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27章 哭泣的信丰城
    ***

        李杰能不能撑住,又能支撑多久?这只有鬼才知道。

        还是那句话,赣州绝不能落入叛军手里。毫不夸张地说,从踏入赣州那一刻起,秦牧的潜意识里已经地将赣州城当成自己盘里的菜,绝不容别人染指。

        眼看危机在步步逼近,逼使他不得不困兽犹斗,太祖他老人家当初上井冈山时,情况比自己眼下的还遭,虽然不敢和伟人比,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刁然一身,又极度讨厌瓜皮头,那也只有拼了,为事在人,成事在天。

        他毅然说道:“知府大人,现在已刻不容缓,首先,要稳住李杰,务必让他顶住。第二,务必封锁好四门,朱腾战败的消息能瞒多久就先瞒多久。

        第三,立即派人与马永贞接触,能施住他也一时也好一时。第四,立即将城内几万难民编成保甲,并从同抽调精壮甲丁,由知府大人自亲统辖,带着他们向城中士绅富户借粮。有粮之后,才能安定城中民心。

        最后就是请知府大人从城中守军中,抽调两百精勇士卒给下官,下官这就率军出门,按计行事。”

        之前,俩人商量了一套平贼方案,本来还想按步就班地实施,朱腾战败,真正把赣州逼上了绝路,现在也不得不硬拉鸭子上架了。

        杨廷麟一咬牙说道:“好,就这么办,城外之事,就指望文治了。”

        “知府大人切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城内之事,必有人从中作梗,大人万不可存妇人之仁,一切为了保住赣州!”

        秦牧身为下官,用这种口气和杨廷麟说话,很是突兀,但他顾不得了,杨廷麟治理民生方面还行,但在军事方面却是弱项,秦牧真担心他关键时下不了狠手。

        ***

        信丰县位于赣州南面,距离一百五十里左右,居贡水支流桃江中游,地势由南向北倾斜,南岭山脉的大庾岭、九连山余脉分别从县境西南绵延,周围群山环绕,中部地势低平。

        说信丰县是赣州南面最后一道门户也不为过,境内原驻有赣州卫辖下的一个千户所,按原来的编制,一个千户所有兵1200人,但从明朝中叶起,编制就只是编制,与实际兵力早已是两回事。

        现在信丰千户所总兵力不到五百人,而能拿得动刀枪上阵的不过两百人左右,相对于其他卫所,这已经是好的了。

        靠着这两百人马退守县城,信丰县整整顶住了顾宪成两天的攻击。

        县城之下,顾宪成的叛军连营数里,声势很吓人,攻城时一万多人黑压压的拥到城下,喊声震天,十数里可闻。

        远远望去,不大的信丰城就象是汪洋中的孤岛,随时可能会被汹涌的人潮淹没。

        但靠近一看,却是另一回事,实际投入攻城的也不过一两千人,很多人手上拿的还是锄头铁锹,甚至是木棍。

        更多的是衣衫褴褛的老弱,他们没有实际攻城能力,顾宪成将他们驱赶到城下,无非是为了增加声势。

        顾宪成三十多岁,身材不算高大,但双臂特别长,有如猿人,双颊颧骨很高,让他整个脸形呈两头小、中间宽的形状,左腮下还有一道淡红色的刀疤,仿佛一只小蚯蚓爬在脸颊上。

        他的大帐内铺着精美的西域地毯,几坛开了封的美酒让大帐内弥漫着浓浓的酒香。

        顾宪成光着上身,斜靠在虎皮大椅上,他脚下两个姿色颇美的女人同样是光着上身,一个三十六七岁,一个只有十四五岁,光看相貌就不难看出这是一对母女;

        顾宪成攻打安远县时,安远知县拼死抵抗,誓不投降,后被叛徒乘夜打开城门,城破之后,顾宪成将知县家男丁屠杀一空,见这对母女有几分姿色便掳了来;

        母女俩不堪忍受,几度寻死皆未遂,遭受半个多月非人的蹂躏后,母女俩早已麻木了。大帐中不时有叛军进来并报军情,都不忘扫几眼母女俩那白花花的胸脯,俩人也恍若未见一般。

        “用力点!他娘的没吃饭吗?”顾宪成将金樽里的美酒一倾而尽,一手摸着左脸颊上的刀疤,对正在给他捏脚的母女怒喝一声,“行了,行了,用嘴舔,用嘴舔。”

