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28章 雨夜奔袭(求推荐票)
明扬天下 第028章 雨夜奔袭(求推荐票)
    ···

        秦牧于入夜时分,领着将近三百五十人马悄然出城,前去打探消息的霍胜和宁远都未曾回来,夜色中又飘起了淫淫细雨,道路泥泞难走。

        秦牧原来的那一百多人马还好,刚刚跟随他出城的两百官军很快就开始抱怨起来,行军时拖拖拉拉,走两步停一步,秦牧看得直皱眉,在城中集结时他已经训过话,但很显然,这两百老爷兵并未将他的话当回事;

        特别是夜色中行军,天上的雨越下越大,从衣领直浇而下,在这种情况下行军确实很苦,秦牧又不准打火把,谁拖拉秦牧也看不清,根本没人怕他。

        秦牧把两个百户叫来,两人一个叫苏大忠,一个叫袁业,秦牧还没开口,苏大忠却先抱怨了起来:“秦大人,你究竟要带着兄弟们去哪儿?这雨大天黑路滑,这么走下去,只怕不到半个时辰,兄弟们就全掉队了。”

        秦牧寒声说道:“带你们出来,自然是为了作战,我再次警告你们,管好你们的手下人马,莫贻误了战机。”

        苏大忠抗声道:“秦大人,有本事你去管,没见过这样的雨夜行军的,兄弟们满肚子怨气,谁管得住?”

        另一个百户袁业犹豫地问道:“秦大人,可否说说此行的目的,这样我或许还能对手下士卒安抚一二。”

        “奔袭顾宪成部叛军。”

        “什么?秦大人你开什么玩笑?顾宪成有数万人马,咱们只有两三百人,这不是去送死吗?要去你去,老子不奉陪。”

        苏大忠惊得跳起来,脱口而出的话丝毫不客气,仿佛他不是在和上官说话,而是在喝斥疯子,四周的士兵听了也一片哗然,论议声在夜雨中嗡嗡作响。

        “举火!”

        秦牧一声令下,上百个火把燃了起来,雨点浇之不灭,把四周照得一片通明,雨水落在四周的树林里,沙沙作响,左边不远,贡江河水汩汩北去。

        秦牧原来的一百多人马肃然静立,岿然不动,而那两百官军则是交头接耳,满脸惊容。

        秦牧手按刀柄,突然沉喝道:“多出怨言,怒其主将,不听约束,更教难制,此谓构军,犯者斩!调用之际,结舌不应,低眉俯首,面有难色,此谓狠军,犯者斩!”

        就在秦牧两声斩字刺破夜空之际,刘猛霍然拔刀,“锵!”的一声,金铁交鸣之时,苏大忠一颗头颅横飞出去,滚落两丈多远,无头的尸体血如泉喷,噗声倒地。

        秦牧视若无睹,再次沉喝道:“尔等从军多年,对军规应该都很熟悉,现在本官再强调一次,十七禁五十四斩,只要犯其中一条,必斩无疑。”

        上百支火把熊熊燃烧着,那两百士兵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被秦牧的目光扫过时,人人只感一股寒气自尾椎直冲头顶,苏大忠好歹是个百户,秦牧说斩就斩了,谁还敢怀疑他的手段?

        “本官治军,一向从严,绝不容任何人犯禁,违者必斩。当然,本官也绝不亏待听话的部下,顾宪成的叛军如蝗虫过境,抢掠了无数财宝,只要尔等听令行事,等击败了顾宪成的叛军,这无数的财宝就由咱们来接手了,到时本官绝不会亏待参与作战的每一个人。”

        镇之以威,诱之以利,光是这样还不够,谁都知道,财帛虽动人心,但也得有命花才行。

        针对于此,秦牧不顾两百士兵脸色变幻难定,继续喝道:“这次奔袭顾宪成部叛军,看似凶险,其实不然,顾宪成人数虽多,却不过是一群扛着锄头的乌合之众,若遇突袭,必溃无疑;

        为了达到突然袭击的目的,本官才下令连夜出发,并不准举火。现在天下起了雨,道路虽然难行,却是天赐咱们的良机,敌人一定想不到咱们能在这样的雨夜行军,防备必然松懈;

        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们,本官已经在顾宪成叛军中安排好了内应,只待咱们一到,本官安排的内应就会适时发动,只要各位听令行事,忍住一时艰苦,到时咱们里应外合,顾宪成抢来的无数财宝在等着你们去拿了!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大丈夫立世,生不能五鼎食,死亦当五鼎烹!本官身为知县,这条命比你们的贱命值钱得多,本官都敢去博一次,你们怕什么?拿出你们的勇气来!金银财宝、功名富贵,终将是你们的!”

