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五十八章 小姨很着急
    这玩意简直就是一本万利而且还没人竞争的好买卖,所以洪涛一天都不能耽误,就算是让父亲给自己请病假,也要跑到邮局里去不停的购进猴票,只要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是看到就买,有多少买多少,整版的要,单张的也要。可惜的是,bj的邮局虽然发行数量多,但是购买的人也多,而且他还来晚了,总不能拦着别人不让人家买,所以最终他只买到了3个整版,剩下大多是半版或者少半版的,只能拆成四方联,单张的也有不少。

    猴票虽然值钱,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最快也要放10年以上才能管用,洪涛并没有把它当成主业,只是搂草打兔子,顺手给自己弄一个养老钱,至于什么时候能用上,那就说不准了,这还得看自己以后的发展,万一自己没玩好,那后半辈子说不定就得靠这些猴票来养老了。

    随着春节的远去,洪涛又开始了每天上学、下学、攒自行车、逛委托商店的单调生活,现在学校里的老师对他分成了两派,大部分老师都视他为怪物、敌人、捣乱分子、规则破坏者和臭狗屎,既不想踩、也不想搭理、还时刻等着机会置他于死地;小部分老师并不觉得他品德上有什么亏欠,只是过于叛逆,但极其聪明,如果耐心教导,将来肯定有大出息。

    老师都分了派别了,下面的同学们自然也得跟着老师表态,结果和老师差不多,甚至更偏激。洪涛班上的绝大部分同学都不搭理洪涛,对他又怕又恨又好奇,这和老师与家长的叮嘱不无关系。

    只有金月和张大江坚决的站在了洪涛这一边,他们也是班级里唯一愿意和洪涛主动说话的2个人,另外还有住在洪涛家楼里和他姥姥家胡同里的2个小男孩,愿意在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和洪涛接触接触,估计他们家长对洪涛更了解一些,所以没完全听老师的嘱咐,没有对自己孩子下死命令。

    洪涛根本不怕这种孤立,他巴不得谁也别理他,最好能把他赶回家去,每次有考试来考一下就走才好。其实就算这些同学不孤立他,他也和他们玩不到一起,更聊不到一起,最主要的是他根本没打算委屈自己去迎合这些同学,他们在洪涛的眼里就是一群过客,认识与不认识根本无所谓。

    白主任一直都是洪涛的坚强后盾,不过她势单力孤,据说对于洪涛的问题都已经闹到了校长那里,好几位老师都亲自去找过校长,要求劝退这个学生,否则自己的班级就没法教了。但是白主任顶住了校长的压力,再加上洪涛确实也给力,门门功课都是满分。

    如果光是语文数学品德课考满分,在一年级的第一学期并不少见,但是连带音乐、美术、体育也都满分得不能再满了,校长对于这种学生也很难处理,总不能对学生家长说:你们家孩子学习太好了,干脆别上学了!于是校长部分采纳了白主任的意见,就是保持原状,观察观察再下结论。

    本来白主任还挺担心洪涛在学校里被孤立的问题,为此还特意和洪涛的父亲聊过,两人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总不能因为一个学生,让白主任和大多数老师作对吧。可是慢慢的大家都发现,这一招对洪涛丝毫不起作用,他上课该睡觉一分钟都不会少,作业除了图画课之外,一个字都不交。

    课间休息时他一秒钟都不会耽误,保证是第一个跑到乒乓球案子那里,只要他上学,这个案子就姓洪了,赶上他心情好,别人还能一起打几下,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和张大江两个人自己玩。

    因为这个乒乓球案子的问题,洪涛的小舅舅在这半学期里可算是上足了发条,就算人不下去,也会趴在三楼的窗户上看上几眼,确定自己这个外甥没被别人欺负之后,才会去度过自己的课间休息。一旦发现有人试图挑战洪涛,他立马就会带着他那一伙子小队员,像狼群一样扑上去和你死战到底。

    低年级的学生惹不起他们,高年级的学生又不会为了一个打乒乓球的问题和洪涛的小舅舅们玩这个命。而且洪涛小舅舅这一伙子人还特别有组织性,绝对不会一拥而上,总是三二个人一伙,分批分拨的和你打。这就让学校里的老师们不好处理了,就算是抓住了他们打架,刚处理完,结果这个人又和另外几个人打起来了,再往后又换了一波人。

