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八十四章 越过山丘
    ps:今天下午2点书要上三江榜了,这与大家的厚爱是离不开的。如果大家看着还凑合,就再麻烦一下,在首页上点开三江页面,在里面帮作者投一票,在此先谢谢大家了!!!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的唱着,淡淡地记着,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无知的索求,羞耻于求救,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

    看着韩雪像逃跑一样穿过了马路落荒而去,洪涛笑得特别开心,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他觉得自己才算是迈出了自己这一次新生命的关键一步。虽然到底成功不成功,还有很多变数,但是洪涛一直就是这个性格,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自己努力去做了,成败与否就不那么重要了。

    成功了,那是自己命中该得,心安理得;失败了,自己也没什么可后悔的,至少自己做了,能力不济而已,这玩意不能强求,下次有机会再试一次就是了,没什么可以悲哀的!

    于是他迈开小腿走回了胡同里,一边走还一边扯着嗓子唱起了李宗盛的那首《山丘》,这是他上辈子活了40多岁,最喜欢的一首歌,沧桑、迷茫、看透和看不透都在歌词和旋律里藏着,就好像一个老人在诉说自己的一生。

    路上的行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这个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小屁孩,他们不知道李宗盛是谁,也不可能知道这首歌叫什么,更不明白这种怪腔怪调的歌曲怎么会从一个小男孩嘴里唱出来,唱得还那么老迈。

    这天下班的时间刚过,大姨夫就带着一群工人,开着两辆三轮581突突突的来了。这回不光是他来了,他们的副所长也亲自带队来了,大姨夫现在已经成了单位里最能照顾领导的骨干,总是能帮领导搞来各种各样的紧俏商品。

    这次听说大姨夫家里要开买卖,这可是件大事儿,那位胖墩墩的副所长作为单位的领导,必须出面表彰一下大姨夫这种让自己子女不等、不靠国家、自谋生路的大无私表现。这时的每个单位几乎都要受到安排返城知青工作的压力,大姨夫这种为国分忧的行为,必须要成为一个大力宣传的典型,用后世的话说,这就是正能量!

    当然了,副所长也不光是带着便宜话儿来的,如果光带着几句话来,他也不好意和洪涛的姥爷坐在一桌上喝小酒了,房管所为了表彰大姨夫的高风亮节,决定无偿提供4根拆下来的旧大梁和5袋水泥,帮助大姨夫把自己三闺女的小店装修起来,工钱全免,这已经不是大姨夫一家一户的问题,而是事关国家经济改革大方针政策的问题。

    这时洪涛才算最终明白,大姨夫为什么那么痛快就答应让他三闺女离开房管所不当临时工,也不去抢那个正式工转正名额了,一是目前形势太紧,他的二闺女前年刚转了正,恐怕短时间内三闺女是没希望了;二是有了洪涛的保证,他对洪涛的信心还是挺足的;最后就是这个表彰的事情了,他这是搂草打兔子,捎带手还在单位领导那里赚个好名声。

    “这尼玛才是一箭三雕啊!合算谁都不傻!就尼玛我整天乐呵呵的装聪明人,最终我是傻子了!”洪涛很不满意大姨夫没和他透露这个表彰的事情,不过他也不会去追究,毕竟这件事儿和自己和开店都没什么关系,不光也一点儿坏处都没有,反倒还有不少好处,这才叫办事儿漂亮、严丝合缝,让人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副所长慷慨激昂一番之后,打着酒嗝心满意足的爬上一辆581冒着黑烟走了,剩下的房管所职工们也一哄而散,各回各家,只有大姨夫和两名房管所工程队的负责人留了下来,打着手电、借着路灯的亮儿,开始研究洪涛所绘制的那几幅装修设计图和效果图。

    其实洪涛画的这个玩意根本就称不上设计图,因为连准确的尺寸都没有,只是大概标出一个范围,具体的还要施工人员现场测量。但是洪涛设计出来的效果图却很是专业,基本还原了完工后的模样,而且还是一式二份,一张是白天的效果,一张是夜间加了照明的效果。

