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第五十一章 迎接新时代
    当着客人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或者作品,已经成了洪涛家里的保留节目。只要父亲来了新客人,必须来一次,母亲来了客人,也得来一次,为此洪涛平时没事儿的时候,特意背了点唐诗、宋词,再写了点硬笔书法、画点水粉画什么的,以便应付这种迎来送往的应酬。

    “大姨夫,你能不能和姥爷说一声,就说你们单位有一批旧砖、就木料,问问他是不是再给小舅舅盖上一间房啊?”洪涛出院之后,只在家里躺了2天,就迫不及待的投入了攒自行车的工作中,大姨夫在他住院这3个月的时间里一点没闲着,各种自行车零件攒了一大堆,如果洪涛再不出院,他的资金链就断了。

    “盖房?干嘛又盖房!小明才多大啊,就准备房子了?”大姨夫让洪涛说糊涂了。

    “不是专门给他盖,你那个旧砖、旧木料啥的就不能稍微多出一点来,结果浪费也是浪费,把房子盖大一点儿,我不就有地方放这些玩意了嘛,老堆在姥爷屋子里,这个味道不太好,也影响姥爷休息,您说呢?”洪涛把自己真正的意图说了出来。

    “也对,成,晚上我再来,把这个事儿定下来,顺便把小厨房也拆了,重新盖,连带着就多盖一间房,院子里的邻居们也说不出什么来,反正咱不占院子里面的地方,直接盖院墙外面去,你说怎么样?”大姨夫明白了洪涛的意思,这是要打着给他小舅盖房的幌子,给他自己找一个库房加操作间。

    “对,这个主意好,工钱和料钱您报得便宜点儿,一说就让我姥爷动心那种,不盖下次就找不到这种好事的那种,不够的从自行车钱里扣。”洪涛觉得大姨夫在这方面想得比自己还周到,连院子里邻居的反应都算计进来了。

    这时候的大杂院情况很复杂,一般一个院子里住上十多户很普通,有的院子大一些,有的院子小一些。不管大小,院子里的空间都是有限的,你多盖一间房子,肯定会影响院子里其它住户的利益,轻的就是影响观瞻、影响通风什么的,重一些还会影响院子里邻居的走动,甚至会影响人家的采光。

    这样就会产生矛盾,关系好点的还可以商量,万一平时两家关系就不怎么样,肯定就没商量了,一旦闹到革委会去,这个房子就不好盖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性,羡慕嫉妒恨是人的天性,在76年之前,大家都是住在国家分的房子里,谁也没想起来自己家多盖出一间来。但是现在有人开了这个头,肯定就会出现你家盖了两间,我家才该了一间,甚至一间都没盖上的问题。

    古人云:不患寡而患不均!

    一旦你家多了,我家少了,轻则是羡慕嫉妒,重了就是恨了。你一旦被周围的街坊邻居恨上了,那这个房子就很难盖起来,众口烁烁,革委会也要考虑大家的情绪。

    至于洪涛为什么非要着急盖房子,一是他真的需要一个比较保密的空间,二是他知道在后世里bj有这么一个政策,那就是在6、70年代中盖起来的房子,都属于防震棚,是国家允许自行加盖的,而且可以加进房管所的蓝图里。这样一来,等到拆迁的时候,就等于平白多了好几间房。

    后世的房价洪涛肯定清楚,现在看上去很不起眼的一两间小房子,加起来不过30多平米,到了拆迁的时候,就能换来至少一套2居室甚至三居室,或者十几万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拆迁款。所以趁着时间还来得及,洪涛打算把姥姥家和自己家所有能用的空地都用上,能盖多少就盖多少,等自己长大了之后,哪怕啥都不干,守着好几套拆迁房,也可以不愁吃不愁喝的提前进入小康生活了。

    1979年的春节和前两年过得完全不一样,老百姓饭桌上多了几斤花生瓜子杂拌糖,肉类副食也略有增加。就在洪涛住院的时候,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在bj签署了《中日和朋友好条约》,早在2月的时候,中日两国就签署了中日长期贸易协定,这就意味着中日两国进入了蜜月期。

    这次蜜月期一直持续了5、6年,期间大量的日本投资、贷款涌入了中国,当时日本国内有一个叫做“日本对华政府开发援助(即officialdevelop23swsistance,简称oda)的组织,它基本上承担了绝大部分日本对中国的低息、无息长期贷款,在79年之后的20年里,大概向中国发放了3万2千亿日元(约合300亿美元)。

    这些钱确实对中国的改革开放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在8、90年代里,你几乎找不到那一个大工程里没有日元贷款的影子,如果当时的中国是一艘体型巨大但锅炉还没有烧热起来的巨舰,那日元贷款就是这艘巨舰的助燃剂,它让锅炉迅速燃烧起来,给巨舰提供了足够的动力开始前进。

    不过有意思的是,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在20多年前还是一对仇人,猛然间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两国的民间和官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日本国内没有强烈的反对声音,中国国内也没有强烈的反对声音,大家好像突然间互相原谅了。

    当时日本《读卖新闻》撰文宣称:不要求中国人感谢,只希望中国人记得。而中国的官方媒体一般也就用中日友好之类的标题来回应,至于这些无息贷款是不是做为战争赔款来支付的,双方谁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而中国老百姓也不关心这个事情,买一两件日本电器成了那个年代里中国人最热衷的事情,你家里如果没一台日本电视机或者一台日本冰箱,那你家的日子肯定过得紧巴巴。

    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了21世纪还没有完全消除,生于90年代之后的年轻人,那一个没看过日本漫画?那一个没看过日本动画片?那一个没玩过日本游戏机?那一个没追过日本明星?当然了,还有一个更普遍的东西就是不管生在那个年代,那一个没看过日本的爱情动作片。

    不过这时的中国人心情就比较复杂了,尤其是年轻人,他们一边用着、买着,一边还得骂着,洪涛上辈子就没想明白,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你要说你要替祖辈报仇吧,你就该不用不买,然后才有资格骂;你要说自己想享受吧,那就该把嘴闭上,总不能一边吃着饭,还吃的挺香,然后还一边骂厨子吧。

    不管洪涛想得通还是想不通吧,在年底的时候,党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这次会议上,结束了在粉碎“四人帮”之后两年中,党的工作在徘徊中前进的局面,确定了“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指导方针,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国门要慢慢打开。

    对于普通中国老百姓而言,新的时代马上就要开始了;对于洪涛个人而言,属于他的时代马上也要开始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