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五十九章 为情所伤(加更)
    ps:唉,有个词儿,叫运营。。。我就从最开始的不要脸学起吧,求票!!来点儿点击、推荐和收藏。。。

    “她。。。她说咱家不合格。。。”小姨磨蹭了半天,还是把实话说了出来,看来革委会拒绝了她,其实她已经很绝望了,只是把洪涛当成了救命稻草,估计她也没对这根稻草抱太大的希望。

    “哦,是去革委会申请是吧?这就好办,咱家必须合格,成了,你别管了,我帮你去弄,你就等着听信儿吧,对了,你这几天抽工夫儿把你会做的衣服图样都准备出来,要那种大家都喜欢的,明白了吗?”洪涛一听这件事儿归革委会管,立马就有信心了,革委会里都是一群家庭妇女在掌权,虽然说她们的政治觉悟比较高,但是眼皮子都高不到那里去,小恩小惠还是很管用的。

    “我都准备好了,你和我说了以后我就弄好了,攒了一大本呢!”小姨看来真是上心了,而且也是真喜欢这个行当。

    “那就好,别着急,这个事情急不来,等我消息吧,我还得和姥姥姥爷商量呢,先得让他们同意才成,是吧,走吧,看电视去。”洪涛把小姨给糊弄走了,自己却没回屋,他跑到小舅舅的屋子里,打算好好想一想,怎么来说服姥姥姥爷,然后再怎么去和革委会里的老太太大妈们打交道。

    “谁!”刚进屋,还没开灯,洪涛立刻就感觉到屋里的床上有人,吓得头发根都立了起来,抬脚就要往屋外跑。

    “别喊。。。别喊。。。是我。。。”床上的人坐了起来,是小舅舅。

    “你都多大了,还玩这个。。。。。。你让谁打了?”洪涛听到熟悉的声音,已经顶到嗓子眼的小心脏才算是落了回去,伸手把灯拉亮,关上门之后,一抬头,刚掉回肚子里的小心脏又提了起来,小舅舅已经变成熊猫了,左眼圈又黑又紫,鼻子也破了,正用一团卫生纸塞在鼻孔里堵着,绿上衣的前襟上还有斑斑的黑点,那是血迹。

    “你别管,别和姥爷说去啊,把灯关上!”小舅舅没回答洪涛的问题,又倒回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屋顶,不,应该是一只眼,因为左眼已经都肿了。

    “关什么灯,我把门插上了,你和我说说,你这是让谁给打了?虎蛋他们呢?”洪涛走过去按了按小舅舅的眼圈,疼得他不再看着天花板出神了。

    “和你说也没用,你不还得靠我给你去平事儿,你能干嘛?没虎蛋他们的事儿,今天就是我一个人,让那帮孙子给抓住了。”小舅舅把洪涛推开,免得自己的脸再遭骚扰。

    “那可不一定,你和我说了,我就能帮你,你不和我说,不光我帮不了你,姥爷还得揍你,反正说说也不掉肉,你说呢?”洪涛觉得小舅舅今天有点怪,以前他也不是没挨过揍,常在河边走,哪儿能不湿鞋!打架嘛,有占便宜就有吃亏,吃亏了再找回来就是了。如果按照小舅舅的脾气,此时应该正奔波于他那些狐朋狗友家之间,纠集人手准备去复仇呢,不可能自己待在小黑屋里装深沉。

    “。。。。。。你认识臭美妞吗?”小舅舅没回答洪涛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

    “臭大姐?!!你是因为她挨的揍?哈哈哈哈!”洪涛听到了这个名字,立马就反应过来了,怪不得小舅舅不去纠集兄弟去报仇呢,原来这不是打架,而是为情伤身了,小舅舅早恋了!!!

    “你再笑,我揍你!”小舅舅让洪涛给笑急了,处于恋爱中的少男智商会急速下降,脾气会急速上升,就像一个小炸药包。

    “嘿嘿嘿。。。我不笑了。。。不笑了。。。,你先和我说说吧,谁把你揍了,是臭大姐的家里人,还是别人?”洪涛没等小舅舅起身,跐溜一下就跑到自己的小屋门口,打算先避一避他的锋芒,这时候的男人不能惹,哪怕只是个小男人。

    “不是她家里人,是几个大院里的小子,我不认识。”小舅舅还是比较相信洪涛的,而且这个事情他也没地方诉苦去,要是让他那些狐朋狗友知道了,还得笑话他,这个时代的少男少女们对于早恋的问题都持着一种表面抗拒的态度,其实心里很羡慕,但偏要装出一副哥们不稀罕的样子,不光自己装不稀罕,对于别人有这个意图,也会大加嘲笑。

