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29章 第五纵队
    赣州城中,杨廷麟同样把数万难民编成了保甲,并从中抽调了三千青壮,由原来的城中守军任各级军官,整编成军后,杨廷麟亲自带着这支队伍上门,向城中士绅富户借粮。

        城东张家第一个被找上门,谁让他家最富呢?张员外仗着京中有关系,坚决不借,杨廷麟当场没有发作,回衙后却立即贴出告示:张家私通叛贼,全家打入大牢侯审。

        常言说得好,民心似铁,官法如炉。赣州现在就象巨浪中的孤岛,杨廷麟现在不但是赣州最大的官,而且手上握着兵权;

        赣州同知陈绍平,判官高定方,赣州卫指挥同知马思忠等害怕日后朝廷追究,巴不得撇清一切干系,杨廷麟这么做他们只是装模作样的劝阻一下,便不闻不问。

        如今赣州城内一切由都由杨廷麟说了算,他既然不惜下此狠手,进大牢后,谁敢保证他不会真给你叩上一个通贼的大罪呢。

        自张家举家被打入大牢之后,杨廷麟再上门借粮,便没有一个敢说不借的了。

        每当末世,天下往往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国家没钱,普通百姓吃不上饭,而官绅富户家中却是钱粮堆积如山。

        赣州城里也不例外,杨廷麟每家只借取三成,府库就堆不下了。若是全刮来,真不知是何等壮观的场面,而之前这些官绅富户还口口声声哭穷,一毛不拨。

        真想不明白,若是让叛军打进来,他们又有几人守得住自家的钱粮,这天下鼠目寸光的人何其多也!

        几万难民终于可以吃饱了,对知府大人自然是感恩戴德,特别是那几千青壮,可以说杨廷麟指哪打哪。

        在这样的乱世,为一个煎饼卖身的绝不止是云巧儿一个人。

        城中几万难民不再是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相反,他们成了杨廷麟手上最重要的力量。

        ***

        秦牧他们在泥水里跋涉了一夜,每个人身上都脏兮兮的,比难民还难民。

        霍胜带着二三十手下来到信丰时,分散成三五人一伙,然后根本不用他们再费事,就被叛军主动招纳了,你不想入伙,人家还跟你急。

        真应了那句话,上帝想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

        顾宪成学人家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却忽略了他不是韩信的事实,这样盲目扩军,又没有经过合理的整编就拉出去,确实是够疯狂的。

        当然,顾宪成绝对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军与这都差不多,甚至到了二战时,苏联还将没有经过任何训练,连武器也没有青年推上战场。

        没有武器上战场能干什么?斯大林同志会告诉你,你至少能消耗敌人一颗子弹,甚至十几颗;

        如果你没有成功消费敌人的子弹,那你也可以从战场上捡起遗落的枪支,让敌人来消费,总之,咱们杜绝浪费。

        顾宪成同样不想浪费,哪怕是七旬老翁,只要你还走得动,只要你有志加入我们光荣的造反事业,我们都热烈欢迎,你至于能为我们的队伍增加一个数字,有时候,光凭数字都能吓跨敌人。

        来吧!加入我们其实并不可怕。加入我们的队伍后你无非有两种可能:参加作战或者不参加作战,不参加作战有啥可怕的?

        参加战斗后又有两种可能:受伤或者不受伤,不受伤又有啥可怕的?

        受伤后又有两种可能:轻伤和重伤,轻伤有啥可怕的?

        重伤后又有两种可能:能治好和治不好,能治好有啥可怕的?治不好更不可怕,因为你已经死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不加入我们,你会死得更快!

        经过新一轮疯狂扩军后,顾宪成手下已经剧增到了三万多人,稍稍编成小旗、总旗、百户、千户等作战单位后,顾宪成便拉着这支人马向赣州进军了。

        几万人马浩浩荡荡,绵延十多里,好不壮观。霍胜成了一名百户,手下一百多号人,不但满员,还超编了。

        但霍百户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绝不单是百户的军职,他身上至少还兼着孤老院院长,幼儿园园长、妇女主任几个职位。

        瞧瞧他手下一百多人马都是些什么人吧,撑着拐杖,牙齿快掉光的老翁有十一个,一边走还一边尿裤子的娃娃有七八个,坐在破牛车上奶孩子的妇女同志也有好几个,也不避人,白花花的奶子往外一掏就喂上了,惹得几个半大的小子眼珠差点掉出来,走路忘了看路,撞成了一团。

