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六十三章 买凶
    这话要是放在大姨夫嘴里,肯定就没法说了,让姥爷一听,什么?合算等我儿子、女儿结婚的时候,你们都不想管了是不?那等我们老了肯定也是不管啊!这一份钱等于就是我们的养老钱啦!不成,还得说道说道。。。。。。

    “我这儿没意见,小涛这个主意挺好。”大姨夫一看姥爷把眼光看向他,也赶紧表态,其实他原本是想让大玲姐跟着小姨干干看,没想入什么股份,多少给个工资就成了,不过老丈杆子刚说完钱的问题,他也不能马上就提出反对意见啊,入股就入股吧,按说这也是好事儿,反正一个小裁缝铺也花不了几个钱。

    一家之主都拍板了,那洪涛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和革委会那边跑关系有大姨夫呢,具体的手续也得大姨夫带着姥姥去办,他这个小屁孩跟着也是白跟。而且洪涛也不着急这手续什么时候能办下来,这还是吃大锅饭的年代呢,你指望着像后世里一样,工商、税务、卫生、统计这些部门都一站化办公也不现实,估计挨个部门跑几圈下来,夏天过去之前能办好就不错了,搞不好拖你个半年十个月的也很正常。

    把小姨这件大事弄利落了,洪涛还有一件小事儿没解决,那就是小舅挨打的事儿。其实洪涛和小舅都没打算去报仇,不是不想,是能力有限,对方在大院里,你去人少了就是白送,去人多了肯定惊动大院里的保卫科,一旦闹大了,吃亏的还是自己这边。而且那几个孩子是谁洪涛也从臭大姐嘴里打听清楚了,人家在143中学里上高中,也不是省油的灯,不管在学校还是大院里,身边也有不少兄弟,真要是打起来,小舅这群初三学生还真不是对手。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前两天小舅又一头土的跑了回来,那几个孩子居然跑到小舅的学校门口去堵小舅了,要不是臭大姐给他提前告警,他又得挨一顿揍,就这样他也是从后门翻墙才跑回家的。

    既然对方不想放手,那洪涛也得为小舅舅树一树威风了,一旦小舅舅老被人堵在自己学校门口揍,那以后在学校里还怎么为自己撑腰啊!这个名声就臭了。

    于是洪涛找了一个星期天,拉着金月的手又晃荡晃荡的跑到了西单二层那个小吃店里。自从上次金月在这儿吃完那个奶油水果之后,她就念念不忘这一口了,只要洪涛在休息日里带她出去,问她的头一个选项必然是那里。洪涛倒也不太抵触,虽然这里都快成四九城的**窝了,但是他们是他们,自己是自己,根本不是一个层面,大家谁也碍不到谁。

    来的次数多了,洪涛发现十次得有七次要碰见那个短头发婆子,她好像把这里当成了据点。由于上次请过她喝啤酒,她再看到洪涛之后也不认生,有事没事的也和洪涛臭贫几句,洪涛也不小气,请她吃个雪糕、喝个啤酒啥的是经常的事儿,反正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这不,现在洪涛就用上她了。

    “美女,你在东城那边的学校熟不熟?”洪涛今天格外大方,见到她之后不光买了啤酒,还给她弄了两个荤菜,然后一人一个塑料杯子,开始对饮上了,金月依旧是她的奶油炒水果。

    “干嘛?我可没时间管你小屁孩的事儿啊!”短头发看来是没领洪涛的情。

    “时间肯定是有的,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会有的。”洪涛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如果她太热心来帮自己,自己更不踏实,这种人可以利用,但不能沾上,否则会很麻烦。

    “哈哈哈哈。。。。。。毛还没长齐的,就和老娘说乳沟,要不这样吧,你给我10块钱,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乳沟。”短头发差点把一口啤酒全喷到洪涛脸上,拍着桌子笑了一个够,然后凑到洪涛耳朵边上,悄悄的说了一句。

    “得了吧,你别教坏小孩子,金月,去你那边桌子上吃去。”洪涛看了一眼她的胸,还真别说,肯定是有沟,还不浅呢。

    “啧啧啧,说得好像你是什么好孩子一样,好孩子几岁就喝啤酒?好孩子几岁就带着一个小姑娘到处跑?好孩子谁来这个地方?还请我喝酒,说吧,你打算干吗,如果不麻烦,我就帮你一次,省得让别人说我韩雪骗一个小孩的吃喝。”短头发让洪涛这态度给激怒了,向她这样的人,虽然真没干什么好事,但却最怕别人看不起自己。

