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11章 侯方域裸奔
    @@@

        秦牧乘着酒兴,独自沿秦淮河走回客栈,街上人流如织,繁华的市井,盈耳的叫卖声,很容易让人忘记大明朝四起的烽烟,肆虐的流寇,而沉迷在这似幻而真的繁华中。

        南京城经过系统的规划,街道两旁居民住房,一般以官沟为限,不得超越,否则就是违章。在朱元璋时期,肯定没人敢超越;

        朱重八对小民很优待,但小民没钱扩建房子,高官显贵倒是有钱,但在垃圾桶里扒过食的朱重八,对官员和富户有种发自骨子的敌视,没事还要找事敲打你一下,谁敢侵街不是找死嘛。

        但朱重八完成从乞丐到皇帝的华丽转身之后,他的子孙成了最大的地主,慢慢忘记了阶级斗争,对官员和富户不再那么仇视。富户侵食街道现象开始漫延,这带来了很多弊端。

        首先,向外伸展的虚檐、披檐,大多将官沟堵死,一遇雨季,骤涨漫街,水道不通。

        其次,虚檐、披檐左右相连,无砖墙相隔,板薄蓬干,容易发生火灾。

        第三,街坊居民中的中下户,住房里面大都是泥地,屋又低矮,屋中阴暗。如果再在屋外加盖重檐,屋中采光更差,阴气闭郁,阳道不畅,容易得病。

        嗯,若是有一天老子掌权,一定学学朱重八,谁吞进去的,都给我吐出来.........

        呃,好吧,如今自己连寸立足之地都还没有,就想这个未免有些寒碜,不过,志当存高远,志当存高远不是吗?

        想当年,刘地痞每天在街边与狗抢食,乐淘淘地踹寡妇门,忽见赢老大威风凛凛的车队,还不是流着口水大呼:大丈夫当如是也!

        这就叫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街道两旁的店铺,鳞次栉比,名色繁多:有茶楼、茶坊,门上挂着水帘子,屋内支起炉子,以茶招揽四方客人,专售梅汤、和合汤、胡桃松子泡茶。

        入眼处酒旗招展。那些有名的大酒楼,十分气派,里面有百十座阁儿,周围都是绿栏杆。四处街衍窠子里的粉头妓女都到酒楼赶趁,怀抱琵琶,弹唱曲儿,或者吹笙品笛,替公子王孙或食客侑酒。

        另有各种食店、面店,买卖各种吃食。如苏家羊肉面店,日宰羊数只,面如银丝,有蒜面、肉内寻面,兼卖扁食、夺魁,极为有名。此外,还有杂货铺、绸缎铺、当铺,如此等等。

        这等繁华之景,似乎每个人都以为能无限地延续下去,偏偏秦牧非常清楚,两年之后便是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南京不战而降之时。

        先知有优势,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呢,特别是没把握去改变之前。

        秦牧回到客栈,发现云巧儿竟然独自在——看书。她看的是凌濛初的《初刻拍案惊奇》,很入迷,秦牧走到她身后也没发觉,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她竟然在看书,小乞丐认得字.........

        秦牧化身白无常,抻手轻轻一拍她肩膀。

        “啊!”

        那超高分贝的尖叫声,反把秦牧吓得不轻。

        “臭丫头,鬼叫什么,本公子渴了,还不快去倒杯茶来。”

        虽说这丫头只是一个煎饼换来的,但那是一般的煎饼吗?按他给李大娘许下的承诺,那可是五十个金饼啊,这丫头也忒贵了点,所以秦牧使唤起她来那是心安理得。

        “哼,公子才是鬼呢,吓死人家了。”

        “我是鬼?你竟然敢说我是鬼?”

        小丫头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一溜烟倒茶去了,那飘拂的裙影有着蝶舞般的美感,真个是轻盈不自持啊!

        嗯,这丫头还会看书,这让她又多了一层神秘感,可惜,可惜啊!才十一。

        ***

        “鬼啊!”

        侯大公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四具白花花的**间,再看看房内的摆设,这分明是一间低档的窑子;

        身边几个**倒是环肥燕瘦,**,各领秋色,但那脸上无不抹着厚厚的粉,在这光线暗淡的房中,苍白如索命的厉鬼,侯大公子着实吓得不轻。

        “侯公子,怎么了?”四个粉头被尖叫声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腻声问道。

        侯大公子眼睛鼓得跟铜铃似的,四个粉头揉着睡眼时,脸上的厚粉簌簌直落,半边真容露了出来,更是把侯大公子吓得魂飞魄散。

        他下意识地扯过一张薄衾挡住自己的下体,又惊又怒地喝问道:“你们是谁,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侯公子瞧您说的,奴等姊妹四人不在这里还能去哪里?”

        “就是,侯公子真是薄情,头先侯公子在人家身上风流快活时,人家可是尽心把侯公子侍候得飘飘欲仙,没敢丝毫怠慢,侯公子一觉醒来,见人家却象见鬼似的...........”

        “凤姐,怎么能这么说呢,侯公子是可是名传天下的大才子,能来光顾咱们姐妹,是咱们几世修来的福分呢,咱们尽心侍奉侯公子是应该的嘛。”

        “芙蓉姐姐说的是,侯公子您放心,这次我们姐妹不收钱,只望侯公子怜惜侧个.............”