    “老金啊,你这个外甥了不得啊,这个小图纸画的没的说,比咱们所里那个大学生强多了,至少我能看明白,他画那个玩意,又是透视、又是啥三维的,不看我还能大概明白,看完之后就算是全糊涂了。”施工队的两位队长拿着洪涛的图纸,一边实地测量,一边听洪涛解释图中的每个部分到底是干嘛用的,应该是什么样子,很快就搞清楚了洪涛的设计思路。

    两个人都是行家,盖了半辈子房子,什么样儿的东西都见过,他们的脑子就是设计图,你只要让他们听明白你的意思,理解了你的思路,那一切就算是ok了,具体的尺寸他会帮你安排,施工前还会再和你核对一次。

    “不能这么夸他,这小子就是一个怪胎,学习好不说,玩什么会什么,再大几岁啊,家里就快装不下他啦。对了,我和你说的那个事情,也是他的主意,咱们弄完这两个小店之后,就得忙那个事情了。昨天这个小子和我说了,那个活儿是笔大生意,让我找可靠的木匠,正好趁着这次机会,让他开开眼,看看咱们的手艺,千万别搞砸了啊,我后半辈子可就指望着那笔生意了。”大姨夫听着同事夸洪涛,就像夸自己儿子一样高兴,吹了两句之后,忽然想起了一个正事儿,拉着和他说话的那个队长,稍微远离了洪涛一段距离,悄悄咬起了耳朵。

    “那玩意也是他。。。他弄的?”那位队长显然知道大姨夫所指的生意是什么,吃惊的指了指洪涛。

    “可不,咱俩混一块儿20多年了吧,你啥时候看出来我还有这个本事了?你媳妇那辆自行车也是他搞来的,自己知道就成啊,别四处说去,知道的人越多,最后落在咱手里的钱就越少,你要不怕少你就瞎得得去。”大姨夫点了点头。

    “我吃饱了撑的啊!不过这个事儿靠谱嘛?一个小孩就是再聪明,也和做买卖沾不上边儿吧?”那位队长不听还好,听完之后反而更不放心了。

    “你知道这两个店实际上是谁开的嘛?都是他的主意,从头到尾都是他设计的,我就是一个打杂跑腿儿的,靠谱不靠谱你等着看这两个店的买卖红火不红火就知道了,反正我是没啥可担心的。你家里那个土暖气也是他设计出来,刚才那个设计图我也看了,里面的玩意我基本都是头一次听说,你说他是从哪儿学来的?咱们干了大半辈子了,你见过吗?”大姨夫看样子和这个队长关系不错,否则他不会说这么多有关洪涛的事情。

    “没见过。。。看他的样子好像见过,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说完之后我一琢磨,还确实这这个理儿。你那个担挑不是养了一个妖精吧?”那位队长还挺迷信,一边说一边又看了一眼洪涛,此时洪涛正拿着手电筒蹲在地上和另外一个队长不知道商量什么呢,电筒的光正好从下向上的照在他那张小脸上,由于光线的角度问题,真的就和一张鬼脸一样,尤其那一对儿细长的眼睛,好像一直在阴笑,看的这位队长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按照这两位施工队队长的估算,工程量不算大,也不算小,主要是两间屋子里的木地板和门头比较费劲,其它都是小活儿,工期差不多需要一周左右。洪涛对于工期到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一周时间他也能接受,反正就算今天房子就装修好,这两个小店也不能开业,因为店里还啥都没有呢。

    小姨的裁缝店比较省事儿,一台电动缝纫机、一台锁边机、一台锁眼机、两架蒸汽熨斗都已经从申城发货了,按照这个年代的货运效率,估计一周能到京城就不错了。这些玩意都是由街道出具介绍信才能采购回来,否则申城的缝纫机厂根本不对个人出售这些东西,有钱你也没地方买去,这也是洪涛原来疏忽的地方。

    三表姐的发廊就有点麻烦了,首先她这里的工程量就比裁缝店大,先得把地面刨一道沟,安装大口径缸瓦管的下水道,然后还要弄上水、热水器什么的,至于理发用的那种大转椅倒是不用再买了,洪涛在废品收购站发现了2台,只是底座的铸铁件碎了,面上的皮子有些开裂,其它地方都是好的。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