    “你叫韩雪?这个名字挺好听的,不过你人比名字更美。”洪涛还是头一次知道她叫啥,以前在一起聊过好多次,但是她都没说过,自己也没问。

    “得得得,你看见女的就夸人家是美女,看见男的就说人家是帅哥,不能每次都用这一套吧,你就不能换换词儿?”韩雪虽然嘴上说太俗了,但是怒气显然消退了不少,马屁这个玩意,有时候你就算明着说我要拍你马屁啦!对方听了之后也不会生气,比如说你是美女帅哥这句。

    “好吧,咱说正经事儿,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在东城吃得开吗?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我想找人帮我对付3个高一的学生,打一顿就可以,不用伤筋动骨,来个五眼青让他们老实几天就成。”洪涛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吧,把人名和学校告诉我,不过我可就帮你这一次啊!咱们没那么熟。”韩雪回答的倒是挺干脆,要不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呢。

    “别啊,我这可不是求你帮忙,你也不是给我白干,我出30块钱,每个人10块,3个人正好30,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就和你说的一样,咱俩根本不熟,走大街上我见到你也不会打招呼,你见到我也不会理。咱这个不算情分,算生意,我请你喝酒这个算情分,不算生意,怎么样,干不干?”洪涛没领韩雪的情,伸手从兜里掏出3张大团结,压在了装散啤酒的塑料杯子下面,推到了韩雪面前。

    “就打3个中学生?不用伤人?”韩雪眼睛就一直没离开那30块钱,想拿又怕烫。

    “没错,还不用去人家学校里打人,就在他们学校门口打就成,不过你得告诉我一个准确的时间,我要在远处看着他们挨揍,他们得罪我了,我得解解气。”洪涛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

    “切!就这么点事儿,也值得花30块钱?你们东城的人全死光了吧?哦,你是怕别人认出你来,才来找我这个不熟的人,是不是?”韩雪终于还是没忍住,伸手把杯子底下的30块钱拿起来,揣到了裤兜里。

    “是不是无所谓,告诉我个时间吧。”洪涛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你就不怕我拿着你的钱跑喽?到时候你去哪儿找我去?”韩雪眼珠一转,故意露出一个她认为比较邪恶的笑容。

    “跑就跑了,30块钱对我不算什么,大不了我再拿100块钱,找人再打你一顿,我就不信这里的人都和你一条心儿。”洪涛毫不客气的直接威胁起她来。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嘛!明天中午还是下午,你自己选!”韩雪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她本来想逗一逗这个小孩,可是小孩这番回答让她真有点害怕了。她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清楚,无非就是仗着有几分姿色,在几个小圈子里还算混得开,不过要说100块钱这个数目,估计想揍她一顿的人满街都是,此时她突然觉得有些失望,原本以为自己混得很不错了,没想到让一个小孩几句话就给吓住了。

    “下午吧,中午时间太紧了,明天去了不用管我到没到,我到了也不会现身,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干完了咱俩就算两清了。”洪涛和韩雪约好了时间,然后站起身来,拉着已经吃完奶油水果,而且已经把杯子舔干净了的金月,溜溜达达的下楼去了。

    “嗨,生子,过来,和姐喝一杯。”韩雪目送洪涛和金月两个小孩下了楼,还手拉着手一起过了马路,这才回过头来,冲着后面桌子上坐着的一个满脸横肉的小伙子喊了一声。

    “哎呦喂,雪姐,你今天是不是寂寞了,你别看生子长得五大三粗的,他还是个童子鸡,一点儿味道都没有,干脆我陪您得啦!”那一桌子上坐了5、6个差不多岁数的小伙子,基本都是一个打扮,绿上衣、蓝裤子、还有一顶绿军帽,听见韩雪的叫声,立马开始起哄了。

    “我就喜欢童子鸡,你管得着嘛!老娘乐意!”韩雪根本不在意这些人的**,还故意把胸挺了挺。

    “老八,我艹你大爷!我是不是童蛋籽你怎么知道的?你等着,一会儿我就干你去!雪姐,有啥事儿您就说,还这么客气干嘛。”那个叫生子的立马跑了过来,一边骂着他那一桌子损友,一边坐到了韩雪的对面。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