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15章 香君侍酒
    @@@

        李香君俏颜带着一抹喜色,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那种美天然洁净,分外沁心。

        她一直怀疑侯方域暗里要对秦牧不利,这使她对侯方域的人品产生了怀疑,现在看来是自己误会他了。

        秦牧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是的,这次在下能够到会昌补缺,确实得益于朝宗兄与辟疆兄举荐,朝宗兄与辟疆兄与我一见如故,为了能让在下能早日补上缺,二位仁兄四处奔走,费心周旋,甚至不惜自降身份,求到阉人韩赞周门下,在下虽不屑于受惠于阉人,却不愿负朝宗兄与辟疆兄盛情高义,决定近日便行赴任,此次本应当面向朝宗兄与辟疆兄道谢的,只是听说朝宗兄已前往宜兴访友,辟疆兄也已返回家乡如皋,只有等待来日了。”

        李香君笑容不觉又收了起来,东林与阉党一向势不两立,侯方域与冒辟疆为了初识的秦牧,不惜求到阉人门下,以她对二人的了解,很难相信二人能舍弃一身傲骨,放下身段去求一个太监,但秦牧言之凿凿,这种事情是作不得伪的,这让她疑惑不已。

        这时丫环端上香茗,一直静坐不语的卞赛赛柔婉轻舒,分下茶来。

        秦牧向她含笑颔首:“有劳赛赛姑娘了。”

        “秦公子不客气。”卞赛赛正想请茶,却见秦牧两手包得象蒲团似的,不由得有些为难。这就象端盘骨头让没牙的老太婆啃,这不是寒碜人嘛。

        “秦公子请用茶。”她稍一犹豫,端起青花茶杯,呈到秦牧嘴边。

        秦牧微诧一下,倒也没太做作,落落大方地就着她的手呷了一口茶,然后谢道:“在下这伤,倒是让赛赛姑娘受累了,多谢赛赛姑娘。”

        见李香君望来,卞赛赛神色微微有些妞妮,她左右而言它道:“秦公子此去会昌,金陵又少了一位才情横溢.............咦,会昌?秦公子补的可是江西会昌知县的缺?”

        “不错,赛赛姑娘似有疑虑?”

        “秦公子,会昌去不得,去不得。”

        “因何去不得?”李香君抢着问了一句,她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一颗心顿时又纠了起来。

        “妹妹有所不知,我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有江西官员提到,会昌有山贼盘踞,为祸甚烈,前两任知县都在任上被害了,朝廷至今无力进剿,吏部多次遣官赴任,但无一人敢前往就任,如今会昌已将近一年无官治理,更不知乱成何等模样,秦公子虽才华横溢,满腹经纶,但手无一兵一卒,这会昌如何去得?”

        “多谢赛赛姑娘提醒,大恩不言谢。”秦牧脸色变得异常凝重,蹙着双眉似是在权衡轻重。

        李香君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因过于震惊以至衣袖将茶杯拂倒了都没有察觉。原本清澈的双眸无法抑制的涌上一层热雾,心头阵阵的刺痛。

        终于明白了,侯方域假意结交秦牧,不惜卑躬屈膝去求阉人,根本就是想将秦牧往死路上推。

        秦牧与侯方域之间本无仇恨,起因不过是自己侍奉秦牧一次汤药。

        她以前觉得侯方域才华人品皆是万中选一,由佩服到爱慕,对侯方域寄予无限的深情,一心等着他来给自己赎身;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在窑子里闹得丑态百出也就罢了,因自己报答恩人的小举动,竟不惜将人往死路上推,如此卑劣的人品,便是有几分才华又岂是良人?

        她一抹双眸,突然站出身来,走到壁前拿起那把心爱的琵琶,用力地砸在墙壁上,“啪!”的一声响,秦牧和卞赛赛双双起身,上前劝阻。

        “香君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赛赛姐不必拦着我,妹妹决定今后再不弹这琵琶,要它何用?”李香君外表娇小柔弱,性子却刚烈,否则历史上也不会有血染桃花扇之事了。

        秦牧双手有伤,不便抢夺,便说道:“香君姑娘要食言吗?”

        “秦公子何出此言?”

        “香君姑娘曾答应过我,将来为我再奏一曲将军令,香君姑娘不记得了吗?”

        李香君听了回望秦牧,默默无语。

        秦牧坦然一笑道:“香君姑娘若是因为我的事而毁掉这把琵琶,那大可不必,如今的大明朝,流寇满地,不独会昌一地有匪患耳!”

        “秦公子仍打算赴任?”

