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七十九章 和白捡一样
    “你拿着我也看不出来,我先出去,你把这身衣服换上我看看。”洪涛跑进小姨屋里,看了一眼床上放着的那两条裤子和一件上衣,又退出去了。

    “好了,你进来吧!”隔了一会儿,洪涛刚把蛐蛐食做好,小姨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这次她只是在屋里喊,连门儿都没敢出。

    “嘿,小姨这个手艺不错啊,来来来,转个身我瞧瞧。。。嗯。。。这个屁股和大腿这里,还能再瘦一点儿,得绷出裤衩印儿来才够味。”洪涛进了小姨的屋子,眼前立马一亮,小姨已经换上了一条察蓝的喇叭腿裤子,腰身和大腿都是贴身裁剪,从膝盖往下开始猛的放开,就和一朵喇叭花儿一样。

    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句话一点儿都没错,本来长得很一般的小姨,穿上这条喇叭裤之后,立马显得那么亭亭玉立了。不过洪涛还觉得不太满意,主要是裤裆和大腿的地方还不够贴身,这种裤子必须得达到穿上去之后不能蹲下去的效果,如果你非要蹲,那就立马变成开裆裤。

    “去!往哪儿摸呢!再瘦?再瘦还能穿嘛?”小姨一把打开洪涛伸向她大腿的手,脸都红了,这时候的女孩子还是很保守的,和男同学拉拉手已经就是大逆不道了。

    “嗨,又不是让你穿,喜欢穿这个裤子的,没几个是去干活的,你就按我说的,把版型再改改,裤腿还得再大一点,照着一尺半以上来,裤长还得再长1寸,必须要把鞋全都盖住,还得秃噜在地上。”洪涛收回自己的咸猪手,他还真不是想占小姨的便宜。

    “反正我是不敢穿这个出去,这怎么见人啊!”小姨穿着这条裤子,就和光着身子一样,那么的不自在,都不敢把身体站直。

    “嗨,咱又不是自己穿,咱是卖,你站直了,我看看这个上衣。”洪涛往后退了退,上下打量起小姨穿的那件蝙蝠衫。

    “我都是按照你的纸样裁的,这个袖子是这样的吗?”小姨勉强鼓起勇气,把身体站直了,还把两只胳膊伸开,把那个蝙蝠的形状展示了出来。

    “嗯,是这样的,没错,不过这个料子有点硬,没有垂感,而且你这个上衣的长度给加了吧?不能这么长,你上衣长了,把屁股都盖住了,那瘦裤子的效果不就没了嘛,上衣得短,过腰就可以。”洪涛对小姨的手艺很满意,但是对小姨的观念还是不太满意,她把上衣的长度给增加了。

    “成了,我知道了,你出去把,我要换衣服了!”小姨已经忍无可忍了,虽然只有一个小外甥在场,她还是很别扭,听洪涛在哪儿一会儿屁股、一会儿大腿的说得无比流畅,羞得红着脸把洪涛往外推。

    “嘿!你这是过河拆桥啊,我还没说完呢!你那个裤腰有点高了,这裤子的裤腰不在腰上,要在胯上。。。。。。”洪涛还没说完,就被小姨给推了出来,完后屋门咔嚓一声锁上了。

    “唉。。。我还到忘了一件事儿了,光有衣服不成啊,没有模特展示这个效果肯定好不了!”洪涛此时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来,等裁缝店开张之后,小姨和表姐肯定没那个脸穿着这身衣服在门口晃悠,还得找一个胆子大,不怕别人指指点点的的女孩子来当这个模特,可是找谁呢?

    在这个年代,别说女模特了,男模特也没地方可找。模特这个词儿还是一个很贬义的贬义词,你要和街坊邻居说你是个模特,那还不如直接说自己是女**,省得别人再去费功夫联想了。这可不是一个小问题,这就是作风问题,一旦沾上作风这两个字,那你的工作、生活甚至结婚都要受很大影响。

    “小涛啊,你在厨房里嘀咕什么呢?哎呦,这是什么味儿啊?给谁熬中药呢这是?谁病了?”洪涛正背着手在厨房里思考模特的问题,大姨夫从院外走了进来,刚想进大屋,结果看到洪涛在厨房里待着,干脆也就进厨房了。

    “没人病,我给蛐蛐做饭呢。您手里拿的不会是营业执照吧?”洪涛随口回答了一声,然后突然看到大姨夫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硬纸卷,形状很熟悉。

    “嘿嘿嘿。。。就是营业执照,本来还想让你猜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大姨夫很是郁闷,他都准备了一路的说辞,结果一个都没用上。