        “啊!,你们别过来,别过来。”侯大公子见几位“美人”一齐起身,争着对他搔首弄姿,吓得不停向后退,脚下踩到薄衾一角,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侯公子平时走马章台,醉卧平康,是风月场上的常客,但作为复社四公子之一,平时逛的那都是高档次,有品味的青楼,那里的姑娘个个娇媚动人。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逛那样的青楼,那叫风.流。

        可若是让人知道他逛这等专做贩夫走卒生意的窑子,还一次要了四个粉头,这可就是下流了。

        此事一但传出去,让他怎么活啊!

        四个粉头见他摔倒,纷纷惊叫着跳下床来扶他,这跳动之下,脸上的厚粉剥落得更加利害,仿佛画皮里的女鬼。

        侯大公子情急之下,全然忘了自己身上一丝不挂,掀开门帘就往外冲。

        这儿虽然是窑子,但光着身子跑出外厅来的还真没见过,厅中一些打着哈欠的嫖客见了一这幕,个个睡意全消,特别是后面又追出四个白花花的**,更是让他们瞪大了眼睛,纷纷热议起来。

        “操!就一根小蚯蚓,还跑出来丢人现眼。”

        “就是,还一箭四雕呢,瞧那样,分明是筷条捞米筒嘛。”

        “错,筷条捞米筒总还能捞到底,我看他这是筷条捞水井,这点凤姐儿想必最清楚,凤姐儿,快跟我们说说,哈哈哈!”

        “凤姐儿也真是的,这等小白脸,分明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你们还追他做什么,不如这样,哥哥来满足你们好来。”

        厅中嫖客这通嘲笑,四个粉头却是丝毫不羞,还示威似的向嫖客们展示自己的**。

        凤姐儿向嫖客们猛啐道:“你们少得瑟,知道这位公子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们,这可是复社四公子之一的侯大公子,你们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呸!”

        “咦,还真是侯公子,我在桃叶渡那儿见他会过六君子遗孤,怪了,怪了,侯公子竟会来这种地方跟咱们同食............”

        “老子才不屑于跟他同食呢,他那小蚯蚓也配!”

        “就是,平时人样狗样的,你瞧瞧他现在,比咱们还不如,什么东西!”

        “大家也别吵了,做人怎么能没一点同情心呢,唉!就侯公子这本钱,可怜啊!”

        “对对对,可怜啊!”

        惊醒过来的侯大公子脑袋嗡的一下,差点炸开,脸上一片酱紫,恨不能在地上找个缝钻下去,他双手捂着饱受嫖客冲击的下体冲回房间,冲得过急,半道上又摔了一跤,一头撞在门槛上,把左额角撞出了一个大包。

        和身体的疼痛相比,小蚯蚓的再次暴露让他再难以承受,顾不得站起来,直接连滚带爬的钻进帘内去了。

        外头的嫖客又是暴笑连连,一片嘘声。

        能这么取笑平时高高在上的人物,这些嫖客心里不知有多爽,哪愿放过这样的机会,厅里的人越聚越多,都不愿离去。

        侯大公子羞怒地将四个跟进来的粉头推开,抢过自己的衣裳胡乱往身上套,平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他,还真没自己穿戴过,这发髻和衣裳整理起来又甚为麻烦,他顾不得了,只想早一刻离开这里,胡乱穿戴之后,用折扇挡着脸,在众多嫖客的谑笑声中冲出了窑子。

        “公子,公子,这里!”候在外头的小厮见了他忙大声招呼。

        侯方域上去就是两个巴掌狠狠地扇过去,怒不可遏地喝道:“说,我怎么会在这里?”

        “公子,是你自己要来的呀。”小厮一脸委曲。

        啪啪!又是两个巴掌,把小厮扇得满脸乌青,嘴角流血,“我自己要来?你再说一句?看我不打死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有半句虚言,本公子扒了你的皮!”

        小厮哪敢有半句虚言,忍痛答道:“公子,昨个儿傍晚,您在媚香楼喝了酒,那秦牧秦公子扶您下来..........”

        “我记起来了,那该死的秦牧也在媚香楼,快说,当时什么情况?”

        “当时,公子你喝多了,秦公子扶您下来,你们俩人上车后,公子您就嚷着上青楼,还指定一次要四个姑娘,秦公子说他囊中羞涩,不能陪公子您,就吩咐我半道上把他放下车,临走时交待我要照顾好公子,秦公子走后,我见身上银子不多,便...............”

        “就这些?没别的了?”侯方域一时忘了生气了,凭直觉他总觉得是秦牧在害他,可听小厮道来,又听不出什么异常来,让他疑惑不已。

        “公子,就这些,没别的了。”

        啪啪!又是两个耳光狠狠地扇过去,以前他觉得这个小厮老实听话,才带在身边,可没想到..............天啊!

        “你这蠢货,竟把我带来这种地方,看我不打死你!打死你!”

        回过神的侯公子瞬间又陷入疯狂的状态中,当街狠狠地揍着自己的小厮,如癫似狂.......

        *************

        PS:亲们,若是不过瘾,把票狠狠地砸下来吧,俺请侯公子再上一回青楼!

        说真的,昊远典着脸再次求收藏推荐,这成绩想上新书榜难啊,不免让俺有些泄气,需要大家的支持,狠狠的支持!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