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17章 怎样当好一个知县
    @@@

        如何你是大明朝穷苦人家的一个苦命娃,幸运的是你有机会读书了,更幸运的是你捡到了几瓶生命一号,或者一台步步高点读机,总之你一路过关斩将,通过了县试、乡试、会试,从秀才到举人到进士,或者你长得人五人六的,顺利通过了吏部“选美大赛”,给你放了个知县。

        问题来了,你家穷啊,你请不起师爷,而你又从未接触过官场,更没有治理一方的经验。

        现在突然让你去治理一个县。而你这个知县还兼着公安局长、法院院长、税务局局长、国土局局长、农业局局长、教育局局长等等,甚至殡仪馆馆长都由你来兼任,还有一大**滑如油小吏在等着蒙你,你到任后知道应该怎么开展工作吗?

        别吹,答案肯定是不知道,世间没有生而知之之人。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身为我大明朝的“衣冠禽兽”,你非常幸运。

        当年我太祖朱皇帝未曾发迹,还在墙角抓虱子时,就练就一身事无巨细一手抓的好本领,这样的难题我太祖朱皇帝早就替你想到了。

        为此太祖朱皇帝亲自主持编撰了一本《到任须知》,这可是本朝独有,他朝绝无的为官秘笈,堪比《葵花宝典》,你只须按这本秘笈去做,当个知县不过是“涩涩水”!

        破车子不停地发出吱呀的响声,一路西去,因路途遥远乏味,车上秦牧垫了个软枕,也拿起一本《到任须知》,想看看朱重八怎么教人为官的。

        秦牧原本以为到任后第一要务是查账呢,但按朱重八的《到任须知》要求,知县到任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弄清装神弄鬼的场所在何处。

        当然了,装神弄鬼是普通的说法,文艺点的说法是:祀神若干?

        意思是要你到任后首先要弄清本县有几个社稷坛、土地庙、城隍祠之类的。

        正所谓国之大事,在祀在戎,一个县也是这样,春祈秋报二次祭祀是头等大事,作为知县首先要弄清楚这些。

        第二件事是:视察慰问养济院孤老。

        这个也好理解,历朝历代多以孝立国,尊老爱幼是必须的,所以弄清在那儿装神弄鬼之后,你就要先去慰问孤老了,月支粮米,岁支布疋,遂一开报,须亲自点视给赐,毋致失所,以副朝廷存恤之意。

        第三件要做的事,是视察狱囚。

        刑狱者死生所系,实为重事,故报祀神之次即须报知。本衙门见禁罪囚议拟已完若干?见问若干?其议拟已完者,虽系前官之事亦宜详审决放,见问者到任尤宜究心。中间要知入禁年月久近、事体重轻。何者事证明白?何者取法涉疑?明白者即须归结,涉疑者更宜详审,期在事理狱平,不致冤抑。

        第四件事才是要查清官田民田、官粮民粮若干。

        这份《到任须知》共计三十一条(昊远特将后面的27条附于章节末尾,想一看究竟的书友可在章节末尾详察),每条之下又一一说明了处置的方法,秦牧都详细看完了。

        可以说朱元璋这份《到任须知》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没有为官经验的进士,只要按这份《到任须知》去做,大致都能把一县之事理出头绪来。避免了因无知而害民的弊端。

        秦牧打算从一个小县起家,后世的东西在这个时代未必都适用,那么借鉴一下朱元璋的章法便是很有必要的了。

        比如第一条装神弄鬼,就非常值得借鉴啊!

        这一条在后世不太管用,但在这个时代,却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谁争到了与天神沟通的权力(祭祀权),谁就能成为人间的代理人(统治者)。

        这一条提醒了秦牧,自己不是正好能和天神沟通、能预知未来吗?这其中大有文章可做啊!

