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四十四章 送礼
    “嗯,我带她来过过嘴瘾,绝对不掺合你们的事情,看看就走,没问题吧?”洪涛习惯性的摸了摸兜,本来是想去掏烟的,摸空之后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到抽烟的年龄。

    “看就看呗,谁会管你们俩,这有什么好看的!”短头发接过胖婆子递过来的塑料升,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看了看洪涛。

    “嘿嘿。。。给我也来点,来一杯。。。。。。”洪涛赶紧自己抓了一个杯子,凑了过去。

    “你小子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刚几岁啊,就知道出来喝啤酒了,这是你亲妹妹?”短头发给洪涛倒了一杯,然后指了指金月又问了一次,看来她对洪涛和金月在容貌上的巨大反差很怀疑。

    “是我邻居,比我小点,来,祝二位越长越漂亮,碰一个!”洪涛也没编瞎话,他和金月的长相确实差距太大了,这种瞎话不好编。

    “艹!这么小就知道拍婆子了,你是我师傅!”短头发婆子骂了一句,和洪涛碰了碰杯子。

    “哎呀。。。不是太凉,要是再凉点就好了。。。”洪涛仰头喝了一大口,吧嗒吧嗒嘴,觉得味道很不错,至少不比后世的啤酒差,就是温度没有那么凉。

    “小涛哥,你喝什么呢?”金月一直在埋头对付她的奶油水果,用勺子一点一点的往嘴里放,看到洪涛在喝东西,立马又馋了。

    “这个你不能喝,等你长到我这么高了,就可以喝了!”洪涛把金月的脑袋又按了回去。

    这时楼梯上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一群穿着蓝绿军裤的小伙子从下面上来了,一边和楼上坐着的人打招呼,一边簇拥着一个人往里走,一直走到了那两张空着的桌子上,才坐在其中的一侧。其中有几个小伙子的手里都提着一件上衣,如果你要仔细看的话,他们拿上衣的方式很古怪,总是抓着衣服领子,让衣服自然垂下去。

    这时又有一群打扮得差不多的人走了上来,一样也是和楼上的人打着招呼,然后也走到最里面,坐在了那两张桌子的另一侧,和先前那伙人面对面,就好像进行商业谈判似的,他们的人里,也同样有几个提着上衣领子的。

    “姐们,他们不会在这里动手吧?!”洪涛很清楚那些衣服里是什么,从形状上看,是一个近一米长的细长东西,这东西肯定不是棍子,也不是刀,是一种很歹毒、很容易携带的武器,管叉!

    管叉这种器械,在北京的6、7、80年代里比较常见,它大概有大拇指粗细,从几十厘米到近一米的长度都有。它的制作方式很简单,只需要把一根钢管的一头打磨成斜面就可以,就像放大了的针头,这样就自然出现了一个尖。

    这个东西只有一种使用方式,就是扎,被它扎进了身体,血液会从管子里喷出,破坏了人体内部的压力,还会让空气进入身体内部。由于它是中空的,所以不会被人体的肌肉夹住,扎完人之后很容易就能抽出来。那些年代里,死在这种凶器下的人不少。

    以前北京有一种212吉普车,车的前脸上有一根旗杆,就是用钢管做的,尾部还逐渐变粗,形成螺旋状。这个东西就成了制作管叉的最好原料,粗细合适,钢口还凑合,而且尾部还有现成的握把。所以那时的212前脸上,总能看到旗杆被弄断的痕迹,就是90年代的奔驰车丢车标一个意思。

    “怎么着,你现在知道害怕了?看在你请我们和啤酒的份上,我就不吓唬你了,在这里不会打起来的,这不是正约地儿嘛,你有没有胆子?等他们商量好了地方,姐姐带你去看打架的去!”短头发的婆子打算要忽悠洪涛,一般这种小屁孩,一说到胆子问题,立马就成大英雄了,没胆子也得硬着头皮说有。

    “算了吧,我还是不看了,而且我也没钱了,就剩几个钢镚了。您二位慢慢喝着,我和我妹妹先回家了啊,等我毛长齐了再来找你们玩。”洪涛知道这两个婆子是算计他兜里那点钱呢,她们不能硬抢,只能骗。他索性把兜翻出来给她们看看,让她们死了这条心,然后从金月兜里掏出手绢,把她脸上那些奶油擦掉,拉着金月就下楼了。

    “哈哈哈哈哈哈,小屁孩还挺逗儿!等你毛长齐了,我都成老太太了。”短头发婆子让洪涛这个大人做派给逗乐了,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整个二楼都看她一个人了,她也不在意。

