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05章 我要上青楼
    ***

        那高大的黑影一抬腿将小乞丐甩到屋角,并猛推秦牧一把,秦牧跄踉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了门槛边,他正想就地滚出门外,然后大喊救命。

        却不想里面传来“扑嗵!”一声,那黑影自己倒在了地上。

        秦牧微微一怔,见倒地的黑影再没了动静,他先退到门外,然后压着嗓子叫道:“小巧,小巧,你怎么样?快出来.........”

        屋角处传来轻微的悉嗦声,便见一个小影子爬了出来,秦牧一把将她抱到屋外才问道:“伤着没有?”

        摇头。

        秦牧不满地给了他一个暴粟:“张嘴说话,以后问你再敢不吭声,烤了吃!”

        点头。

        秦牧本来想再给她个脑锛,结果没舍得再弹出,这小乞丐不过受自己一饼之恩,在自己遇上危难时,便能不顾安险扑上去,秦牧心里难免小小感动一下。

        “你在这儿等着,别出声,我进去看看。”

        “别去.........”

        “不用担心,他要杀我的话,刚才我已经死过一回了,而且听他刚才的口气,好象认得我,我要是不去认认他,岂不吃亏?乖,在这儿等着。”

        秦牧说完,轻咳了两声,放重脚步走了进去:“这位兄台,似乎认得在下,在下来此,只是想借宿一晚,别无歹意。”

        没有回声。

        秦牧蹲下身探探鼻息,还有气儿,应该是晕过去而已,这人身上散发着一股腐臭味,出于好奇,秦牧费了好大的劲将他拖到门边,借着斜照进来的月光一看。

        靠!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人不是那天在媚香楼大战东厂番子的壮汉是谁?

        好啊!你也有今天,趁你拉稀,我踢踢踢!

        几脚猛踹下去,秦牧总算出了一口恶气,这十天头上顶着个大包,我容易嘛?光踢几脚怎么行,你得赔我医药费。

        秦牧忍着腐臭味,开始在那大汉身上摸索起来,此人浑身发烫,腹部、肩部、腿部都有刀伤。

        大概是为了躲避东厂番子的追索,没办法买药医治,伤口已经发炎化脓,他身上的腐臭味就是从这些伤口发出来的。

        摸到一些碎银后,秦牧将祠堂门关起,拉着小乞丐就走,到了街口处,小乞丐小声问道:“公子,咱们要去哪儿?”

        秦牧步子一顿,想起那大汉受伤之下,还能力战一群东厂番子,是个猛人,这世道,猛人很有价值啊。

        “你饿不饿?”

        点头。

        暴粟。

        “..........饿。”

        秦牧立即捂着刚摸来的银子,就象个守财奴临死前捂着自己的棺材本:“刚吃一个煎饼又饿了?你知不知道,某些小姐为了减肥可是三天不吃东西,就你这身材,不知要羡慕死多少人,好身材,要保持,你嘀,明白?”

        摇头。

        暴粟。

        秦淮河两岸是愈夜愈美丽,青楼上的歌声软得象在**,勾人心魄。

        街上人流如织,比白天还热闹。

        秦牧带着小乞丐到街上饱餐了一顿,再找药店买了些药,让人熬好,然后返回祠堂。

        忙活了半个时辰,总算把药给那大汉喂下,身上的伤口也处理好了。

        小乞丐只怕是难得吃餐饱饭,有个安稳的地方歇息,此时那双明亮的眼睛已经半瞌着,“奄奄一息”的样子。

        三月的夜里还有些微凉,秦牧用供桌上的一块红布往她身上一缠,轻声说道:“睡吧,明天天不亮咱们就得离开。”

        小乞丐强自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似乎要确定他半夜会不会一个人偷偷离开,这才躲到供桌下睡觉去了。

        秦牧掂了掂手上的银子,买药用去了不少,余下一两这样,嗯,不管怎么样,至少明天不用担心挨饿了。

        第二天秦牧五更便起,开始做俯卧撑、蹲跳、仰卧起坐,他后脑勺虽然开始结痂了,但距离完全愈合还有一段时间,运动时脑袋阵阵发痛,但他还是坚持着,这副身体太弱了,别说保家卫国了,保命都难,秦牧不想浪费一天锻炼的时间。

        那大汉已经醒来,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忙活,直到他停下来,大汉才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秦牧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答道:“咱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也正想问自己这个问题。”

        大汉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不再说话,杨逸拍拍小乞丐的脑袋说道:“不早了,咱们得趁天没亮赶紧离开。”

        到了门口,秦牧停下,从那散碎银子中捡了一块最小的扔给大汉:“余下的算是你赔我的一部分医药费,记住,只是一部分,你他娘的一榔头不但让我死了一回,还让我无家可归,不赔足十万两,老子跟你没完,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救你了吧?”

        出了祠堂,秦牧拉着小乞丐又开始跑起步来,锻炼,狠狠地锻炼。直到天亮,他才拉着小乞丐直奔昨天的煎饼摊。

        “李大娘,来.................呃,你吃几个?”

        小乞丐犹豫了一下,小心地伸出三根指头来。秦牧把身上的银子一股脑递给那位李大娘说道:“大娘,那就来五个。”

        “要不了这么多银子,公子快把余下的收回去。”

        “连昨天的。”

        “那也要不了这么多,老婆子卖十天煎饼也赚不到这么多钱。”那位好心的大娘推拒着,怎么也不肯收,昨天她给秦牧两个煎饼,一来他是本地口音,二来身上衣着干净,且是个读书人,难免多些好感,仅此而已。

        “大娘,我说过了,你昨天那两个煎饼至少值一百个金饼,这只是我提前付你的利息。”

        听到秦牧坚定的语气,那位大娘喉咙哽咽一下,欲言又止。

        小乞丐大概是饿怕了,三个煎饼很快吃完,一点残渣都没浪费,秦牧不禁想起后世那些“祖国的花朵”,吃餐饭父母要满屋子追,“宝宝乖,再吃一口。”

        靠!你饿他两天试试,狗屎我看他都捡来吃。

        秦牧拍了拍小乞丐的脑袋说道:“你就在大娘这儿等着,我去赚钱回来,咱们接着吃煎饼。”

        小乞丐一把拽住他的衣袖,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放心吧,冲着昨晚你咬人家的那一口,我不会丢下你的,你一个小姑娘家,本公子今天去的地方你不方便去。”

        小乞丐可怜兮兮地问道:“你要去哪儿?”

        “青楼。”

        青楼也能赚到银子吗?青楼不从来都是销金窝吗?

        难不成秦大公子打算凭借金枪不倒之术,让姑娘们倒贴?

        ***

        PS:有木有,这点击量,这推荐量,唉.............各位路过的大爷,可怜可怜小人吧,推荐收藏,助俺冲上新书榜,观音姐姐会保佑你们都会中五百万的!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