        “不错。”

        “不可。”李香君和卞赛赛异口同声地喊出来,李香君顾不得看卞赛赛的神色窘迫,抢着说道:“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会昌悍匪成患,已有两任知县遇害,公子是文官,虽有治世之才,也须等兵将剿灭匪患之后,方能施展,此时公子前去,手上无一兵一卒,实在太凶险了。”

        秦牧轻抖前襟,坐回茵榻,平静地说道:“我方才已想清楚了,若是会昌是清平之地,我此次一定会放弃赴任,正因会昌悍匪横行,民不聊生,我才决定赴任。”

        “秦公子!”

        “香君姑娘与赛赛姑娘一番好意,在下感激于心。然而,朝廷没有派官时,咱们埋怨没有施展抱负的机会,朝廷派官了,却因些许困难便畏缩不前,这岂是为人之道?”

        李香君与卞玉京互视一眼,一时竟不知再从何劝阻。

        秦牧自信地一笑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遥想当年,班定远轻骑出玉门,绝域催战云,若是他也因些许险阻便畏惧不前,何来那荡气回肠的浩然史诗?在下虽不敢自比班定远,但会昌撮尔毛贼,又何足道哉!二位姑娘只管试目以待就是。”

        秦牧没有高声陈词,自始至终语调都很平静,但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透着自信,让人不得不信服。

        李香君忍不住击节叫道:“壮哉!好男儿当如是也!”接着她对侍候的丫环吩咐道:“快取酒来,我要敬秦公子三杯。”

        等丫环取来酒,秦牧摊摊手苦笑道:“还是算了,在下可不敢再劳驾二位佳人。”

        李香君和卞赛赛看着他那包得象蒲团似的双手,双双掩面轻笑,俩人一个婉丽清扬,一个高贵典雅,两种不同的美交相辉映,令人目眩神迷。

        接下来,秦大公子可真是艳福不浅,二位佳人一个举杯相敬,一个持杯相喂,浓浓的酒香,幽幽的体香,纤纤的玉指,羊脂似的冰肌,处处惹人遐思。

        卞赛赛通常情况下话很少,不善酬对,但若遇佳客知音,却是谈吐如云,三人饮酌之间,她妙语连珠,轻婉笑语,秦牧暗暗诧异,难不成自己竟成她的知音了?

        这不好吧,这左拥右抱的适合吗?咱可是好人.....................

        三人喝得已有几分醉意,李香君散衣香于春风,传翠杯于素手,宛然说道:“公子惊才绝艳,佳作信手拈来,偏偏每次到奴这便藏拙,公子可是嫌奴家愚昧无知,不屑于将佳作示下。”

        “恰好相反,香君姑娘蕙质兰心,才情高绝,是以在下羞于班门弄斧。”

        “公子折煞奴家了,奴家可当不得公子这般夸奖,公子此去,不知再见何时,不管公子怎么说,今日可不许再藏拙,定得留首佳作才行。”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秦牧收去笑意,脉脉地注视着她吟道:“惆怅彩云飞,碧落知何许。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总是别时情,那待分明语。判得最长宵,数尽厌厌雨。”

        这曲《生查子》吟出,席间为之一静,只有李香君稍为急促的呼吸声可闻,她双颊上本来就有一缕酒红,此时更是霞满又颊,如娇花盛妍。

        一旁的卞玉京的笑容看似不变,细看来却渗进了一丝勉强之色,秦牧这首词,无异于向李香君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她与李香君是好姐妹,本应替姐妹高兴才是,只是不知为何,心头却隐隐有些莫名的失落。

        “秦公子果然是名不虚传,这等佳作随口诵出,婉若天成,奴家有幸了。”李香君垂着螓首,避开了秦牧的目光,她虽然与卞赛赛一同侍酒,表面上笑语嫣嫣,但这不过是职业需要了。

        秦牧对她有救命之恩,临赴任前来向她告别,怎好垂泪相对。

        只是她钟情侯方域已经有两三年,虽然侯方域的人品让她绝望了,但毕竟钟情了两三年,现在突然发现自己所托非人,心中那份悲伤又岂是外人能了解的。

        此时她还强颜欢笑已是难能可贵,又岂能接受秦牧的表白?所以她只是照例赞几句,装着没听懂秦牧诗中的心意。

        听她这般回答,秦牧眼神中有一丝说不清的情绪流过,却很快开玩笑道:“果然是佳作吗?香君姑娘是不是也打算包几十两润笔之资予我呢?”

        *************

        PS:快五万字了,这点击量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

        算了,今天不求票了,反正现在没收费,来两句废话,今天在车上,听到蔡琴的一首歌,思绪一下子就飞到了时光的另一面,感谢某些东西仿佛曾经拥有,却又直在失落。

        当时只听一次,就记住了这段歌词:最初的结局,我们都可以预料,但是那故事后来怎么样,没有什么发生,也没有发生什么,我们的故事在从前早已画上句点。时间的河啊慢慢地流........

        回来百度了一下,这首歌叫《时间的河》,真的很喜欢!当然,这样的歌大概只有有过故事的人才会喜欢。

        .

        .

        起点中文网.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