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八十一章 装修和推广
    回家的路上,小姨的两只眼已经睁不开了,是笑的,用姥姥的话说,是喝了老鸹尿了。老年间有这么一个说法,说是谁喝了乌鸦尿,就会一直笑不停,为此洪涛一直到了初中,看到树上有乌鸦都躲着走。后来才知道,禽类根本不会尿尿,这个恶当上的,上了十好几年!

    和小姨不一样的是,洪涛虽然脸上也陪着笑,但是心里却笑不出来。原本一个裁缝店他还能张罗的过来,现在又多了一个理发店,光靠自己和大姨夫两个人,真是有点抓瞎了。刚才自己就顾上嘴痛快了,光捡好听的说了一大堆,把大姨夫忽悠瘸了,自己也得跟着倒霉。

    开店放到那个时代,也不是一件小事儿,从装修开始,后面就有一屁股事情等着你干,那个还都不能耽误,耽误了就等于眼看着小钱钱从兜里玩外跑,睡觉你都睡不踏实。现在唯一让洪涛欣慰的就是这两间门面房基本等于没房租,多拖几天还不用心疼,这要是像上辈子那样还得背着几十万的房租,那就一分钟都不能耽误了。

    目前摆在洪涛面前的工作中,最主要的就是去给小姨找个模特,服装这个玩意,摆在那里和穿在身上,给人的完全是两个感觉,尤其是一种比较新潮的服装,总得有第一批敢穿的,后面才能有跟风的,否则光等着有那么几个胆子大的来买,买回去还不一定敢穿出去,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啊!

    可是上哪儿去找胆子大的、脸皮厚的女孩子呢?当洪涛在胡同里看到几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的时候,突然脑子里想起了一个人!韩雪!

    不管是什么年代,流行服饰的第一批穿戴者,都是那些充满了叛逆思想的年轻人,说白了,就是那些社会上的混子。他们本身就对自己所处这个时代的规则怀着深深的敌意,你让他们按照规则办事,还不如让他们去死,但你要让他们破坏这个规则,不用给钱,倒找钱他们都会去干,这就叫叛逆!

    韩雪肯定就属于这种人,而且她接触的人也都是这个范畴里的,让她来给小姨当模特肯定是再好不过了,而且她也不会像小姨一样穿上紧裆瘦腿的喇叭裤不敢出门,她恨不得走在街上让左右男孩子都得瞧上她一眼。不过该如何说服韩雪来当这个模特呢?洪涛琢磨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喂完了蛐蛐,就喊上金月,再喊上张大江,一起坐上公交车,直奔西单路口杀去。

    可惜的是,金月和张大江的奶油炒水果都快吃完了,韩雪也一直没露面,不光她没露面,以前见过的几桌子熟面孔也一个都不见了,在座的那些男男女女洪涛一个都不认识,无奈之下,洪涛只能是带着金月和张大江下楼回家,准备明天再来看看。

    “嘿,小孩儿,别挡道!”下楼的时候,楼下也上来一个人,手里抓着好几根冰棍,差点给洪涛撞了一个跟头。

    “这位大哥!我认识你,你还认识我嘛?”洪涛一眼就认出来,这个满脸横肉的小伙子他在这里见过,和韩雪还说过话。

    “哦,是你啊,怎么着,又来找韩雪来啦?她不在这边混了,你去二龙路那边找她吧。”这个小伙子也认出了洪涛。

    “大哥,我这个小身子骨,去二龙路也不熟啊,我找韩雪有点事儿,您看这样成不,这点钱给您买盒烟抽,您帮我给韩雪带个话,让她明天在这儿等我成不?”洪涛赶紧从兜里掏出2块钱,递给他。

    “得,这个忙我帮你了,不过她不敢来这儿了,这里换主人啦,韩雪靠着的那帮人被收拾了,你换个地方,我帮你转告她。”小伙子看到2块钱,脸上的横肉也柔软了下来,低下头,小声和洪涛解释着。

    “哦,那成,明天中午吃饭前,让她到雍和宫门口等我,我请她吃饭,这样成吧?大哥您要有空就一起来!”洪涛一听就明白了,韩雪那帮人让别的团伙给打败了,只能让出这片地盘。

    “你小子嘴可真甜,我就不去了,成了,你放心吧,我把冰棍送上去,立刻就给你传信儿去。”小伙子舔了舔嘴唇,一脸无奈,看来他是想去却不能去,为啥不能去,肯定和这里的新主人有关,估计他原来的团伙也被收拾了,他应该是投降了这里的新主人,要不怎么去楼下买冰棍这种小事儿,还得他来干,地位低呗。

