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03章 侯方域的怒火
    ***

        秦大公子的节操被他彻底抛弃了,结果转了十八条街,累得两腿麻木,却连扫茅厕的工作也没找到一份。

        越穿人士很利害吗?你来试试,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穿越很好玩吗?狗屁,什么三妻四妾,本公子要是不穿越,一次当几十个小明星的“干爹”都行,用得着来干这高风险,没保险的活计吗?

        秦大公子拖着沉重的步子,不断地问候着老天爷,直到鼻子里再次传来煎饼的香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不知转入此间来。

        “大娘,您一个人看两口锅不累吗?您要是信得过,我来帮你看一口如何?”秦大公子坚持认为好心总会有好报,他不但挤出了一脸自来熟的笑容,还卷起了袖子,准备主动上前接管一口铁锅。

        “老婆子习惯了,不碍事,瞧公子这身打扮,定是个饱读诗书之人,怎么能累您做这等下贱活呢?”

        真不愧是金陵城里的人,一个卖煎饼的老大娘说出的话也带着文化味儿,嗯,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煎饼味,秦大公子确信自己没有闻错。

        只是他脸皮再厚,这下子也不好往前凑了,这大娘的话虽然很文化,但分明有捧杀的意味,将你高高的捧起,让你在自尊自爱中饿死。

        什么读书人?百无一用是书生,若不是以前那个秦牧只知死读书,把这副身体搞得手无缚鸡之力,夹根豆芽还要两手抓筷,老子现在怎么着也能抄把刀,去干个最没技术含量的活儿,至于饿成这样吗?

        太阳渐渐西斜,秦淮河两岸箫鼓出高阁,画船荡清波,往来的寻芳客车马交驰,越发热闹了。

        在这纸醉金迷的繁华之下,自不乏一些凄惨的景象,街边靠乞讨为生,或是卖儿卖女的随处可见,其中不乏一些穿着儒衫的读书人,北地灾荒连年,李自成,张献忠等流寇四虐,家破之人涌向东南这片最后的桃源是必然的事。

        秦牧没心机去同情这些人,至于保家卫国什么的,更是狗屁,等自己明天不至于饿死再大放厥词吧。

        “公子,您站这儿看老婆子烙饼许久了,就看不腻吗?”

        “不腻,不腻,怎么会腻呢,老大娘这烙饼的手法令小生大开眼界,可谓是百看不腻,不过大娘,常言道酒香也怕巷子深,要不我帮你吆喝两句,管教你这煎饼大卖,”秦大公子的节操早就碎得差不多了,这会儿张口就来,“各位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你们瞧,自打我吃了大娘这煎饼,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人也变聪明了,爹娘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

        “公子不必吆喝了,这天色不早,老婆子要收摊了。”

        秦大公子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他感到手里塞进了两个热呼呼的煎饼,闻着那浓烈的香味,看着那大娘弯腰收拾小摊的身影,不知怎么的,眼中莫名有些微微湿润。

        “大娘,今日之恩小子当永世不忘,来日定还大娘百个金饼。”

        “韩信的故事老婆子也听过,不过几千年来,就出过一个韩信,公子还是先顾着自己吧,这世道..........唉!能活下去就不容易了。”

        秦牧不禁讪讪一笑,冲动是魔鬼啊,这样的话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呢?或许说这句话更多的是在安慰自己吧,韩信没发迹前也好不到哪里去,大丈夫能屈能伸................呸呸呸!

        侯方域和冒襄在媚香楼前下了车,一同上楼去找李香君,二人是常客,名气又大,在楼中可谓是通行无阻。

        侯方域二十五岁,冒襄三十三岁,皆是衣冠楚楚,大袖飘然,端是风流倜傥,在金陵城里,没有哪个青楼姑娘不认得二位公子的;

        只是侯大公子今天神色不渝,他听说李香君和秦牧的事后,坐不住了,立即要来向李香君讨个说法。

        侯、冒二人和与桐城方以智、宜兴陈贞慧合称复社四公子,为世人推崇。

        复社人数近万,繁杂如过江之鲫,文章做得比四人好的不乏其人,何以就他们成了“四公子”呢?

