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22章 人质事件
    @@@

        从来没有哪个知县象秦牧这样,赴任的路上还一边剿匪,还没到任就已经政绩斐然了,尽管这些政绩有狗拿耗子的嫌疑。

        若是承平时期,还定会遭到弹劾,估计朝廷也不用你去赴任了。若换在朱重八时期,直接让你往阎王爷那儿去赴任也不奇怪。

        但如今世道不好啊,连没牙的八十老太都成了反王,三岁的娃子敢站在上风口朝父母官撒尿,谁还有心去管秦大知县这么做合不合体制?

        再者,考虑到秦大知县的地盘如今被山贼占着,他有此惊人之举还是可以理解的。

        秦牧到达赣州时由于会昌叛军已经逼近,离城不过五十里,赣州府城已经戒严,四门紧闭。

        秦牧带着一百多人马到来,让城上守军紧张了好一阵,仔细验过他的官凭印信后尚不放心,又请示了知府杨廷麟,才敢开门放他入城。

        赣州城作为赣南重镇,依山临河,城墙高达两丈余,颇为雄伟,望之巍峨。

        由于会昌匪乱漫延,城中拥进了大量拖家带口的难民,街边檐下到处都是,小童在哇哇啼哭,妇女在凄然垂泪,男人在黯然伤神,许多人身上那褴褛的衣衫还染着血迹,蓬头污面,景象凄凉。

        秦牧一行经过,街边的难民纷纷向他们乞讨,很是可怜。

        好不容易走到了府衙前,看到官府已经开始沿街设粥铺,向难民施粥,城中士绅富户也有一些在自家门前设了粥铺,但对满街的难民来说,这些粥铺只怕远远不够。

        府衙旁的粥铺前人头攒动,挤成一团,尽管有兵丁在维持秩序,场面还是很乱,不计其数的难民你争我抢,吵闹声,叫骂声,哭喊声如浪潮汹涌。

        秦牧看到一个撑着“杨”字旗子的粥铺里,竟是一个妙龄少女带着丫头小厮在施粥,她穿着浅绿色挑丝双窠云雁宫装、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材曼妙动人,脸上虽然蒙着轻纱,但五官隐隐可见,玉鼻樱唇引人无限遐思。

        “大家一个一个来,都别挤,都别挤,还有粥的,大家都能分到的..........”粥铺前挤上来的人太多,连粥锅都差点被挤翻了,那个妙龄女子不停地安抚着,声如黄莺,极是温柔动听。

        秦牧注意到这个女子,是从穿着不难看出她是个大家闺秀,因为朱程理学的盛行,大明的女子通常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象这样的大家闺秀,出来施粥的极为罕见,因此秦牧不免多看她两眼。

        秦牧到府衙前,守门的衙役验过他的官凭印信,正要引他进去,粥铺那边突然大乱,拥挤的难民中有人冲出,掀翻了大锅,还有人在人群中大喊。

        ”乡亲们,官老爷个个贪得无厌,刮地三尺,如今咱们都活不下去了,他们却不开仓放粮赈济,没天理啊!”

        “就是,他们设这几个粥铺做做样子,能救了得几个人,迟早咱们都得饿死。”

        “乡亲们,府仓里有的是粮食,咱们冲进去,抢他娘的!”

        “不抢也是饿死,抢他娘的!”

        “...............”

        乱糟糟的难民中,不断有人大喊着,极力鼓动着难民的情绪,粥铺一下子全被掀翻了。

        秦牧一见这情形,不由得大惊,他想了也没多想,立即对自己那一百多人马下令:“给我杀,凡造谣生事者,杀无赦!”

        蒙轲等人也没有多想,立即结阵冲了上去!

        秦牧知道,这多半是混进城来的叛军奸细,想煽动民乱,以便夺取赣州城。

        此刻府衙前至少有五六千百姓,一但乱起来,很快就会波及城中数万难民,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同时他也知道,光是杀人还不够,他一边冲,一边让手百一百多号人跟着齐声大喊:“乡亲们,这是混进城的叛贼在散布谣言,目的是为了让大家乱起来,他们好里应外合,攻下赣州城。乡亲们,你们千万不要上了叛军奸细的当,一但叛军进城,就会杀了你们,**你们的妻女,乡亲们千万不要上当啊。”

        “现在乡亲们都不要乱,通通蹲下!快蹲下,凡不听号令者,将会被视为奸细射杀,乡亲们快蹲下!蹲下!”

