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09章 南曲争名石头城
    @@@

        早上是青楼最安逸的时候,媚香楼上静悄悄的,房中薰香袅袅,左经右史,茵榻纱缦,琴棋书画布置罗列;

        刚从苏州回来的卞赛赛依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杨柳春烟,听着风送莺鸣,幽幽叹息一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自两宋之后,已经很难见到这样的好词了,自昨夜惊闻之后,卞赛赛就久久难了平静,一夜辗转难眠,这大清早一起来,又独自在窗前品味。

        刚刚梳洗罢的李香君没有去打扰她,俩人同是秦淮名妓,彼此惺惺相惜,私交甚厚,李香君自然知道这首词之所以如此打动卞赛赛,这与她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卞赛赛出身秦淮官宦之家,因父早亡,沦落为歌枝,她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通文史,绘画方面技艺娴熟,落笔如行云,尤其善于画兰。常往来于秦淮与苏州之间。

        两年前,卞赛赛在水西门外的胜楚楼上与吴伟业结识,卞赛赛那高贵脱俗,而又含有几分忧郁的气质,让吴伟业为之倾心。

        吴伟业是崇祯四年殿试榜眼,才华不俗,卞赛赛对他也极有好感,自此之后,两人交往渐多,在一次酒宴上,卞赛赛趁三分酒意问吴伟业:可有意乎?”

        崇祯皇帝曾赐令吴伟业回乡成婚,吴伟业大概是不想为一个风尘女子而破坏了光荣的“赐婚”。便假作没听懂卞赛赛的意思。自此之后,卞赛赛再没提此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两句无疑是道出了卞赛赛所有的心声,以至于让她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香君妹妹,跟我说说,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我也看不透他呢。”李香君端来一杯香茗送到卞赛赛手上,然后搂着她的纤腰,依着她说道,“我前后也就见过他两次,三年前他二次落榜,来我这听过一曲琴,彬彬有礼,但话不多,多是在喝闷酒。今科落榜他又来过一次,起初我以为他是只知苦读,因屡次落榜有些愤世疾俗的人。”

        卞赛赛螓首轻摇道:“绝非如此,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能作出这样的诗的人,非性情旷达,胸怀博远之人绝难为之,他自幼就有才名,只是这些年大概是苦于压力,不得不埋头攻读,一心博取功名。”

        “好了,好了,人家不是承认自己看走眼了吗?卞姊姊不依不饶的,这么维护他,该不是对秦公子心动了吧。”李香君身材娇小玲珑,和高挑婀娜的卞赛赛相比,矮了将近一个头,她靠着卞赛赛娇嗔的样子,颇有些小鸟依人的味道。

        卞赛赛忍不住轻扭她一下,回应道:“人家可是谦谦君子,只有落榜时才入烟花巷,而且两次找的都是你,危难之时,又不顾自身安危救你一命,可见必是钟情于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反而拿我来打趣,是何道理?”

        李香君吸着卞赛赛身上好闻的幽香,迟迟没有作答,论人物风姿,才华学识,秦牧都是难得一见的人物,若不是她已有意中人,只怕也会为之倾心呢。

        “听说他竟把家中妻子给休了。”卞赛赛知道李香君与侯方域之间有定情之约,于是把话题引开。

        李香君不由得轻叹道:“秦牧三试落榜,正值心情愁苦需要抚慰,在那种情况下,哪个男人收到自家娘子那样的诗,恐怕都受不了。”

        卞赛赛张口不离秦牧,闭口不离秦牧,让李香君想把他抛开都难,秦牧一日之间走遍秦淮河畔有名的青楼,偏偏没有来他这媚香楼,难道只是不希望自己看到他落泊的样子吗?

        如今的秦牧可一点不落泊,这一天他就收到了南京翰林学士姜曰广、礼部郎中杨声源,太常寺丞洪广生等人的贴子,都是请他赴宴的。

        连客栈的东家也来凑热闹,主动给他换了一间上房,房价打五折。殊不知,这样反而让秦牧有些瞧不起他,占了便宜还腹诽不已:

        难怪你经营个客栈半死不活的,要嘛不做,要做慷慨些,直接送间上房给我住死得了你吗?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没点气魄,活该你一辈子窝窝囊囊的。

        那东家若是知道做好人竟换来这一通腹诽的话,不知会不会跳秦淮河里游个来回。

        秦牧正想结交一些官员,以期能补个一官半职,大明朝眼看要噎屁了,这南京的日子难熬啊。

        于是,从这一天起,他开始游走于官宦显贵席上,大谈救国之道,治政理念,吹牛皮而已,谁不会?