        霍百户很想肃整军纪,但十七禁五十四斩里面没有禁止行军时奶孩子这一条,他实在找不到法律依据来禁止这种行为。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人马,当他们参与到烧杀抢掠中去时,却丝毫不逊色于虎狼之师,甚至更狠,抢得更彻底,看看他们身上连抢来的东西中,连锅铲都有你就知道了。

        走了一天,走出三十里,晚上来到一个叫西牛镇的地方扎营。

        西牛镇不大,不到两百户人家,半数还是竹木结构的茅草房。

        叛军到来前,镇上的百姓已经逃得差不多了,也有少量生活无着的夹道相迎,等着加入叛军,顾宪成仍是来者不拒,全部收编。

        到晚上顾宪成带着比较精锐的两三千人马住在镇子里面,四周派了大量警哨把守,其余的老弱则驻扎在镇子四周,团团拱卫着小镇。

        顾宪成在信丰抢来大量财宝和美人,为了迅速北上攻打赣州,还没来及享受呢,这天刚入夜,小镇里便传出阵阵淫乐声。

        霍胜这个妇女主任外加幼儿园园长无缘进驻小镇里面,顾宪成也不真是个草包,小镇里驻扎的大多是比较可靠的人马,而且都是挑选出来的青壮,还是有些战斗力的。不象外围的杂七杂八,老弱妇孺皆有,根本就是用来充数。

        外围的队伍的扎营时,与小镇还保持有一里宽的空地,空地上所有的树木都被顾宪成下令砍光了,小镇里的警哨又比较警觉,这让霍胜很是为难。

        霍胜本计划一发动就直捣中枢的,没想到顾宪成来这么一着,让他的计划彻底落空了。

        秦牧带着三百人马,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从出赣州城后就昼伏夜行,躲在山林里靠着干粮充饥,忍受着蚊虫叮咬,等的无非就是一个夜袭的机会。

        当然,别人也不是傻子,晚上不会不派警哨,凭他三百人马,一但提前露出形迹,别人用石头砸也能砸得你抱头鼠窜。

        就算能神不知鬼不觉摸到别人的营寨边发动夜袭,能突袭敌人一部,其它的敌人也反应过来了,想要彻底让敌人溃不成军,也很有难度。

        幸好,秦牧还有个第五纵队。

        1936年10月,西班牙叛军和德、意法西斯军队联合进攻西班牙共和国首都马德里时,领军将领拉诺带着四个纵队进攻马德里,当被别人问及谁先攻入马德里时,他答道“第五纵队”。暗指那些在城内暴乱的奸细、破坏分子。

        事实证明,能顺利攻下马德里,确实是靠“第五纵队”的大肆破坏。此后“第五纵队”便成了内奸和间谍特务的代名词。

        然而一切准备妥当的秦牧,直到三更天也没能等来“第五纵队”的内应。崔锋凑到秦牧身边问道:“大人,怎么办?”

        “沉住气,再等等。”战争往往会出现各种意外,本来计划得好好的战争,演变成乱七八糟的大混战的比比皆是,所以事前虽然作了周密的安排,此刻秦牧也不得不沉住气。

        作为“第五纵队”的队长,此刻霍胜却有些沉不住气了,他试了多次,都无法潜入小镇内,一气之下,他带人跑到外围营寨的上风口,分头点燃了数十处火头,然后在一群牛尾巴上绑上鞭炮,噼噼啪啪的鞭炮一下子惊破了夜空,几十头牛受惊之下,在营寨里亡命狂奔,轰隆的蹄声震耳欲聋。

        东面的营寨很快就乱成一团,熊熊的大火被风一卷,直冲起数丈高,一座座帐蓬被迅速点然,火光映红了半天边。

        成千上万的叛军连衣服都顾不得穿,乱轰轰地冲出帐蓬,见到处是大火,到处是狂奔的疯牛,还有人在不停放声大喊:“官军打来了,官军打来了,快去报告二当家的!”

        “官军打来了,快跑啊!再不跑就没命了!”

        “快啊,往镇子里躲,往镇子里躲!”

        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的叛军听到这样的喊声,根本没有多想,一个个屁滚尿流的往镇子里冲去。

        而此时,营寨外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战鼓声,漫山遍野都是火把,就象一片火海向营寨迅速蔓延过来,秦牧带着两百多人马,每人打着几个火把,尽量的分散开队形,向着已然大乱的叛军东面营寨狂冲而去。

        快,一定要快!秦牧在山上已经看得很清楚,起火的只是叛军东面的营寨,若不能随东面的乱军杀入小镇入,今晚的袭击必然失败。

        所以要快,一定要快,一定要紧咬着东面的溃兵冲入小镇!

        *********************************

        PS:从今天起,尽可能恢复两更以上,求推荐,求收藏!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