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14章 初见卞玉京
    @@@

        见秦牧低头不语,韩赞周接着说道:“我听说你刚休妻,独居客栈之中,手头不甚宽裕,这一千两银子,算是咱家送你的程仪。望你到任后能忠君报国,为皇上狩牧一方,造福百姓。也不枉咱家此番费心举荐,放心吧,有了功劳,咱家定会如实上报皇上,为你请功。”

        “多谢韩公公抬举。”秦牧沉声应了一句。

        秦牧并不象别人那表现出感恩戴德的样子,让旁边的吕起很是看不顺眼,不满地冷哼了一声,“不识抬举的东西!”

        韩赞周满怀深意地扫了秦牧一眼,却没说什么。

        “韩公公,在下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秦牧说到这,突然跨前一步,用尽全身力气,一巴掌狠狠地甩出,“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彻了整个大厅。

        刚才下令给秦牧上夹棍的吕起,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秦牧见他没有倒下,反手又是一个耳光猛甩过去,吕起惨叫一声,歪倒在地,两边脸肿起象猪头,嘴边鲜血直流。

        这一变故再次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大家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震惊,秦牧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竟然敢在南京镇守太监家中一而再的出手打人,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说实话,因为用力过猛,秦牧的双手也很痛,但心里总算舒服一些了。

        “放肆!”韩赞周愠怒,冷喝了一句。

        “韩公公,在下略知相面之术,此人尖嘴猴腮,性狡凶残,公公若将其留在身边,他日必受其害,公公若不信,不防拭目以待;

        另外,公公这宅子太奢华了,今上生性节俭,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公公切莫以为南京离得远,今上便不知道,公公若想更进一步,就必须简朴一些,在下言尽于些,公公之恩,来日再报。”

        秦牧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走出了大厅,韩赞周静静看着他的背景,秦牧后面这番话,让他心头起了不小的震动,看向秦牧背影的眼神显得十分复杂,但终究是没有下令再为难他。

        厅门的东厂翻子怒目相视,却也不敢阻拦。

        作为上位者,这次韩赞周又打又拉,恩威并施,无非是想降服秦牧罢了,这一点秦牧心知肚明。

        那个帮秦牧捧来官服的小太监回去时,秦牧才说道:“你回去帮我向韩公公传句话,大恩不言谢。”

        那小太监应下,得了秦牧几两赏钱便回去了。

        至于秦牧是不是真的对韩赞周感恩戴德,鬼才知道。

        他看看自己乌肿的双手,露出了一抹意味难明的冷笑。

        巧儿不在,秦牧自己到客栈对面的药铺让郎中上药包扎。看着包成两个蒲团的双手,秦牧只想快点离开金陵城,在这里,自己只是个随人拿捏的小人物。

        走出去,若是自己有机会再进金陵城,那时或许有所不同了吧。秦牧莫名地想起了黄巢的咏菊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一个多时辰之后,巧儿象只狸猫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门口,她又换上了一身破烂衣裳,身上背着一个破包袱,差不多已经恢复成了秦牧初见她时的样子,脏兮兮的小脸上,两行眼泪划出了两道痕迹,就象水流过的沙面。

        “丫头,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去找蒙大哥吗?难不成那狗娘养的不管你...........”秦牧大怒。

        巧儿摇着头答道:“我没找到蒙大哥,祠堂那边没有人在,我没看到蒙大哥,公子,你回了,再也不走了是吗?呜呜呜................”

        “不走了,不走了,没事了,大哥答应过你,一定会回来的,这不是回来了吗?”秦牧将她搂过来,小丫头紧紧抱着他,哭得泪雨滂沱,闻之断肠。

        她足足哭了一盏功夫,才哽咽收声,只是还紧紧抱着秦牧不肯放开,秦牧拍拍她的脑袋说道:“我去叫小二给你提水,快洗洗。”

        小丫头打开包袱,外面看着破烂,里头却是她和秦牧新置办的那几套新衣裳,接着她脱下一只破鞋子,从里面摸出一块布片,打开布片,便是那几百两银票。

        秦牧见了又难过又好笑,这丫头就象个送鸡毛信的小八路。

        “对了丫头,你从哪儿弄来的这套破衣裳的?”

        巧儿局促不安地低声答道:“我.............我拿一套新衣裳跟人家的换的,公子,对不起,我.............”

        “好了,没事,你做得对。”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自己真回不来,这丫头一个人穿得漂漂亮亮的,怀里还揣着几百两银票,绝对难以逃过别人的窥伺,她能明白这一点,秦牧真的很欣慰。

        秦牧祸福难定,一心想坑他的侯方域如今可就惨了。

        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在窑子里的丑态,如今早已被传得满城皆知,而且越传越邪乎,版本众多,流派各异,精彩纷呈。

        有的说侯公子在媚香楼向李香君姑娘求受未遂,便跑到窑子里去招粉头,而且一招就是十个,跟粉头们开“无遮大会”。

        嗯,这一点很多人都信,侯公子他们经常在桃叶渡边开会,经验丰富,座谈会开腻了,改开无遮大会也属正常。

        有的说侯公子那是跟窑子里的粉头玩躲猫猫,按以往的规矩那是抓到谁便与谁燕好,结果这次一个不慎,玩躲猫猫玩到了前厅来,啧啧,侯公子那小蚯蚓当时可是好多人看到了,亏他还以一敌十呢,唉,没法说了。

        还有的说侯公子有别样的嗜好,习惯玩二指禅,结果当天的粉头不肯,非要真刀真枪来过,侯公子无力应付,被追出前厅来,据说侯公子被追出来时,一丝不挂,一脸惊恐,一蹶不振................