    “大院里?她家住在大院里?”洪涛认识那个臭大姐,她是初三年级的学生,和小舅舅不同班。

    之所以叫她臭大姐,并不是因为她长得难看,臭这个字眼儿,在北京话里代表气味只是一小部分意思,还有更多的含义,这得看当时的语境。比如说臭棋篓子、臭美、臭德性、臭显摆、臭**、抽拉车的、有俩臭钱儿、臭贫等等,里面的含义很复杂。

    臭大姐这个臭字,是因为她长得挺好看,而且打扮得也很漂亮,学校里的女孩子都叫她臭美妞,男孩子都叫她臭大姐,至于她姓啥叫啥,洪涛也不清楚,只知道她这个外号。

    “嗯,就护城河边那个大院,她说晚上大院里放电影,让我去找她看电影,结果就碰上那几个小子了,非要轰我走,结果就打起来了,我就一个人,他们4个人。”小舅舅把大概经过说了一遍,特意强调了一下对方人数,证明自己不是怂了,而是寡不敌众。

    “舅,是她主动请你去看电影的?你挨打的时候她在干嘛呢?”洪涛比他小舅舅有出息多了,初二的时候就知道和女同学一起去她家里偷看她哥哥的录像带,很清楚这种早恋里面的弯弯绕。

    像臭大姐这样的女孩子,不可能只有小舅舅一个人追,如果她住在大院里,那追的人就更多了。首先的确认臭大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如果她是伙同其他孩子一起给小舅舅挖坑,那关键问题就不在那几个打小舅舅的孩子身上,而是要从臭大姐这边下手才成。

    “她刚开始的时候和那几个孩子中的一个吵了起来,后来我们躲开了,他们又过来找事儿的,打架的时候她去喊大人了。”小舅舅把当时的场景又叙述了一遍。

    “哦,这就好办了,至少你不是被人耍了。。。。。。这件事不能急,现在要先处理你这个眼睛的问题,否则姥爷看到了还要骂你。你先把这件衣服换了,浑身弄干净,然后帮我弄自行车,等会儿就说踩倒车把了,把眼睛打了。以后别去大院里,到了那个地方咱不占便宜,你可以带着她去找我,然后我带她去找小姨,就说让小姨帮她改衣服,小姨那里有很多衣服的样子,等她和小姨熟了,就可以来咱家找小姨玩了,你不就能和她明目张胆的在一起了嘛!给你5块钱,你可以带她去外面看电影,如果她不好意思去,你就再拉上一个女孩陪着她,明白了吧?”洪涛很快就给小舅舅想好了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顺便还指导了他一下追女孩子的技巧,最后还得提供活动经费。

    “连这个你也懂?!!”小舅听到洪涛给他出的主意,颓废的精神立马消失了。

    “一门通门门通,让你好好学习你就不学,现在晚了吧!对了,你和她出去的时候,不要显得你特别有钱,该买的买,不该买的别买,东西不在多,在火候。。。。。。这个吧火候吧。。。你自己掌握,这玩意说不清楚,反正要记住,千万别让她把你当成了大头,明白这个意思吗?”洪涛拿出姥爷的架势,趁机打击了一下小舅舅,如果他能从此用功一点儿,说不定也是件好事。

    不过洪涛并不抱什么希望,即使小舅舅想学,环境也不给他这个机会了,他们班上就没几个正经学习的人。这不能怪他们这批孩子本质不好,他们刚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特殊时期,老师都被打倒了,孩子全放羊,根本就没养成学习的习惯,现在都到初中了,再想改很难。

    当天晚上,小舅舅在帮洪涛攒自行车的时候,不慎踩到了车把,结果被车把的另一头打到了眼睛上,负伤了。不过这次负伤是光荣的,是工伤,不仅没挨到姥爷的批评,还被奖励了2毛钱,并且准假一天,在家休息。第二天洪涛上学的时候,破例没有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去抢乒乓球案子,而是跑到了三楼,找到了臭大姐。

    “美女!我找你有点事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臭大姐当时正和2个女生趴在楼道的窗户边不知道在说什么呢,洪涛直接走了过去,腆着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

    “。。。。。。你找我!?”臭大姐转过身看到洪涛,很是吃惊,这个孩子她认识,不认识也不成,开学第一天就上主席台和教导处副主任抬杠的就这么一个,而且这一个学期以来,但凡乒乓球案子那边发生了打架事件,多半也是因为他,初三年级这帮坏小子都快成他的打手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