        秦牧喊完,目光沉沉一扫,刘猛仿佛打了鸡血,立即大吼道:“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他娘的!”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他娘的!”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他娘的!”

        “...................”

        秦牧那一百手下跟着吼了起来,声浪直拍贡江水面,那两百官军受了感染,纷纷跪地表示愿意听从秦牧号令,

        整个场面中,大概只有蒙轲一人保持着平静,他就象一头林间的老虎,无声地看着秦牧的一举一动,一言不发。

        秦牧迅速作出调整,让崔锋和凌战接任百户之职,管辖两百官军,袁业被降为总旗(明军编制:十人为小旗,五十人为总旗。),戴罪立功。有苏大忠人头在,谁也不敢有异议。

        火把很快又息去,三百多人重新踏上了征程,这回行军速度快了至少三倍,在夜雨中无声地跋涉着,再没有一个人敢叫苦;

        秦牧已经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什么叫杀伐果断;

        同时在他们前方描绘了一幅财宝堆积如山的诱人画面。

        更重要的是秦牧说有内应,谁都知道,再坚固的堡垒也经不住从内部破坏,有内应就代表着成功率会成倍增加,危险系数会大大降低。

        不错,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知县大人都舍得去拼命,咱们一条贱命,怕个鸟!

        这会儿秦牧可没力气喊口号了,这副身体虽然苦苦打练了两个多月,比以前好了不是一点半点,但和蒙轲这些猛人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夜色茫茫,雨下不停,道路一片泥泞,一脚下去泥浆就漫过脚背,抽起来特别吃力,走了两个小时这样,秦牧已经累得两脚灌铅似的。

        但他除了咬牙强撑着,别无它法,这样的雨夜,路面泥泞湿滑,在不打火把的情况下骑马非常危险,就连蒙轲等人都得牵马而行,他就更别提了。

        可以说,此刻的他全靠一股毅力在支撑着,蒙轲一直走在他身边,每次秦牧摔倒,赶上来扶起秦牧的总是他。这丫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但沉默绝对不代表他是羔羊。

        天蒙蒙亮时,累得半死的三百多人马在阳埠镇南面的一片茂林内休息,秦牧有些怀念巧儿那双小手了,小丫头按摩起来那叫一个舒泰,以至于秦牧从来没有役使童工的愧疚。

        这丫头如今寄住在赣州府衙里,大概正一边吃着煎饼,一边往身上藏煎饼吧,现在不担心饿肚子了,但小丫头还是习惯随时往身上藏吃的,想起她这个习惯秦牧不禁莞尔。

        前往信丰打探情报的霍胜竟能准备地找到众人藏身的树林,秦牧敢肯定他一定是属狗的,甚至忍不住往他屁股上扫了一眼,看看没有没有尾巴露出来。

        “大人,信丰县被叛军攻破了!”霍胜从凌战手上抢过一个煎饼,一边咬一边说道。

        “就这些?”秦牧用手扳着自己的麻木的脚趾头,嗒嗒地响着。

        “烧杀抢掠这些没什么好说的,顾宪成也就这点出息了。”霍胜一脸不屑。

        “别忘了,你也抢过本官。”

        “噗!”旁边的蒙轲正在喝水,全喷了出来。

        霍胜一脸肝红,一口煎饼卡在喉咙,咽不下,吐不出,蒙轲一掌拍他背上,终于把他那口煎饼给拍了出来。

        “大人...........您不是官嘛,咱们抢当官的还说得过去,顾宪成他...........别提了,信丰城里那叫一个惨,我当时差点忍不住提刀冲进去砍一通。”

        “少废话,说正事。”

        “顾宪成似乎不想在信丰多留,昨天抢掳大半天后,已经着人准备开仓放粮,招纳难民,今天中午很可能就会开拔北来,我猜他一定是想乘胜直扑赣州。原来他手下就有一万多人,攻下信丰后,人马必定大增,极有可能增加到三万以上,大人要有心里准备。”

        “附近的地形探清楚了吗?如果顾宪成北上,会走哪条路,哪里最适合伏击?”秦牧直接了当地问道。

        “大人,无须这么麻烦,顾宪成学人家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他正在大肆招纳难民,咱们何不做回难民呢。”

        秦牧眉头一挑,嘿嘿地笑道:“本官正有此意!事不宜迟,你就带你原来那几十人去吧!”

        几人三言两语就商定了破贼的方案,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又接着讨论一些细节问题后,霍胜便带人投奔顾宪成去了。

        ****************

        PS:求推荐,求收藏喽!亲们看完书,顺手把推荐投来吧,支持一下艰难前行的昊远,感激不尽。

        .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