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七十七章 摆擂台
    “这边的蛐蛐质量不成啊,明天晚上咱俩去地坛里抓吧?”洪涛不太满意,胡同里的蛐蛐身材明显比较瘦弱,抓了半天,只有一只勉强够6厘的。

    “我不去,让人抓住又要去拔草,你自己也别去啊,里面有纠察队。”小舅舅拒绝陪洪涛去公园里冒险。

    “3毛钱一晚上,去不去?”洪涛又祭出他的大杀器,钱!

    “。。。5毛!”小舅舅现在也会讨价还价了。

    “成交!回家!”虽然洪涛觉得5毛钱有点贵,但是除了小舅舅也没别人肯陪他大半夜的去地坛公园里抓蛐蛐,只能咬牙认头。

    洪涛没回自家去睡觉,而是先把那4只蛐蛐都送回了小舅舅屋里,放进了蛐蛐罐,还在饭板上放了点米饭粒,这才溜回自己家里睡觉。第二天一大早,洪涛又跑回来了,也不管小舅舅还起没起床,从小屋里把他那4个装着蛐蛐的罐子又搬了出来,按照那二爷所说的,开始换水、换米饭粒、换过笼。

    “小涛啊,你这个蛐蛐罐子不错啊,让爷爷看看。。。哎呦。。。这个蛐蛐小了点儿。”洪涛正在院子里折腾他这几只蛐蛐呢,姥姥隔壁的张爷爷从院外走了进来。他不玩虫,但是玩鸟,每天早上都提着两个大鸟笼子去公园里遛鸟。

    “我抓了半宿,也没抓到好的,您知道哪儿有好蛐蛐吗?”洪涛这次没反驳,自己这4只蛐蛐确实是不怎么样,只能勉强算是斗虫,估计也是业余水平的。

    “嘿,你这可问对了人了,抓蛐蛐得去昌平十三陵、西山八大处和云冈,可惜你太小了,自己去不了,赶明儿我和鸟市上买油葫芦的说一声,让他给你留意留意,有好蛐蛐给我留着,不过人家那个可都是要钱的,你姥爷能给你买吗?”张爷爷把鸟笼挂在屋檐下,然后把鸟笼外面蒙着的蓝布撩开,让鸟儿见见阳光。

    “没问题,我自己有钱,你琢磨着得多少钱一只?”洪涛二话不说,从自己裤兜里掏出一把零钱。

    “这得看蛐蛐的成色了,我琢磨着8厘的蛐蛐怎么也得块八毛钱的吧,少了不值得人家去费那里力气,他们抓油葫芦都用笼子和网,抓蛐蛐就得下手慢慢找了。”张爷爷看来也懂点玩虫的门道,其实像他和姥爷这种老京城人,多少都懂点花鸟鱼虫方面的知识,就算自己不玩,身边玩这个的也不少,听也能听个半懂。

    “要不明天早上我和您去鸟市吧,远吗?”洪涛一听这个价格,自己还能承受,心思也活泛了起来。

    “成啊,明天你早点起,5点半在胡同口等我,我带你去,不远,就地坛北门。”张爷爷知道洪涛不比其他小孩,在家里属于能做主的那种,所以也不避讳带着小孩出去乱跑。

    “得嘞,那明见了爷爷,我先拿出去试试!”洪涛有了新的蛐蛐来源,立马看不上自己这4只小蛐蛐了,把几个罐子往一起一摞,抱着就出了院儿,径直来到胡同口的大槐树下面,从后面的废品收购站里找来一块木板,用粉笔在上面写了一行字:斗蛐蛐,一局5分钱!然后把木板往树干边上一戳,自己跑去和收购站的刘爷爷下棋了。

    这个时代的孩子起得都早,想睡懒觉也睡不成,家里的大人都上班,上班之前肯定会把孩子弄起来。不到9点钟,好几条胡同里的孩子就都三三两两的出动了,然后就看到了洪涛杵在大树边上那块木板上的字。

    “洪涛!这是你写的?”很快就有孩子发现了洪涛身边那几个蛐蛐罐子。

    “对,我写的,有蛐蛐的回家拿去啊,谁赢了我就给5分钱!输了不用赔钱,一共就斗4局,先到先斗。”洪涛头也没抬,一边在棋盘上拱着自己的小卒子,一边大声喊着。

    “哦。。。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孩子们听完洪涛的话,立马哄叫一声做鸟兽散,胡同里立刻传来了一片塑料凉席拍打地面的声音,都跑着各自回家拿自己的蛐蛐去了,没蛐蛐的孩子只能在大树下等着看热闹。

    “我第一个来的。。。我先斗!你把5分钱先拿出来我看看,别输了不给!”住在胡同口的一个孩子家最近,来的最快,他和小舅舅同年级,但是对于洪涛的臭名声还是很谨慎,生怕被骗。

