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七十五章 优还得加
    ps:一大早,加更就来了!!!为了那几杯热乎乎的咖啡、第一个大护法、还有用手中的票票把咱推到了第一的书友们,必须早起晚睡!!!

    “那您和他熟吗?”

    “不熟,我只是知道他,他可不认识我,人家是旗人,从小就住大宅门里,后来虽然破败了,但是倒驴不倒架,咱们是小门小户的,玩不到一起去。比如你姥爷当宝贝这个蝈蝈葫芦,到了人家那儿,估计连拿都不拿,嫌寒蝉啊。”姥爷的答案让洪涛很失望,原来说这么半天,还是不认识啊。

    “那我弄蛐蛐罐去了。”洪涛一看没啥收获,自己拿着那一角城砖回到了小舅舅屋子里,拿起一把钢锉开始在城砖上蹭,下面用报纸接着。

    自打洪涛开始养蛐蛐开始,姥姥家里的厨具算是倒了霉了,第二天中午洪涛吃完了饭,就把姥姥的捣蒜锤翻了出来,把他挫好的城砖面子在放到捣蒜罐里,一通猛锤,力争做到更细更粉。下午放学之后,他又跑到二环路的地铁工地上,找了一兜子纯正的黄土,和一袋子熟石灰,继续在捣蒜罐里研磨,一直折腾到吃晚饭。

    这天正好吃饺子,小姨负责砸蒜汁,小姨也不知道那个捣蒜罐让洪涛给用过了,拿起来就用。结果吃饭的时候,一桌子人都吃出了一股子石灰味道,有怀疑醋坏了的,有怀疑香油有问题的,只有洪涛知道,那是捣蒜罐子没刷干净,但是他只能偷着乐,不能说,这玩意太惹众怒了。

    折腾了好几天,他终于按照那二爷教的方法,把5个蛐蛐罐儿都砸好了底儿,果然和那二爷说的一样,这个底上的土层,即使把罐子扣过来,用手拍都不带掉渣的,就好像是水泥抹的一样,又平又结实。

    可是这还不算完呢,砸好底儿的罐子还不能用,还得用茶水养,于是洪涛姥爷的茶叶又开始倒霉,每天洪涛上学之前都会在水壶里泡一壶茶,然后在书包里带上一个蛐蛐罐儿,一起拿到学校里去,别的同学听课,他用一根毛笔蘸着茶水往三合土上抹。这下他算是找到了一项娱乐,连着2礼拜都没上课睡觉,而是在课桌下面捣鼓他的蛐蛐罐子。

    在养蛐蛐罐的同时,他也没闲着,书包里除了书本之外,还带着钳子、铅丝和从废品收购站弄来的铜丝。刷完了三合土,就开始编蛐蛐罩,弄这玩意他比较拿手,上辈子他也编过不少蛐蛐罩,什么样儿的都有。

    除了做手工之外,洪涛又去几个委托商店里转了转,想找找还有没有卖蛐蛐罐的。他也想给自己凑一桌,既然要玩,那就玩得专业点儿,可惜的是,去了好几次都没碰到,至于那位那二爷,他也没见到,到不是他不在,而是不巧,几次去他都帮人家拉活儿去了。

    自从转到了五班,洪涛好像就在学校里消失了,课间的时候也不怎么去抢乒乓球案子了,现在大江的胆子已经没原来那么小了,至少敢去争取自己的基本利益,加上他的乒乓球技术与日俱增,不用洪涛帮他抢案子他也能玩得上。老师们好像也把洪涛这个怪异的学生给忘了,除了在上体育、音乐和美术课的时候,老师嘴里还会蹦出这个名字,平时在班里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洪涛的座位附近已经成了同学们的禁区,谁也不会到班级后面的墙角附近玩耍,就算追跑打闹的时候,大家也会故意避开这个角落。因为那里总是坐着或者趴着一个大个子同学,谁惹到了他之后,就会在下课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挨顿揍,大家明知道打人的都是他小舅舅年级里的学生,但是却抓不到他的把柄。

    本来班级里每周都会轮换一次座位,每一列同学按照从左到右的次序,整列整列的向右移动,但是洪涛自己却纹丝不动,一直守着教室左后方的角落。这里靠着窗户,可以让他上课时极目远眺,而且还靠着暖气片,能在冬天的时候提供足够的热量,在夏天的时候摸上去冰凉舒适。班主任也不去管他,爱坐那里就坐那里吧,最好能坐到楼道里去,老师才高兴,眼不见心不烦。

    在期末的时候,洪涛这个名字再次浮现在小学部所有任课一年级的老师眼前,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看,这个名字还是牢牢的趴在楼道里的光荣榜上,而且还是最上面那一行,全部6门课除了100分就是优,体育老师和美术老师更狠,他们觉得优还不足以表达他对洪涛的认可,于是在优字后面加了一个红色的加号。

    被洪涛牢牢压在身下的,就是金月了,她所有的科目也都是100分或者优,之所以不能和洪涛并列第一名,差就差在那两个加号上了。金月曾经问过洪涛,如何才能让老师也给她的优后面写上一个红色的加号,洪涛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答案,只能告诉小女孩,死了这条心吧!