    “小姨!快出来!你的执照下来啦!你不出来我可拿走了啊!”洪涛一把抢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营业执照,不过不是公司法人的,而是个体工商户。

    “来啦!来啦!你给我,不许拿走!”小姨应该是刚换完上衣,裤子还没来的及换,就从房门里冲了出来,一把就抢过洪涛手里的执照,仔细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上了。

    “玉梅,你这穿的是什么裤子啊?这也太难看了,裤腿都快成扫把了,这又是小涛教你的?”大姨夫第一眼就看到了小姨穿的那条喇叭腿裤子,然后皱着眉毛咧着嘴,忍了好几次,还是没忍住。

    “小涛说这是电视上流行的,《追铺》和《大西洋底来的人》里都这么穿,妈。。。咱的执照下来啦!”小姨现在也没功夫害臊了,一边喊着一边往大屋里跑,都说闺女是母亲的小棉袄,一点没说错,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拿给姥姥看。

    “姨夫,您办事还是很麻利的啊,有了这个东西,是不是就可以开业了?”洪涛不太清楚这个时代有关这种事情的规则,还得咨询一下大姨夫。

    “嗯,下午我再帮她跑一趟工商所,见见咱们这一片儿的管理员就算没事儿了。”大姨夫笑呵呵的回答着。

    “那就别用您去了,让小姨自己去吧,以后这些都是她的事情,总不能天天麻烦您吧,她和我表姐都得慢慢学着。”洪涛觉得小姨太老实了,没见过世面,应该出去锻炼锻炼。

    “我带她一起去认认门,主要是还得定管理费标准呢,你小姨去了,肯定不会弄,万一给咱定的高了,那不是每月白交钱了嘛,还得我去,我和他们都熟了。”大姨夫解释了一下自己亲自出面的理由。

    “哦,对,还有管理费呢,那是得您出面,一会儿吃完饭,咱先看看房子去吧,我还没进去过呢。”洪涛的兴趣也来了,毕竟这是家里的一件大事儿,他必须得事事躬亲,从头抓起。

    “得,吃完饭带着你姥姥,咱一起去!她才是真正的店主,执照上是你姥姥的名字啊,总不能连自己的店铺都不知道在哪儿吧,哈哈哈哈!”大姨夫挺高兴,不光是为小姨高兴,还为自己的三闺女高兴。

    在雍和宫大街东墙外,正门南侧,后世里是一个卖佛教用品的商店,而在80年代初,那里是一家街道办的工业美术厂,专门生产铜胎珐琅工艺品。一溜临街的平房,前面是操作间,后面是库房,上辈子洪涛没少上这儿来祸害,专门用竹竿弄一个铁丝钩子,从大铁门的门缝下面伸进废料堆里偷人家的废铜片。然后拿到废品收购站去卖,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废铁几分钱一斤,废铜分黄铜和红铜,珐琅厂里用的都是上好的红铜,3毛多一斤!

    不过这会儿洪涛已经看不上那块八毛的钱了,而且也不用来偷,现在街把角的这两间房子已经属于自家使用,开开后窗户就是珐琅厂的后院,废料堆就在眼皮子底下。

    这两间房子坐东面西,有一个单独的双开弹簧门木门和一扇大窗户,每间房子差不多有30平米,房顶也高,得有3米5,上面还吊着一个吊扇。

    “这一年最少得50万往上啊!”洪涛看了看这两间大屋子,不由得感慨起来,这个时代临街的房子还不值钱,给谁谁不愿意住,但是到了21世纪,随着雍和宫香火的兴旺,附近的临街铺面几乎都成了天价,全都是开与烧香拜佛有关物品店的,一间10平米的小门脸,一年就要你10多万租金。

    “什么50万?”大姨夫让洪涛的话给吓了一跳,50万这个数字在这个时代很少用来说钱,谁见过这么多钱啊!

    “哦,不是,我是说50方,50平方米。”洪涛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赶紧找补。

    “不止。。。最少60平米,这个错不了!”大姨夫就是一个瓦匠,他不用尺子量,只要在屋里来回走上一圈,大概面积就在肚子里了,误差很小。

    “您这个房子和办事处签合同了没?签了几年?”洪涛忽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来。

    “签什么合同?”大姨夫愣了。

    “房屋租赁合同啊,万一哪天办事处不租给咱了,把房子收回去咋办啊!”洪涛眼珠子都快瞪圆了。

    “收回去?干嘛用收回去?那个周主任已经和我保证了,随便用,水电都不要钱!”大姨夫还是没听懂洪涛的意思,他就算再有商业头脑,但是处于这个闭塞的时代里,他脑子里还没半点合同的概念。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