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07章 妾家住洞庭
    ***

        秦牧回到楼上,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在门口稍微犹豫了一下。眼前的小美女唇红齿白,玉质纤纤,眉目如画,眉心还有一颗淡淡的红痣,青丝未干,柔柔地披散在肩后,虽然年纪不大,但丽色天成,将来只怕是祸水级的..............

        秦牧不由得甩了甩头,驱散自己的意淫。先走到床前坐好,然后恶狠狠地唬道:“说,你哪儿来的?”估计小乞丐.............呃,小美人就是回答“瑶池”他也信了。

        “我.............”

        “敢有半句虚言,烤了吃!”

        小美人那明亮的目光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又连忙低下头去,大概是太久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了,脸上尽是妞妮之色,手指捏着衣角嚅嚅地答道:“我..........奴..............”

        “别奴了,说我,说!”秦牧就象阎王爷审案,身边就差几个小鬼站班了。

        “我老家在岳阳。”

        嗯,湖湘出产,楚腰纤细掌中轻,难怪。不过阎王爷可不是这么好敷衍的:“说,今年几岁?”

        小美人又飞快地瞟了他一眼,犹犹豫豫地答道:“十四。”

        “你怎么不说四十呐?”

        “十.............十三。”

        “不再老实,真的烤了吃。”

        “十二。”

        难不成这年头就有牙膏挤了?

        阎王爷差点昏倒,其实小丫头那点小心思很容易想明白,她大概觉得把年龄篡改大点,能让人觉得她更有用。

        “你确定真是十二?最后警告你一次,再不老实可别怪我了。”

        “真的是十二,这回我没骗你,真没骗你。”小丫头终于知道急了。

        嗯,所谓的十二其实就是十一,这年头都算虚岁,若实岁十一,秦牧觉得勉强可信。

        “姓甚名谁?”

        “姓云,名..........名字人家告诉过你的。”

        “云巧?纤云弄巧,这名字还马马虎虎,说,离家几年了,家里还有什么人?”阎王爷刚问出口就后悔了,果然,小丫头瞬间两眼朦胧,泪水噗噗往下直掉.

        可想而知,若是家里还有人,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独自出来乞讨为生呢?

        这些年来流寇官贼肆虐,象她这样无家可归的人不知凡几。从她在许多细节上学会了自我保护这一点来看,她乞讨的日子一定不短了。

        小丫头越哭越伤心,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全身都颤抖起来,很难想象,没遇到秦牧之前她受了多少苦,过着是怎样朝不保夕,担惊受怕的日子。

        秦牧站起身,轻抚着她的小脑袋安慰道:“巧儿别太难过了,都让它过去吧,记住这句话,有时生活让我们跌入深渊,并不是要把我们摔死,而是想要教会我们——飞翔!”

        **

        侯方域与冒襄出了客栈之后,决定乘夜去找南京镇守太监韩赞周疏通。会昌处于江西、福建、广东三省交界处,是个三不管地带,而且如今这个穷山恶水的小县山贼肆虐,连续两任知县死于任上,眼下大明朝四处着火,焦头烂额,根本无力去顾及这样一个小县,吏部安排了几位官员,个个都是宁愿回家种田,也不愿去赴任。

        现在朝廷对江南越来越倚重,韩赞周这个南京镇守太监的权力自然也越发重了。由韩赞周举荐的话,给秦牧放个会昌知县应该不难。

        侯方域还特意办了些礼物,才和冒襄一同前往拜谒韩赞周。

        在大明朝,文官与太监之间表面上泾渭分明,常是你死我活。

        其实情况远非这么简单,外廷掌票和施政权,内廷掌批红权,并有很大的监督权。双方相互牵制,有利益冲突,必然会导致激烈的斗争这不假。

        但在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情况下,也必然会有妥协和利益交换。

        文官为了达到某些目的,结交太监的大有人在,值得一提的是,宫中的内书堂是小太监读书识字的地方,掌权的太监大多出自内书堂,而在内书堂执教的都是出身翰林的文官,这些文官和内书堂出身的太监自然就形成了师生关系,这为日后他们内外“勾搭”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冒襄的父亲冒起宗与韩赞周私交就不错,以所侯方域才让冒襄帮忙,通过韩赞周这个“内线”,无疑能最快地达成目的。