    “小涛哥,咱们明天还来吧,那个奶油比冰棍好吃多了。”金月看来是吃爽了,往汽车站走的时候,还在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那个二楼,生怕忘掉美食的味道。

    “我就快养不起了你了,回家之后不许和你爸说吃奶油的事情啊,也不许说我们来这里了,就说我带你去北新桥商场里玩了,听见没?”洪涛一听金月这个话,立刻感觉到任重道远,钱还是挣得太少了,今天自己都没舍得吃那个奶油水果,不是不想吃,是钱不够,兜里只有2块多钱。

    “我还留了一块水果,给你吃吧!”金月从自己的小兜里掏出一块菠萝,上面还沾着一些黏糊糊的奶油。

    “下次不许把吃的东西放到兜里,衣服都弄脏了,你吃了吧。”洪涛只能再拿出她的手绢,把她的手里兜里都擦干净,金月在他的影响下已经算同龄孩子里比较干净的了,但是这个碰见好吃的东西就往兜里藏的毛病还没改过来,都是给馋的。

    没过2天,大姨夫又偷偷跑到姥姥家,给洪涛送来了一堆零件,这回的零件更杂了,有飞鸽的、永久的、凤凰的、还有广州产五羊牌自行车的零件,看来大姨夫这2天是没少跑自行车商店,把人家老库底子都翻腾出来了,光是26和28车的内胎就是12条。

    “这些不是正品,每条便宜1块多钱呢,我全给收过来了,反正以后咱们也得用不是,另外啊,我和西直门自行车店管库房的搭上话了,他家就住高粱桥那里,我答应给他家安一个土暖气,他以后帮我盯着,只要库房里进新零件了,他就给我打电话。”大姨夫个洪涛解释了一下他为什么一次买回这么多内胎来,还在自己这两天的成绩向洪涛汇报了一下,在他眼里,洪涛已经不是小孩了,而是和他一起做生意的伙伴。

    “还是您本事大,明天早上您来提车,差不多能凑出3辆来吧,不过零件可就不是一个牌子的了,这样您那边没关系吧?要不我这边给您让10块钱,您出手也好出点。”洪涛大概数了数这些零件,个大姨夫报了一个数,其实他百分百确信大姨夫肯定有一个小账本,上面连一颗螺丝钉都记得很清楚。他真是生错了年代,如果晚出生20年,刚上下海经商的浪潮,绝对是一把好手,既能顾到面子,又能顾到里子,办起事来非常圆滑。

    “嗨,你还和我算那么清楚干嘛,姨夫不会从你这儿扣钱的,上次那个土暖气你就等于是白送给姨夫了,我心里清楚,我好歹也是个手艺人,知道轻重。而且是不是统一零件根本就不重要,现在等着买车的人都快天天去我们家里蹲点了,我都没敢在单位里声张,只卖给我们所长小舅子一辆,光是我们我认识那几个在毛纺厂上班的人就够咱们卖上一年的,他们厂子在清河,没有自行车光靠挤公用汽车,一个月迟到就得扣他们好几块钱,你放心吧,姨夫这边亏不了,而且保险着呢,不是知根知底的老实人,我根本不和他搭这个茬儿。”看来大姨夫早就想好了后路,照他这么说,还真没什么麻烦,而且销路不愁了,光是清河毛纺厂就得有几千职工,很多都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钱他们能凑上,但是自行车票肯定没地方找去,所以贵几块钱、牌子不牌子的对他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买到。

    看到大姨夫这么上道,能力和脑子都足够用的,洪涛也就放下心来。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大姨夫一家子5个孩子,他如果出了事,这一家人就完了,所以他肯定比自己考虑得多,如果没把握,肯定不会跟着自己这么一个小屁孩瞎闹的,一旦出事,自己顶多就是给家长找了点麻烦,连工读学校都没法送,年纪太小了。

    心里踏实了,洪涛也就不慎着了,开足了马力,除了吃晚饭那点时间之外,一刻也没敢浪费,在姥爷屋子里闷了好几个小时,在姥爷的帮助下,把3辆自行车全给攒了出来。然后自己留了一辆,剩下的两辆让大姨夫带着他家的老二和老三,也就是洪涛的两个表姐,第二天一大早就骑走了,兜里也就又多了100多块钱。

    照例,洪涛把10张10块的全压到了姥爷褥子下面,然后把几块钱零钱揣到自己兜里。自己留下的那辆车,是打算让姥爷卖给废品收购站刘站长的,零件钱和利润下次大姨夫来会算清楚,洪涛没打算在这辆车上赚刘站长的钱,毕竟以后还有要依赖他的地方,该舍的就得舍,不吃小亏赚不到大便宜。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