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六十二章 万事俱备
    “成了,你也别说服我了,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我先把车送回去,晚上再过来就和你姥爷说这个事情。”大姨夫这回算是下定决心了,他不为小姨考虑,也得为自己女儿考虑,必须全力以赴。

    “哦,对了,我本来有件事儿想问你的,让你这么一说差点给忘了。咱们攒自行车这个买卖,和你说的一样,恐怕干不长久了,现在商店里的自行车多了起来,好多单位过节的时候还给职工发了车票,我现在都是把这些车往郊区卖。你是不是再想想,还有什么咱能干的,你出主意就成,大姨夫出力气!”刚走到门边,大姨夫又折了回来,和洪涛说起自己的问题。

    “想是想好了,不过现在还有点早,这个买卖可比攒自行车、开裁缝店要大啊,您不问我,我也打算和您商量呢,您单位里有没有好木匠,会打家具的那种?”洪涛一看大姨夫问起来了,索性就和他先交个底,他本来想等小姨这件事弄完再说的。

    “有啊!好几个呢,手艺都不错,干嘛?你家要打家具?”大姨夫有让洪涛说愣了。

    “不打家具,我们以后要恐怕要卖家具了,您回去之后啊,找一两个关系好的木匠,和他们把关系再处得好一点,他们以后有用。另外您还得去秦皇岛跑一趟,帮我去问问玻璃的事情,只要那个玻璃一有货源,咱们就可以筹备着准备挣大钱了,你觉得您一年挣多少满意?”洪涛没和大姨夫说到底要做什么,只是露了一个大概意思。

    “挣多少满意?你先告诉我要干什么啊?木匠和玻璃不沾边啊!”大姨夫非但没听明白,反倒更迷糊了。

    “我们做这个卖,您看怎么样?”洪涛也不废话了,直接打开自己那个小屋的门锁,从里面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两张图画纸,一张上面是水彩画、一张上面是铅笔画的结构图,画的都是同一种东西,玻璃茶几。

    “这是茶几?”大姨夫一眼就认出了纸上画的东西是什么。

    “可是这个面儿是玻璃的?还带着花纹?”随后大姨夫又看出这个茶几和其它茶几有什么不同。

    “对,您觉得这个东西好卖吗?”洪涛问道。

    “看这个模样,我肯定是买它不买那些木头的,这放在家里多气派啊!可是这个玻璃使得住吗?万一碎了还不找咱来?这还是轻的,要是把人剌坏了,咱还得带人看病去,不值当啊!”洪涛很是佩服大姨夫这个眼光,不管什么事儿,他总能第一眼就看到根子上。

    “您放心吧,这个玻璃不是普通玻璃,叫钢化玻璃,倍儿结实,上面站个人都没事,而且还不怕烫,就算是碎了,也都变成一个一个的小球,只要不是故意的,一般伤不到人的。”洪涛大概给大姨夫介绍了一下钢化玻璃的常识,在这个年代里听说过钢化玻璃的除了专门搞这个研究的,应该没几个。

    “还有这种好东西?如果要是这么说的话,这个买卖可以做,可是你上面这些花纹怎么弄上去啊?一面大玻璃太素了,有花纹就显得好看,可是别用几天就掉喽,那不成骗人的了?”大姨夫把原料的问题搞清楚,脸上也露出了笑模样,不过他还有担心的。

    “这个您也不用操心,这个不是画上去的,是刻上去的,玻璃全碎了,花纹也没不了,至于怎么刻,现在不能说,到时候做的时候,我给您现场表演。”洪涛得意洋洋的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不管什么时候,能掌握别人不知道的东西,都是很开心的事情。

    大姨夫很上道,和攒自行车一样,只要知道这件事儿能不能干,自己大概是个什么角色,就不再追问洪涛的具体技术细节,推着自行车走了,洪涛也收拾收拾书包,等着自己的路队前来喊自己。至于小姨的事情到底成不成,就得看晚上大姨夫和姥爷之间聊得怎么样了,他到时候只能算是副攻,帮着一起敲敲边鼓啥的。

    吃过了晚饭,洪涛一头就钻进了姥爷的屋里,拿着他自己攒的那台收音机帮姥爷找京戏听,这台收音机虽然外观很丑陋,只有一个木头盒子,但是性能没的说,比姥姥家里那台电子管收音机强多了,不光收的台多,而且噪声小,还能装上电池提着走,姥爷现在去地坛公园里锻炼的时候,都提着它去,一路走一路的唱腔跟着。

