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六十五章 箭有点贵(加更)
    ps:居然爬到了新人新书榜的第一位,哪怕只待一天,也是极大的鼓舞,不废话了,加更!!!

    被洪涛连拉带拽的,臭大姐不得不一起来到了外观群众的圈子里,地上那三个还没起来呢,那6个人下手真够狠的,其中一个学生的脑袋上已经出了血,估计是让武装带的铁扣环抽破了头皮。另外两个虽然没见血,但是模样更惨,脸上已经有好几块淤青了,一张脸几乎没法看了,从他们撩起的衣服里看,后背上也都是大捋唇,紫红紫红的。

    这时从学校里跑出来几位老师,开始组织在场的学生们把地上的三个男生扶起来,那个头上出血的也被人抬上了三轮车,估计是送医院去了,剩下两个还没从刚才的疾风暴雨中缓过蒙来,木呆呆的回答着老师的问题。

    “唉。。。走吧,回家,看到了吧,以后别老出去打架去,咱不能没事儿找事儿,但是有事了也不能怕事儿,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揍,你说何苦呢?”最终,洪涛这30块钱的功效也没全发挥出来,地上那2个学生眼光都直了,一点焦距都没了,让老师和同学搀着走回了学校,既没看到小舅舅,更没看到臭大姐。无奈,洪涛只得趁机教育教育小舅舅,省得他没事老和那帮孩子跑到别的学校门口找事儿,估计他见识过什么叫打架之后,心里多少也会有点触动,至于听不听、改不改,那就不是洪涛能力范围之内能解决的问题了。

    “这是你找的人?你从哪儿找的?”小舅舅这个脑子算是白长了,还傻乎乎的问呢。

    “嗨,你别诬陷人啊!我上哪儿认识这种人去?就算我想认识人家,人家想搭理我吗?臭大姐,你说是不是?”洪涛当然不能承认了,别说当着臭大姐,就算只有小舅舅在场,他也不能承认。

    “。。。。。。”臭大姐低着头没说话,但是不说话的不一定就比说话的傻,洪涛知道臭大姐心里比小舅舅明白多了。

    回去的路上,臭大姐一直拉着小舅舅的衣服角,坚决不和洪涛走到一起去,而且也不敢在正眼看洪涛,只是老拿余光瞟上两眼,然后赶紧把眼光躲开。

    不管臭大姐心里怎么想,反正洪涛的目的算是基本达到了,第一就是给小舅报仇,让他在女朋友面前挽回面子,第二就是考验考验臭大姐,看看她在这件事儿里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另外也是变相给她提个醒,小舅舅虽然是个二百五,但是他外甥可不傻,以后想动什么歪心眼的时候有点顾忌;第三就警告那几个小子一下,让他们收敛收敛,别没事老去找小舅舅麻烦。

    “一箭三雕啊这是,就是尼玛这个箭稍微贵了一点儿,一支10块钱,都够吃一顿东来顺的了。”洪涛对于自己这次的安排还算满意,只是稍微有点心疼钱。

    另外他对那个韩雪的能力又高看了一眼,原本他以为韩雪就是一个女混混,靠着姿色和豁的出去和那个小顽主勾搭在一块儿,平时狐假虎威的,真到动真格的时候啥本事也没有。不过现在看来,她还是有点手腕的,不管人家是靠姿色也好,靠不要脸也罢,至少这件事办得很漂亮,这也是人家的一个本事。

    春暖花开,这是踏青的季节,同时也是北京各所中小学春游的季节。每到4月底5月初,北京城内的各个公园、博物馆、历史名胜古迹中,都会看到清一色的白汗衫、蓝裤子、白球鞋、红领巾们,排着队、拉着手、唱着歌,一波之后又一波。

    洪涛作为一名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自然也在这些队伍中,学校今年的春游地点是北海公园。原本洪涛是不打算去的,让父亲帮他请个病假也就混过去了,这个公园洪涛都快去吐了,上辈子就没少去,这辈子父亲又带着他去了几次,已经严重审美疲劳。不过在金月的再三要求下,他还是勉为其难的去了。

    春游对于这个时代的小孩来说,是件很大的大事儿,很多孩子一年当中能去公园的次数都很有限。有些是家里孩子多,父母照顾不过来;有些是家庭条件不好,想去也去不了;有些是父母双职工,一周休息一天还得干家务活儿,实在没时间带孩子去公园。对于他们来讲,能让孩子吃饱、穿暖、上学就已经算是尽职尽责了,至于什么精神层面的东西,暂时还不在他们的追求范畴之内。