    这样一来,这个和洪涛作对的人就算有理也是没理了,老师想偏心眼都不好偏,总不能说你和一两个人不对付,是别人的错儿,结果初三年级里好几个班里的同学都和你不对付,都是别人的错吧。

    其实这是洪涛给他小舅舅出的坏主意,这一招他上辈子在初中里就用过,这叫有组织的欺负人,只要你身边狐朋狗友够多、够团结,那老师就拿你一点招儿都没有,就算心里清楚是你在搞鬼,也只能装看不见,最多是劝那个被算计了的同学别在去招惹那些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儿。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洪涛这多半个学期过得还算满意,学校里的老师不愿意理他,学生不愿意惹他。为此付出的代价无非就是多给小舅舅一点钱,让他更多的去团结初三年级里那些和他臭味相投的同学,另外就是苦了自己的老爸,跟着自己一起背上一个坏名声,据说在开家长会的时候,老爸也和洪涛一样,直接被其它家长孤立了,除了金月的爸爸之外,张大江的家长都不敢或者不愿意理他。

    3月底的时候,洪涛的姥爷给家里抱回一台12寸的tj产长城牌黑白电视,这也是让洪涛给忽悠的,而且由洪涛暗中出资赞助。这倒不是洪涛打算摆摆阔气,而是因为洪涛家的邻居买了一台电视机,害得洪涛的老爸总是想去看看新闻,但是又不好意思去,于是洪涛干脆鼓动姥爷也去买一台,不就300多块钱嘛,从我存折上取!

    有了这台电视之后,洪涛的姥姥姥爷就陷入了痛并快乐着的矛盾生活中。快乐是因为姥姥家成了街坊邻居、大人小孩的首选地,不管是唱戏还是新闻或者老电影,总会在姥姥家屋子里坐上一大群人。这时姥爷是最得意的,端着他那个小茶壶,坐在正当中的椅子上,一边看戏,一边听邻居们的恭维。

    痛的是家里总是乱糟糟的,快成戏园子了,想要清静肯定是没有了,除非你别开电视,否则你说都是十几年、几十年的老街坊了,让谁看不让谁看啊?但是不开电视那买它干嘛啊?所以还得开。

    这一天电视里正在演一部罗马尼亚的电影,叫《爆炸》,洪涛从来没看过这部片子,更没听说过,所以也搬着小板凳凑到了姥爷的前面,这个位置只有他能坐,小舅过来都会被姥爷给踢开。电影讲的是一艘运化肥的货船在多瑙河上一座小码头边着火了,随时都可能爆炸,爆炸的威力会把小码头和旁边的小县城全给炸光,于是。。。。。。后面就没了,因为洪涛还没看完,小姨不知道什么什么溜到他旁边,悄悄的和他耳语里几句。

    “小涛,你和我说的那个事情我去革委会问清楚了,他们说现在已经可以申请,你说我去那里申请啊?”

    “申请什么?”洪涛很喜欢看老电影,此时剧情正进入**,英雄人物马上出现,他脑子一时半会儿没转过来。

    “你说的那个做衣服的商店啊!”小姨眼睛里原本闪亮亮的兴奋劲儿立马灰暗了下去,洪涛的回答让她感觉到自己可能又被这个可恨的外甥给骗了。

    “啊!走走走,咱们外面说去,大爷,借光,让我出去。”洪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小板凳上站起来,拉着小姨分开人群往屋外挤。

    “嘿,要救火啦,这大火烧的,带劲儿啊,你不看啦?”姥爷的小茶壶半天没顾上喝了,他颇有点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风范,看着小电视里着火的场面很是兴奋。

    “我尿尿去!”洪涛随意撒了个谎,和小姨一起跑到了院子里。

    “你问清楚了吗?谁告诉你能申请的?”洪涛拉着小姨躲到了煤棚里,这里是个墙角,不怕有人偷听。

    “革委会方奶奶告诉我的,她说现在知青返城的很多,好多人都没有工作,家里困难的可以申请自谋生路。”小姨把从革委会打听来的消息给洪涛复述了一下,革委会就是后世里的居委会,是最基层的政府部门,在后世里它的作用稍微有点降低,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革委会和派出所一样,都代表着政府,一般也是说一不二的。

    “你问她怎么申请了吗?”洪涛听了半天,明白是明白了,但是最关键的问题小姨没说,到底怎么申请,去那里申请?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