    “爸,我和您说点事儿。”没过一会儿,大姨夫果然来了,进门之后看到洪涛也在,他干脆也不绕弯子了,直接就把早上洪涛和他说的那些话用他自己的语言组织了一下,全都倒給了老头。

    “这是小涛让你说的吧?他以前和我提起过,存折上的钱估计也是小涛给她小姨攒的吧?这个孩子仁义啊!你也别和我打马虎眼了,我还没老糊涂呢,玉梅虽然是个女孩子,早晚要嫁人,但我也不能不管她,总得给她攒点嫁妆啥的,以前你媳妇那会儿大家都困难,我有这个心也没那个力气,现在缓过点来了,那我就给玉梅折腾折腾,成,就按你们说的办吧,你姥姥那里我去说,明天让她带着户口本去找那个冯主任,只要国家说了允许,她给办也得办,不给办也得办,什么家庭困难不困难的,谁家不困难啊!我一个人养这一大家子,怎么就不困难了!敢不办我就上她们家吃饭去,我看她们家里困难不困难!”姥爷就是姥爷,不愧是一家之主,说话就带着霸气!

    “姥爷,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但是事儿不能这么办,您把主任逼急了,她现在给您办了,以后还得想着法儿的给咱捣乱。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咱不和她斗那个气儿,以后谁挣钱谁自己舒服,您说是不?我看吧,还是您出面,咱也给她家弄辆自行车,她爱自己要就自己要,爱给别人就给别人,咱就管不着了。这样一来,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以后见面办事也好张嘴,您看成不?”洪涛肯定了姥爷的魄力和正直,但是事情肯定不能这么办,还没开张你就把直接管理部门给得罪了,不管放到哪朝哪代,只要没出中国,你就永远得不到好儿,除非你爸是李刚!

    “爸,小涛说的对,这事儿不能斗气,您要是不好出面,我去也成,我还得叫她一声姨呢,去求她办事不丢人。”大姨夫也赶紧帮着和稀泥。

    “。。。。。。那广兴啊,你就出面去一趟吧,这个老娘们的事情,我也不想掺合。不过我有话要和你们说在前面,按说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管是外孙子也好、闺女也好、女婿也好,在我这儿都是一个样儿,我不会偏着谁向着谁。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一旦掺合到钱的问题,亲戚也得明算账,否则这个买卖长远不了。早年间这样儿的我见多了,前院老张家,解放前是开车行的,他们哥三个,把家分了结果又凑到一起干,结果呢?还不如把他老爹留下的车行卖了呢,哥三个都快打成热窑了,车行也没保住,最后三人谁都不理谁了,你说这个买卖能干吗?所以说,一家人在一起做买卖,钱上必须得分清楚了,亲情是亲情,钱是钱,不能往一起搅合,这样才能越来越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我。。。我。。。”大姨夫没想到老头还有这种见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和洪涛早上也没聊起过这方面的问题。

    “姥爷,您说得太对了,升米恩斗米仇,这是在论的,到什么时候都是这个理儿。我觉得吧,咱们可以按照股份入股,我的钱就算是借给小姨的,小姨给我写借条。股份分成4份儿,小姨占三份、大玲姐占三份、我占三份、您和我姥姥占一份。以后让我小姨管账、大玲姐管钱,一个月一结算,什么话也不用说,您看这样成不?”洪涛倒是早就想好了该如何经营这个家庭小买卖,可是他也没想到姥爷居然还有这种见识,看来不能小看任何老人,生活就是他们的学堂,经历就是他们的老师,虽然他们可能说不出什么名词儿,但是朴素的道理是一样的。

    “嗯,这样好,姥姥姥爷那一份就不用了,你们都好了,我和你姥姥看着就高兴,钱不钱顶个屁用,倒时候两条腿一蹬,还不是留给你们。”姥爷很高兴洪涛的这个方法,不过他不想现在就占儿女们的便宜,在他看来,自己老到动不了之前,是用不着孩子们管的。

    “这个得要,以后小姨和小舅都得结婚,找的姨夫和舅妈指不定啥成色呢,钱在您和我姥姥自己手里,说话都硬气,您说是不?”洪涛也不用和姥爷讲什么孝顺不孝顺的大道理了,老人理解的孝顺和自己理解的不一定就一样,干脆直说就完了,岁数小就占了这个便宜了,你说什么都没事,就算说错了,大人也不会怪你,心里更不会对你有意见。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