    和后世里孩子们的春游相比,这时的孩子们应该算是太艰苦朴素了。当时有一个春游的个人基本装备,就是一个绿色的军用水壶,基本每人一个,斜跨在胸前,水壶耷拉在屁股后面,随着走动的节奏颠动。还有一个小书包,一般都是绿军挎,也是斜跨在胸前,和水壶的带子正好交叉,耷拉在屁股另一边。看上去就像老电影里的游击队员,一左一右挎着两把盒子炮。

    水壶装的不是可乐、也不是果汁,就是普通的白开水。书包里没有各种派、蛋糕、真空包装食品,只有馒头、咸菜、鸡蛋、面包,讲究点的还会有一小截香肠或者一个小苹果。兜里面也没有卡或者现金大票,能揣着3分钱就算不错了,渴了、热了买根冰棍啥的。自然也没有父母开着车把你送到公园门口,更不能打车,只能也必须先去学校集合,然后按照班级排着队,步行到二环路边,等候一辆辆的大公共汽车贴着xxx学校、xxx年级的纸条,来把大家接走。

    春游的前一天晚上,很多小孩都是睡不着觉的,翻来覆去的想明天快乐的旅程,洪涛上辈子也是这个没出息样儿,不过这辈子不会了,现在就是让他明天去联合国大厦,他该睡也得睡,一分钟都不耽误。

    洪涛也并不是全然不操心,他虽然不在乎什么春游,但是他明白这样一样游玩对于小孩意味着什么。玩高兴了,孩子们能津津乐道一个月,玩不高兴了,孩子们会郁闷好长时间。他自己的可以凑合,但是金月不成,为了保护她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洪涛在头一天下午,特意带着金月跑到了东风市场和百货大楼,在里面采购了一番。

    首选的春游食品,就是罐头,肉的、鱼的、水果的都有。其实洪涛不太愿意给自己和金月吃罐头,那玩意里面防腐剂大大的多,对身体没什么好处,尤其是对孩子。可是目前还买不到真空包装的食品,普通肉食又不好保存,没有各种保温、冷藏包包的存在,捂一上午会馊的。

    其次就是糖果了,这次洪涛也算大出血了,1毛5一块的长条泡泡糖就干了20块,大白兔奶糖、小人酥、高粱饴一样一斤,大苹果一人两个,水壶里也不能光灌白开水,洪涛已经想好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敲小卖部的门,灌上一壶桔子汽水带着。

    除了吃喝之外,洪涛还带着金月跑到了大栅栏里的内联升鞋店,给自己和金月一人来了一双千层底双鼻子云头靸鞋,自己是礼服呢面黑色的,金月是缎子面绿色的。金月对于颜色的认知很土鳖,就喜欢大红大绿的东西,她穿上这双鞋之后,洪涛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装裹(丧服),很是晦气,可是她觉得挺美。

    这种靸鞋适合长途步行,早年间拉洋车的爷们都是穿着它上路,只不过是在鞋面的两边各缝上一块皮子,以便让鞋子更坚固。它最大的好处就是吸汗,白球鞋看着好看但是穿时间长了脚难受,一天下脚都捂臭了。另外洪涛还给自己准备了一件秘密武器,一副玳瑁腿的老墨镜,镜片圆圆的那种,这是他从委托商店里买的,本来想给金月也买一副,她死活不要,说戴上像电影里的坏蛋。

    “坏蛋就坏蛋吧,你眼睛大是不用戴,我这个小眼睛,太阳一晃再一眯缝,干脆就没眼睛了!”洪涛不怕成为坏蛋,他朴素的认为一个长得帅的坏蛋也比一个长得丑的好人受人欢迎,如果让墨镜把自己眼睛档上,那自己就基本趋向于完美了,个头又高,身体匀称,板寸倍儿平,除了皮肤稍微黑点,找不出啥毛病来了。

    北海公园的游玩过程没啥可讲的,从后门进去,九龙壁、五龙亭、坐大渡船上琼岛、过了陡山桥、濠濮间、顺着东岸又回后门了。中午饭是在燕京八景之一的琼岛春阴旁边吃的,下面就是著名的仿膳饭庄,不过这时候它还是主要接待外宾和国家领导人,不对外接待散客。

    和在学校里一样,洪涛在春游过程中也是一摊臭狗屎和被孤立对象。上车的时候他和大江占了一个双排座,然后让金月坐在自己腿上,其他同学们只要有空地儿,就尽量离他远点,就像他有传染病一样。排队走路的时候他和大江走在最后面,从同学到老师都不搭理他俩。

    张大江经过洪涛这半年多的培训,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谁逮着谁欺负的主儿了,由于有了精神上的后盾,大江终于敢对别人说不,也敢对别人横眉立目了,唯一的缺陷就是还不敢主动攻击。不过洪涛相信,只要再让自己培训一两年,大江就会成为年级里的一霸,就他那个身子板儿,普通小孩一两个还真不在话下。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