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06章 笑容里藏着杀猪刀
    ***

        名利名利,这两个字之所以连在一起,是因为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出了名,利就跟着来。

        而想要出名,最快捷的方法莫过于跟主流媒体搞好关系。

        在古代,没电视没广播没互联网,你的文章要想风行起来,广为人知,最便捷的方法就是让青楼女子去传唱,这也是古代文人为什么都热衷逛青楼的一个原因,可以说,青楼在古代就是主流媒体。

        青楼名妓不光久经风月,更是久经文场。如果你是个初出茅庐的后辈,一个成名艺妓对你说她看过的诗比你认得字都多时,千万别以为人家在笑话。

        艺妓们听了你的新作,觉得没啥新意,就嘴上敷衍两句好,灌你两杯酒了事。

        如果觉得颇有神韵,才会决定在下次碰见达官贵人,或者曲艺演出时,把你的诗词编入演出节目表。

        当然了,就象后世一首好歌能捧红一个歌手一样,一首好的诗词,往往也能让艺妓名声大噪。

        所以只要你的诗真的是好诗,艺妓们不但会热情招待你,而且还会送上一笔润笔之资,甚至自荐枕席也有可能。宋代才子柳咏就是靠着干这行,在青楼里混迹了多年。

        秦牧不排斥艺妓自荐枕席,但润笔费你一定不能少了我的,老子就是冲这个来的,要靠这笔钱跑路啊。

        温柔乡固然好,但不应成为英雄冢。

        秦淮河两岸青楼云集,名妓众多,秦大公子两个煎饼下肚之后,雄赳赳气昂昂地从煎饼摊出发,他已经准备好了,除媚香楼之外,今天要把秦淮河两岸所有上档次的青楼逛个遍,要嘛不做,要嘛惊天动地。

        街头巷尾的百姓还在热议着那日天降巨石之事,虽然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已经下令将陨石坑填平,不准民众再议论,但越是这样,人们私下里议论得越多;

        这就象路边的一陀狗屎,本来人人都不愿多看一眼,但只要你拿东西把它围起来,反而会引来窥探的目光,甚至有人会上去拈来尝尝,看看它与别的狗屎有什么不同。

        除了天降巨石外,街上人议论最多的自然就是秦大公子了,他如今绝对是个名人,刚和名妓李香君传出绯闻,又毅然休了悍妻,而他休妻的举动,更进一步证明他和李香君有一腿,至少人民大众是这么认为的。

        往日的神童为名妓休妻,其中还牵涉到复社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这样的三角恋情,多好的头条啊!

        还好秦牧名声虽响,但真正认识他的人却不多,所以他不用担心被狗仔队围追堵截,很顺利地来到了此行的第一站:丽春院。

        不知这间丽春院是不是韦小宝家开的那间,反正秦大公子来了,一番周折之后,秦大公子坐在了丽春院头牌卿卿姑娘的香闺里。

        卿卿姑娘的美貌并不亚于李香君多少,名声之所以差那么一点,是因为才华。这年头,包装一位名妓绝不亚于包装一位公主,琴棋书画诗词歌舞,仪态妆容房事茶道,国家局势风月杂谈,作为名妓必须样样精通,这才是核心竞争力。

        卿卿姑娘正是在核心竞争力上差那么一点,所以秦牧道明来意后,她非常热情,一番礼尚往来,巧笑对答之后,便进入正题了。

        秦牧要逛的青楼还多着呢,可不能在这儿耗太久,他洒然起身,挥笔疾书:

        月黑见渔灯,

        孤光一点萤。

        微微风簇浪,

        散作满河星。

        一首怎么够,俺还要换银子跑路呢,再来一首:

        浩荡离愁白日斜,

        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

        看了这两首诗,卿卿姑娘两眼顿时化作满天星,亮晶晶,赞颂之词不绝于口。

        秦牧自谦几句便不再出声,能成为名妓先决条件就是善解人意,卿卿姑娘嫣然一笑,非常慷慨地奉上了一百两酬金,并殷切地表示:蓬门日日为君开,殷盼他日君再来。

        秦牧揣着一百两银票出了丽春院,更是神清气足,按说刚才那两首诗虽好,但按行情未必值得一百两,卿卿姑娘显然是为了笼络他,望他今后常来送诗。

        只可惜她大概要失望了,秦大公子志不在此,他只想快点筹到一笔路费,因此他毫不停留的往下一家走去.........................

        秦大公子忙活了一天,收获颇丰,怀里足足揣了六百八十两银票。其中光一首《木兰花令》就赚了一百五十两。

        回到煎饼摊前时,已是夕阳西下。

        小乞丐那单薄的身子蹲在路边,两眼灰暗无神看着过往的行人。

        直到见到秦牧那一刹那,她整个人才突然活了过来,一跃而起,向秦牧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两滴眼泪却无声地滑了下来。

        秦牧走上去,直接就给她一个暴粟:“竟敢怀疑本公子的诚信,烤了吃!”

        小乞丐用力地抹去眼泪,露出一张“五颜六色”的笑脸来。

        “大娘,还有煎饼吗?”

        “有有有!公子要吃几个尽管拿,老婆子这也要收摊了。”

        秦牧回头揉了揉小乞丐的小脑袋问道:“你要吃几个?”