    “艹!我名声就那么臭?!”洪涛把棋子一扔,认输了,自己这个象棋水平还真玩不过这时候的人,他们没啥娱乐项目,没事儿就下象棋。

    “我先说好啊,不许喊,谁喊你找谁要钱去,好了,自己把蛐蛐放到这个盆里,哪边都可以。”洪涛把自己那个斗盆摆在地上,中间找了一片硬纸片充当闸门,然后指挥着那个孩子把他玻璃瓶子里的蛐蛐倒进了其中的半边,又从自己蛐蛐罐里拿起一个过笼,放到另一边,把过笼里的蛐蛐赶出来之后,再把过笼放回蛐蛐罐里。

    “嘿,你这个蛐蛐罐挺好啊,谁给你弄的?”周围的几个孩子看着洪涛的动作,都开始羡慕了,他们养的蛐蛐大多装在玻璃瓶子里,没有过笼之类的东西,平时斗蛐蛐就找一个搪瓷盆当斗盆。

    “我姥爷给我买的,别废话了,都闭嘴啊,准备开始了啊!天灵灵、地灵灵,红头将军快显灵!开!”洪涛维护了一下现场秩序,然后把斗盆中间的闸门抬了起来。

    斗盆里的两只蛐蛐个头差不多,洪涛这只还稍微壮点儿,它们进入斗盆之后,正晃悠着头上的两根触须熟悉新的环境呢,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杀气从另一端传来,本能的反应让它们不禁勃然大怒:这是谁敢入侵老子的地盘?活腻歪了吧!呀呀呀呀,拿命来!

    随着闸门的抬起,两只蛐蛐立刻就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开始往一起凑,当它们的触须互相碰触到了对方之后,不约而同的蜷起后腿,蹬住了地面,后背一使劲儿: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两只蛐蛐对着叫了起来,同时把两颗大牙张开,这是在向对方发出警告,大概意思就是:孙贼!你混哪儿的?出来混懂不懂规矩?你捞过界啦!麻利儿的给大爷滚回去,我要再在这片儿看见你,我就咬断你丫的大腿!

    当然了,两个暴脾气碰到一起,光靠骂那肯定是解决不了问题,听那二爷说,蛐蛐打架和人一样,分好多种方式。有的上来就咬,不叫也不开牙,这属于比较狠的那一类;还有的必须把面子功夫做足,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就别动手了,实在不成才冲上去搏斗;更有不讲规矩的,上来先装怂,不叫也不开牙,先慢慢靠近对方,等对方认为它怂了,它突然发动,上去就是一口,这属于走偏门的。

    按照斗蛐蛐的规矩,每只蛐蛐在斗之前还需要称重,一般6厘的就和6厘的斗,就和奥运会拳击比赛一样,分重量级的。

    因为蛐蛐这种东西天性好斗,两只公的凑到一起,不分出胜负绝不罢休,一般能不受伤就结束的很少,多少也得给咬伤,不是大腿丢了,就是肚子给咬坏了。即使不受伤,斗败的蛐蛐也会失去自信心,很久都不敢再去和别的蛐蛐争斗,就算以后又重新开牙了,战斗力也受影响。可是几个小孩子斗着玩,就没这么多讲究了,只要不是棺材板和老咪这种不好斗的蛐蛐种类,一般都是不分重量级的。

    很快两只蛐蛐就互相骂完了,一看对方都没有退却的意思,立马张着两颗大牙冲了上去,头对头的掐在了一起。原本听那二爷说,斗蛐蛐有什么夹、钩、闪、躲墩、抱、箍、咬、掐、滚等招式,但是洪涛看了看,斗盆里这两只蛐蛐就一个招式,牙咬着对方的牙,头对着头顶牛!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洪涛那只蛐蛐技高一筹,脑袋一扭,用大牙把对面的蛐蛐翻了一个滚,并趁机扑上去,一口就把那只蛐蛐的一支大腿咬了下来,然后也不再追杀了,而是站在原地,鼓动翅膀,六爪撑着盆底,高声鸣叫,估计是在说:傻比了吧!老子卸你一条腿是轻的,今儿大爷高兴,饶你不死,下次躲大爷的地盘远点!

    “唉。。。。。。”围城一圈的孩子们很是丧气,从这些叹气上就可以看出,洪涛在这片孩子中的名声有多臭,几乎人人都盼着他输。

    “该我啦!该我啦!”看到这个孩子输了,后面又有孩子举着自己的瓶子挤了进来。

    “别忙!别忙,等我换一只蛐蛐,你们总不能玩车轮战吧!”洪涛先止住那个孩子要把他自己的蛐蛐往斗盆里倒的动作,然后把过笼放进斗盆里,用草棍做的芡草把那只还在吹牛b的蛐蛐赶了进去,再把过笼放到原来的蛐蛐罐里。至于那只斗败的蛐蛐,直接倒到地上就成了,已经缺了一只大腿,毫无利用价值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