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六十一章 密谋
    “这孩子!眼睛还没好就出去乱跑,饭也不吃,小涛,你可别学他啊!以后玩去也得先吃饭,吃饱了才能长身体。”姥姥是没那个能力追出去问个究竟,等她老人家那个小脚挪到门口,小舅舅估计都出胡同了,她只能抓住洪涛来教育教育。

    “你问没问我的事儿啊!”小舅舅走了之后,小姨也过来吃饭,趁着姥姥去厨房的功夫,小姨又开始追问她自己的事情。

    “姨,别急,这不是小事儿,咱们先得把姥爷这关过去,然后才能说下一步。再说了,我明天就给你申请下来,你干得了吗?你还没毕业呢,怎么也得等6月份你把毕业考试拿下来吧?”洪涛心里也没底,只能先用话安慰小姨。

    “这不就还2个月了吗,我可不想毕业之后在家里待着。”小姨确实是着急,而且她对洪涛说的那种生活很向往,可以每天坐在屋里帮别人做做衣服就挣钱,在她看来是最美好的日子。

    其实她现在已经挣钱了,凡是洪涛给她接的活儿,洪涛都会厚着脸皮和人家要钱,只是要得不多,也就几毛钱,这是在培养小姨的意识,免得她到时候真干起来,连钱都不好意张嘴,那还干个屁买卖啊!干脆改成学雷锋活动站完了。

    至于小姨干个体的问题,洪涛自己说服不了姥爷,这件事儿必须有个伸头先提出了的人,这个人选洪涛倒是选好了,就是他那个大姨夫。他来提这个茬最合适不过,他是小姨的姐夫,又是姥爷的姑爷,说轻了说重了都是好意,姥爷也不会挑理。而且他的年纪、身份也符合要求,这个家里除了他,也找不出第二个合适的人来,至于自己那位老爸,他能不强烈反对就是好事,肯定是指望不上他的。

    “你要让你小姨去干个体!?开裁缝店!?。。。。。。这可不是小事儿,你觉得她能成吗?”隔了两天,大姨夫又来提自行车,现在他提自行车的频率也没以前那么高了,一周左右才来一到两次,看来他那边的转手生意也在走下坡路。

    “成是肯定成的,你没看咱们国家和小日本、美国鬼子都友好啦!小日本和美国鬼子是啥?那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啊!这都能友好,以后肯定就不会在打什么走资派、割资本主义尾巴了。这两年您不是也看到了嘛,进城来卖农产品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城里都有了。凡事要干就得赶在前面干,跟着别人屁股后面,永远都赚不到钱,只能是受累的命,而且咱不是偷着干啊,该办手续办手续,国家允许的,为啥不干呢?”洪涛和大姨夫说起做生意的事情就没那么费劲了,怎么想就可以怎么说,大姨夫一般都能听明白。

    “可是干上个体之后,看病就不会给报销了吧,这个煤火费、托儿费啥的找谁要去?以后老了怎么办啊?谁给发退休工资?”大姨夫想得倒是挺全面,就冲这一点,他也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凡事不能先往好了想,得先把坏的地方想明白,就知道这个事情能不能干了。

    “您现在工资多少?”洪涛没正面回答大姨夫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

    “57块多点。”大姨夫也爽快,直接报出一个数来。

    “就算60吧!一年就是720!顶咱们攒几辆自行车的钱?也就10辆吧?估计还到,如果国家允许咱们干,咱们可以到大马路边上租个房子专门干这个买卖,再雇上两个人,每天就攒自行车卖,您说一天能卖几辆?”洪涛开始给大姨夫算账。

    “这可就多了,我估计你攒多少,就卖出多少去,那还不排着队来买啊!”大姨夫让洪涛说得有点热血沸腾了。

    “就算一天30辆吧,我卖一天,顶您干3年的!我卖一年,顶您干一辈子的,您说我要是干上十年,能不能把退休金和看病钱都自己挣出来?钱在自己手里,比什么都强,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留给谁就留给谁!万一我没得病呢?这个看病钱不就是自己落下来了吗?再说了,这还只是一个店,您觉得我要是在东西城、宣武、崇文都开上一家店,我干一天是不是就快顶您一年的工资了?”洪涛接着给大姨夫算账。

