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19章 谁是狼谁是羊
    @@@

        “哟嗬!”对面冲来的匪徒肆无忌惮地叫嚣着,最前头那匪人手一抖,一根套马索准确地向秦牧头上套来,秦牧身体一伏,险险躲过。

        秦牧心中为之大讶,要知道中原人马术好的不鲜见,但会用套马索的绝对不多。

        那马上的匪人似乎也有些惊诧,套马索一收,嘿嘿大笑道:“这狗官遥遥欲坠的,没想到还能躲过俺的捆天绳,真是八十老娘倒蹦孩子,邪门了!”

        “哈哈哈,霍大哥慢慢玩,兄弟们给您看着四周,包管肥羊跑不掉就是。”

        “霍胜!”蒙轲突然摘下头上的斗笠猛吼一声,声如炸雷。

        “蒙.............啊!是蒙将军!是蒙将军!”对面的匪人一看清蒙轲的面貌,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是惊是喜是诧难以形容,一个个猛勒缰绳,飞身下马,推金山倒玉柱,齐齐单膝跪地而拜。

        “蒙将军!拜见蒙将军!”

        “太好了,蒙将军没死,蒙将军没死,太好了!”

        “蒙将军!”

        蒙轲安坐马上,如同一座山岳巍然不动,目光炯炯地扫过拜倒的六七人,沉喝道:“霍胜、崔锋、宁远、凌战,好好好!你们真出息啊!我当日军中的四大金刚,竟成了劫道的毛贼,还劫到老子头上来了!”

        “请蒙将军恕罪,我等以为蒙将军已被阉贼所害.........”

        “所以你们就落草为寇?”

        “蒙将军!”

        “少他娘的废话,后面这些就是你们的喽罗吧,我给你们一柱香时间,给我把山上那伙毛贼击溃,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末将遵令。”

        地上跪着的几条大汉一跃而起,招呼身后的几十个喽罗立即向林中杀去。

        这一切变化太快了,以至于秦牧有些应接不暇,他静静地看着,一言不发,蒙轲在发号施命时,那股子铁血的味道让秦牧印象十分深刻;

        这绝对是从死人堆里爬过来才能形成的一种强大气场,森冷,坚硬,杀伐果断,每一个字都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直到发现秦牧似笑非地看着他,蒙轲才收回那炯然的目光,他知道秦牧不会主却打听他以前的事,这回倒是比较光棍地说道:“当初在辽东,他们虽都只是百户,但作战极为悍勇,只是性子也桀骜不驯,参与了军中闹饷之事,是我向袁督师求情保他们一命,并调到自己麾下管束,后来.................”

        后来怎么样,蒙轲没说下去,似乎不愿提。

        但秦牧已经能猜到大概,袁崇焕想来也知道要五年平辽是痴人说梦,但话已经放出,这个坑他必须得想办法填。

        到辽东督师后,他与皇太极常有私信往来,希望促成大明与满清议和,因为双方一议和,他就不必“五年平辽”了。

        从当时的大局来说,与满清议和对大明未必不好,当时皇太极皇内有兄弟叔侄争位,西有蒙古林丹汗虎视眈眈,东有朝鲜牵制,皇太极当时是迫切地想与大明义和,议和的诚意不用怀疑。

        双方若真议和,大明可以集中精力平定国内叛乱,梳理内政以待来日。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若当时真与满清议和的话,明朝绝对不会这么快灭亡。

        但大明朝廷坚持不妥协,拒绝议和,这使得袁崇焕难以填平“五年平辽”这个巨坑。

        清军第一次攻到北京下,主要还是想逼明廷议和。而袁崇焕也难以洗脱与鞑子私下存有协议、逼崇祯签下城下之盟的嫌疑。

        不管袁崇焕初衷是什么,因为他洗脱不了与鞑子勾结的嫌疑,最终落了个千刀万刮的下场。

        象祖大寿这样的重将是辽东人,家族势力在辽东军中盘根错节,朝廷不敢追究,但若是在辽东根基不深,又是袁崇焕心腹,这样的将领就难逃被清洗的命运了。

        蒙轲很可能就属于后者。

        秦牧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探询这些人的过去,而是怎么让这些人真正为自己所用。

        这世上虎驱一震,别人就纳头便拜的事情或许有,但时也势也,缺一不可。你掌握了足够强大的“势”后,要让别人服帖不难。

        但秦牧现在没有这样的“势”。蒙轲愿跟来,一是他没有别的好去处,二来他欠秦牧的一条命,但这绝不等于他就会对秦牧服服帖帖。

        这一路行来,秦牧与蒙轲的关系有些微妙,秦牧不时对他呼来喝去,但这种呼喝是秦牧以“债主”自居发出的,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主从关系。

