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五十四章 班干部
    这一节是图画课,上课的是位中年女老师,也姓李,她认识洪涛,这也不奇怪,洪涛在这里旁听了2年,除了一部分高年级老师不认识他之外,大部分老师至少都见过或者听说过。李老师进来的时候,洪涛正撅着屁股在那儿擦椅子呢,老师也没搭理他,就当没看见,走上讲台,等着班长喊起立,然后全班同学大声喊出老师好,还得拉着长音儿,这时洪涛也擦完了,正好和同学们一起坐下。

    40多分钟之后,全班同学把自己画的太阳都交上去了,洪涛也把自己的大作交了上去,他用了10分钟时间画了一个苹果,还是被啃了一口的,然后就趴在桌子上进入了假寐状态。这也是一个坏学生必备的基本技能,不管上什么课,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你如果不能很快进入迷糊状态,那这一天是很难熬的。

    “大江!操场对面找我去!”下课铃刚刚打响,洪涛立马就从假寐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用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后门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张大江。

    洪涛这么玩命是去干嘛呢?他要去抢学校里唯一的一个乒乓球案子,那个案子在教学楼的对面,中间隔着一个操场,大概有6、70米的距离。说是乒乓球案子,其实就是一个防空洞的通风口,通风口上有一圈镂空的砖墙,上面盖了一块水泥板,正好是乒乓球球台的大小。水泥板中间码着一溜红砖,这就是球网。

    由于只有一个案子,就算双打的话,也顶多是4个人玩,全学校那么多班级,上千名学生,10分钟的时间,肯定是轮不过来,只能是谁抢到谁玩。一般来说,3层楼以上的班级不加入争夺乒乓球台的活动,他们还得下楼、上楼,就算抢到了,也玩不了几分钟,只有1楼和2楼的小学部才会来此争夺。

    想抢到乒乓球台,必须具备两个能力,一就是速度,按照常理来说谁先跑到就是谁的。二就是强悍程度,你抢到了还得守得住,如果换成张大江,你就是让他天天睡乒乓球台上,来了人也得把他赶开。

    洪涛就是具备这两个条件的不二人选,速度他肯定就没问题的,天天锻炼外加二年多的鲶鱼肉,让他比同龄人都高都壮。而且他的教室就在一楼,离楼门口也近,他出发的时间还快,老师的脚还没迈出教室呢,他的身影都快到楼门口了,当他坐在球台上喘气时,同样来争夺球台的其他班级、年级的小朋友刚跑到操场的一半儿。

    大部分小朋友远远看到球台上有人了,就都转向了操场左边的双杠、单杠、爬杆了,那玩意去慢了也玩不到。还有一少部分不死心的,打算靠综合实力过来再努力努力,跑近了之后,看清楚是洪涛,多一半也放弃了,他们大多认识或者知道洪涛是谁,尤其是他小舅舅是谁,不想挨揍,也知道自己抢不过。但总有不开眼的,最终还是会跑过来几个孩子,其中跑在第一个的居然是金月。

    “嗨!这地方有人占了!”洪涛干脆把腿也放到水泥板上,对着那几个跑过来的小孩发出了正式照会。

    “你就一个人,我们带你一起打!”那几个孩子年龄比洪涛大,应该都是小学部里高年级的学生,他们到也没打算强占,只是和洪涛商量要不要一起玩。

    “我们4个人呢,她已经来了,你看后面那个胖子,也是和我一起的,还有一个马上就来。”洪涛指了指金月,然后又指了指刚跑到操场的张大江,和他身后的小舅舅。小舅舅都从3楼跑下来了,张大江驮着一身肥肉还在操场上奋力前行呢,马上就要被小舅舅超越。

    “咱们玩比赛,每人三个球,谁输谁下去吧。”那几个小孩儿还不死心,又提出一个可以轮流过瘾的建议。

    “去去去,滚一边去!”这时小舅舅拿着几副球拍跑过来了,一把揪住一个小孩,直接就给扔到旁边的沙坑里,然后像轰苍蝇一样驱赶着剩下的孩子。那些孩子一看洪涛的小舅舅来了,立马没了脾气,10岁和16岁的孩子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这玩意就是想打也打不过,一扒拉就是一个跟头,只能三步一回头的走了。