        看在冒起宗面上,韩赞周倒是没有太拿大,很快接见了俩人,侯大公子在行礼时,丝毫没有了在桃叶渡开座谈会时指点江山,大骂阉党的趾高气扬,在韩赞周面前他小心地陪着笑脸,象个龟孙子,嘿,也难怪今后他会刮个瓜皮头跑去满清做奴才,也就这德性了。

        韩赞周四十来岁,脸形微圆,笑起来颇有亲和的味道,见俩人无故来见自己,还带来不少礼物,嗯,随着周延儒罢去内阁首辅之职,复社官员跟着贬的贬,谪的谪,这些小兔崽子气焰也没那么嚣张了,知道孝敬人了。

        韩赞周含笑请茶,然后轻咳两声说道:“正所谓无事不登记三宝殿,你们来找咱家,该不会是来找咱家聊家常的吧,有事直说,咱家还赶着出门赴宴呐。”

        冒襄有些说不出口,侯方域却等不下去,这礼都送出了,难不成白送了?

        他连忙挤出一脸明媚的笑容抢着说道:“韩公公既然有事,晚生自不敢耽搁,那就直说了,韩公公可曾听说过秦牧此人?”

        “嗯,良人的的有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回,哈哈哈..........如今妾面羞君面,君若来时近夜来。这南京城里,有谁会没听说过秦牧?”

        韩公公难得文艺一回,说实话,他是打心眼里喜欢钱婉这首诗,每次想起就想笑。

        侯方域也跟着陪笑道:“韩公公,秦牧虽然三试不第,但确实有才,今日他传出二十多首佳作,可谓是信手拈来,不拘形式,更难得的是秦牧有拳拳报国之心,且有治世之才,不才等与之攀谈之时,谈到江西会昌山贼作乱,吏部派遣多位官员皆不敢赴任,秦牧闻之拍案而起,愤慨不已,并扬言只恨未能高中,否则一定自请放官会昌,一举剿灭山贼,还一方平宁.............”

        韩赞周不以为然地打断侯方域道:“不过空放厥词而已,那是他没能高中,只怕真个高中了,他便不愿去了。”

        侯方域答道:“韩公公,不才等与秦牧攀谈良久,在军政方面,他言之有物,条理分明,倒不象是虚言大话之人,今日不才等前来,就是想请公公提携秦牧一二;

        秦牧已到吏部挂名候补,公公深得圣宠,让秦牧补缺会昌想来不过举手之劳,公公请想,朝廷如今正值多事之秋,若秦牧真有才干,公公举荐有功,将来圣上赏识之时,必定少不了公公一份功劳;

        退一步而言,反正会昌是个没人愿去的小县,让秦牧去试试又何妨,若秦牧无能,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坏,对公公也无甚损失。此事对公公而言,是有利无害,还望公公能提携一二。”

        韩赞周听了不由得微微点头,作为南京镇守太监,会昌那边的情况他还是知道的,这确实是个山匪横行,没人愿去的小县,让秦牧去试试倒也无妨,若他真有大才,今后自己的举荐之功便少不了。

        他沉吟地问道:“秦牧为何不与尔等一起前来呐?”

        “这个.............公公明鉴,秦牧十日前头部受伤,尚未痊愈,裹着伤口来拜见公公未免过于失礼。”

        韩赞周受了侯方域礼物,加上此事于他而言不过举手之劳,便答应下来:“嗯,那就这着吧,你们回去让那秦牧准备着,朝廷的任命很快会下来,到时可别出妖蛾子,若是也象其他人一样畏缩怕事,不敢赴任,可就别怪咱家不客气了。”

        “多谢公公,多谢公公。公公放心,不才定将公公的训示传达秦牧。”

        侯方域本以为要费尽口舌,才能说动韩赞周,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这对他来说真是意外之喜。

        会昌是个好地方啊,山贼辈出,让秦牧去土匪窝转一圈,就不信他还有命回来。

        ***

        PS:弱弱地问一句:亲们,您收藏了吗?您推荐了吗?

        猛然吼一声:你什么不收藏,你为什么不推荐,俺还不够可怜吗?嘿嘿.....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