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潜入梦 八十八章 区里的典型
    ps:上三江榜了,这与大家的厚爱是离不开的。如果大家看着还凑合,就再麻烦一下,在首页上点开三江页面,在里面帮作者投一票,在此先谢谢大家了!!!

    就这样又折腾了一天,两间小店才算都准备齐了,但是还不能开业,姥爷说要挑一个吉利的日子才成。在把月历牌翻了一个溜够之后,姥爷指了指上面的日期,终于确定了下来,大后天开业!

    原本按照姥爷和洪涛想法,就打算蔫不出溜的开业也就算了,顶多是买点糖块,给街坊邻居们发发,这也算是一件喜事了。可是大姨夫说街道上的领导特意嘱咐过,开业之前一定得通知他们,做为街道上头一家开业的个体户,领导们必须来祝贺祝贺。其实裁缝店才算是正式开业,发廊的执照还没下来呢,只能算是打马虎眼,跟着一起蒙混过关,反正只要街道上没人挑眼,你营业也就营业,多少也算是在街道上挂了号的,就等着走程序了。

    既然领导要来,那就肯定不能凑合了,冷冷清清的那不是扫领导面子嘛,于是开业那一天早上,姥爷把院子里、胡同里所有关系不错的街坊邻居都给叫上了。连老带少好几十口子,在店门口站了黑压压一片,孩子哭、大人喊的,要多热闹有多热闹,路过上班的人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人群里打架了呢,还都停下脚步凑过来看一眼。

    要说这个时代的领导也挺辛苦的,8点刚过,一队人马就从对面胡同里杀了出来,连敲锣带打鼓,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小店门口。大姨夫也在这支队伍里,他陪着一位穿着灰裤子、白衬衫、三接头大皮鞋的中年人走在最前面,不用问啊,这位肯定就是街道里的领导。

    领导来了自然有姥爷和大姨夫陪着,洪涛这个小毛孩凑不到边上,只能和广大群众站在一起,听这位领导给大家讲话。这一讲就是半个小时,从世界形势说到国家政策,从全国说到全市再说到东城区本街道,最后才说到了姥爷家。人家到也没白讲,还给送来一朵绸子做的大红花和一面锦旗,大红花戴在了姥姥胸前,然后领导拉着这位晕头晕脑的小脚老太太,让办事处的干事给拍了好几张照,这才心满意足的收队离开。

    “大姨夫,这位这个讲话的水平当区长都成了吧,怎么还在办事处里混,得罪人了?”等领导走远,洪涛小声的问大姨夫。

    “嘿,别瞎说,这是副区长,办事处的头头们都是工人出身,5分钟完整的话都说不利落,哪儿有这个水平啊!”大姨夫赶紧纠正了洪涛的错误。

    “副区长!嗨,小姨,那个锦旗别乱扔啊,赶紧找显眼的位置挂上,挂高点!”洪涛一听是副区长,撒腿就往裁缝店里跑,刚才小姨问他这个锦旗应该放那儿,洪涛随口说让给扔旮旯里。本来洪涛以为就是办事处里随便写的玩意呢,那东西挂上没啥用,但是副区长的就不一样了,别的用管不了,镇乎镇乎像街道这一级的单位还是管用的,至少他们不敢乱来。

    过了一会儿,看热闹的人慢慢散了,老街坊老邻居们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三三两两的顺着胡同回去了,本来小舅和大舅他们还想在这儿多看看,毕竟这种装修风格看着就那么新鲜,但是姥爷大手一挥,全都带走了,按照老头的理论,买卖就是买卖,家里无关的人少掺合,没事儿来都少来,不和规矩。

    最终就剩下大姨夫和小姨、大玲姐留下了,大玲姐自己在发廊里收拾那些美发用品,现在她已经能独立上卷了,就是剪头和吹风还得学,差得远呢。小姨正在熟悉那几台新来的机器,以前她只用过脚踏缝纫机,这种一踩电门就嗷嗷转的家伙,她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了,试着砸了好几块废布,上下线脚的松紧度都不一样,还有些吃布。

    “脚不能踩住不动,点一下就松开,然后再点,另外你手里最好拿一把锥子,用锥子尖压着往里送布,另一只手在后面拽着下层布,这样才不会吃布,多试试就会了,没什么可难的。”洪涛看小姨弄着费劲,只好给她演示了一下如何才能顺利用电动缝纫机砸衣服,这玩意就是一个经验问题,说白了一钱不值。