        行至太平府时,便可感觉到与南京的浮华绝然不同的景象,这是一种末世的景象,富人穷凶极恶,脑满肠肥;贫者衣不遮体,三餐无着。

        沿途随处可见拖老带幼的逃难之家,一个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小儿无力地啼哭着,老人眼泪流干了,神情一片麻木,如同一具具行尸走肉。

        路边处处是连墓碑也没有新冢,不难猜到都是亲人草草埋下的饿死之人,有的尸体甚至根本无人掩埋,只用破草席或树叶遮盖在野地里。

        秦牧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惨绝的景象,心头不由阵阵的抽搐,在后世秦牧也常会埋怨国家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但和这样的乱世相比,后世的人确实是生活在天堂里了。

        在这万家哭嚎,流离失所的乱世,尸骨露于野无人埋,靠树皮草根度日,甚至被迫易子而食,生命在这里贱如草芥,秦牧虽已作好了心里准备,但真看到这种惨景时,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

        路边一株老榆树下,一个白发零乱的老妪,正在用木拐棍驱赶着要靠近的一个赤足男人,老妪身边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妇人,正在奶孩子,几人都是衣不遮体,那妇人想是饿久了,根本没有奶水,孩子吸不到奶水,奄奄一息地哭着,妇人也跟着嚎淘大哭。

        秦牧不忍再看,紧紧闭起双眼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巧儿扯了扯他的衣袖,他摇头,再扯..........

        他只得让车把式停下车来,把车上的十来个煎饼拿下去一股脑塞给了那妇人,外加送了一两碎银。然后不顾妇人与老妪的千恩万谢,一言不发地回到车上。

        此后,每遇到这样的事情,小丫头就来扯他的衣袖,秦牧每次都咬牙不去看路边的惨景,也不再施舍。

        多次之后,小丫头不再扯他衣袖了,卷在车角里默默流着眼泪。

        秦牧不得不说道:“巧儿,咱们身上是有千把两银子,但这样救不了他们,更救不了全部,我必须得留着这笔钱,必须!我要用这笔银子做更重要的事情,若是做成了,才能真正救得了他们。”

        “可是公子.............”

        “我知道,我也不忍心,但现在咱们的力量太弱小,救不了几个人。”

        “公子要做什么?”

        “你将来会知道的,会的,你会知道的。”

        “.............”

        去年二月,张献忠部曾攻占与太平府一江之隔的巢湖地区。包括庐州(合肥市)、舒城、六安、无为、庐江等城皆为叛军所破,攻下这些地方后,张献忠在巢湖大练水军,有东下进攻打南京之意,并击败了总兵官黄得功、刘良佐的官军。

        凤阳总督高斗光、安庆巡抚郑二阳因此被朝廷下狱,并起用马士英代之,十月,张献忠被刘良佐率军击败,西走郸水。

        叛军、官军在太平府北岸的拉锯战持续了将近一年,叛军来叛军抢,官军来了官军抢,北岸的百姓家破为亡的不计其数,秦牧所见到这些难民多是从长江北岸逃过来的。

        若不是他身上穿着一身“虎皮”,只怕这一路行来未必能这么顺利,秦牧一心只想快点赶往会昌,过太平府时未作多留。

        出太平府西行十来里,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秦牧掀开车帘一看,后面黄尘弥漫,有一人双骑;

        马上的大汉戴着斗笠遮住了面目,背弓挎刀,向他的马车直冲而来,势若奔雷!

        ************************************

        PS:(5)节次圣旨制书及奉旨榜文谕官民者若干;(6)本衙门吏典若干;(7)各房吏典不许那移管事,违者处斩;(8)承行事务已完若干,已施行未完若干,未施行若干;(9)在城印信衙门若干;(10)仓库若干;(11)所属境内仓场库务若干;(12)系官头匹若干;(13)会计粮储,每岁所收官民税粮若干,支用若干;(14)各色课程若干;(15)鱼湖几处,岁课若干,备开各湖多少;(16)金银场分若干,坐落何山川,所在若干;(17)窑冶各开是何使器及砖瓦名色;(18)近海郡邑煮海场分若干;(19)公廨间数及公用器皿裀褥之类若干;(20)邑内及乡村系官房舍,有正有厢若干;(21)书生员数若干;(22)耆宿几何,贤否若干;(23)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境内若干,各开;(24)境内士君子在朝为官者几户;(25)境内有学无学,儒者若干;(26)境内把持公私,起词讼者有几,明注姓氏;(27)好闲不务生理、异先贤之教者有几;(28)本衙门及所属该设祗禁弓兵人等若干,各报数目;(29)境内士人在朝为官,作非犯法,黜罢在闲者几人,至死罪者几人;(30)境内民人犯法被诛者几户;(31)境内警迹人若干。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