        当然,也有为侯公子辩护的,但这种辩护之声软弱无力,毕竟侯公子确实逛窑子了,也确实被窑姐追得裸奔了。

        再则,合乎常理的东西总没有奇异的东西吸引人,人们更乐意传播那些奇淡怪论,因为这样更能吸引眼球,哗众取宠,人心皆如此。

        一日之间,侯方域成了金陵城里的绿头苍蝇,他是没法在城中呆下去了,收拾了行礼,匆匆前往宜兴陈贞慧家避风头去了。

        陈贞慧的父亲陈于廷曾是东林党魁,陈公子根正苗红,自身也位列复社四公子之一,与侯方域私交最好,除了他那里,侯公子此时也无处可去。

        媚香楼上,琵琶声急如骤雨,铮琮不绝,直到“嘣!”的一声,弦断了。

        卞赛赛长叹一声,走到李香君背后,抱住她安慰道:“香君妹妹别这样,事情未必尽象外间传说的那般不堪,侯朝宗他或许只是一时糊涂,再者,你不是说前日他喝醉了吗?或许只是因为醉酒,才..........”

        “赛赛姐不用安慰我,其实并不只是这件事,最近我感觉他象变了个人似的,心胸狭隘,易妒易怒,他.............唉,竟是妹妹看错人了吗?”

        “不至于吧,妹妹何出此言?”

        “不提也罢.............”

        李香君幽幽一叹,望着窗外的柳梢云影默默不语。

        她认识侯方域已经三四年,俩人之间曾定下盟约,李香君一心只等着侯方域有朝一日来帮她赎身,她不求象寇白门那样数千人迎亲,浩大隆重,只求个郎能知心体己,琴瑟和谐,哪怕就是清苦度日,也无怨无悔。

        但侯方域近段时间的表现,着实让她大失所望,秦牧救她一命,她为秦牧侍候汤药,这件事纯属报恩,她以为侯方域能理解,结果侯方域却是怒气冲冲的来诘问于她;

        这也就罢,他似乎还表里不一,要暗里算计秦牧,李香君长着七巧玲珑心儿,这一点隐有所觉。

        想起秦牧,李香君又是一叹,秦牧两次落榜都来找她,这次更是借前人柳咏之句表达了爱慕之心,还舍身救了自己一命,以秦牧的人品和才华,本是女人倾慕的对象,奈何她已心有所属.......

        李香君正长叹幽思,门外报来说秦牧求见,李香君怔了怔,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不等她答话,卞赛赛已自行作主,让人将秦牧请上来。

        秦牧进门见还有一位绝色丽人在,很是意外。

        眼前这位丽人十八九岁,身材窈窕,风姿绰约,头插八宝攥珠飞燕钗,上身穿樱紫霓裳心字罗衣,下身一袭钗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容辞闲雅,似云出岫;

        特别是她那高贵脱俗而又含有几分忧郁的气质,有一种浓郁的古典仕女韵味。

        她和婉丽清扬的李香君是绝然不同的两种美,一个窈窕修长,一个娇小玲珑,一个高贵而忧郁,一个清新明媚,各有特色,各有胜场。

        通过姓名之后,秦牧才知道,这位丽人竟是秦淮八艳中的卞玉京,在秦淮八艳中,卞玉京不及李香君、董小婉等人出名,这倒不是因为她不美;

        相反,她姿色并不差于她人,才艺更不差,她名声不显,是因为她不善酬对,对于交际花来说,巧言答对是核心竞争力之一,缺少这种竞争力的卞玉京,名声还能名列秦淮八艳之一,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李香君见秦牧双手包扎着,不由得惊诧地问道:“秦公子,您双手怎么了?”

        秦牧苦笑道:“前些日在姜学士席间,在下言君得失,不想竟招来横祸,算了,不提也罢,好在如今没事了,一点小伤,过几日便好,今日在下前来,是来向香君姑娘道别的,嗯,顺便想托香君姑娘帮个忙,帮我向朝宗兄传达一下谢意。”

        “秦公子要离开金陵?”

        “是的,朝宗兄帮在下谋到了一个会昌知县的缺,在下即将前往会昌赴任,香君姑娘,我............”

        秦牧脉脉地看了李香君一眼,几多情意尽在其中,真是欲说还休:“会昌地处偏僻,想来香君姑娘是不会行经了,自此一别,只怕再难相见...........”

        李香君似是没听到他后面说什么,急切地问道:“秦公子,你说是朝宗帮你谋的缺?”

        “没错,香君姑娘有什么疑问吗?”

        *************

        PS:没有疑问就请投票收藏吧!昊远跪求支持!各种跪,各种求!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