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10章 一箭四雕
    @@@

        自从属意侯方域之后,李香君的琵琶词就基本不再示人,虽没有明言,但她的琵琶词俨然已成了侯方域的专属曲目。

        是以侯方域在楼下听到琵琶声,才会心火大盛的冲上来。

        秦牧也知道这一点,他是故意请李香君奏琵琶词的,凭什么只有侯方域这废柴能听啊?

        秦牧对李香君有救命之恩,加上今日俩人相谈甚是投机,李香君一时不好拒绝,才弹这一曲。

        秦牧只想事后传到侯方域耳中,给他添添堵,不曾想他竟撞来了,好,这当面鼓,对面锣的更有意思。

        秦牧立即露出一脸阳光朗笑,上前一把将侯方域拉到桌边。酒杯往他手里一递,慨然说道:“朝宗兄与辟疆兄前几日屈尊垂教,让在下受益匪浅,朝宗兄想人之所想,急人之所急,慷慨高义,在下一刻不敢或忘,今日难得遇到朝宗兄,来来来,在下先敬朝宗兄三杯再说。”

        经秦牧一提,侯方域想起自己的计划,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就暂且忍他这一回,等这厮被山贼分了尸,吃了肉,便可一吐心头恶气了。

        他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答道:“文治兄说哪里话,文治兄一时俊杰,名动公卿,在下岂敢言教.............”

        “朝宗兄此言差矣!”秦牧显得豪爽之极,打断侯方域道,“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朝宗兄名满天下,难道是在下资质粗鄙,不堪垂教?”

        “哪里,哪里,在下该向文治兄请益才是。”

        “莫管良师或益友,太生分便要不得,今日遇上朝宗兄,幸甚至哉!来来来,我再敬朝宗兄三杯..............咦,香君姑娘为何停下仙音,莫停,莫停,有酒无乐不成宴,还请香君姑娘奏完一曲《春江花月夜》如何?”

        秦牧反客为主,场面尽在他控制之中,侯方域快气炸了,脸上还得艰难地挤出笑容。

        李香君本是七巧灵玲珑心,她本以为秦牧是故意这样,但见侯方域与他之间竟然真的很热络,一时又迷惑了。

        从侯方域那天满带怒火责问她的情况来看,二人应是水火不容才是,她阅人无数,自不难看出,前面的秦牧一片清风霁月,而侯方域的笑容却有些勉强,似有内隐。

        这一对比,高下立判,她心里不由得暗暗一叹。

        清雅的琵琶声再次响起,李香君裙拖六幅湘江水,鬓挽巫山一段云,娟娟静美,婉转而歌:“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听到“何处春江无月明”这一句,侯方域心中莫名被刺痛了一下,秦牧后来居上,一时风头无二,岂不正是何处春江无月明吗?

        他心里千般滋味难以述说,此刻就象拿自己的女人跟别人一起分享,偏偏还得陪着笑脸,极度的苦闷让他酒到杯干,不一会儿便有了几分醉意。

        秦牧则是频频劝酒,不把这丫的弄趴下,咱今天就不走。

        他已经打听清楚了,侯方域确实有意替李君赎身,奈何商丘老家遭了战火,一家人迁来江南,他老子侯恂任户部尚书时,被劾靡饷误国,自崇祯九年入狱,一关就是七年,如今家中并不宽裕,筹不出为李香君赎身的银子。

        更重要的一点,他祖父侯执蒲崇祯十四年去世,孝期未过他便千金买妾的话,必为世俗唾弃。

        不过这孝期就快要过了,侯方域交游广阔,要借笔银子来为李香君赎身应该不是太难,看来这斩狗腿的行动还得抓紧才行啊!

        否则真让这满清奴才捷足先登的话,不郁闷死人才怪。

        侯方域酒到杯干,秦牧也有心灌他,半个时辰下来,侯方域已是两眼翻白,语无伦次,秦牧也装着醉眼朦胧,主动提出送侯方域回去。

        虽然侯方域不时醉吼一声“不走。”秦牧又岂会让他留下,所谓酒能乱性,你要乱性,行,但不能在这儿。

        李香君着人端来了两碗醒酒汤,不知为什么也没留客,或许是因为对侯方域今天的表现多少有些失望吧。

        秦牧将侯方域扶上车,放下车帘后便开始在他耳边轻声重复着“上青楼”三个字。

        醉得不成样子的侯方域听了几遍后,便跟着嚷嚷起来:“上青.........楼...........青楼.............”

        “什么?朝宗兄还要上青楼?这不太好吧?”

        “青........楼.............上青楼!”

        “好吧。”秦牧一掀车帘对赶车的小厮吩咐道:“听到没有,你家公子说还想上青楼。”

        “听到了。”小厮忙答道。

        “他平日惯往何处,我不甚了解,你自己选路吧。”秦牧说完又放下车帘,趴到侯方域耳边轻声重复,“要四个姑娘。”

        酒醉的人有学舌的冲动,果然,秦牧重复了几句,侯方域又跟着嚷嚷起来:“要..........四.......个,要........四个........姑娘。”

        秦牧一拍大腿:“要四个?天啊!朝宗兄此等雄风真是羡煞人也!”

        侯方域还在口无遮拦地嚷着要四个姑娘,秦牧一掀车帘,再次对那小厮道:“听到了吗?你家公子这次要四个姑娘侍候。”

        “听到了。”这小厮很老实,侯家等级森严,主子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做,一向如此。

        “嗯,你家公子今天似乎有些不愉快,喝了不少酒,你小心点,别再惹他不高兴。我囊中羞涩,实在奉陪不起,前边路口让我下车吧。”

        “是。”

        到了路口,秦牧下车后又语重心长地对小厮说道:“你家公子喝得不少,你可要仔细照顾好他,切记,切记,照顾好你家公子。”

        秦牧说完离开后,小厮隔着车帘询问道:“公子,咱们去哪家?”

        车里的侯方域只是不断地嘟囔着秦牧灌输给他的那几句,“上青楼,上..........青楼,要四..........四个姑娘.............”

        听到自家公子嚷嚷个不停,小厮有些作难了,侯家家境现在不是很宽裕,这次出来所带的银子也不多,自家公子又一次要四个姑娘,去那些太高档的青楼,身上的银子可不够。没奈何,他只得将车子驶进一条小胡同。

        秦牧暗暗跟着车子,看着那小厮将侯方域扶进一家低挡次的妓院,肚皮都快笑爆了。

        他只是趁侯方域醉得神志不清,胡乱试试,没想到这小厮这么乖,这么听话,天助我也!哇哈哈!

        嗯,还有非常重要的一步要走,那就是如何将侯公子在小胡同里一箭四雕的光荣战绩给传出去,这一点不难,只要把侯大公子的身份透露给侍候他的四个妓女就行了。

        侯大公子可是复社四公子之一,大大的名人啊!

        而这种低档次的妓女,一但得知光顾自己生意的是侯方域,必定会想方设法将此事传扬出去,以提高自己的身价。

        李香君是个外柔内刚的人,这等事情传到她那里,肯定有好戏看..............哇哈哈!

        **********

        PS:各位看官,侯公子囊中羞涩,请各位把票投来下,助他一臂之力吧,好戏开锣喽,推荐,收藏,点击,需要你们的支持啊!

        .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