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四十六章 废物利用
    当时的废品回收站几乎什么都收,普通的废纸、废铁、废铜、废塑料、旧衣服、旧鞋、破瓶子废玻璃都要,另外像头发、电池、牙膏皮之类的也收。洪涛小时候就记得父母会把用完的牙膏筒卷成一小卷留着,等攒多了之后,就会和其它废品一起送到废品收购站里去换几个钢镚回来。当时的牙膏筒都是用铝皮做的,后世的牙膏筒都是塑料的。

    洪涛之所以非要混到废品收购站里来,主要不是冲着那些破铜烂铁,而是奔着那些废纸来的。他在后世里从电视上听过几个搞收藏的大家聊过他们当初刚玩收藏的时候,好多都是从废品收购站起步的,于是他也想试试。反正这玩意也没什么成本,没事搜罗搜罗,说不定能赶上那么一件半件的,放到以后不就发财了,这叫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要问洪涛懂不懂古董收藏的知识,他懂个屁,他连上周造的和西周造的瓷器都分不出来。不过这不是问题,这里也没瓷器可以买,主要都是废书废纸之类的东西,他只需要找那些看着像古代书画的玩意,即使找错了也无所谓,放到家里收着总会有可以分辨真假的机会,总比全变成纸浆强。

    除了这些书画之外,洪涛还瞄准了另一样东西,就是半导体零件。收购站里有时会有人拿着破旧的收音机来卖,外壳算废塑料,里面的电路板和元器件就算是杂物了,值不了几个钱。

    在洪涛眼里,这玩意很稀缺,虽然这些收音机都是坏的,有些都被砸烂了,但是里面的元器件大部分还是可以用的。洪涛不懂古董字画,但是对无线电还是有一些基础的,他上初中的时候比较喜欢无线电,还和父亲的一个教师朋友专门学过这东西。水平虽然很一般,但攒个来福再生式四管收音机还是没问题的,最成功的时候弄过一台6管三波段收音机,可以在夜里收到台湾的电台和米国之音的广播,还曾经用这个玩意**同班的女生和他晚上一起去后海边上偷听敌台。

    前面已经说过,这个年代的家用电器就是收音机和手电筒,其中听收音机是一家人唯一的娱乐项目。老人们用它听样板戏,父母用它听新闻,哥哥姐姐用它听评书,小朋友们用它听孙敬修爷爷的: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同自行车、缝纫机比起来,手表和收音机的货源还算是略微充足一些。因为前两样属于生活必须品,后面这两样没有也不会影响生活,顶多是枯燥一些罢了。不过也只是略微充足一些,还达不到谁想买谁买的程度,也是需要工业卷的。

    如果洪涛能自己攒收音机去卖,应该也是一个赚钱的买卖,利润率甚至比自行车还高,但是洪涛还真没有这个能力。最难的地方就是配件,这时候没有中关村,也没有平安里电子配件市场,普通的电容、电阻还买得到,像一些放大电路上用的三极管就很难买了,尤其是硅三极管,非常非常难找。

    三极管是晶体管收音机里的核心,后世里已经被大规模集成电路所代替,但是90年代以前的电器,不管是收音机还是电视机,都得靠它来整流、滤波、放大。当时中国的电子工业还不太发达,用的大多是锗三极管,这种管子漏电大、热稳定性也差、放大倍数小,用它做的电路噪声比较明显,总体上说没有硅管好用。

    但它也不是一无是处,它的低电压性能很好,用在低放电路上声音比较浑厚,一直到90年代,还有那种发烧友,特意去找锗管来做低放,硅管做中放和高放,专门要它那种特殊的电子声。不过这都是发烧友级别的耳朵才能听出来,普通人听什么管子做的放大电路发出的声音都是一样的,顶多是觉得硅管比较嘹亮。

    洪涛不会玩锗管,他学无线电那会儿已经是硅管的天下了,由于硅管的导通电压在0.65v,而锗管的导通电压在0.3v,所以一般会不把它们混用,因为你还得增加额外的稳压电路,很麻烦。

    可是洪涛现在没地方买那么合适的硅管去,只能在这些破旧收音机里找,而且自己动手diy这个玩意吧,动手程度越高,就越有意思,什么东西都靠买,拿回来一组装,根本就体现不出diy的精神来,也涨不了什么技术,学不到什么经验。