        这其中大有门道,总结起来主要有两点:

        第一,和主流媒体搞好关系。说白了就是傍名妓,留恋青溪白石之胜,名姬骏马之游,过着脑满肠肥的公子哥儿的生活。这其中的好处就是容易出名,因为人们对风流韵事总是津津乐道。

        第二,多开座谈会。说好听点叫主持清议,其实就是聚集一群人吹牛打屁。四公子年少气盛,自恃才高,经常在桃叶渡置酒,把“六君子”遗孤请来,这遗孤的大旗一扯起,必是名士咸集,酒酣耳热之后,便指点江山,抨击朝政,动辄发狂悲歌,引人侧目。

        这些人抨击来抨击去,感觉大明什么都不好,后来大部分人跑到满清做奴才去了。

        当然,也有少部分人拿起武器抗清了,这些抗清的人勇气可嘉,精神也值得弘扬。

        但有一点也是不争的事实,他们的反抗几乎是见光死,没有一个能组织起象样的抵抗,这和他们指点江山时舍我其谁威风不成正比,说明这些人能力上确实欠缺。

        甘做奴才还是奋起反抗,这是后话,在此不再多说。

        四公子通过以上这些手段,加上几人确实写得几篇不错的文章,这名气自然是象吃了大粪的狗尾草,蹭蹭往上长。

        而这名声,又给他们傍名妓提供了便利,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许多名妓争送秋菠,侯方域傍上的就是李香君,二人从两三年前就互赠诗画,确立了恋爱关系,李香君一直等着侯公子帮她赎身呢。

        这几天经钱婉大闹媚香楼,还把官司打到了衙门去,在金陵城里掀起了极大的风波,这种韵事百姓是最乐意传播的,人们毫不吝啬自己的想象力,说什么的都有,甚至有人把秦牧和李香君在床上用什么体位都说得有板有眼。

        侯公子惊闻此事,视为奇耻大辱,他和李香君彼此定情的事人人皆知,现在李香君突然和秦牧来这么一出,对他来说自然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憋着一股怒火直冲媚香楼而来,好友冒襄是跟着来劝解的,但他不劝还好,越劝侯公子越觉得难堪,以至于他进门后连称呼都免了,直接大声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留那个姓秦的在房中过夜?”

        李香君正一脸欣喜的迎出来,这些天钱婉不停的来媚香楼闹,李香君一肚子委曲正想找意中人诉说,没想到一见面,侯方域就劈头盖脸责问起来。

        她神色不由一惨道:“公子,你听奴说,这事不象外间传说的那样,奴与秦公子是清白的...............”

        “公子?一个吃软饭的家伙,他也配称公子!你竟然留他在房中过夜,你可知满城的人在说些什么?”侯方域越说越怒,对他来说,真相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满城百姓怎么说他。

        李香君做梦也没想到,往日谈吐儒雅、彬彬有礼的侯方域竟然会变成这样子,心头的苦涩让她泪眼朦胧:“侯公子,我和秦公子真的没有什么,当日他救我时受了重伤,生死未卜,我留他下来照顾汤药属人之常情,还望公子不要往心里去...............”

        冒襄跟着劝解道:“朝宗兄,香君姑娘确有苦衷,朝宗兄大可不必介怀,正所谓流言止于智者,只要朝宗兄不予不理会,过些时日,外间的传言自然便消弥了。”

        人的妒火盛时,哪里是这么容易劝解的,侯方域俯视着李香君,继续厉声责问道:“他为你受伤,你施些财帛给他医治就是了,就算你想亲自照顾汤药,媚香楼就腾不出一个空房了吗?”

        “公子............”李香君无言以对,眼中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恍若梨花带雨。

        冒襄连忙又上来劝解,侯方域不知是看了李香君的眼泪心软,还是发泄够了,在冒襄的劝说下,语气温和了下来,稍稍安慰了李香君几句,便与冒襄下楼离开。

        俩人一上车,侯方域脸色又阴沉了下来,沉思一会后说道:“那个姓秦的只要还在金陵一天,这流言只怕就难以消弥。”

        “朝宗兄有何打算?”

        “此事还望辟疆兄帮小弟一个忙。”

        “朝宗兄但说无妨。”

        “那姓秦的三试不第,已经到吏部挂名候补,小弟听说江西会昌前两任知县皆死于山贼手中,会昌已有一年时间没有官员治理,吏部连派了几人,都没人敢赴任,皆因悍匪盘踞未去...........”

        ***********

        PS:亲们,点击啊,收藏啊!推荐票啊!昊远跪求大家支持啦!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