顽主们打架没有理由,你看他一眼他就认为你是在挑衅他,你不看他他说你是看不起他,反正你怎么着,他都不满意,就是要打架!

    当然了,洪涛这个年纪不属于这个范畴,可以随便看,那些17、8的小伙子顶多会瞪你一眼,吓唬着你玩,你如果被吓哭了,他们更开心。

    可是不带小舅舅来吧,也有一样不好的地方,就是没法去买啤酒喝,售货员肯定不会卖啤酒给几岁的小屁孩,洪涛只能买一根冰棍,然后看着其它桌子上的人大口喝酒。

    “嘿,这是谁家的小孩啊!还挺阔气,来,往里边点儿,给姐姐让个地方!”洪涛正趴在窗户上,看外面电线杆子下卖弄站着的那个大闺女呢,她虽然长得有点黑,但是胸前很有料,把白衬衫撑的鼓鼓的。

    “啊!那边不是还有空桌子嘛!”听见有人和自己说话,洪涛恋恋不舍的把头转过来,两个打扮的很标准的婆子正拿着两根冰棍站在他后边。

    “嘿!你个小屁孩,口还挺正,谁带你们来的,你们家长呢?”其中一个短头发的婆子一伸手就把洪涛从凳子上抱了下来,然后把他放到了桌子另一头,远离了窗户,她自己坐到了那个位置上,另一个婆子倒是没去碰金月,挨着她的同伴坐了下来。

    “我说姐们,你们是混那边的?今天这里是不是有局啊!那边桌子是留给人留着的?”洪涛四处看了看,发现二楼上的桌子差不多都坐满了,基本都是年轻人,只有最靠里面的2张桌子没人坐。

    “小屁孩,你叫谁姐们呢?信不信我揍你啊!”短头发的婆子瞥了洪涛一眼,没回答洪涛的问题。

    “你们家大人呢?带孩子出来也不看着,快找你们家大人去。”另一个胖乎乎的婆子看来心眼还不错,特意提醒洪涛让他带着妹妹赶紧走。

    “我请你喝啤酒吧,我就算跟着你们来的,一会儿打起来了你们护着我和我妹妹点儿就成,怎么样?我就想看看热闹。”洪涛从她的话里听出来,今天这里肯定是有事,他更不能走了,好不容易看一次热闹,不过他得找个靠山,不担心自己,主要是怕伤着金月。

    “二英,你和小屁孩废什么话,让他们赶紧走,还喝啤酒呢,你毛长齐了吗?”短头发不停的向窗外张望,好像在等什么人。

    “毛肯定是没长齐呢,不过啤酒还是可以尝尝的,怎么样,成交不?一个啤酒两个凉菜,钱我出!”洪涛从兜里摸出一个五毛和一个两毛的纸票,冲着那个胖婆子摇晃了摇晃。

    “这可是你主动给我的啊!我可没骗你,雪姐“那你去买吧,小屁孩,还挺有钱的,这是你妹妹?”短头发也觉得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点了点头,对洪涛的态度也缓了下来。

    ,这俩小孩挺好玩的,来一升呗?”胖婆子一看洪涛手里的钱,眼珠子都瞪圆了,凡是胖子肯定喜欢吃,她忍不住这种**。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