        秦牧一百多号人结成重阵,刀出鞘,箭上弦,步步进逼,前面的百姓被这凝重的气势所逼,望着那森冷的箭头,纷纷惊恐地依照他们的大喊声蹲下身子,数千难民就象风吹过的麦浪,一浪一浪的矮下去;

        剩下那些奸细还在口沫横飞的鼓动着,蒙轲等人便再不留情,立即开弓射杀,一时血花飞溅,附近的百姓吓的尖叫连连,有的受不住惊吓,整个人趴到地上;有的则吓得身起躲开,四处乱冲,眼看场面又要大乱。

        秦牧立即又让手下跟着大喊:“不许乱动,蹲下!蹲下!谁再乱跑格杀勿论!蹲下!蹲下!”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数个壮汉冲进粥铺,他们不选那些负责施粥的小吏,却专选那个蒙着面纱的妙龄少女以及旁边几个丫环,匕首架到了几个女人脖子上,对秦牧厉声大吼道:“你们再过来,我就宰了这小娘们,这可是知府大人的千金!别过来!别过来!”

        这些人大概没想到场面这么快就被秦牧控制住,他们方才大声煽动百姓时已经暴露了身份,不得已只能挟持人质以求脱身。

        “知府千金?知府千金算个屁!”秦牧一边桀桀冷笑,一边带人逼上去,蹲着的百姓纷纷爬开,让出道路来。

        此时四面都有官军匆匆赶来,刀枪森然地顶在难民四周,场面真个得到控制了。

        “别过来!再过来我真宰了她!”挟持少女的那个大汉脸色狰狞,见秦牧穿着七品官服,带着一干彪悍的手下步步逼近,便一边厉吼,一边挟持着那少女往人群里退去。

        “知道我是谁吗?本官就是新任的会昌知县,一路从南昌府剿贼过来,本官何曾向贼人妥协过,不就是一个知府千金吗?和万千百姓比起来,一个知府千金算得了什么?有胆你尽管杀,想走,没门!”

        “我真宰了她,你再过来,我真宰了她!”那奸细神色具厉地大吼。

        “宰啊!你他娘的倒是宰啊!”不想秦牧吼得更利害,声如炸雷!

        秦牧经过两个月的拼命锻炼、剿匪,比后世新兵入伍前三个月的体能训练还要苦,如今他可不再是南京城里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颇有几分蛮横之风。

        那奸细被他逼着步步后退,手上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难以取决,微微颤抖着,明晃晃的匕首把少女的脖子划破了皮,鲜血一点点的往下滴,少女吓得尖叫不已。

        那奸细在后退之时,难以顾及脚下,踏在一根圆木棍上,身子一个趄趔。秦牧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时疾扑而上,长刀猛然刺出。

        “噗!”的一声,刀锋深深地刺进那奸细的胸膛,那奸细双目圆睁,致死也不相信秦牧竟真的不顾人质的安危,悍然上前杀人;

        他死不瞑目的萎靡倒地,那妙龄少女惊吓过度,脚下无力,眼看也要跟着倒下去,秦牧左手一抄,搂住她的纤腰把人抱了过来。

        旁边几个奸细见挟持人质无效,纷纷放弃人质,夺路奔逃,嗡嗡几声弓弦响起,便个个惨死在箭下。

        府衙内冲出来的一群官员望着这场面,都有些发怔,大概谁也没想到,奸细竟敢混到府衙门煽动百姓生乱。

        其实不是奸细蠢,相反,是赣州府的官员太蠢,在府衙前的空地施粥。

        你在这儿施粥,必定会引来大量难民聚集于此,奸细一但煽动成功,就能直接冲击府衙,把赣州的主官给一窝端掉,到时赣州群龙无首,必定大乱,一座雄城将不攻自破。

        *******************

        PS:求点击、收藏、推荐喽!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