    “嘿,哥们儿,开业了吗?我们想做两条裤子!”正说话呢,大门外面进来两小伙子,浑身像没了骨头一样,站在那里直接八道弯,张嘴就管大姨夫叫哥们。

    “嘿!。。。姨夫姨夫,您去大玲姐那屋儿帮帮忙,这边我应付,开门做买卖,什么人都有,忍忍、忍忍。。。”洪涛知道这句哥们一出口,那两个小子就得挨骂,赶紧拉住刚要发作的大姨夫,把他推到了发廊那边,嘴里还念叨着姥爷刚才说过的语录。

    “怎么着?叫哥们还不爱听了?我跟你说,是雪姐让我们来的,还特意嘱咐我们客气点儿,大街上我要是碰见你,敢多看我一眼,我直接花了你!”两个小青年不乐意了,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够客气的了,可是对方还不给面子,这是要叫板啊!

    “两位!两位!既然是韩雪让你们来的,咱就别挑这个理儿了,不是做衣服嘛,里边坐,二位谁先量啊?”洪涛一看这边都骂上了,赶紧过去打圆场。

    “嘿,你就是雪姐说的那个小孩儿吧,得,给你一个面子,我先量,妹子!别心疼哥哥啊,有多瘦做多瘦,裤腿必须大,能多大就做多大,我不怕累赘!”刚才还在骂骂咧咧的小伙子低头看了洪涛一眼,咧嘴笑了,拍了拍洪涛的脑袋,然后把上衣一撩,露着肚皮站在小姨的缝纫机面前,两条腿还不停的哆嗦着。

    “。。。。。。”小姨拿起皮尺,开始给他量尺寸,这两个小子到还算规矩,其实这个时代的小**很少真正骚扰普通人,顶多是吹个口哨起个哄啥的,不是他们圈子里的女孩子,他们不敢随意挑逗,当时这种行为就能被判一个**罪,直接判刑。

    “雪姐和我们说了,你这儿不光有衣服卖,还能烫头,你看给我也来一个咋样?”第一个小混子量完了尺寸,弯着腰对着洪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这位大哥啊,您这个头发有点短啊!连卷都卷不上,您说我咋给您烫啊?”洪涛差点没笑出来,这位的头发也就两寸,这得用筷子才能卷上。

    “也是,是短了点,其实哥们以前也是长头发,前两个月给搂局子里去了,全他妈给我剃了,要不哥们这头秀发,一点不比姑娘短,你信不?”小混子倒是没怪罪洪涛不给他烫头,他自己也知道头发是短了点,只能是自己抱怨自己了。

    “不过不能烫头不一定就不能剪头,我给您来个更牛x的头型如何?短头发有短头发的精干,长头发有长头发的潇洒,都可以弄得有个性!”洪涛不打算放过任何一块送到嘴边的肉,连小**他一样敢忽悠。

    “个性?你这个小孩还真能说,得,你给哥们设计一个你说的那个啥来着?禁干的?”小混子果然让洪涛给说动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自我感觉等头发长起来的时间可能有点长,他是等不了了,于是决定冒险试试。

    “你他x的真无知,还禁干!你禁的住谁干啊?那叫精干,就是精神的意思,是不是?小孩!”另一个小混子当场就喷了,骂骂咧咧的纠正了他同伴的用词错误。

    “都对,都对!打群架的时候就得禁干,挨几下不能怂,是爷们就得挺得住!”洪涛这个破嘴怎么说都是道理,上辈子他就靠这张嘴吃饭呢,你本来想去云南玩玩,他能给你忽悠到南非去。

    “艹!听见没,老子就禁干了!你丫还没有我念书多呢,懂个屁!走,给哥们我设计一个禁干的头去,气死丫的!”这个小混子高兴了,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禁干对还是精干对,反正有人挺自己,那就是自己对了,搂着洪涛就走进了发廊的屋子。

    “呦,大叔,您还在哪?”小混子一眼看到了大姨夫,还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一张椅子上。

    “要不我给您先画一个大概的样子,您先看看满意不,然后我再下推子。”洪涛不太放心,想先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他不是不放心自己的手艺,而是不放心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后世里流行的东西,到了现在,不见得就流行。

    “不用,就你给雪姐烫头那个手艺,绝对错不了,你敞开招呼,大不了哥们再剃个光头,就当我刚放出来!来吧,别含糊!”小混子还是个直脾气,一看洪涛还挺尊重他,立马也人来疯了,拍着胸脯保证剃成什么样他都能接受。

    “得,既然你舍得死,那我就舍得埋,大玲姐,给我来个凳子,你看好啊,我再教你如何用推子!”洪涛一听,嘿,这位属顺毛驴的,只要你把他说痛快了,他把身上最后一点钱给你都没问题,也算是性情中人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生潜入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