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四十五章 大洞
    其实如果洪涛的记忆力再好一点的话,他完全能不损失这辆自行车的利润而让那位刘站长照样感谢自己,可惜的是记忆力这个东西是不可控的,很多事情都是发生了之后,才会想起来,然后懊悔的拍着大腿说上一句:嗨,我怎么早没想起来啊!

    “嗨!亏了亏了!我怎么早没想起来啊!”洪涛这时正举着一把雨伞,站在胡同口,看着地面上那个巨大的洞口懊悔呢。

    今年夏天的雨水很大,老天像不要钱一样往下泼水,很多老房子的屋顶都开始漏水了,刘站长家里的房子也在其中。房管所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用油毡、苫布之类的东西,趁着晴天先给铺设到屋顶上,然后调来材料和人手,准备等雨季过后把这一片的老房子重新修缮修缮。

    刘站长一家去年也跟着洪涛的姥爷去地坛里弄了一批建筑材料,就堆在胡同口的空地上,但是他家人手少,就一个儿子还在家,大女儿早嫁出去了,劳力不够,所以小厨房一直都没盖起来。现在赶上房管所派人修缮老房子了,还拉了不少白灰和沙子过来,和他家的建筑材料堆在一起,这让他看到了希望,于是他找到了工程队的负责人,塞了一条大前门,请人家抽空帮他把小厨房也给搭起来。

    眼看雨季就要过去了,谁想到这天下午胡同口的空地上突然发生了状况。连日的大雨和空地上堆放的那些建筑材料,把地面给压塌了,一声闷响之后,空地上出现了一个直径接近10米的大坑,深到不是很深,但是刘站长家里那些建筑材料算是报销了。

    地面怎么会无缘无故塌下去呢?这个年代也没地铁,又不会有什么地下水抽取过多的情况,下面怎么会有空间呢?确实,如果放在别的城市里,这种情况可能不太严重,但是放在北京,这种事儿就不奇怪,因为北京二环以后的地下都是空的,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工挖掘的,名字叫做防空洞。

    备战备荒这个词儿可能很多生于80年代以后的人都没听说过,它大概从60年**始,就成为全中国的一个主要工作。具体在国家层面上怎么备,老百姓肯定不知道,唯一能亲眼看到的,就是挖防空洞,全国很多大城市都挖,但是北京挖得最厉害、最系统也最全面。

    到了70年代初,北京的防空洞达到了一个什么规模呢?总长度、总容纳人口数什么的具体数据咱肯定没地方搞去,但是可以用大白话说清楚,一句话就能说透:二环路以内,只要地面上有建筑的地方,地底下就有防空洞!

    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这些防空洞还不是孤立的,绝大部分都是连通的,地面什么样、有什么,地下就什么样有什么。这不是作者在这里瞎编呢,当年作者那个倒霉小舅舅曾经为了骗作者5分钱,不辞劳苦的要带着好奇心极重的作者去下面探险,结果4个人举着2个手电筒,走了4个多小时,手电筒都没电了,才找到了一个出口,钻出来一看,已经从姥姥家的大杂院下面,走到了北京火车站对面。

    幸亏那个院子里的人把防空洞当成了库房,当天正打开洞口搬东西呢,这样有了亮光,洪涛和小舅舅才找到了出口,否则饿死在下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这时北京城的地下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地下城,有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礼堂、有一间一间的小屋子、还有四通八达的通道和隔断门,有些地方还通了电,有照明设备。

    几乎是每个院子里、单位里、机关里、学校里都有防空洞的入口,有的就是一块石板盖着,有的讲究一些,还用砖什么的砌了一个建筑,弄一个可以活动的门,有些会锁上,有些就那么随意关着。

    当时的孩子也没什么游戏可以玩,于是防空洞就成了一个可以玩藏猫猫、探险的绝好场所,尤其被男孩子们喜爱。但是这个庞大的地下城内部通道太复杂了,有些地方还会塌方或者被水淹没,大部分地区也没有电力供应,光靠孩子们手里的手电筒或者用油毡做的小火把根本不管用。一旦迷路,就很危险,很可能会被困在地下,永远也出不来了。

    至于这种塌方,也不是头一次,经过长年的雨水侵泡,有些地方本来就已经不太结实了,正巧赶上堆放重物,不塌就不科学了。其实这个地方在洪涛上辈子里也塌过,当时是因为空地上停着一辆抽大粪的卡车,虽然原因改变了,但是结果却丝毫没变,历史这个玩意还真执拗。