    “哎呦。。。累死我了。。。你天天不用上课,在这儿都玩了2年了,还没玩够啊,打这个有意思吗?”小舅舅呼哧带喘的靠在台子上,他平时很少玩这个,并不是抢不到,而是没兴趣了,现在他的兴趣都挪到如何能引起班上女孩子的注意上,下了课恨不得粘在人家边上不动,要不是洪涛特意要求,他才不下来呢。

    不管小舅舅觉得如何没意思,已经跑下来了,总不能再跑上去,跟着一起玩吧。好在洪涛的乒乓球技术不错,能和他打到一起去,旁边就是金月和张大江在打,这两位打球的时间没有捡球的时间多,不过玩得也挺高兴,尤其是张大江,估计他在家里想了无数次上学第一天的悲惨境遇,也没想到2年前一个和他一起上托儿所的小孩子,居然让他过上了美好的一天,不光给他奶糖吃,还能带他一起玩乒乓球。

    看到周围那些小孩的羡慕表情,张大江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不是每个人都能玩上的。可惜的是,他只能过几分钟瘾,等上课铃一响,他还得玩命往回跑,到了教室里能喘半节课。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的数学课,当洪涛陪着张大江冲进教室的时候,全班同学们都在原地老老实实的坐着呢。他们都是第一天上学,大部分相互之间也不认识,就算有几个托儿所里的小伙伴,但是来到一个新的环境里,还是比较紧张拘束的,不可能像洪涛和金月那样,已经熟悉了学校的生活。

    班主任是个中年男老师,洪涛见过几次,但是不认识,他穿着中山装,头发梳得锃亮,估计发蜡没少抹,看上去不像是个老师,更像是个大干部,反正洪涛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好。

    他没有讲课,而是拿着花名册,让每个小朋友自己站起来,介绍一下自己,给全班同学都认识认识,然后开始指派班干部。金月成为了第一任班长、兼生活委员,洪涛被指认为学习委员、兼体育委员,一共5个班干部他俩占了4个,唯一一个由外人担任的就是纪律委员,被他指派给了一位上课时背着手像坐军姿一样的消瘦小女孩。

    洪涛很不高兴,不是因为官小了,而是官太大太多了,他记得自己曾经和白主任谈过这个问题,他不想当官,最好大家能把他忘了才好呢。在小学里当个班干部,除了评三好学生之外,屁用也没有,还得帮老师去得罪人,比如说生活委员每天放学要安排打扫教室卫生,体育委员上早操的时候还得站到班级前面去充当标兵,上体育课的时候得帮体育老师去拿教学用具,还得喊着号子让同学们排好队。

    至于权利,无非就是狐假虎威一下,用老师代言人的名头去吓唬同学:你不听我的!我就告诉老师去!这是当时班干部唯一能干的事情。

    洪涛长大以后,一直对中国的教育方式有着很大的意见。一个孩子,学校教给他的不应该只是知识,更重要的是教给他如何做人,教给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可是从选班干部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几乎每年新开学,都会进行一次班干部的改选。老师会先让同学们提名,然后由他最终决定,还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米主集中制。

    这等于是给小给孩子们灌输说假话和看风使舵的观念,因为同学们费了半天力气,选出来的班干部最终很可能被老师否定,当选的必须是老师心目中本来看好的人选,让同学们选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顺便看看大家的反应,看看那些是和老师一条心的,那些不是和老师一条心,以后就要留意。

    而那些选出来的班干部对于那些选了他的同学,就会态度很好,对于那些没选他或者反对他的同学,就会故意或者无意的进行报复打击。老师还经常鼓励孩子们互相揭发、互相告状,把孩子仅有的一点纯真和人格都给磨光了,慢慢的,孩子都养成了这种说假话和见风使舵的习惯,懂了权利的重要性,懂了如何耍手腕算计同学,懂了如何靠说谎和出卖朋友来获取老师的青睐。

    这等于是从上小学起,就培养了一帮厚黑学的苗子,他们的人生观一旦在这种环境中形成,一辈子都很难改变,然后再把这种习惯带到以后的工作生活中去,陪伴他们一生,最后把这种观念灌输给他们自己的孩子,一代传一代。

    其实老师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偷懒,为了好管理、好掌控。让一个班的学生们自己和自己斗,就不会出现大家都联合起来对付老师的情况,这也是中国几千年文明留下来的一个管理窍门,历代国君们都是这样和大臣们玩耍的,结果上行下效,学校的老师、单位的领导也都学会了这一招,大家就这么尽情的发挥起来。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