        蒙轲一向沉默寡言,对秦牧的呼喝只要不太过分,他都照办,但又保持着一种原有的傲骨,绝不象普通仆役那样俯首帖耳。

        山上的草寇被霍胜、崔锋等人轻而易举地击溃了,霍胜等人回来时刀口上还滴着血,一个个杀气腾腾,视此举如儿戏一般。

        他们只瞟了秦牧一眼,便上去向蒙轲缴令,从他们的眼神不难看出,没人把秦牧当根葱。

        秦牧淡淡一笑,索性带着巧儿到路边的树下歇息,任他们说什么也不去理会。

        小丫头的坚强程度令秦牧刮目相看,这一路过来,她从未喊过一声苦,一声累,一停下来她还坚持替秦牧端茶递水。

        秦牧接过水囊,拍拍身边的草叶把小丫头拉过来:“先坐下喝口水,若是累了,就躺一下。”

        “公子,我没事。”小丫头一边作答,一边帮他拢起满头乱发,从包袱里拿出四方巾系好。

        “好了,坐下,这是命令。”

        小丫头立即乖乖地坐下,秦牧看了不由得自嘲地一笑,看来自己现在也只能让这丫头听令了。

        好吧,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号令天下就从号令这小丫头开始吧。

        蒙轲这边,与霍胜等人谈了许久,最后霍胜扭头扫了远处的秦牧一眼,略带轻蔑地说道:“照将军所说,此人不过是个落榜举人,运气好补了个七品知县的缺而已,将军和他在一起有什么奔头,不如带着我们干吧,凭咱们的实力,多拉些兄弟,未必就比那李自成差。”

        崔锋、宁远、凌战三人也纷纷劝说,蒙轲不表示可否,只淡淡地答了一句:“我欠他一条命。”

        “将军,就算你欠他一条命,刚才也还清了,若是不将军相救,刚才他早就死十回了。”

        “你们别小看了他,除了救命之恩外,我对他更是好奇万分,会昌如今有山贼盘踞,前两任知县都死在任上,已有一年无人敢去赶任,他孤身一人,不但丝毫没把会昌的山贼放在眼里,还紧赶慢赶,说败走郸水的张献忠很快会攻下黄州、麻城等地,声势大振,五月会从鸭蛋洲渡过长江,攻取武昌府城,八月南下岳阳,陷长沙,席卷湖南,兵指江西、广西、广东等地.........”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人不会是得了失心疯吧?”

        “就是,如今张献忠还缩在郸水,随时可能被朝廷的军队灭掉,他说的这些都哪跟哪啊?”

        蒙轲淡淡一笑道:“你们若是愿意跟着我,自己可以观察一下,他象不象得了失心疯之人,总之我非常好奇,他要赶在张献忠前面赶什么?”

        “将军,他这分明是胡扯,你真信他不成?”

        “就是,将军还打算跟他走下去不成?”

        “不管如何,救命之恩不能不报,我至少要护他到会昌,等他安顿下来再定去留。”

        “好吧,既然将军已做了决定,我等就追随将军走这一程便是。”

        “你们要跟着我可以,以后不要再叫我将军了,叫蒙大哥吧。”

        “是,蒙大哥!”

        秦牧再上路时,身后又多了二三十名彪形大汉,一个个狼顾虎视,凶光毕露,这对秦牧谈不上什么好事,至少目前是这样,这些人看向他的眼神就象狼看着羊。

        若不是有蒙轲在,秦牧随时有可能成为他们宰杀的对象。

        这倒提醒是了秦牧,此后他也开始在沿途收留一些身体健壮之人作为随从,在这流民遍地的乱世,只要你能提供一日三餐,就有大把的人愿意跟你走,就怕你要不了这么多。

        秦牧本着兵贵精不贵多的原则,所收之人全是精挑细选,非身材魁梧,年轻体壮之人不要,军人优先,在流民中,有不少溃兵,秦牧前后收了一百条壮汉,多有从军经历。

        他也丝毫不浪费时间,早晚要这些人练习技击,白天就当作急行军拉练,谁敢叫苦叫累,就把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然后提头滚!

        这一路上,霍胜等人不时想宰掉秦牧,好拉着蒙轲去“干大事”,而秦牧也想着如何吞掉他们,这谁是狼,谁是羊,谁知道呢?

        ******************************

        PS: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求不差钱的兄弟多多打赏!这两个月没了订阅收入,人穷气短,哆啰啰,寒风冻死我..........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