    “好好,您忙你忙,我走啦,改天有空我再请您!”洪涛也不敢多停留,看来以后这个地方还是少来吧,新换的这帮人不知道是个啥路数,搞清楚他们底细之前,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从西单回了家,洪涛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小屋,开始给三表姐的发廊设计平面图和门脸装潢。既然是要引领一个新潮流,那肯定不能像大姨夫说的那样,四白落地,干干净净就营业,潮流就得有潮流的样子。这方面洪涛不愁,把后世里那些门脸的创意随便拿一个过来,都是这个时代见不到的精品,当然还得主意分寸,一旦太过惊世骇俗,比如画上一个穿着比基尼的大美妞,那不出半个小时,警察就得请你去派出所聊聊。

    另外从建筑设计学的角度上讲,光好看还不能算是一件好作品,最主要的是材料,你得让你的设计可以用目前找得到的材料来表现出来才是真正的作品,如果你在80年代初设计一个用彩钢板包裹的门头,那真对不起,这玩意你到美国去,也找不到,设计出来也只能是看画,屁用不管。

    洪涛琢磨了半天,这个时代能用什么装修材料最合适呢?结果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木头!除了玻璃和木头,在这个年代里啥材料也不好找,石膏线都没有,地板砖更别提,墙纸也是空白,唯一好找而且价格便宜的,就是木料。

    于是洪涛按照材料特性,设计了一个以原木色为主色调的门头,都是由一条一条的木板拼起来的,上面不刷任何带颜色的漆,只是多刷几遍清漆即可。发廊的屋内也是一水儿的水曲柳木地板,这个地板可不是用现成的地板块铺上的,而是用大木料刨开之后,再弄成一条一条的厚木板拼上的,整个地板拼完之后还得用刨子在上面找平,再刷清漆,很是麻烦,能不能成还得到时候问大姨夫找来的木匠,如果不成,那就只能是水磨石的地面了。

    除了木地板之外,吊顶也是木头的,不过不是整个一块木板,而是把长木条垂直交叉,弄成一个个20厘米见方的格子,这样屋顶就不用处理了,按照光学原理,有了这些格子之后,上面的屋顶一般就看不见了。而且采用这种格子之后,发廊里所有的电线布设都可以走屋顶的格子上面,墙面就比较干净了。

    墙面洪涛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只能是先做一圈一米高的木墙围,在墙围之上,就是满墙的大镜子,这样虽然价格比较高,但是更省事,反正发廊里也需要镜子。

    在布局上,洪涛把一大间房子用木隔断分成了2部分,外面三分之二是剪发、烫头的区域,里面三分之一是衣架和洗头的地方。说起这个洗头,洪涛是一脑门子官司,当初他说开发廊的时候,没想起来在这个时代是没有燃气热水器和电热水器的,没有这两种玩意,发廊里怎么洗头啊!总不能用炉子做热水吧!

    经过多次实地考察,洪涛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这还得感谢大姨夫,他当初说了,这个房子的水电是不用交费的,而且由于以前这里是珐琅厂在使用,所以这里的供电是工业电,也就是380伏。有了这根救命稻草,洪涛送算是出了一口长气,这要是全部前期工作都被一个热水器给打败,那得多窝火啊!

    380伏的电和热水器有关系吗?必须有,电热水器啊!其实电热水器没这么复杂,以前的工厂里好多职工都会自己做这个玩意,只不过就是特别费电,热效率转换不是很高罢了。但是工厂里的电不要钱,正好现在这里的电也不要钱,那还等什么,让大姨夫去找首钢工厂的工人,花点钱做一个吧!至于费电费到何种程度,用过才知道,大不了以后给街道补偿点电费也就成了。

    最后,洪涛还特意给三表姐设计了一张能够躺着洗头的椅子,这种玩意在后世里都烂大街了,但是放到今时今日,这就是一个噱头,让人觉得新鲜、好玩、舒服,那人们就愿意来你这儿尝尝鲜。

    趴在桌子上折腾到11点多,洪涛才算把总体的结构设计给画完了,具体的东西还没来的及弄,就被老爸强行命令着去睡觉了。第二天一大早,他跑步回来之后,一边喂蛐蛐,一边琢磨着,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情给忘了!是裁缝店里的那个部分忘了考虑了?还是理发店里有没想到的地方?就这样琢磨到姥姥把午饭端上来,洪涛才一拍脑袋,惨叫一声,一溜烟跑向了院子外面。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