    “按你这么说,那以后谁还上班啊?不都去干这个啦?”大姨夫虽然听的手都开始哆嗦了,但是脑子还清醒。

    “不能这么说啊,个人做买卖的解放前也有,有赚钱的也有赔钱的,这就得靠本事了,不是拿个人来就能干的,做衣服也是手艺不是,攒自行车也是手艺不是?要是谁都能攒,他们干嘛来买咱们攒的?而且我并不是让小姨一辈子都去干这个,咱可以试试啊!干上一年,成就接着干,不成就不干,再找单位上班去呗,小姨今年才18岁,耽误一两年那算事儿吗?不能说到了20岁单位就不要她了吧?”洪涛严厉的驳斥了大姨夫这种做生意简单的思想,另外又抛出一个做实验的理论。

    “就是不知道干个体会不会对你小姨有影响啊,万一要记到档案里,那不是把你小姨害了吗?”大姨夫前面的问题都听明白了,也没什么不同意见,但是他还有不放心的地方。

    “我也没说让小姨去当个体户啊!我是说让我姥姥去申请,手续上都写姥姥的名字,然后小姨去干,这样的话,档案上就不会有小姨的名字了吧?”洪涛都说渴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水喝,小舅舅这几天和丢了魂儿一样,吃饭都能忘了吃菜,更别说想着灌屋里的暖壶了。

    “嘿!让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个事儿也能干啊!反正我是挑不出什么毛病了,可是做买卖得要本钱啊,你姥爷那儿刚买的电视,还有那么多钱吗?我这是和你私下里说啊,你别和你姥姥说,我觉的老头就是有钱,也不会给你小姨掏,他还留着给你小舅舅娶媳妇呢!”大姨夫一直被姥爷的淫威所压制,这下终于找到一个发泄的渠道了。

    “我压根也没指望我姥爷掏钱,我这里给我小姨都存好了,多了不敢说,3000块我还拿的出来,我觉得足够了!”洪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张嘴就说出一个数字来。

    “三。。。三千块!那是够了。。。你姥爷没白疼你,你小姨命好啊!成,这事儿我去和你姥爷说,他就算把我打出去,我也得帮你这个忙,就冲你这份儿心意,你姥爷如果不答应,我就不认他这个老丈杆子!对了,这个钱你姥爷知道吗?”大姨夫听到洪涛报出来的这个数字,不光手还在哆嗦,嘴唇也开始哆嗦了,连眼圈都有点红,这回轮到他拍自己胸脯了。

    “我的钱都是我姥爷帮我存着的,您和他一说他就知道钱从哪儿来,我以前和他提起过我小姨的事情,只不过没明着说,也没具体说,这回您和我姥爷把我刚才的话说清楚,他应该不会反对的,我想不出这有什么坏处,唯一受影响的可能就是我姥姥。”洪涛把最后一个筹码也压了上去。

    “嗨!你姥姥还怕影响?她一个小脚老太太,她怕谁啊!大不了就是没工作,她本来就没工作,以后也不可能有工作!这就叫光脚不怕穿鞋的,你这主意出的是太对了,小姨是她亲闺女,她不应该疼疼?”这回轮到大姨夫来开导洪涛了,而且把刚才洪涛和他说的精神领悟得很到位。

    “成,那这件事就靠您了,我再给您出个主意,我三表姐岁数和我小姨差不多吧?她毕业之后好找工作吗?”洪涛又想起一件事儿来,他还得给大姨夫加把柴火。

    “你大铃姐?她和你小姨一年的,也是今年毕业。。。。。。你是说让大铃和你小姨一起干?”大姨夫只隔了2秒钟,就听出洪涛话里的意思。

    “如果大玲姐能找到工作,那当然还是去上班,如果找不到,不如和小姨干一段时间,挣钱先放一边,多学一门手艺是最主要的,钱不能挣一辈子,手艺能跟着一直到死,您说是不?”洪涛一看大姨夫的眼神,就知道他动心了。

    “找个屁工作,本来我和所长都打好招呼了,想让你三姐去我那儿,结果年初的时候,局里下了指示,今年要扩大招工指标,所有的指标都要给返城的知青,一个都不许留。”大姨夫一说起自己三女儿的事情,显得很无奈,看来他是没少给领导打点,可惜赶上一个特殊时期,领导估计也没辙。

    “您看吧,现在返城的知青还是少数,马上就得大批大批的回来,到时候哪个单位都得优先招他们进去,要不放在社会上还不乱喽?以后想找个好工作可就难啦!所以我说要干就得趁早干,等这些知青也都琢磨过味儿来,还有咱们的饭碗吗?”洪涛借着知青的话题,又发挥了一下。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