    除了玩之外,洪涛还想做一个性能好一点的收音机自己用,没事儿听听敌台什么的,不说那些政治性的宣传吧,至少还能听到一些外国歌曲,总比整天听样板戏舒服吧。

    为了这个目的,他还给自己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想玩无线电怎么也得有趁手的家伙,电烙铁肯定是离不开的,这个东西他已经在废铁堆里找到了几个,虽然都是坏的,但是凑一凑还是能凑出一个完整的来,再去买一个新的烙铁芯换上,就可以用了。

    焊锡、松香、小镊子很好找,父母的单位里都有这个玩意,随便拿一点回来就能用好久。尖嘴钳、钢锉、不太好弄,得去买新的,最麻烦的就是万用表,如果没有这个仪器,很多原件都无法检测出到底是好还是坏,制作完的电路也无法测试。这玩意洪涛自己做不了,既没那个技术,也没那个精确的测量仪器,所以只能去买了。

    北新桥商场的机电柜台就有卖的,洪涛看了好几次没舍得出手,一块上海第四仪表厂出产的mf30万用表要50多块钱,顶洪涛攒一辆自行车的钱了,更顶一个工人一个多月的工资。洪涛到不是掏不起这个钱,主要是拿回家去没法和父母交代,总不能说借来一块十成新的万用表吧,傻子都不信。

    新表不能卖,没有表又不成,那怎么办呢?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去买旧表。上哪儿去买呢?委托商店呗。就在北新桥商场南边,过了十字路口走上100米,马路东侧就有一个委托商店,里面卖什么的都有。为什么叫委托商店呢?这玩意有点像当铺,21世纪已经很少见了,但是在90年代以前,还有不少这种商店。

    委托商店,顾名思义,里面的货物都不是商店的,而是别人委托放在这里卖的。只要是有正规手续的东西,基本上什么都可以放到这里卖,大到成套的家具,小到一个耳环。那具体怎么委托售卖呢?大概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就是由商店出钱,先把你拿来的商品收购,然后你就别管人家再卖多少钱了。

    第二种就是由你和商店的工作人员共同对商品进行一个评估,最终定下一个价格来,然后放到商店里卖,卖出去了,你要交一定的费用给商店,卖不出去你们再重新商量新的售出价格。

    一般拿到这里卖的东西都是比较贵重或者量大的,否则卖了半天还不够手续费钱,没人和你捣这个乱。洪涛在北新桥商场的机电柜台前转了好几圈,最终还是没舍得掏钱,于是带着跟屁虫金月,推着那辆小竹车,晃晃悠悠的又跑到委托商店里碰运气了。

    为啥说是碰运气呢?因为这里经常有一些比较超值的货物出售,大概是某家人由于急用钱,不得不把家里的值钱东西拿来卖,还有就是不知道其实际价值,也拿出来卖了。但是这种情况不是天天有,来这里淘宝的也不是你一个人,所以能不能赶上,就得看命了。

    洪涛基本上隔几天就会来这里转一圈,原来是兜里没钱,瞎转,还真看到过几件好货色,比如说一块40年产的五根火柴头(劳力士)的男表,全钢表链,保养得还不错,只卖70块钱。由于洪涛岁数太小,兜里也没钱,自然不敢让售货员拿出来给他看,只能趴在玻璃柜台上瞅了瞅,结果不一会儿就被一个中年人买走了。

    这些日子他兜里子弹充足了,但是好东西却碰不到了,只看到了2件裘皮大衣不错,但是他不懂毛皮,不敢轻易下手。就算他懂也不敢买,买回去没法和父母交代,而且家里也没人能穿,你总不能让母亲穿着裘皮大衣、蹬着自行车去上班吧,这不成笑话了。再说这种东西也很难保管,怕潮湿、怕干燥、还怕生虫,没有特别大的房子,专门有衣帽间的,买了也是浪费,几年之后就成光板没毛、破皮烂袄一件了。

    “就在车里吃雪糕啊!哥哥进去买点东西就出来,不许乱动!”洪涛把小竹车停在委托商店的门口,把金月抱进去让她在里面坐着,然后找块小砖头,把车轱辘打上眼儿,才进入了委托商店里。

    今天里面的人不多,加上洪涛一共才有两个,另一个是个老头,提着一个皮子都快掉光了的黑书包,背着手正在一个柜台一个柜台的瞎踅摸呢,一看也是一个来淘宝的主儿。店里的两个售货员看到有人进来了,抬起一半眼皮瞟了洪涛一眼,然后又继续聊她们的天去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