        母女俩不敢违抗,以免招来更惨无人道的折磨,只得伏身下去,一人含住一只脚指慢慢地舔,顾宪成那双臭脚不知多少天没洗了,薰得母女俩胃里阵阵翻腾,直想作呕,也只能强忍着。

        顾宪成在母女俩细心的侍候下,一时兴起,将那知县夫人一把抱过,命令她象狗一样趴在地毯上,然后淫笑着从后面扑上去,长裙一掀,里面竟是寸缕全无,一个雪股高高地翘着。

        顾宪成一扯衣带,退下裤子正要冲刺,大帐外突然冲进一个手下。

        “二当家的,恭喜二当家的,贺喜二当家的,狄凡被流矢射死了,城上的官军大乱,咱们的人马已经攻上城头了,二当家的,城破了!”

        那手下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顾宪成蹂躏这对母女,他一饱眼福的同时,嘴里连珠炮地嚷着。

        “城破了?真的破了?”

        “大王,小的岂敢骗您,不信大王您去看看,城真的破了。”

        顾宪成在那白花的雪臀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一抽裤头哈哈笑道:“走,去看看!”

        狄凡是信丰千户所千户,这两天全靠他率军死守,方才在城头激战时,不慎被流矢射中颈部,壮烈殉国,他一死,本就岌岌可危的城头顿时乱成一团,攻城的叛军蜂拥而上,守军溃不成军。

        顾宪成来到城下时,东门已经被打开,欢呼声响彻云霄,无数的叛军蜂拥汇聚,就象一道巨大的洪流从东门倾泄而入。

        在冲入城的叛军当中,或许大部分几天前还是受害者,但此刻他们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恶魔,在这种无序的状态中,他们仿佛要把自己不久前遭受的苦难,十倍的施加给城里的人。

        沿街的店铺民房被蜂拥而来的叛军轰然撞开,值钱的东西被哄抢一空,哭喊的小孩被扔到街上践踏至死,男人稍有反抗立即被乱刀砍死,女人被就地扒光**,甚至连五六十岁的老妇人也未能幸免。

        整个信丰县城很快被火光、血光映红,街上随处可见狼藉的尸体,撞门声,打骂声,砸抢声,哭声,喊声,求饶声,哀嚎声,呜咽声,无数的声浪让整个信丰城如同人间地狱,惨不忍睹。

        顾宪成在亲兵的簇拥下,志得意满的进入东门,对城中烧杀哄抢,**掳掠的情景,顾宪成不但不阻止,反而当成一种乐趣看得津津有味。

        他派人守住了县衙,以及一些大户人家,这些是他的,至于城中一般的百姓人家,随手下的人马怎么抢,不把东西抢光,不把城中百姓逼上绝境,怎么有人愿意跟着造反呢?

        当初李自成等人还不是这样做,所过之处被烧成白地,绝了生路的百姓除了跟着造反,别无选择,所以李自成等人虽屡经挫败,总是很快又能聚拢起大股人马。现在李自成已经在襄阳称王了。

        这么好的榜样,顾宪成岂能不学?烧吧,抢吧,烧光了,抢光了,再开仓放粮,一下子又能招集大量的人马。

        顾宪成的心腹手下马三落后他半个马头,嘿嘿地笑道:“二当家的,我听说大当家的还死守着那破规矩,攻下的地方是不少,可手下还不到一千人马,二当家的,咱们今天顺利拿下信丰城,过不了几天手下人马就能增加到两万,甚至三万..........”

        顾宪成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信丰城算个屁,让兄弟赶紧,咱们在信丰不能久留。”

        “二家当的意思是?”

        “赣州城里有无数肥羊,和赣州城相比,信丰算得了什么,嗯?明白了吧,我要赶在姓马的前面,拿下赣州城,到时整赣南就是咱们的了,谁也别想跟咱们抢!”

        “二当家明见万里,小的佩服,佩服。”

        信丰城的抢掠不因夜色到来而消停,一栋栋房子被当成了巨大的火把,把整个县城照得如同白昼,打砸抢掠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城内百姓正处于炼狱之中。

        而赣州城下,秦牧趁着夜色,带着三百多人马匆匆出了东门,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PS:求收藏,求推荐,亲们,请多多支持,多多鼓励。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