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五十六章 我不想带头(加更)
    不过攒自行车倒卖并不是一个长久的营生,随着国家对外打开了国门,很快就会有大批的工业产品出现,说不定哪天早上一醒来,大姨夫就得哭丧着脸来找自己说自行车卖不出去了。洪涛在春节的时候,就已经和大姨夫打好了招呼,不要再囤积自行车零件了,手里顶多存上两辆自行车配件就足够,最好能需要一辆买一辆的。

    按照大姨夫的性格,他肯定会听,而且洪涛还特意提醒了一下大姨夫,手里的钱先不要动,留着有大用。洪涛已经为大姨夫找到了一个新的发财途径,那就是做家具卖,这个念头并不是洪涛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有感而发。

    就在春节前,百货大楼里新到了一批新式家具,有电镀腿的折叠椅、折叠桌、带玻璃门的一头沉、一扇门全是大镜子的大衣柜。洪涛的母亲也想去买几把电镀腿折叠椅,结果他们一家三口早上8点多就到了百货大楼,差点没给挤成柿饼,最终一把椅子也没买到,全被抢购光了,靠洪涛他父亲那个小身子板,根本就靠近不了柜台前5米。

    洪涛这次算是见识到了老百姓对于新鲜事物的热情和那个吓人的购买力,柜台前面都是身强力壮的成年人,每人手里都举着一沓子10元大钞,根本就不说自己要啥,有啥就买啥,等人群散去之后,只剩下几个被挤坏了的柜台,还有一个漆面有划痕的大衣柜,最终也被后面的人给买走了。

    就是这个大衣柜,让洪涛想起了一个很适合在这个年代卖,而且投资小、见效快的买卖。洪涛的灵感来源于大衣柜上的玻璃镜子,这种大衣柜上的玻璃镜子与普通镜子不一样,上面有花纹,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用工具磨上去的,一看那个痕迹,就是手工加工的,这种玩意洪涛见过,而是亲手弄过。

    在后世里,洪涛认识一个hb的钓友,他家就在香河市,那里是bj周边最著名的家具集散中心。这位钓友家里也有一个家具厂,洪涛去东边钓鱼的时候,经常去他家里找他,也去过他家的那个家具厂。有时候闲的没事,两人还在厂子里喝几杯,对于好奇心时刻能都满槽的洪涛来说,别的玩意他都见过,唯独加工那种玻璃家具他没见过,于是还亲自上阵,用特殊的工具,在一块钢化玻璃上刻了一条鱼。

    对于自己的绘画手艺,洪涛还是挺有信心的,那条鱼画的挺传神,那位钓友专门把那块玻璃做成了一个茶几,就摆在他的办公室里,这也是洪涛在上辈子留下的唯一一件签了自己名字、还被别人收藏、有可能传世的作品。

    这里的重点并不是洪涛的绘画水平,而是那个玻璃茶几。

    洪涛清楚的记得,bj从80年代初中期起,就开始流行一种用玻璃做的家具,大多数都是茶几,因为当时很多人家里都有了沙发,必须配上一个茶几才好看。这种玻璃家具一直到后世还有,只不过更加复杂、更加美观。而这种玻璃茶几最开始的时候制作工艺很简单,就是一个木头架子配上一片玻璃,玻璃上还要刻上花纹,值钱就值钱在这片玻璃和那个花纹上。

    其实这种工艺很简单,磨刻玻璃的工具就是一个手电钻,但是钻头不是普通的钻头,而是牙科医院里专门磨牙的那种小砂轮,一直到了90年代,才有专门磨制玻璃的流水线出来。另外还有一个要素,就是玻璃,做这种家具的玻璃必须是钢化玻璃,一般的平板玻璃强度不够,怕烫、怕磕,而且不安全,一旦破碎,很容易划伤人。

    钢化玻璃在中国北方最早的生产厂家洪涛也知道,它就在秦皇岛,最早叫耀华玻璃厂,后来变成了耀华集团。它最早就是靠生产这种钢化玻璃壮大起来,接着又开始生产各种汽车挡风玻璃,最早能给进口汽车配上前风挡玻璃的也是这个工厂。

    但是光知道生产工艺、原料来源还不够,最主要的是国家允许你做,还要允许你卖才成。对于这个问题,洪涛是记不清到底那年能出这个政策,只能耐心等。他并不是想自己去从事这个裁缝店和家具厂,他打算入股,不管是用钱入股还是用技术入股,他打算当一个彻头彻尾的资本家,让大姨夫和小姨冲在前面开路,他躲在后面数钱。