    洪涛之所以后悔,是因为他记忆里有这次塌方,可惜他没想起来,如果能想起来的话,早些劝说刘站长家把那些建筑材料挪开,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人情啊,估计就用不上再搭上自己这辆自行车的利润了。可惜的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姥爷去探望探望,顺便把自行车的事情透露给他,这也算是雪中送炭了吧,当他们家都沉浸在材料尽毁的悲痛中时,自行车喜讯起到的效果应该更强烈一些。

    “胡哥啊,您就是我亲哥哥了,本来想给老二盖个小厨房,让他结婚之后也住得松快点,谁想到还赶上天灾**了!咱这一辈子没做过啥缺德事儿啊,怎么就轮到我脑袋上了呢!”刘站长听了洪涛姥爷的意思,拉着老头的手半天没撒开,小厨房虽然没了,但是突然冒出一辆自行车,对于他的二儿子来说,恐怕应该算是好消息了。

    “嗨,说那个玄乎的玩意都没用,早年间饿死的人那个是做缺德事儿了?该饿死还得饿死,这就是命啊,赶上就算倒霉,没赶上也不能在一边瞧笑话,你说是不。这个车啊,也不是我给你弄的,是小涛他妈妈单位里内部分的,估计也是处理品,你可别嫌弃。”洪涛的姥爷现在和洪涛学的也开始撒谎了,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

    “嘿呦,瞧您把我说的,我还挑什么牌子啊,有一辆就得求爷爷告奶奶了,你说现在的孩子也是,还非得要自行车、手表才结婚,咱们那会儿不就是买几块糖嘛!”刘店长赶紧又把姥爷的手拉了起来,玩命晃悠着,好像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真的不嫌弃。

    “话也不能这么说,时代变了嘛,别人家的孩子啥样,咱也得差不多喽,要不以后孩子埋怨咱们啊,您说是不!成了,你什么时候有功夫就去我那儿拿车吧,哦,对了,我这个小外孙没事喜欢捣鼓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你说我那儿给他找去啊,我看你那个收购站里零七碎八的玩意不少,以后能不能卖给我点,也省了我去四处给他受累去了。”姥爷也跟着刘店长发了两句牢骚,然后就拉着洪涛准备告辞,临走的时候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随口这么一提。

    “还买什么,看上什么就拿什么,那本来就是废品,又没个准数,上次那个暖气片是太多了,普通小东西还花什么钱啊!”刘店长这时才明白,自己这辆自行车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但是他没觉得自己吃亏,如果他知道能用废品换自行车,早就去找洪涛的姥爷了。

    “别,你那个是工作,咱不能占公家便宜,该多少钱就多少钱,一分都不能差,赶明儿我这个小外孙去了,你帮着照看照看,不听话你就直接揍他!”姥爷说得很大度。

    “您饶了我吧,到时候您还不和我玩命啊!胡哥您慢走啊,一会我就取钱去,晚上我上您家找您去啊!”刘店长赶紧摇着手,表示不敢揍洪涛,顺便把拿车的时间也给定了下来,对他来说,这才是正经事。

    到此为止,洪涛算是把自己的短期计划全都完成了,先是摆脱了托儿所的精神折磨,然后又能补充一下缺乏的蛋白质,还有了自己的小空间,再找到一个可以藏在背后赚钱的行当,最后把废品收购站也给拿下了,他觉得按照自己目前的能力,能做的基本已经都做了,至于以后到底会不会管用,能管多大用,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现在洪涛可算是一个大忙人,一天到晚都不闲着,除了上学校停课、给金月补习、教小姨裁剪之外,他还得隔三差五的跑到姥爷的小屋里折腾几个小时的自行车零件,一旦有了闲工夫,他就会跑到家后面的那个废品收购站里去和刘站长下棋,顺便踅摸踅摸收购站里有什么自己能用的东西,然后按照收购价买回家去,藏在自己小屋的床底下。

    那个年代的废品收购站都是国营的,每片居民区里都会设一个,一般就是一间临街的房子,房子里有一个大柜台,上面放着一架称,后院就是仓库,收来的废品都放在那里。你家里如果有什么废铜烂铁、破衣服破纸之类的东西,你就得自己送到收购站里去,然后过称按斤算钱。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