    最高兴的就要属洪涛的父亲,自己儿子在学校里的表现充分证明了他上次大闹校长室的正确性,至于那些不喜欢洪涛的老师,他全部无视了,只能说他们是目光短浅之流。于是在家长会上,洪涛的父亲又给在座的家长和老师上了一堂课,着重讨论了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一说就是一堂课,等他说痛快了,家长会的时间也到了。

    “小涛啊,今年暑假爸爸带你去北戴河吧,看大海去,你还没见过大海吧?”回家的路上,父亲可能觉得光是给其它人上一堂课还不足以表达他的心情,又抛出另一个很大的奖励来奖励儿子给自己争气。

    “爸,今年我就不去了吧,明年再去,我小姨的裁缝店可能就要开张了,我这个当师傅的怎么能不在场呢。”洪涛知道父亲并没有忽悠他,上辈子的时候父亲就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带着他去了北戴河,不过不是父亲和他两个人,而是好几车人,那是父亲单位里组织的福利,年年都去。

    “哦,那也成。你小姨也是耽误了啊,原本她的学习还是不错的,可惜后来这么一折腾,就全荒废了。你可不能学你小姨和你小舅啊,如果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只能干个体户了!”洪涛的父亲对洪涛这个小姨和小舅都没什么好感,主要是怕他们把自己儿子给带坏了,所以一说到他们,立刻警觉了起来,这都成本能了。

    “您觉得个体户没出路吗?说不定过几年个体户会比您这个大学老师挣的还多呢?”洪涛虽然知道和父亲讨论这个话题根本没意义,但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

    “挣得多有什么用?你长大就知道了,没有知识,钱再多也会让人看不起的。你这个思想苗头很不对啊,我和你说。。。。。。”果然,父亲一听洪涛这个话,立马就进入了上课模式,打算深挖一下儿子的思想根源,及时把儿子的这种思想苗头扼杀在摇篮中。

    “停!我没这个苗头,我只是和您探讨一下这个学术问题,和我没关系,成了,您回家吧,我该去给姥姥家买黄酱了,今天中午吃炸酱面。”洪涛根本不给父亲上课的机会,一旦让父亲把自己给卷入了上课模式,他说起来就没完了,至少一个半小时不停,这正好是一节大课的时间。

    “嗨!我还没给你说完呢。。。。。。这孩子!别回家太晚!”父亲刚要开讲,忽然发现学生没了,一肚子的话窝在心口,很是难受。

    暑假是每个学生都盼望已久的日子,洪涛也不例外,不过让他稍微有点郁闷的就是父亲也是老师,他也放暑假,而且每天上午都坚持要抽出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来给儿子讲一讲课。洪涛现在也没心情在编瞎话骗自己父亲了,因为他宁可让父亲认为自己的是怪胎,也不想整天去听初中数学。

    于是洪涛又从父亲那里获得了2本书,一本叫微积分、一本叫解析几何,然后每天早上锻炼完,洗完澡,吃完早点,他和他父亲就一起荡漾在高等数学的海洋中,正好又给洪涛回了一次炉,上辈子他除了英语之外,就是高数最次,因为这种学问是需要徐徐渐进的,他高中就没学扎实,到了大学就更跟不上了。

    上午的时间被占据了一大半,吃完午饭之后,金月又来占据他下午的时间了,她不在自己家里好好写作业,非要成立什么学习小组,玩什么一帮一、一对红的桥段,不光她要来,还把张大江也拉了过来,一帮一的一,就是她自己,后面那个一就是张大江,不过能不能一对红,洪涛很是怀疑。

    怀疑归怀疑,洪涛也不能说不让他们俩个来,虽然自己从来不写作业,包括暑假作业,但是他们俩还得写,总不能打击小孩子的积极性吧。但是洪涛也不愿意让他们俩把自己下午的时间再占用一大半,于是他想了一个主意,就是让金月和张大江一起坐在自己那辆竹子婴儿车里,然后他推着他俩一起上街。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