        比如赴姜曰广宴席,姜曰广试探他治政之道时,他就本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理念,在席上慷而慨之,直接炮轰崇祯;

        说今上善政虽多,但求治心切,害政间有,任用大臣时,多舍廷推,而出中旨乱阶,以至所得阁臣淫贪巧猾之如周延儒,逢君脧民奸险刻毒之如温体仁、杨嗣昌。所得部臣,则阴邪贪狡如王永光、陈甲新,所得大将,则纨绔支离如王朴,所得言官,则贪横无如史褷、陈启新.......

        秦牧仗着山高皇帝远,在席间直接向皇帝开炮,可谓是语惊四座,闻者侧目。

        这可比侯方域这些人在桃叶渡放些无关痛痒的厥词来得实在得多,旗帜也鲜明得多,所切要害也准确得多。

        这样一来,反而让姜曰广这些南京高官对他刮目相看,认为他有胆识,有眼光,有魄力,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

        在大明朝,文官是极为嚣张的,以得廷杖为荣,被打死了更光荣,所以厂卫虽狠,文人还是以喷皇帝为乐。

        秦牧这番言论,在他们看来,不但直切要害,关键是他这种敢向最高领导开炮的精神,正是读书人应的品质,是魏征、海瑞等诤臣的傲骨遗风啊!

        国有诤臣,不亡其国。大明不正需要这样的诤臣吗?

        而最高兴的莫过于侯方域了,秦牧等于是自绝退路啊,你现在牛皮吹得震天响,一但会昌的任命下来,你若怯步不前,拒不赴任,无异于自打耳光,别人会问,你的铮铮铁骨哪里去了?

        侯方域已经想好了无数的方案,一但秦牧拒不赴任,就毫不留情地撕破他虚伪的嘴脸,让他身败名裂,甚至遗臭万年。

        在这其间,他不遗余力地发动复社成员为秦牧造势,天有多高就将秦牧捧多高,还在心里加一句:我就不信摔不死你!

        秦牧虽然不知他在偷着乐,但本着不放过奴才走狗的方针,开始频频给他添堵,这添堵的方式自然是跑去媚香楼找李香君谈人生,聊理想,间或来首诗,把美人弄得荡气回肠,芳心期期。

        这天在媚香楼,与李香君对饮,谈到中原百姓悲惨的生活,已有三分醉意的秦牧就当即吟道:莫唱当年《长恨歌》,人间亦自有银河。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

        李香君玲珑柔婉,却是个有侠心,有玉骨的女子,听了这首诗,不由得唏嘘难禁,斟酒连敬了秦牧三杯,一时酡妍芳颜,如花含露,水含烟。

        秦牧见了这倾城美态,不禁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

        暗暗决定一定要将侯方域那奴才伸过来腿毫无不留情的斩断,嗯,不光要斩断,还要寸寸斩碎他!

        “尝闻香君姑娘善琵琶词,然不轻发,我心慕已久,不知可有幸一闻仙音。”秦牧放下酒杯,轻叹了一句。

        李香君巧然笑道:“秦公子才名文藻,雅不减中郎,尚且一直藏拙,奴这粗浅技艺,又岂敢用来污秦公子尊耳呢?”

        “哈哈哈...........香君姑娘不必自谦,论才情,吾不及香君姑娘甚多,几首陋作,不过是用来换个三餐果腹,迫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我大明国事糜烂至斯,什么‘泪雨霖铃终不怨’传出,实于国事无益,惭愧,惭愧。”

        “那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这等风雷之声呢,也对国事无益吗?”

        “好教香君姑娘见笑了,此不过落榜之人的牢骚之词而已,哈哈哈.........”

        秦牧自谦之中带着豪气,与前两次相见,判若两人,或许他放弃了科举,也放开了心结吧。

        李香君不由得嗔他一眼,翩然而起,从内室取出琵琶来,一掠云鬓,娇声问道:“秦公子要听什么曲?”

        “就请香君姑娘奏一曲《春江花月夜》如何?”

        “奴还以为公子要听《将军令》呢。”李香君不忘打趣一句。

        “若有朝一日,我破敌摧锋,投鞭断流之时,再请香君姑娘为我奏一曲《将军令》如何?”

        秦牧说这话时,大袖一展,双眉挑起,意气飞扬,恍惚之间李香君有若听到金戈铁马之声,竟丝毫没有感觉他是在乱放厥词,她脱口应道:“壮哉!若真有此一日,奴定为秦公子奏上一曲《将军令》。”

        “好,咱们一言为定。哈哈哈,今日且听《春江花月夜》,且听《春江花月夜》呐!”

        秦牧自干了一杯,李香君坐到茵榻旁,琵琶声随之响起,如风起青萍之末,如洛神涉水凌波声。

        然而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侯方域的声音,接着听到重重的脚步声奔上楼梯。

        珠帘一掀,侯方域出现在门口的那张脸象抹了锅墨。李香君的琵琶声戛然而止..............

        ***

        PS:继续招贤呐士,求收藏推荐.........喽!

        .

        起点中文网.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