        小乞丐伸出三根指头,大概想起秦牧昨晚嫌她吃得多,又连忙收回两根指头,秦牧哈哈一笑,忍不住又弹了她一个暴粟。

        这一天黄昏,可谓是凡有井水饮处,皆唱秦词,至少秦淮河两岸是这样,一时之间,秦牧名声鹊起,轰动南京。

        坊间对秦牧更是议论纷纷;秦牧打小就是神童,七岁能诗,只是三次会试不第,他头上的光环早已淡去,加上他一向只知在家中埋头苦读,不象四公子那样经常招开座谈会,人们早已将他看成另一个仲永。

        而这一夜,秦牧再次成为人们口中的天才,虽然他三试不第,但这丝毫不损他头上那熠熠生辉的光环,李杜诗篇万口传,他们中过进士吗?

        复社四公子成天在桃叶渡那儿发狂悲歌,却未见有哪首足以传世的佳作流出,相比之下,不禁让人感叹满壶不响,半壶响当当。

        人家秦公子多年埋头苦读,不鸣则已,一鸣惊天动地,二三十首佳作,信手拈来,首首足以传世流芳,这才是大手笔啊!

        不管世人如何传说,秦大公子很满意于怀里的那六百八十两,嗯,这数字吉利,看来是预示着俺路路发啊。

        他带着小乞丐去裁缝铺各置办了几套行头,然后豪情满怀地说道:“走,今晚睡床!”

        小乞丐听了眼睛顿时变成两颗闪闪发光的钻石,或许对她来说,能睡床是天下最幸福的事吧。

        在三山门内找了家客栈入住,秦牧把包裹丢给小乞丐说道:“瞧你脏的,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了,快去把自己刷干净,记住,一定要干净,等下我要全身检查,若是发现卫生不达标,烤了吃。”

        小乞丐抱起包裹,猛点其头,又是一脸五颜六色的笑,把秦牧晃得眼花缭乱。

        秦牧刚准备也去洗个澡,房门便响了起来。

        “谁呀?”

        “文治兄,末学侯方域与好友冒辟疆前来求教。”

        秦牧怔了一下,这文治..........呃,似乎是自己的字,《荀子》成相篇有“请牧基贤者思”句。牧:治也。自己的字就是这么来的。

        问题是侯方域这个满清奴才是怎么来的呢?

        他娘的,自己才刚刚入住这客栈,俩人就找来了,且不管他来干嘛,光是这寻人的速度便可知,复社在金陵城可比厂卫利害多了。

        秦牧打开门,露出一脸阿诺.施瓦辛格式的微笑说道:“二位高才,屈尊降贵前来垂教,在下真是受宠若惊啊!请,快请!”

        双方笑容里都藏着杀猪刀,一番看似热情的寒暄之后,分主客落坐。

        接下来就是互相吹捧了,这一点人家二位公子是练出来了的,指点江山,意气风发,把当道诸公批驳得体无完肤,然后巧妙地把秦牧往高里捧,二人你一首,我一首,背着秦牧卖了六百八十两的新诗。

        秦牧也自然是满口谦虚着,为了探明对方来意,他显得很热络。

        看到火候差不多了,秦牧也已被捧到了云端,侯方域才说道:“文治兄才高八斗,朝中诸公却无伯乐慧眼,使国失良才,此不但乃文治兄之憾,也是朝廷之憾啊!”

        “朝宗兄谬赞了,与二位比起来,在下微末之光如流萤之对浩月,惭愧,惭愧之极呐!”

        侯方域正色地答道:“文治兄不必自谦,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文治兄此诗既是时世写照,又点出了平生抱负,非绝世良才,难作此凤鸣之音也!”

        冒襄接口说道:“朝宗兄所言甚言,对了,在下听说文治兄已到吏部报备,文治兄想必也知道,等待吏部大挑放官无异于守株待兔,文治兄满腹经纶,又怀报国之心,何不进京自荐一番,谋得一官半职,也好早些一展胸中抱负,免得空白了少年头。”

        “辟疆兄金玉良言,在下本当听取,只是在下疏于交游,又刚刚休..............唉,不提也罢。”

        侯方域慨然起身,大义凛然地说道:“如今正值国家危难之际,文治兄这等国之良才,岂能埋没?文治兄的难处在下明白,这样吧,此事就由我等来周旋,在下就算辖出这张脸面,也要尽快将文治兄荐上去。”

        秦牧颇为意外,仓促间还真想不明白侯方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满清奴才真是为自己好?

        靠,小鸡尿尿了,你信吗?

        不管如何,秦牧还是作一付感激涕零的样子,连连道谢。

        侯、冒二人又坐了一柱香时间,言语之间慷而慨之,直到三人熟络得象失散多年亲兄弟,二人才告辞出去,秦牧一路把二人送到了楼下才作罢。

        二人上车后,侯方域面上的笑容一收,对冒襄说道:“姓秦的似非那种只知读死书的呆傻之人,看来光是咱们捧他几句还不够啊,一但他知道了会昌的实情之后,只怕不愿去赴任,咱们可就白费心机了,得让大家把他高高捧起才行,只有这样,他才无路可退。”

        侯方域打算发动复社的人脉捧秦牧,这等于是把秦牧往死路上逼,是捧杀,冒襄心中稍稍犹豫了一下,碍于俩人的交情,还是点头了。

        ***

        PS:亲们,看完书别忘了收藏啊,另外顺手扔下几张推荐票,支持一下新书,支持一下昊远,好人一生平安!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