    除了继续筹划自己以后的小生活之外,洪涛也没让班主任王老师多等,在第三天上学的时候就给老师出了一个大难题,他不写作业、也不交作业,然后还舔着脸去收其他同学的作业,因为他是学习委员,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在上课前把昨天的作业收上来,然后抱着一摞小本子,去教研室交给每科的任课老师。

    “洪涛,你的作业呢?”第二节课正好是班主任王老师的数学课,他已经大致批改完了全班孩子的作业,唯一没见到洪涛的作业本。

    “我没写。”洪涛规规矩矩的站了起来,回答了老师的问题。

    “唰!”听到洪涛这个字正腔圆的回答,全班小朋友都一起回过头来,看着这个理直气壮不写作业的学习委员。

    “。。。。。。我知道你都会了,可是你也得写作业啊,这是学校的纪律!”王老师差点让洪涛这三个字噎死,他立刻就意识到,麻烦来了。

    “写作业不就是为了让学生记住所学的东西嘛,我已经记住了,所以就不用写作业了,学校之所以定这个纪律,也是为了让学生能好好学习,并不是为了惩罚学生,您说是吧。”洪涛早就打好了主意,他就是来找麻烦的,只要学习委员这个名头还挂在他脑袋上,他就得捣乱到底,而且还不能触及品格道德上的红线,这样自己就没什么危险。

    “可你是学习委员,不应该带一个好头吗!”王老师还打算和洪涛讲讲道理。

    “那我就别当学习委员了,让别人带头吧,我跟在后面跑。”洪涛一点情也不领。

    “。。。。。。好了,咱们先上课,下课之后你到我办公室来!”王老师一看这个话是没法对下去了,班里还有几十个孩子眼巴巴的听着呢,只能先忍下来。

    “报告!”下课之后,洪涛麻利的来到了一年级的教研室外面。

    “进来。。。。。。哎呦,这不是洪涛嘛,听说你病啦,要不咱们去年就见面了,好了吗?”坐在门口的正是那位带着眼镜的刘老师,当初自己刚来学校旁听的时候,就是这个老师发现自己的字写得不同于同年龄小孩,他是一位语文老师。

    “刘老师好,我病好啦,谢谢您关心。”洪涛对这个老头感觉不错。

    “你来办公室干嘛来了?下节课可是我的,你不许在班上捣乱哦,要不刘老师也上你们家家访去!”刘老师负责一年级的语文课,看到洪涛之后,还和他开起玩笑。

    “我找王老师。。。。。。”洪涛指了指坐在里面的班主任。

    “哦,又犯错了吧?唉,你就不能老实几天,开学第一天你就被点名,真是不省心啊,去吧,去吧。”这时刘老师才反应过来。

    “你为什么不想当学习委员?你不能太自私啊,你学习好这是好事,如果你能帮助全班同学都进步,那不是更好吗?”王老师忍了一节课了,现在终于忍不住,开始教育洪涛如何做人。

    “我只能对我自己负责,我不能带领同学们进步,因为我和他们差距太大了,这就像是让大学老师来教小学生,肯定教不好,我的学习方法不适合他们,他们和我学不到正确的学习方法。而且您让我当学习委员之前也没征求过我的意见,我觉得我还是不当的好,免得把其它同学都带上歪路,您说呢?”洪涛回答得很干脆,就是不当,说什么都没用。

    “呵,你是不是以为你有一个大学老师的父亲,就可以目中无人了!”王老师让洪涛顶得怒火中烧。

    “这和我父亲无关,您要是觉得他教育方式不好,您可以亲自去和他提意见,或者您教育出一个比我好的来。”洪涛就烦说着说着就拐弯到父母那里,一听王老师又提起自己的家长,口气立刻就变得更生硬了。

    “你这是骄傲!你。。。你这是。。。你凭什么说别人不如你!”王老师也是被洪涛气懵了,居然和洪涛抬起了杠。

    “成绩呗,说的再好听、写再多的作业,最后要看什么?还不是考试成绩!您也不用着急,再等几个月不就期中考试了吗,到时候看成绩不就知道了。其实您如果不让我当学习课代表,我可以老老实实上课,考试考第一,您面子上也好看,我自己也舒服,这不是挺好嘛,干脆您就换个人吧!”洪涛不想把每个教他的老师都得罪光,又把口气缓了缓,用商量的语气和班主任探讨去职的问题。

    ps:加更又来啦!赚点推荐票、收藏、点击啥的。。。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